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隐杀 >> 目录 >> 第四七四节 樱花(上)

第四七四节 樱花(上)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都市生活 | 愤怒的香蕉 | 隐杀 
隐杀 第四七四节 樱花(上)
热门小说

阅读位置:列表第九卷最后回旋第四七四节樱花上

第九卷最后回旋第四七四节樱花上

色低迷,远远的亮有路灯的公路犹如金黄色带子一般过。革海之间还带着白天下雨的湿气,手持枪支的男子排成一列不断向前推进着,远处的夜色中,又有些人渐渐现出了身影,随后朝这边合围而来。

黑暗之中这片草地仿佛大得无远弗届,它的一边连着公路,侧面与更为黑暗的树林相接,远远的也有废弃了的工地与大小建筑,亮着灯光的小房子犹如海面上的孤岛,再远就是城市的边缘了,星星点点的银色光在天边拉开,浮动在黑暗中的璀璨都市。

一面迅速地向前走,立明道旭一面观察和感受着草地中的变化,每一寸的蛛丝马迹。月池家是忍术世家,对于匿藏自身,在黑暗中行走的技巧极为出色,但忍术不是电影里那种说遁地就遁地想飞天就飞天的技巧,说白了也不过是尽量安静和快速地在这片黑暗里潜行,半人高的草地,白天又下了雨,她要避开这么多人的耳目,走得也不快,在这群经受过严格练的杀手眼中,要找出她大概逃离的方向,也不算非常困难。

“西北方向,佐佐木你从那边绕过来,堵住她的去路”

“两边快一点,她就在这附近了”

“看到了立刻开枪,不要大意”

小声的指令加上手势,这个小队伍立刻做出了相应的配合,立明道旭不时朝两边、后方看上一眼,随后再转过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压抑,他的心中,其实也正被某种奇异的挫败感笼罩着。

对付月池家的计划,其实早在许多年前,裴罗嘉就已经开始准备,自古以来黑帮、经济、政治其实不分家,特别是在日本这样黑帮合法的国度里,无论是月池还是裴罗嘉,实际上都不过是肢体更为庞大,力量更强、更隐秘一点的黑帮,要在这个国家存活,得到政府的默许,他们各自在政界也都扶持或者控制了一堆保护,要动对方的根本,无论如何,拔掉对方政界的支持都是重中之重.

无何,筹划和准备了这么久,第一步似乎是做得相当不错,这两天的几起刺杀行动,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月池家的政界庇护打到了最低,接下来引出月池家的主要力量,再由内应的手段入侵月池家直接进行斩首行动,到了明天早晨,月池家就将直接垮下来这是最为理想化的结果,不过,当今天入侵到月池家内部后才发现中了埋伏,他就立刻明白过来,事情在某个地方起了变化。

走错一着棋,付出的代价就会严重,纵然这一入侵月池家的杀手素质都高,但后来能顺利逃出的,却不过是总数的一小半,被抓了多少、死了多少,目前还不可知,也亏得他在半路中因为感觉不对而直接改变了脱离的预定计划,这才避过了所有人被一锅端掉的运,由此一来,也终于发现了月池熏的踪影。

几年以来,纵然安排了奸细在月池家,但对于这个女人的动态,连她老爸都不清楚,就更别提其他外人了,这一月池熏突然从家里消失,因为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又没人可以找得到她,怀疑虽然也曾经进入过立明道旭的脑海,但终于因为资料太少,还是跳了过去,而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她介入了事情当中,某种不祥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告诉他,或许整件事情,都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化.

无何,也要杀了这个女人

心中这样想着,左边不远处的人影忽然间做了个手势,他们朝那边围过去,黑暗里的草海被压低了一部分,风轻拂过来时,一个背包静静地躺在那里。

“不要靠近”

各自保持着数米的距离,人们在周围悄悄小心移动,寻找线索,从西北方向合围而来的几人也已经近了,立明道旭伸出手正要做个动作,陡然间,仿佛有某种细微的声音响起在脑海里。

“散开”

亮光从侧前方夺目而出!

火光灿烂夺目,冲击波压低了草海,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出,那只背包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中心点上爆炸成巨大的火球,这一下声势惊人,但众人在之前便做好了警惕的准备,冲击波一到,顺势飞扑而出,并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然而也就在半空中的时候,立明道旭看见不远处一名同伴的背后,一道黑影霎时间飞窜而出。

匕首在空气中划出青色如琥珀般的冷光,那杀手反应也快,陡然转身、避让,枪声在夜空中响起来,远远传开,两道身影交错在一起。

这片夜色中,只能看见两人的影犹如舞蹈般飞快地碰撞,刀光横斩、逆切、回旋,月池熏的身影藏在那杀手的后方,旁边一人举枪便要过去帮忙,刀光一闪,鲜血从他的胸口被拉扯出来,横向侧面的空中,只有这一刀,犹如鬼魅般的令人惊艳。

身在半空,立明道旭只来得及开了一枪,落地再起来,只见那边已经不见了月池熏的影子,最初被攻击的那人手腕被斩断,喉咙也被切开,哗的倒在草地里,另一个人捂住胸口,踉跄退后,朝着旁边的草丛不断开枪,然而在旁人过去扶住他的时候,他也终于在大量失血中颓然倒地。

枪击一声接一声地响着,仿佛带着某种奇异的安静的节奏,每一颗子弹射出,带起的冲击必定将一片草削断,那一小片地方的草丛便纷纷扬扬的不断的散碎的草飞起来又落下去。

“她在说话”

胸口被刀光切开的那人倒在草地里,目光望着那片星光不多的夜空,还有着弥留的意识,鲜血从他的口腔中涌出来,他也在艰难地说着最后得到的信息:“如果如果你们不死,老师老师会骂我的她说的、她说的”

“八嘎!”

一名杀手陡然间叫了起来,举枪朝着熏逃离的方向不断地扣板机,随后拿出一颗手雷便扔了出去,火光燃起时,冲击的气浪也超周围扑了出去,众人籍着这光芒,望向周围倒伏的草丛,陡然间,其中一名杀手举起了枪:“她在那里!”光芒映出了草丛里一片黑色的衣妜,少女犹如猎豹般的窜了出去,当立明道旭的枪口移过去,他也看见了那草隙之中少女手上的两把冲锋枪,以及举起的枪口。

西北方向的不远处,一个人扛起了火箭简,随后火箭弹的光焰呼啸而过,四周草倒伏,那光芒几乎是仅以毫厘之差掠过了少女的肩膀,激起了飞扬的发丝,又一声巨大爆炸在这片宽阔草地间升起时,双方都扣动了板机。

整个夜晚,仿佛就在这一瞬间来。

光芒映照出所有人或紧张或扭曲的脸,有人紧抿双唇,有人大叫谩骂,钢铁铸成的杀人利器在人们的手中不断重复着剧烈的运动与撞击,后座力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与颤抖,力在手臂上以波纹的形式不断向上传导,往身体的四面八方扩散,火药味,滚烫的空弹壳飞起在夜风中,飞过眼前,与人的身体发生小小的碰撞,击锤与引信的不断撞击,震动了空气,波纹般的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音波混杂在一起,子弹旋转着,按照预定的程式不断冲出枪膛,一往无前的喷射出去,无数的草被割断,革上的水滴在与它相触的瞬间碎裂飞溅,随后蒸发成雾气,有人的头盖骨被掀飞了,然而他手中的姿势仍旧不变,仿佛惯性一般,子弹一发又一发地从枪膛射出。

薰紧扣着板机,身体微微转身间,双手用力将不断怒吼的枪口从两边拉回来,子弹在空气中割出一片扇形的光路,最终,两把枪的枪口都对准了立明道旭的这边,致命的子弹不断喷射。

一秒钟后,也有鲜血从她的身上喷薄而出,她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滚落在草丛里。

枪声不停,爆炸的火光收了回去,燃烧着湿润的草地,升腾起烟雾。属于裴罗嘉一方再次倒下两具尸体,其余人合围过去,草地上有血迹,有草丛被压倒的痕迹,少女的身影,却再一消失了。

“真凶悍啊现在不是我们要杀她,而是她还想干掉我们有所人。”立明道旭看了看被子弹划!过,如今正在流血的右手手臂,眉头紧蹙。

“她的老师”

“是那个叫顾家明的家伙吧”.

这个名字一出,所有人都在同时沉默下来,过得片刻,有人朝后方看了一眼,随后换上辛的弹夹,上膛发出“卡嚓”的声音。

“不可饶!”

咬牙切齿地说着,他们朝熏再一逃离的方向追过去,远远的,那是一个废弃的建筑工地,剩余的十多人朝周围分散开来.

以两人或者三人为一组,在追逐月池熏的过程中,也有着要围堵她去路的想法,不久之后,当工地一侧的打斗声出现,其余的人们也都按照彼此的默契,朝不同的方向合围过来。

工地中没有灯光,枪声偶尔响起来,杂乱的脚手架中,两道身影打斗在一起,一侧的墙角下,也有一名裴罗嘉的杀手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跟随着家明三年的学习,再加上这在无比孤单与苦闷中挣扎而过的四年,少女的实力已然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当她以豁出一切的姿态要对这些人展开绝杀,几秒钟后,那被逼得左支右拙的杀手便被一一重手击中了胸口,失去平衡后被地面了交错的铁管刺穿了身体。

与此同时,子弹也呼啸而来,数十米外冲来的人不断开枪,子弹击中前前后后的脚手架,光芒不断闪烁,熏从地上拔起一根铁管,也陡然消失在哪闪烁的光里,几秒钟后,她又从黑暗中乍然冲了出来。

池樱千幻!

铁管呼啸而下!当先那人仓促间朝旁边一闪,铁管轰然间将地面上堆叠的砖板砸得飞碎,后方那人直接将枪口对准了一棍子砸在地面的薰,扣动了板机。

薰的身体一侧,不退反进,鲜血从肩膀上飞溅而出时,她咬紧牙关,持着那铁管的一头陡然扎进了对方的胸口,“呀”的一声将那人推得踏踏踏踏退后了七八步,这几乎是以命换命的冒险,下一刻,她定住身形,哗啦一声将还带着碎肉与鲜血的铁管拔了出来,朝后方的那人扔了出去。

子弹响起来,光芒掠过她的身侧,她回头还了一枪,冲进深邃的黑暗。

三个人从旁边冲了过来,枪声不断响起,少女在杂乱放置的建筑材料与脚手架间飞快地冲刺与躲避,偶尔便予以还击,有三个人被她打中受了伤,她也再度被流弹击中一一,有人扔了手雷,上层的铁架与泥砖局部地垮塌下来,第三一扔手雷时,引起了大范围的垮塌,熏躲避不及,不知道被多少东西砸中了身体,但下一刻终于还是冲了出来,一名杀手正好挡在她的前方,举起枪还未来得及扣动板机便已经被浑身是血的少女冲进了怀里,将他推开时,他的胸腹已然被匕首刺穿,鲜血如水般的涌出来。

不断的追逐、逃杀,当众人终于合围过来,聚在工地中央时,他们才发现,已然失去了目标的踪影。

变得安静的夜色,靠近工地边缘的地方,满身鲜血的少女从地下拿起了一个遥控器,按下了开关。

剧烈的爆炸,陡然席卷了整个夜空。

这里本身就是她所选择的第二个陷阱的所在,诱饵要做得逼真,自己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但无论如何,这一切都已经值得了,虽然跟老师比起来还有大的差距,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也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吧。忆乙中,偶尔自己做得不错的时候,他也会拍拍自己头,对自己说一句:“勉强还算过得去了。”无论如何,好怀念啊。

就剩下最后收尾的几件事了,然后她回过了头,一道身影站在后方不远处,火光映照出了那人的轮廓。

那是一名受了重伤的裴罗嘉杀手,身高大概一米九左右,先前受了重伤,并没有跟随着众人再去追逐熏,此时,他陡然怒吼一声,冲了过来。

薰愣了一愣,那张染血的侧脸上有着微微的失神,随后,她单薄的身躯就整个飞了起来。

轰然巨响,那人将熏撞在了后方的一堵墙壁上,那墙壁倒塌了,熏的半个身躯被掩埋在砖砾之中,本已重伤的杀手踉跄退后两步,低头看看扎在了胸口上的刀子,再看看前方那单薄的女子。

“啊”他朝前走出一步,随后,身体轰然倒地。鲜血在土地上蔓延开来。

火焰在后方爆炸的工地废墟中不断燃烧,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几分钟后,熏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后从那砖砾间艰难地挣扎出来,她的身上沾满灰尘,全身都是鲜血与灰土的混合,那鲜血有她的,有敌人的,衣服破了一些,伤口遍布全身,左手已经断了,嘴一张,便能吐出血来。

踉踉跄跄地走出几步,她微微恢复了意识,回头看一眼那燃烧的工地,远远的,似乎也有警车朝这边来了。

还有要做的事情

她这样想着,朝着另一边艰难地走过去,不一会儿,消失在黑暗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骚咕咕隐杀 第四七四节 樱花(上)


上一章  |  隐杀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