宙斯小说网 >> 隐杀 >> 目录 >> 那一年那个叫做隐杀OL的东西 立明道旭

那一年那个叫做隐杀OL的东西 立明道旭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都市生活 | 愤怒的香蕉 | 隐杀 
隐杀 那一年那个叫做隐杀OL的东西 立明道旭
我记得这个刚出的时候气氛好像和天气一样,我只是和那些玩家一样建了一个号,初体验。就像愣头青一样。不知什么原因被gm逼着删号一次。大概那个时候他大姨妈来看他了吧,没事,我理解的。所以后来我又建了个号,id是顾家明。

游戏初期是没有问题的,中后期gm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中断服务器,那个时候一度骂着娘等开服,还是坚持下来了。现在服务器已经封闭了,我还偶尔来玩下载的单机版本,和以前的朋友们讨论。

我升级很快,可能是gm觉得一开始删我过意不去。我练级很顺利,技能点洪水一样涌过来,点满技能还有点过剩,还可以分给徒弟用。我徒弟是删号之后不久认识的,是个小日本女孩,叫做薰。她天赋貌似不怎么样,不过聊天的时候觉得她的头像挺漂亮的。

升级一快,比大部分人都快很多了。为了不让他们去投诉gm我就隐藏实力了,这种事情做多了就很熟练。有时候为了不要太无聊喔就脱离团队自己去打boss,很晚才被发现的,那时也快游戏封服了。我们团队本来只有三个人,我之外都是小loli,一个是叶家的灵静**,另一个是沙竹帮柳老大的公主怀沙。之后来了个伪御熟张雅涵,自恋的时候我曾经认为她喜欢过我的。

删号之前我加的那个帮派很有名,我是精英,不过加帮派让人觉得很束缚,所以重新建号后就没有再加了。不过没有想到之后我很巧合的遇上了一个帮会众在野外恶意pk一对国际友人母女,我顺手救了她们,还带了她们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夫妻系统还没开,我和她们中的妈妈就像夫妻一样生活了,她们的团队来带她们离开国服时那个小女孩还说以后开了夫妻系统后来找我结婚。这段纯洁的友谊我一直记在心上。

我常玩一个很有名的副本,副本名字是星梦号,当时很热的一个说法是玩隐杀就要xmh毕业。这个副本的特点是够浪漫,晚上在旅游舰的甲板上可以看到星星,玩累了可以回房间看该死的gm提供的恐怖电影,再和团员们玩玩小暧昧。我刷副本的时候碰到了和我一样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厉害的高手纳塔利(也是国际友人),我很自豪的在pk的时候一滴血都没有掉,不过她也是(哪门子的pk-)。删号之前我挂过她一次,不过既然号都删了,就不告诉她我杀过她好了。对了,副本里还有个只能做一次的隐藏任务荒岛同居,我和叶家**机缘巧合的触发了这个任务,在做任务时小宇宙小小爆发了一下把另外两个团队几乎灭了半团。后来我发现他们不是中国区玩家,就投诉中国区gm,后来一直没看到他们,我想应该是被逼删号了吧。

和帮派实在是缘分未尽,没想到后续的任务我做起来和帮派有摩擦。那没办法了,死帮派不能死团,我无奈的一次次挂了帮会的龙套,还挂了几次帮派的精英。我发誓后来被gm促成的灭帮那种事cj的我一点都不知道……

先前提到的那个隐藏任务中,一个叫做东方婉的盗贼引起了我的注意,猜测她在现实中应该是伪腹黑娇憨型loli,因为她的潜行明明等级不高她却唯恐别人不知道一样到处用。后来有次组她,13j的她去引怪的时候居然把50j的boss纽玻利顿引来了两只,被我灵压全开才逼走的,不知道怎么来评价那次行为。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在她的心里种下的种子称为了她加入后来的顾家明后宫团的契机……

玩网易和腾讯的nc游戏的时候,玩家管最nx的rmb玩家叫丁三石的亲戚或者马化腾的儿子之类的。隐杀OL的总裁名字比较猥琐,叫做愤怒的香蕉,坊间相传愤怒的原因是让中年obs用了很多次。有次有个貌似香蕉的儿子的“诸神无念”来攻我们的主城,一度被逼的很窘迫,我们好几个团员被困,几乎半数的人红血了。那次我用了好久舍不得用的可以改名字的现金道具才解除了危机的。当然那道具用了不久后就显示出了强大的副作用,好多工会开始招揽我当时用的id简素言。果然像哥这种拉风的男人,在哪里都是黑夜里的光芒那样醒目那样引人注意……

国战的时候我耍了下一个自诩尊崇兵法正道的家伙,最讨厌华夏之外的人来冒充精通华夏文化了。明明就是格格不入的理念,就这样继续鄙视下去就好了,还装做很感兴趣很以为意得样子,用起来他不纠结我都很纠结。哦,国战的时候出了件很神奇的事,雅涵被npc附体成了剧情人物,圆了我和她xxoo的念想,那次我射出来的应该比奥哈巴姆怒龙炮射出来的量还要多点了,哇咔咔咔咔咔咔。

有时候避开团员们自己去打野的时候会想起帮派里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小子,id是御守喜的信奉loli之外没有纯洁之物的变态恶心美学的伪控。

之所以这么说全凭感觉。朝创以前告诉过我他的一些事,像是个boss儿子式的杯具人物,明明不是很大的事,他却给搞的心智失常了,哎,人哪。我有时候也想如果还是和朝创组的话现在我就不用这么麻烦的到处跑了,这家伙才是真正的香蕉的亲戚,永远不死的龙套。

如过没有高考,那段时间我不会离开隐杀OL的。那时候悄悄离开,我跟谁都没有说。

其实之前就有点要走的迹象,因为我纠结的时候手会抽,发呆的时候就一直抽,导致了不停揉脸别人以为我会痛。升学的压力,非得面对升学的人自己知道。我nc起来就一个人去玩明杀,也不在乎暴不**了,那段时间,之天和小路应该为我的事忙了好多。不过没关系,一看他们就应该是劳碌命,该。

婴儿系统都开了的时候,我和雅涵匆匆体验了把就自我封号了。我想只留个念想折磨她,她应该也不好过吧。作为我曾经玩过那个号的证据。那时我已经不能确定游戏撑不撑得到我考完试了。之前一段时间我们团组散了,我拜托过在游戏的朋友照顾我的队友们,希望他们能好好玩下去吧。

夜路走多了会撞见鬼,三奶粉喝多了会变nc。我没有喝奶粉也患上了轻微脑残,我想大概是复习题做太多了。因为我居然怀疑班上那个复习了两年多的清清姐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我可能,真的有点累了。

不管怎么样,时间终究是走的。考完之后我没有像想像中那样放纵,而是一天睡20小时来恢复元气。梦中清醒的一瞬会说些只有他们才懂的呓语,考完了,都过去了。游戏还没有倒闭,真是……太好了。我是很幸运的。我一直知道这点并且毫不怀疑,从第一次删号重建起我就深信不疑。

隐杀OL的格局也有了一些变化。我不在的时候叶家mm主练的生活技能钢琴已经到了大师的级别,怀沙依然不强,却也不是以前那只什么都不懂得小菜鸟了,欧服来了几个没有我强的高手,来国服貌似是追踪一件叫做空见之尘的转职道具来的。管他呢,我找回我以前的那个团组就好了。

徒弟那边我布置了一个可能是她能力极限边缘的任务给她,大家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总归是有点感情的,我离开那段时间她应该有为我担心过吧,呵呵。

同时,日本大陆东京荒原。

苎麻草中悉悉索索的声音从未间断,一声枪响在草丛中突兀的想起,顷刻间4人在枪声响起的地方聚集。看起来像是4人中小头目的人环顾了一下,用严峻的语气对鸣枪者说道:“立明君,那小妞的潜行似乎已经到大师级了,我们搜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痕迹,后续行动请示下。”“唔,这样啊,那,”

突然间两方枪声响起,穿着休闲衣的立明道旭吹了吹枪口飘出的细烟,绕有兴趣的看向了因为放冷枪打断潜行效果的月池薰,对方则是冷冷的注视着他,看不出表情。立明道旭首先开了口:“似乎有了他四成实力了呢,不错,说起来,真想念以前和啊喜和他出去放荡的时候弄出来的一夜九世家呢……”美貌女子听到**词时掩饰不住心神震荡,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下,任由立明道旭从容转身离去。

这种压力,以前只在老师身上感受过……至此女子终于扛不住红血濒死状态,软软倒下。旁边却有一只手伸出将女子抱住。是个挂着cj笑容貌似人畜无害的青年,嘴中嘟哝着“明知我最怕麻烦了还自己走掉,小薰薰的魅力已经这么不好用了么”。神秘青年拖着女子回到了月池工会大本营老宅的那个院子中。

女子徐徐转醒,模糊的视线恢复时又是心神巨震。“老……师”(sise还是拆开来念有感觉点,喜欢看带剧情中cj美貌loli这么叫来着)顾家明面上仍然挂着淡淡微笑,不急不缓的说道:“到底只收了你一个徒弟,被人挂了我真就是亏血本了啊,还要去看灵静沙沙他们,你这边忙完了如果无聊的话,也可以退了工会来我们团玩的,当然如果……”

老师,老师他在邀我入团了。!!当下月池双目失神间家明后面说的什么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了。家明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捻紧了被角,走出了月池老宅。

对于相见,我一直很有压力。因为当时离开得突兀,虽然无奈,不过还是伤人了,还是挺深的那种。那一刻终将到来。

灵静在我走之后一直在维也纳副本中练生活技能,冷门的生活技能钢琴。我只是很久前不小心说了一句我比较喜欢听别人弹钢琴。我到江海的时候有一场她的演奏,我悄悄得潜入会馆,在后排安静得听她弹。的确是很娴熟很有灵性,可以想象那双在键盘上跳动的手的主人在这几个月中付出的汗水。全服唯一一个大师级琴师。很好很强大。

沙沙是加入了幽暗天琴。我跟小凯撒说过希望如此的,她欠我太多人情了,而且她一向很有办法的。

我思量着女孩儿是不是都希望他们的男孩可以乘着彩云来,用一副无敌的姿态打败邪恶的boss,解救被困的她们。我想是的,好吧,那就这样吧。那对与我来说不费劲的。

所以我开潜行跟着追逐幽暗天琴的几只吸血鬼玩家,在战场失利的时候用出久违的技能。托gm的福,我的技能效果并未随我的离去减弱,反而相应的都有了增幅。而且技能栏中多了一项主角光环,效果是不死和无敌,无敌有时限。我和预料之中一样轻易挂掉了吸血鬼中的两只,剩下的见势不对撤了。

“赚你们眼泪的他回来了。”“……”

灵静和沙沙不再像从前刚玩那会儿一样发打我掐我的动作,也不发皱鼻子的表情,而是发了很多看起来很单纯的哭,一直哭一直哭。**的人生啊。

稍微收拾了下重逢的心情,我便离开江海去了威尼斯。为什么去威尼斯?因为啊喜在那里。游戏开发商经营惨淡,虽然运营到现在也有了一批铁杆玩家,不过还是不够,为了利益最大化,迟早会关闭服务器的。啊喜这么变态的偏执狂,不在游戏倒闭之前**一把也太对不起他自己了。我就是去阻止他的。

**比想象的顺利的多。gm也不是吃白饭的,察觉到啊喜可能在这最后一段时间破坏游戏平衡后建了两个叫做谢宝树和简素言的号来进行武力劝阻。天朝,百姓终究是对付不了朝廷的,所以啊喜杯具了。我作为一个参与者没有动手,不过忠实的围观了啊喜杯具的**。

游戏的确不剩多少天了。我惆怅的陪着两个小mm度过了最后一段时光,抽空见了小海蒂和她妈咪最后一面,海蒂长大了,apple熟了。那一天早上我怀着强烈的不安打开游戏时,看到了来来去去浮动的公告。该来的总算来了。我去卫生间放好热水,泡了差不多半个来小时后擦干身体,躺在**构思起一个叫做《那一年那个叫做隐杀OL的东西》这个故事,回忆得入了神。

“叮叮……”最讨厌想东西的时候被打断了,我抱怨着,烦躁的起床去开门。

是两只可爱的loli,被打断后的心情稍微舒服了点。

“你好,我们来找团长,顾家明。”女孩的表情很局促,看着我张得大大的0的嘴型,娇羞着低下了头。看了看外面,我突然发现,今天阳光灿烂,是晴天。(完)隐杀 那一年那个叫做隐杀OL的东西 立明道旭


上一章  |  隐杀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