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隐杀 >> 目录 >> 后篇 第十一章 黑小瘦

后篇 第十一章 黑小瘦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都市生活 | 愤怒的香蕉 | 隐杀 
隐杀 后篇 第十一章 黑小瘦
隐杀后篇第十一章黑小瘦

书名:

近日由于遭受攻击导致服务不稳定,无法登录的问题已解决,新用户无法注册的问题已解决。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凌晨…半点,索马里拉斯格赖附近某处海滩,距离淘淘与允杰被绑架三十六个小时。

夜空之中星辰闪耀,海也显得宁静,涛声一阵一阵的,平缓安逸。虽然是世界谈之色变的海盗之国的海滩,但是与世上其它地方的海滩也没什么两样。如果是在比较发达的国家里,这样的海滩或许会被开发成度假旅游胜地也说不定,不过在这里,它荒芜得只有大自然的气息。

一艘小游艇自宁静海面的那一边朝海滩驶过来,游艇上亮着一盏小小的灯,像是海面上漂浮的鬼火,随着船只的靠近,逐渐放大了。

海风在呜咽着,海滩上有些树,有些礁石,一道黑黑小小的身影从小树林那边小跑过来了,目光盯着这艘船,随后又从树后挪动到礁石的后方。

有人从船上下来,身材并不高大,穿的是一身索马里并不常见到的休闲服,在黑夜里显出些轮廓来,上身倒是用一块布裹了一个小斗篷,大概是用来挡风的,这人影在海滩边固定了那艘小游艇,回过了头,直接朝礁石这边望过来,就那样偏着头望了很久。

随后,那黑黑瘦瘦小小的身影才从礁石后方渐渐挪了出来,那人朝这边靠近了,星光之下,站在礁石边的是一名身高大概只有一米五的瘦小黑人姑娘,穿的衣服破烂又单薄,只是盯着前方的人看,手背在身后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待到眼前的人很有兴趣地偏头看了看,她才将手转到身前,那是一只相当破旧的手机。

“呃、呃……”黑人姑娘有些结巴地开了口,使用的是英语,并不流利的英语,虽然说起来索马里也用英语和意大利语,但主要的语种还是本地的索马里语以及阿拉伯语,大部分人还是不懂英语的,“你、你好……欢迎……欢迎来到索马里。”

这英语生硬,说明她的英语也不怎么好,不过估计她的老师将这句话教过她很多遍,家明笑了起来:“你就是联络人?”

“嗯,我是的。”那黑黑小小瘦瘦姑娘点头,用英语慢慢说道,“你是沙特阿拉伯过来的吗?中国人吗?”

“我是。”

虽然看着眼前的黑小瘦有些荒谬,不过接头倒也算是就此完成了,随后由这黑人姑娘领着离开海滩,往城市那边过去。他心中惦记着淘淘跟允杰,确定这黑人姑娘不是个骗局之后,也就安静下来沉思着接下来的行动,对于他来说,以前就是骗人的大师,异能爆发之后,对这方面的判断更是敏锐,当面的情况下,基本没有人可以糊弄他。

黑人姑娘并不流畅的英语当中,家明大概知道,这个幽暗天琴临时找到的联络人并不是什么受过训练的特工,对于他这次过来的目的一无所知,当家明提及要她帮忙找到塞缪尔哈桑时,对方明显被吓了一跳。

“你、你一个人吗?”

“嗯。”

“但是……他是个、军阀、坏人,很残暴的……”黑人姑娘的英语词汇量不多,此时尽量表示着塞缪尔的十恶不赦,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忽然有些沮丧,“你们……你们是想要跟他……合作吗?”

家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片刻之后,开口问了问:“你怎么会有那个手机的?”

“手机……老师留下的……”

“老师呢?”

“死了,就是被那些军阀……杀了的……”

黑人姑娘把破旧的手机捧在手机,“我知道……老师在做很重要的事情,为了我们的国家……可是他死了……他被抓的时候我帮忙把手机藏起来的,手机快坏了……我也很难充电……不常能响起来……我只接到过两次电话……昨天……很难才听懂……电话快坏了……”

家明点了点头:“明白了。”

简单来说,着黑人姑娘以前的老师大概就是幽暗天琴的特工,后来被掉了,幽暗天琴第一次联络,发现货不对板,自然断了联系,后来大概也是有过调查的,估计也派过新的特工来这里,确定她的身份之后当然不能把这种小女孩吸收进去,然后他们暂时放弃了这边,这次由于家明过来,找个本地人,算是聊胜于无而已。

喔,真是富有想象力的选择……

他叹了口气:“我是来找塞缪尔麻烦的。”

“但是……你只有一个人。”

“是啊。”家明笑了笑,“一个人。”

四点多钟,两人抵达拉斯格赖,虽然说起来是个城镇,但实际上就是个简简单单的贫民窟,黑人姑娘将家明领到她居住的地方,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几平米的木棚而已,有一床破被子,这黑小瘦姑娘很局促,似乎想要安排家明先住下来。

“你是……像老师一样,过来帮我们的吗?”

“抱歉啊,恐怕不是那么伟大的人。”家明笑了笑,随后要求对方带他去塞缪尔所在的地方,这黑人姑娘立刻有些着急:“真的,他们,很多人的你才只有一个人。”

“没关系,带我过去就行了。”

“可是……他们有三百多人、三百多人”

黑人姑娘比划着三百,强调一番,还在地上写了一个“300”给家明看,家明摇了摇头:“我还是要尽快过去。”

“要走很久……”

“所以现在动身啊。”

“但是真的……真的……会死的……”

颇为艰难的,那黑小瘦才说出了这句话,她捧着那破旧的手机,或许是想起了老师,语调悲切。家明坐在那儿想了想,片刻后伸出了手:“手机给我看看。”

黑小瘦挣扎好久才将手机递给家明,这附近没有电,不过东方已经露出了微白的晨曦,家明拿出一只小电筒打开,动手将手机一个个零件的拆开了,检查一遍,将受潮的部分稍稍擦拭后,又再动手组装起来,开机正常,不过倒也是只剩最后一点电量了。

可以想象,自从在老师手里拿到这个手机之后,估计她是一直维持着手机处在开机状态的,因此才能立刻接到幽暗天琴那边的联络,只是在这样的地方,如果之前的充电器又没了的话,也不知道她通过怎样的途径才能保持给手机充好电的。家明不是什么软心肠的人,上辈子颠沛流离见多了,不过这黑人姑娘虽然估计该有十七八岁甚至更大了,但看起来却是跟淘淘差不多,而且要更加瘦一点,淘淘作为女孩子,只是苗条却不会瘦。他多少是想到了淘淘,将手机交还给她,点了点头:“还会再响起来的。”

“呃……”黑小瘦捧着手机,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走吧,如果要走很远,那就该早点启程。”

家明起身,做了决定,眼看他态度坚决,黑小瘦也只好开始走了,只是仍旧一再强调那边的危险性。清晨,日光渐渐照耀上拉斯格赖的土地,家明跟那黑人姑娘一前一后地走着,随口问道:“脸上怎么搞的?”

昨晚便注意到了这黑姑娘不仅英语不算好,说得不流畅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脸颊肿起了一块,像个小包子,那黑小瘦回过头,伸手碰了碰脸颊:“痛的……牙痛。”

以这边的生活卫生条件,虽然肯定没什么多的糖吃,但蛀牙难免,看她的样子,倒像是已经给痛习惯了。不一会儿两人走到拉斯格赖的街道上,家明也大概知道了,塞缪尔哈桑的小基地虽然距离这边颇远,不过拉斯格赖这个小城镇基本是在他的控制之下,她说那基地里三百多人,倒也不知道是不是准确。

拉斯格赖不大,聚居区主要只有两条街道,店铺也不多,家明一个中国人,看起来像是单独走在这里,这向来是比较奇怪的事情,由于一部分人注视的目光,那黑小瘦也不敢明目张胆地领着家明,家明也理解这点,两人的相隔稍稍有些远。注意到前方有辆小卡车停在路边时,前方的姑娘绕向了另外一条街。

走出好远,稍稍离开拉斯格赖了,那黑姑娘才敢过来说话,家明问起那小卡车的事情,她低头说道:“那就是塞缪尔的士兵……”

“喔。”家明点了点头,恍然大悟。

又走出一段,家明让她在那僻静道路边等着:“我肚子饿了,要去买点早餐吃,放心,我带了钱,也懂说这边的话。”他如此说着,返回拉斯格赖。

二十分钟后,那辆哐当哐当声音很大的小卡车扬尘而来,躲在树后的黑姑娘更加小心地朝树后隐匿了一下——实际上当兵的也不会忽然把她当成敌人,这不过是畏惧起来的下意识举动而已。然而小卡车就在路边停下了,好半晌没有动静,她探出头去看时,才发现那车门开着,由中国来的那个男人坐在驾驶座上,也没有看这边,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

她看看周围,然后小跑一阵爬上去了。

“把门关上。”家明说着,待她关上了门,又道,“嘴张开。”手中拿出一把医用的镊子来。

他之前返回拉斯格赖,走进城镇中唯一的一家小诊所砸了一张大面额的美元,买了简单的医疗用具和几颗止痛片。不久之后,卡车里传出“啊”的一声喊叫声。

家明帮她拔掉蛀牙,然后递给她止痛片和买来的一块饼,开动了小卡车。

这黑小瘦的忍耐力颇强,虽然是这样简单的拔掉了牙齿,看见有吃的东西,还是在车里嚼得狼吞虎咽的。吃完东西,她才反应过来,有些迟疑的说话。

“车……怎么会有车的。”

家明偏了偏头,不想解释这个,友好协商未果,自然是这时的拉斯格赖街道上多被人发现了几具尸体呗。

黑小瘦能够坐车的机会大概不多,以前或许根本没有过,坐在副驾驶座上时而新奇时而忐忑。

“中国是很好的国家吗?”

“嗯?”

“老师以前说过的,他过来,教我们读书,教我们东西……那时候还有其他的人过来的,过来帮我们……可是后来老师死了,其他人也不来了,红十字会也不来了……很多人去当海盗了,没有人来帮我们,那些军阀就知道打仗,越没人来就越要当海盗,要越打仗,可越打也没人来,海盗越多就越没人来,老师说,索马里就变成这样了……”

黑小瘦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过得许久,家明方才说道:“中国现在是不错的国家了,不过以前也有差不多的时候的。”

“你们中国……是怎么变好的呢?”

“我也不清楚啊,不过,大概是因为……那时候有人开始跟你想差不多的事情了,而且也哭出来了吧……”

“……索马里也会变成很好的国家的。”

过了好久,黑姑娘说出这句话。家明没有回答。

道路曲折颠簸,卡车没办法开得很快,不过上午八点多钟的时候,远远的还是已经看到了黑姑娘所说的那个基地轮廓。家明将小卡车开进旁边的树林里。

“没办法送你回去了,现在呆在这里很危险,可以自己走回去吗?”

家明指着过来的路说道,不过黑小瘦这次表现得很坚决,拉着家明不许他去,反正说真的会死的,里面的人有枪有炮,或许还不止三百多,家明也懒得多说,直接将她推开了,走出几步,回过头冷漠地望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是三百多?你有数过吗?”

“我、我……”

“三百多个人的确比较难数。”家明点点头,“你下次过来的话,应该好数很多。”

他说完话,朝着那座基地走过去了。片刻之后,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塞缪尔基地是个专业素质还不错的军事基地。

虽然在外界看来索马里是个相当贫穷落后的地方,这些年来,各国的舰队、军队也在不遗余力地封锁这间廉价的海盗加工厂,但既然是二零一三年了,只要是有途径接触到国际层面的人,都未必是什么不开化的黑猴子。

远远看去,这个基地大概三百到五百人的规模,有铁丝网织成的围墙和瞭望的塔楼,军事基地大概分成三个主要部分,防守最严密的大概是塞缪尔哈桑的家庭与高层、亲信居住的别墅,甚至还有一个充作游泳池的小池塘,另一侧有一栋黑色的俨如城堡般的建筑,高是四层左右,外墙坚固,估计炸弹也炸不塌的,这应该是基地的主体。围绕这城堡侧面还有一小片简单的房屋,看来倒是整齐,应该是人在那城堡里住不下之后安置的居住点,另外也有简单的运动场所,集合用的广场,附近竖立了枪靶,各种各样的车辆停在营地东南的一片区域。

这里的士兵有相对整齐的军装,说明已经算得上是正规的军队而不是聚集的海盗了。塞缪尔哈桑这个人应该是索马里人中相对有见识的那一类,之前参加过拉汉文抵抗军,后来大概觉得跟别人干没前途,或者是不看好抵抗军的前途,有了积累之后干脆自己干了,如果不是相对出色的人,也不可能看准也门内乱的时机趁机打通了一条往沙特阿拉伯的线路,不管干什么买卖,那边相对于索马里,就富裕程度来说根本是世界的两极,总是有赚无赔的。

上辈子家明在中东或者索马里这一片并没有做什么大的任务,实际上往欧洲过去就是跟幽暗天琴做对了,中东跟这一片常年战乱,想要杀人,哪里没有亡命之徒可找,专业的杀手反倒不吃香。在相对稳定的地方,做这种事情专业是首要的,在发生战争的混乱区域,当亡命之徒最重要的其实是运气。

家明过来之后,由于一系列的事件,世界的局势已经改变不少,但看来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如果不是家明过来,塞缪尔的这条线恐怕要到好几年之后才会引起别人的重视,他或许会变成索马里相当有影响力的军阀之一,关系多路子广,什么赚钱的事情都做,最重要的是他专接针对亚洲人的生意,这方面相当熟练,最后才会因为过于贪婪被人干掉。这也是为什么纳塔丽那边至今还不是很清楚他是通过也门线路绑人的原因。

以家明如今的层次来说,要渗入这样的军事基地方法很多,但没有一条是不需要时间的,只要有调查的时间,就算美国白宫、五角大楼或者什么秘密的核武基地,他都有把握来来去去了,但就目前的情况,他并没有多少耽搁和调查的时间。

没有时间准备的话,这种地方,终究还是会出问题。

想要无声无息偷偷摸摸地潜进去,找到关押淘淘和允杰的地点,再无声无息地带着人出来,这种计划是不靠谱的,但若只是单纯要进去逛逛,问题还是不大。他围绕着这基地的远处转了一圈,大概花了一个半小时左右进行观察,时间到上午十点,夏日的太阳升起很高了。家明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日光,视野一侧,两名看起来不像是在巡逻的士兵朝这边过来,家明转身走了过去。

十点四十,家明走进军营里那黑色的“城堡”之中,观察着周围的事物。这栋四层的堡垒式建筑最主要的还是用于这里军人的安置之用,大部分都是军人的宿舍,内里看起来通体简直像是由坚固的黑石筑成,墙很厚,军营里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各种嘈杂的声响,透光度倒还不错,窗户自然都是没有玻璃的,四面透光,也透风,在这样的夏天,倒是显得凉快。

索马里的人种基本都是黑人,军人自然也是,家明的装扮并不精细,虽然深谙如何不被人注意的要点,但实际上也很难说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游走多久。他只是尽量安静地穿行,不去太过敏感的地方,前方走廊过来的人一多,他便自然而然地找地方隐匿起来。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寻找着某些需要的线索和讯号。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中午,这些军人们分批次的陆续用餐,一直到下午一点二十,家明终于找到了需要的讯号。

看起来像是军队高层的,额头有红疤的人。

家明跟随着他在这栋楼里穿行了大概十五分钟,远远看着他与各人打招呼,互相问候寒暄,从隐约传来的称呼和笑声中归纳着需要的信息,随后终于能够确定,这个人的确是今天才从沙特阿拉伯回来,将任务目标带会了这里,他的名字就叫克兰埃弗尔,并且跟在他身边一名身材壮硕的黑人,也跟那几名沙特黑帮分子的描述相似。

信息终于一条条的扣死了。

虽然自己是一路紧跟着过来,在也门伊尔盖附近的海滩,也确认了一次这几名绑匪的确是走在他的前面,但到了这里,他也必须确认好这些人没有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才行,否则他在这边发飙,孩子还在路上,那事情可就糗大了。

克兰埃弗尔等人走进三楼的一间房间。

这大概是作为士兵休息和锻炼场所的一间大房间,要说各种锻炼器械当然也没什么特别好的,举重啊,打沙包之类的东西还是有,此时房间里一共十多个人,脱了衣服,赤膊上身,一个个形容剽悍,窗户那边有风吹进来,异常凉爽,可以看见外面很远的风景,这些人大抵是坐在周围休闲,擦拭枪支,耍弄军刀,或者跟人吹牛,炫耀自己身上的疤痕之类,克兰显然是名人,进去之后站在中间拿了两把尼泊尔的廓尔喀军刀在那儿摆姿势,也不知道是跟人说些什么,身体灵活晃动着,显然在格斗方面是个好手。

家明站在门口看了他几秒钟,那克兰埃弗尔也回过头来,口中还是在跟旁边的人说话,随后家明走进房间,摘掉了帽子:“克兰埃弗尔?”

“你跟了我很久了,你是谁?新来的?”

“只是先确认一下你的身份。”家明淡淡地说了一句,他的东方人样貌显然已经引起了众人的警惕,但这里不仅仅是手枪,有人甚至端着冲锋枪,一时间还没有直接端枪对他指过来。家明放在帽子,顺手拿起了一名正在擦枪的壮硕黑人身边的军刀,那黑人瞪着他,不过家明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左手拿着那把刀子,右手手指弹了弹锋口,朝克兰走过去了。

接下来的意图,已经是溢于言表了。

克兰双手提刀,甚至有些荒谬地笑了起来——虽然还不明白这个东方面孔的家伙是哪里来的。其余人“喔”的来了兴趣,有的人鼓起掌来。

克兰的身高大概是一米九左右,也算是久经考验心狠手辣的亡命徒了,两把弯曲的军刀长达四十多公分,而这个东方人不过一米七几,身体看起来不是很壮硕,平平凡凡的像个欠欺负的老实人,手上的刀子刀锋不过二十多厘米,虽然是军刀,也能看成是一把匕首,旁边十几个人环伺,各种枪械,谁觉得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这时候看他一副找克兰寻仇的样子,都是看戏的心情。

家明一路走过去,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手指触摸着刀锋,目光也淡淡的垂下来,并不是在看着克兰,而是看着手上的刀子。克兰甩动了手中的双刀,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他并没有轻敌,两人距离靠近,刀光闪过来,家明抬起了目光。

军刀换到右手,迎着对方划来的锋芒,他举起了手。

噗噗噗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转眼之间响起的声音,并不是金属的撞击声,刀锋入肉,劈断了骨头,劈散了血肉。这一瞬间,家明直接劈出了十多刀,被斩裂的痕迹从那克兰的头部一直延伸下去,纵横交错,刀痕深达十多厘米,脸上纵横的两道豁口几乎将头骨都完全斩裂,然后延伸往颈部、肩膀、双手、胸口、小腹,这区区一秒多钟的时间之后,克兰的双手掉在地上,右手甚至已经变作了三截,他的肚子已经像是被劈烂的足球,鲜血、内脏哗啦啦的朝地下泄去。

整个人,就这样被拆掉了。

那尸体触目惊心地倒向地面,一帮人还在惊愕当中,有的人已经开始将枪举起来,口中喊出了话语。

家明提着匕首,望向窗外的远方,风吹过来,日光变得更加浓烈刺眼了。

黑黑小小瘦瘦的姑娘依旧在军营的远处游荡,捧着她的手机。

虽然那个人说了让她离开,但她的心里还是担心,其实她都已经绝望了,一个人说要去找三百多人的麻烦,而且还是直接过去的,结果会是怎么样,有什么好想的。

她知道不久之后就会响起枪声,事实上她几乎从一开始就能预见结局了,只是心中还有小小的希望让她停留在这里。她其实就是个平凡普通的姑娘,以前老师过来教她们上学,她很崇拜老师,后来老师被杀之前,她隐约知道老师并不是个简简单单的老师,他在做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虽然她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可是通过老师教课时说的一些东西,她觉得,老师一定是在拯救索马里。

老师被抓捕、被击毙的时候她在那附近,最后拿到了老师的手机,这是老师临死前托她保管的,她觉得老师是一个想要拯救索马里的很伟大的组织的一员,然后觉得自己也是了,因为她以前听老师说过这方面的故事。可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联络一直没有来。她一直偷偷摸摸又小心翼翼地保管着手机,没有充电器,偷偷的想要充到电,真的很辛苦,有一次差点被当成小偷抓住打死了,可希望还是有的。

终于手机还是响起来了,她想着或许是来了老师那样的人,觉得自己肩负使命,虽然那个人终究没有承认他是为了拯救索马里而过来的,不过他是来找塞缪尔这种坏人麻烦的,那其实也是一样了。

可是找麻烦也要有技巧啊,也不是一个人去的啊。她对这方面无法理解,上午对方离开之后,她在附近游荡,这种举动很危险,可她也想远远看到一些事情,但那边一直没有动静。过了十点也没有,到了中午也没有,她心中想着,也许那个人是骗自己的,或许他真是来找军阀做生意或者合作使命的,总之,老师在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她其实是不能清楚知道的,或许老师也不是为了拯救索马里呢,哪怕仅仅拯救拉斯格赖。

于是她被这种情绪困扰着,猜测着那是好人还是坏人。然而到了下午一点多接近两点的时候,枪声忽然从那片基地里传过来了,不久之后,甚至还有轰隆隆的爆炸声。

她瞪大了眼睛往那边看,同时放下心也又担心起来。那只是一个人,他真的跑去找塞缪尔的麻烦了,真的动手了可是她不知道枪声什么时候会停下来,她就这样听着,心中开始害怕枪声会忽然就停下来。

因为那是一个军营的军人啊,几百人打一个人,枪声总会停的,一旦停了……

五分钟过去了,枪声没有停。

十分钟过去了,枪声没有停。

枪声和混乱的声音一直在响着,一直响一直响一直响……

明媚的日光下,这是整个塞缪尔基地最为诡异的一个下午……()隐杀 后篇 第十一章 黑小瘦


上一章  |  隐杀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