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隐杀 >> 目录 >> 第四八三节 我叫简素言

第四八三节 我叫简素言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都市生活 | 愤怒的香蕉 | 隐杀 
隐杀 第四八三节 我叫简素言
隐杀下载:

隐杀第九卷最后回旋第四八三节我叫简素言

隐杀第九卷最后回旋第四八三节我叫简素言

尔巴尼亚。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科尔察位于阿尔巴尼亚东南部。临近希腊边境。人口不过六万多。当然。对比阿尔巴尼亚全国才三百多万的人口。这已是国内的一个大城市了。家明是上午在威尼斯乘幽暗天琴的专机过来。在地拉那下飞机。然后自己开车。抵科尔察时。还是到了中午过,。

对于他的突然动身。蒂是有一的腹诽的。但那也没办法。昨天见面的时候家明还以为在威尼斯呆上几天。谁知道龙堂唯凌晨就已经联系了幽暗天琴。无论何。该做的事情在眼前了。无谓耽搁太久。家明也就只好立即动身。过。当这时身处科尔察的龙堂唯看见孤身前来的家明时。还真是被吓了一跳。

她其实是避过高天原向幽暗天琴寻求帮助的。在高天原的本部。此时其实还在为是否向幽暗天琴请求援助这个问题争论不休。毕竟幽暗天琴是欧洲本土的组织况且实力雄厚。一旦介入。原本有可能的到的好处百分之九十以上必然到不了日本。不过龙堂唯可不这么多她只知道自己老公目前已经失去了联系。怕是凶多吉少。于是在确认高天原的异能者失利后。她立刻按照天雨正则之前的留话。联系了幽暗天琴。

事情非常严重。必须派出可靠的战斗编制过来才会向对方交代信息这是天雨正则之前的主意。也是为了确保幽暗天琴能够真正全力帮忙。家明的分量自然是够的。而龙堂唯也知道天雨正则在之前与他有着不错的关系。为什么活下这四年那是无所谓了。象征性的互相介绍之后她也就向家明坦了这是的事件缘由。

事情首先自然还是要联系到空见之尘的出土。后来炎黄觉醒与幽暗天琴同时在欧洲遭遇失利。一切线索指向随空见之尘而来的一股神秘人。由于这些看起来像传说中吸血鬼地不死者站在了裴罗嘉一方天雨正则也就不的不未雨。将目光转向西方。

现代社会有各种各的异能者。是异能表现在不死”上的人却是不多在之前所能到地信息中。为强大的一名自然是曾经的那位“伯爵”。他表出了强大的不死能力。并且拥有吸血的特性。在幽暗天琴的研究室里凯莉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幽暗天琴甚至制造出了几名并不完美的“不死者”。有了这个例子再加上比伯爵更强大的不死者的出现。假设传说中地血族是存在的人们的目光应该望向哪里。

天雨正则首先想到的便是梵蒂冈的教廷。

传说在古代。教廷也存在着一支名为圣殿骑士团地武装力量。与现在地概念不同。当时藉助天主教在欧洲的地位。骑士团所能操控的力量甚至远远凌驾于幽暗天琴之上而他们的主要使。便是捕杀异端。吸血鬼狼人女巫炼金师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这在现在看来当然传说。骑士团的力量目前也已经式微。没有留下太地信息但如说一直以来会有什么文献资料留下。梵蒂冈的天主教廷。自然便是最好的去处。

一开始打的是这个主意。天雨正则将这次出门完全当成了旅游。谁知道进入罗马城之后却遇上了裴罗嘉的几起刺杀。此后阴差阳错一路追寻来到阿尔巴尼亚终于确定裴罗嘉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不死基因影响人身体而不导致死亡的问题消息一传回日本。高天原立即震动了这样的研究结果。是世界上何组织都梦寐以求地。他们派出了力量来协助天雨。但在天雨正则那边。想地却不仅仅是这一件事情。

龙堂唯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了解不多。虽然也能勉强陪着天雨正则一路过来这里。但并不能深入到更高地层次中去。不过。仅仅向家明说了几个天雨正则随意留下来的信息。家明也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不死者改造这件事本身可大可小。可以是福音。也可以是灾难。而按照御守喜那个人的疯狂性格……就十拿九稳是灾难了。

天雨正则等人是往拉瓦山过去。最后的到信息时。也是在那边的方向。但具体位置。却已经不清楚了。家明给威尼斯打了个电话。要求幽暗天琴做好此后出现大变乱的准备。随后便驾驶越野莫拉瓦山麓方向赶过去。心急的龙堂唯原本也想同行。但终于还是被家明拒绝了。

莫拉瓦山麓这个范围很大。但是天雨正则并非仓促过去。路上自然也有留下线索。对这些情。家明并不陌生。不过。下午在路上的时候。倒是令他疑惑地有了一次巧遇。

阿尔巴尼亚是社会主义国家。不过他比较另类。在欧洲这种资本主义世界环伺的情况下。他曾经坚持“反美又反苏”的极为特立独行的政治路线。日子并不好过。之前面对国外压力。国内动乱也时有出现。居安思危。这个国家最具色的一样东西就是碉堡。这两面不讨好的国家为了防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可能受到的侵略在他们面积仅28平方公里人口不过3多万的国土上拼命挖洞。足足挖了几十万座堡。如今国内局势稳定下来了。讲求和平发展了。当初那种越坚固越好的就没法拆。炸弹都炸不烂。于是在整个国土上星罗棋布的一个个堡就成为了最富特色的景观之一。

离开科尔察沿公路一直走。由于靠近边境人烟也显的稀少。偶尔能看见农村。真正随处可见的还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堡垒。道路两旁岭上下农田村落房屋前后。明堡暗堡排堡群堡。各式各样不一而足。一路驾车前行大概离开科尔察半个多小时。已经进入莫拉瓦的山岭之中驶一段路时。隐约看见山上有点动静。车辆驶过去从,视镜里看时可以看见一个人从山上跑下来招手摇车的情景。那人影隐约有些熟悉。

家明看了一眼。踩下刹车探出窗户朝后方招了招手。那气喘吁吁朝这边跑过来的人背后背了个旅行包。赫然便是昨天才在札幌机场见到过的谢宝树。看见驾车的是家明。他也明显吓了一跳。随后拉开门上车:“你你你你……你怎么来了。昨天你不是说去威尼斯吗”

“有点事情。临

来了。”家明笑了笑。“你呢不是来阿尔巴尼怎么搞的”

“别提了。那家伙喜欢乱跑。本来打电话的时候她还说自己来了科尔察。谁知道跑到山里面连名字都不认识的镇子去了。电话也打不通就是留了口信……”

谢宝树皱着眉头拿了张旅游地图给家明看:“拉卡镇。”那是莫拉瓦岭中最远地一个小镇也是家明的目的地之一。真是巧了……他看了此时拿着地图碎碎念地谢宝树一眼。这少年与他年纪相仿。没有任何训练或者异能的痕迹这一点昨天握手的时候他就能觉察出来。更何况自己这次跑来这裴罗嘉这时应该没有能监自己。预测到自己动向。然后安排一个人在日本跟自己碰面然后又等在阿尔巴尼亚确定会住自己的可能性基本上不存在。这么说来。真的是巧合了

如此想着。耳中也听谢宝树的怨:“我是不喜欢旅游啦。这次要不是为了找她也不会过来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英语都不是很会说。何况这边全是阿尔巴尼亚语要跑到山里去。车都找不到。我想这个国家不过两万多平方公里。这么一点点路也不算远。就想学着一个人走过去算了。当是看风景啊。锻炼身体。反正我也有帐篷吃的……她是最喜欢这么干了。不过走了半天。我才确认自己真的不是这块料。走到哪了都不知道。还好遇上你……”

谢宝树与家明类似也算是人畜无害地形象。不过要说起来。他稍微的可爱。有点娃娃脸。看起来温和又长不大的样子。说话也显的纯真。倒不似作伪事实上。能够在家明面前瞒天过海的人。世界上倒也没几个了。家明听他说了一通。便也笑起来:“是你什么人啊”

“是我什么人嘛是我什么人嘛……”谢宝树望着越野车的顶棚。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小一块长大的朋友。她比喜欢说自己是我姐姐。不过应该算是我唯一地家人才对……很漂亮哦。如果能找到介绍给你认识。”

“好啊。”

一路这样聊天说话。那名叫谢宝树地少年也问他来这边的目的。家明自然也说是找人。那边便惊奇一番。说两人真是有缘。不结婚也该结拜之类。到的那拉卡镇时。大概到了下午五点。

位于小山谷中的镇子不大。看起来不过是几百人居住。因为太过偏也不存在什么游人基本上也见不到几家商店。十字型的大道将镇子分成四个区域。家明在小镇里唯一地旅店后方找到了车位。才要转去前方的旅店办手续。刚走出大路。异能在脑海中传来的某种预兆便被清晰地捕捉了下来。

镇子虽然不大。但为集中。这条大路上行人还是不少的。他们出了大路。旅店一侧的道路上有个摆放着某种红色小山果的小摊。看着晶莹可爱。谢宝树背着旅包看了几眼。便被那摆摊的妇人挥手叫住。过去挑了一颗尝。双方语言不通。只能比划交流:“这个……尝一颗可以尝家明……她是说可以尝吗……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他絮絮叨叨站在小前地时候。明朝着道路地前方望了过去。一道身影正从十字路口边的小店里走出来。目光也望定了这边地家明。

高挑苗条的身材。浪般的卷发。优雅中带着几分高傲的眼神。漂亮的西方面孔。家明在之前与她仅有一面之缘。她是曾经从江海体育馆开始追杀灵静的血族之一。名字叫做米莉亚。

高天原的异能者与天雨正则过来这里已经全军覆没。她大概只是被安排在这里做一名观察者。可以先一步察觉到陆续而来的敌人。然而陡然间发现来的居然是家明。她的眼神然也有些紧张。但依旧保持着从容与高傲。走到了道路中央垂在身侧的双手缓缓地握拳旋又放开。相隔几十米的距离家双手插在口袋里。饶有兴致地打量她。不远处。谢宝树在絮絮叨叨的买东西。将近恍惚的日光从小镇一侧射过来。

终于。那米莉亚缓缓抬起右手。比出一个中指。家明笑了笑:“也算是与时俱进了……”下一刻。米莉亚转身便跑。

如果没有那一刻的景。家明的体会在同时犹如炮弹般的冲出去。哪怕是谢宝树在旁他也不会有顾忌。毕竟只是萍水相逢。然而还没有发力。出现在眼的一幕却家明陡然间像是生了根。定在那儿连一步都跨不出去。米莉亚固然是转身全力逃跑。也就是在她转身冲出的一瞬间。与一道影擦肩而过了。

与陡然间飞速逃跑的米莉亚相比。那是一名如眉如黛的东方女子。正抱着一小袋东西从大街的另一边走来。将将过了十路口。先前米莉亚的身体挡住了她。这时当米莉亚转身冲出。她就如同园林中的景象一般陡然出现在人们的眼前。米莉亚的身影拉动着波般的长发从她的身边掠过。连带着她的乌黑长发也微微动了起来

蓝色的牛仔裤。素白的长袖衫。简简单单的打扮此时却带着无比的幽雅秀。霎时间冲淡空气中的肃杀气氛。望见道路这边的情景。那女子先是眨着眼睛看了眼。目光也在家明脸上停留了片刻。随后举起右手露出一个素雅的:“喂……”

家明有些僵硬地将目光望向旁边谢宝树。他正着腰品尝着山果。一般咬进了嘴里。一半还留在手上。随后也笑着举了举手。打个招呼。

家明站在那里。看着女子抱着手上的纸袋走过来。她的目光温和。笑容也清丽如同邻女孩一般。就在家明打量她的过程里。她也在打量着家明。却始终保持着善意。那目光里甚至还有着家明无法理解的某种复杂情绪在其中。好了然。甚至是一个女孩很俏皮地说“久仰久仰”的感觉。

时光流逝。两世为人。这是他第三次看见到眼前的这位女性。也是距离最近的一次。甚至的眼前时。她举起了手。“嗨”地向家明打了个招呼。隐杀 第四八三节 我叫简素言


上一章  |  隐杀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