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隐杀 >> 目录 >> 后篇 第十章 突如其来的绑架

后篇 第十章 突如其来的绑架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都市生活 | 愤怒的香蕉 | 隐杀 
隐杀 后篇 第十章 突如其来的绑架
隐杀后篇第十章突如其来的绑架

走进房间,玛丽莲正坐在窗边看书,她也是穿一身黑色的袍子,带着面纱,袍子紧贴着身体,依旧能勾勒出她坐在那儿时体态的曲线,见家明进来,她伸手取下面纱,向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听说你来了。”

“嗯。”

家明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沙特建筑的窗户不大,外面雨停了,光芒透进来,两人安安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玛丽莲微笑起来。

“我刚才在想,有一天我老了,你从房间门口走进来,我取下面纱的时候,会觉得很**……”

“这不是跟写诗一样了吗……”家明喃喃念叨一句,“那时候我也老了。”

“没有啊,你还会很年轻。”玛丽莲望着他。

“一起老也没什么的。”

对于家明来说,最近见到眼前的这个**常常会有些特殊的感觉。他今年三十二岁,玛丽莲四十六了,一般来说,西方女性年轻时性感,但相对于东方的女性显老得快,雅涵今年四十岁,看起来与当初跟家明重逢时的模样也没什么变化——当然她当老师那会儿,被家明摧残得叫“家明哥哥”那会儿就比较幼稚——雅涵小妈也不怎么显老。

西方的女性过了四十多岁就会变化得比较快,但玛丽莲这些年过的日子相当安静,她以前就是心性类似东方**的奇怪家伙,这些年开着家小店,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某些方面几近无欲无求。家明甚至觉得,时光的痕迹在某个时候自这个曾经如同菟丝子一般柔弱的**身上褪去了,她被时间停留在了某个阶段上,渐渐的就不再变化。她如今依旧保持着性感与美丽,身体的曲线依旧细致,不过毕竟也是四十六岁了,或许过几年她还是会不可避免的开始变老,但家明知道自己仍旧会有这样的感觉。

她或许已经在某个时刻,真正找到了自己的人生。

如果这个成就有自己的一部分功劳,家明觉得自己会与有荣焉。

家明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玛丽莲笑起来:“我只知道过得很充实,虽然你不常过来,不过……当然是因为你。”

“喔,太好了。”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到现在,其实也没有什么变化,你才是那个神奇的人……”

“呃,那可是十八年前了啊。”家明笑着比划了一下,“那时我才十四岁呢……”

想起这个,不禁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九五年的江海城郊,他开了一枪,时间将某种因果带到了这里。九五年时顺手救下的那个美国shu女,算是他这段生命中的第一个**,有些事情做得草率,也说不上爱情什么的,如今看来,倒是有了某种象征性的意味。他如此想了一会儿,将手伸向玛丽莲的脸颊,玛丽莲轻声笑起来:“都已经老了……”

“我觉得还没有……你可以反抗一下的……”

他将自称老了的**抱了起来,放到了一边的**,不久之后,咕哝出声:“不是已经很湿了吗……还说老了……”看来在某些方面,到也不是那么清心寡欲的……

玛丽莲皱着眉头笑起来:“见到你就是这样的。”

与玛丽莲之间的相处方式,或许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看起来从来都有些畸形,对于两人来说已经习惯了,纵然如今已经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去证明些什么。玛丽莲已经找到了能够在心中相濡以沫的那个人,那个人当然是家明,或许又不完全是,纵然有一天真的老了,家明也会陪着她,无论心里的家明或是现实里的。

“啊,已经十八年了啊……”

想起初见时那个慌张的**,想要自杀的**,之后向着仅有十四岁的小男孩献出了身体的**,后来寻找着幸福的**,误会他跟海蒂的事情后变得绝望的**,在悔恨中哭泣的**……时间的的确确已经滑过去十八年的光阴了。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从**坐起来时,他伸手拉开了毯子,朝着**那具身体上轻轻印下了一个吻。

“……嗨,玛丽莲。”

“嗯……”

房间里安静下来,片刻之后,他说道。

“没什么……好好睡……”

雨已经停了,阳光渐渐的露出来,老爸中午的时候没有回来,太卑鄙了,居然一个人跑出去玩。

虽然心里知道老爸出去未必是为了到哪里玩,恐怕是有自己的事情,不过为了抨击起来占大义名分,姑且还是这么认为吧。

下午…多,傻杰同学已经开始对酒店里的设施感到了厌倦。沙特真是个无聊的国家,酒店里居然连一个娱乐室都没有,妈妈跟沙沙阿姨、薰姨她们都各有自己的乐趣——**也真是,就是聊天八卦也能过好每一天。当然他也不是对老妈她们有什么意见啦,只不过时间过得真是很无趣,如今能够赞同他且能与他成为盟友的,整个酒店里大约有一人之多——那就是他身边的黑淘同学。

“呜,好无聊……早知道就把小P带来了,我新下载的游戏还没玩呢……”

姐弟两虽然平时打打闹闹,但性格上其实还蛮相近了,并且在私人恩怨之外的事情上,都是同仇敌忾,一致对外,颇有共同语言,允杰在学校里跟人吵架,淘淘还过去帮过忙。当然啦,帮完忙之后没外人了,那又是嘴炮不停,账还是要算的。

两个人的矛盾若要究其根由,大抵都是因为彼此同父异母的缘故,一如电视小说里原配的孩子总是跟后母的孩子对不上眼,不过偏偏两人又对对方的母亲没有什么恶感,以至于常常因为一家人的关系被揪在一起,分也分不开,可谓孽缘。这时候两人**了一会儿允婷,淘淘坐在一边也觉得无聊起来,允杰白她一眼:“白痴,你小P里下了那些什么偶像电影之类的,这个国家是带不进来的。”

“是啊。”淘淘这时没有吵架的心情,暂时拿出作为姐姐的宽宏大量来,叹了口气,“听说这里的飞机上放美国大片,**全都给涂黑的,真傻……”

“你说老爸跑哪去了?”

“我怎么知道……本来说下雨不能出去,现在雨停啦……可惜外面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你又知道没有好玩的了”

“坐在车上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啊,而且就算有几个卖纪念品的店,跟酒店里的纪念品专卖店不都是一样的吗?”

“不过我看到外面有卖骷髅头。”

“肯定是你眼花了。”

允杰翻个白眼,过了一会儿,又道:“你说那两个小胖跑哪去了?他们老爸老妈今天有事呢。”

“没见到啊,不过他们公司有什么代表跟过来,可能让那帮手下带着他们去玩的。”

“雅涵阿姨的公司也有代表跟着……”

“人家可是过来谈生意的。而且……你想让他们带我们出去玩吗?”

仿佛陡然间被刺倒了某个地方,允杰一个激灵,瞪着淘淘:“我我我……我就是随口说说,这只是联想联想你看,他们家有代表,你家也有……单纯的联想”

“你不用跟我解释。”淘淘做孤傲状。

“哼,被人带着出去玩,你还小么我才不用呢,你在这里一个人坐着吧,我决定出去转转。”

“你疯啦”

“就在这附近转转有什么关系不过你不行,你是**,出去跟人说话就是通奸嘿嘿,会被警察查的。”

“嘁,你激我……反正我不去”淘淘一眼就看穿对方的企图,片刻后又露出笑容,“你也不许去,你敢去看我不告诉静姨抓你回来”

“你怎么这样最毒妇人心”

“没错,你咬我啊”淘淘一挑眉,黑纱之后露出一个在她这样的年纪显得异常妩媚的笑容。

“算了,我不敢。”

允杰吸了一口气,一**坐下。淘淘却陡然间站了起来。

“哼,你想干嘛……”

“我不敢才怪”他张牙舞爪地朝姐姐扑了过去,两人厮打成一团……

不久之后,酒店一楼大厅,两颗脑袋探出廊道转角往大门那边望。

“怎么样,没看见静姨沙沙阿姨她们吧。”淘淘整理着自己的黑袍与面纱,随后拉拉允杰的衣服,“怎么样,没问题了吧?”

允杰上下打量她一阵:“本来就没问题,戴了面纱就行了,你这么紧张干嘛,要镇定”他说完话,很气派地一拉衣角,转身砰地撞在前面没看清的墙上,捂着脑袋蹲了下来。

“噗——”

“不许笑”

“好的,我不笑。”淘淘这次很给面子地忍住了笑,抬了抬头,“走吧。”

随后,两个孩子昂首挺胸地走出了酒店大门,一直走出了酒店前方的小广场,才在路口停下来。

“没什么嘛。”

“挺有趣的,我想看看那些很凶残的宗教警察长什么样子,昨天出去的时候有沙特人在,还是个什么官,我都不好问……你说那边那个是不是?”

“白痴,你真想被抓起来啊”

“有什么关系,你就是胆小,我们身上带着东方叔叔发的证件呢,遇上警察什么的就给他看,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迷路了也能找回来,而且其实这边治安很好的,就是警察凶残……哎,你看那个店好像不错,我们过去看看吧。嗯,最多只玩一个小时就回去。”

中午在赛米尔庄园吃了午餐,下午从庄园出来,往酒店这边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四点了。雨后空气愈发湿润,街道上一滩滩的水渍。沙特对于汽车肇事的处罚很重,但街道上本地人的车行依旧很快,在邻近酒店的街角,他稍稍停了一下,眼角似乎见到前方街道边一辆越野车的另一侧有几道人影闪动激烈,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片刻之后,那越野车关门开走了。

一路回到酒店,眼看天已放晴,决定带着淘淘允杰出去逛一会儿,看看这附近的风景,不过找了一会儿,才发现两个人都不见了,问了问灵静雅涵,随后又问了问在房间里陪着允婷玩的薰,都摇摇头说不清楚。

“…多的时候看他们在那里鬼鬼祟祟地商量什么呢……”

“又搞什么……”家明无奈地撇了撇嘴,一路去到酒店的监控室,薰也跟了上来。这酒店本身有许多中国人的股份,家明态度又强硬,那边让他看了一下监控,这才发现两个孩子偷偷跑出去玩了。家明愣了愣,心中这才升起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啊?”薰在后面问道。

“没事,我好像看见……”家明想了一会儿,回忆着在街角看见的那辆越野车,随后才陡然皱了皱眉,“可能被绑架了……”

“什么?”

“我出去看看”

家明转身往外走,薰也连忙跟了上来:“我跟你一起。”

“不用,我还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真有事,你在这里看着灵静她们,如果只是绑架,问题应该不大,最好是没事……我还真不知道现在还有谁老在惦记我的……”

“那我通知东方路。”

“可以通知一声,不过不用让他走外交途径解决,到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警察参与进来,就怕会撕票,幽暗天琴在这边触手比较多,我会通知纳塔丽她们。”他想了想,“嗯,让灵静她们不用担心。”

“嗯。”

一路走出酒店大门,家明拨通了纳塔丽那边的电话:“出了点事,替我用艾卜哈市内的监控系统搜索一辆二零一二款的路虎揽胜,车牌号的三个字母应该是KSF,其余的被挡住了,车辆特征是……”

他说完这些,那边询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淘淘跟允杰可能被人绑架了。”

“不至于啊,沙特这方面治安还是不错啊。”纳塔丽想了想,“除非有预谋的?还有什么应该比较恨你的人没死掉吗?”

家明想了想:“庄阿米尔?日本那边伤了元气,而且这么多年了,应该不会忽然对我动手才对……”

“美国裴罗嘉……他们如果要动手应该不会把主场选在沙特啊……这方面我会帮你调查。”

“谢了。”

一路走到方才的街口,家明看着周围的环境,回忆着先前瞥见的那一幕,随后,便在不远处的一滩水渍里发现了一块面纱,他捡起来看看,面纱上只有小小的花纹,依稀是昨天灵静给淘淘买的那一块,当时他没有仔细看。

没错了,如果是绑架,男孩子的样貌一目了然,女孩子就得把蒙面的纱巾扯掉确认才行,而既然有确认样貌这一条,那就证明不是随机的绑架旅游者索取钱财,而的的确确是有目的的绑架行为。

他自恢复记忆之后与灵静等人重逢,消化了由凤凰带来的多种异能之后,已然淡出了黑暗世界好多年,但真要说实力,除了那两个自然进化者与简素言之外,已经称得上是世界最巅峰,这么多年的平和无事,倒是想不到,如今竟又有人盯上他了。

他在这边的街角推倒着这次有可能来的敌人,事情的性质,并没有发现,就在远处的另一个接口,两道小小的身影从一个店铺里出来,横过了马路,又兴冲冲地跑到另一个店铺里去了。

十分钟后,纳塔丽那边打来电话:“找到了,他们目前正在城郊的一条街上,名字是……嗯,我的人正在视频那边监控,车还在开,别挂电话,我引导你过去……”

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下午五点,距离淘淘与允杰被绑架一个小时,开着车的家明看见了正在前方路上行驶的路虎越野车,车里的电话传来纳塔丽的声音。

“我在视频上也看到你的车了,不过他们行驶的路线看来不像是孩子还在车上的风格。”

家明点点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够离开艾卜哈好远了,孩子肯定被转移了,他们有恃无恐,看来是本地的黑帮。”他一踩油门,跟了上去,手机里纳塔丽说道:“告诉我他们的身份证号,我就能查到他们的背景。”

小车呼啸而过,冲过了路虎的侧面,随后在道路前方哗的打横,小车漂移摩擦,看起来就像是飞出去一样,巨大的响声中,地面上由于之前下雨留下的水渍哗然飞溅。路虎里的人猛踩刹车,两辆车几乎是同时停下来,之前因为打电话,家明已经扔掉了阻挡听力的头巾,这时候伸手就撕掉了身上阻碍行动的阿拉伯长袍,露出里面的休闲装,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同一时刻,那辆路虎的车门也已经开了,里面穿着白袍红头巾的阿拉伯**骂着冲了下来,司机是首先冲下来的,手上甚至提了一把相当剽悍的砍刀,另外三人随后陆续下来,有人揉着额头,显然忽然的刹车惯性令他们撞了一下不太好受。那提着砍刀的司机还没走出两步,家明已经脸色阴沉地逼近过来,然后他手中的刀忽然就没了。

看起来是家明顺手就接过了他手中的刀,他还在错愕当中,家明已经一巴掌打了过来,啪的一声响起在他的脸上,顿时这人的身体像是被脑袋拉着飞出了好几米远,鲜血像是番茄酱一样的在空中乱甩,其余三人顿时反应过来,俯身进车里拿枪,位于司机这边后座的那人提着一把冲锋枪才刚抬起头,他的手也直接消失了,手腕连同枪支飞起在天空中。

神经没能将痛感及时地传回脑海里,这人站在那儿还在发愣,身边的车辆轰然巨响,却是他前方的家明将车身撞了一下,车辆朝另一侧位移了半米的距离,那边拿枪的两个人被一齐撞飞。

雨后湿润的城市、道路,自云层后散开的阳光,倒在地上的人,断了手的人,位移后还在不断震动的车辆,终于掉落地上的断臂与冲锋枪。持刀的东方**轻轻偏了偏头,随后听见痛苦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道路两头不多的行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片刻后四散奔逃起来。

家明顺手**了前方断手人的袍子,随后又绕着小车,从他们几人身上找出钱包证件等东西,在路虎里外稍稍翻找了一下,拿着几个人的证件在车上敲了敲,声音轻柔低沉,说的是沙特语。

“你们沙特阿拉伯有个好处,出门常常不忘带证件,现在好了,你们全家都要死光光了。所以呢……告诉我,你们刚才干了些什么?”

整个**的发展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几个人都懵了,其中一个人这才反应过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谁肯说,谁就不用死,来吧,我的耐心有限……你们刚才绑架了两个孩子,对不对?”

断了手的那人跪在地上嚎叫,被扇了一个耳光的那人耳朵、鼻孔、嘴巴里都在留血,估计还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那被车身撞飞的两人还能保持清醒,其中一人看来比较脆弱,几乎要哭出来了:“是、是是是……是的,你……你是他们的……”

“你不错。”家明在这边伸手指了指回答的**,然后点了点其余三人,“你、你,还有你,没用了”话说完,他就直接一刀劈了下去,那捧着断手还在嚎叫的家伙声音噶然而至,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的被劈开了。尸体倒在地下,他提着刀没有丝毫停留地绕过小车。

沙特这边枪支管制不严,许多宗教团体例如宗教警察们都有自己的武器,不过这帮人既然承认绑架,那边是混黑道的,宗教地区的黑帮极其凶残,心理素质也不错,如果给他们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估计也真有硬汉在其中。但是谁受得了几秒钟内就被莫名其妙出来的一个疯子莫名其妙如草芥般的判定生死,另外一个还算清醒的也嚷了起来:“我说,我也说,是别人指使我们的,是别人委托我们干的”

家明站在那里深吸了一口气,又是神经质地偏了偏头,冷冷地看过去:“两个小孩子,中国人,一男一女,一对姐弟?”

“没错没错”

这下子就已经是抢着答了,家明点点头:“什么人委托你们干的?”

“是几个索马里来的人……”

“很好,你们答得很好,气氛再热烈一点,SHOWTIME,抢答时间,尽情表现吧两位……说说他们的样貌特征,越详细越好,一个人想不到的另一个可以补充……”

几分钟后,四具尸体倒在了路上,周围安安静静的,四个人都已经死了,家明建起一块撕破的白袍布片擦了擦砍刀刀柄,然后将砍刀扔掉了,从口袋里拿出一直没有挂断的手机来。

“虽然有点离谱,但应该不是骗人,不过索马里人为什么会牵扯到这里面来,这帮人你那边有资料吗?”

“其中一个特征比较明显的刚才我们这边有个情报员直接说出来了,如果真是索马里人,那个额头有一块红疤的应该是克兰埃弗亚,比较出名的亡命之徒,国际通缉犯,他如今效力的人应该叫做塞缪尔哈桑,这个人以前跟随过拉汉文抵抗军,后来离开了,现在算是一个小军阀,在索马里的拉斯格赖和布兰附近的地区有基地……”

家明点了点头:“绿党。”

“你知道他?”

“如果是他就对了……”

零八零九那几年,索马里以海盗闻名于世,海盗生成最主要的原因,自然便是因为索马里国内一片混乱,军阀割据,大部分亡命之徒以海盗为生存手段。但既然是亡命之徒,总是只要能吃饭的手段都会去想的,尽管这几年来各个大国都派军舰封锁亚丁湾,但以索马里的地理位置,一些有办法的人想要将触手伸向国外,特别是富得流油的中东地区,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家明与塞缪尔哈桑并没有什么仇怨——当然现在有了——不过上辈子却正好知道这个人,他的确是打通了一条通往沙特的利益线。如果说有什么人敢在幽暗天琴控制局面的沙特接下这样的绑架任务,大概也就是到常年战乱、幽暗天琴触手不及的索马里找人了,国内或是附近几个国家的组织,脑子稍微不秀逗的都不会敢接这样的绑票单。

“那现在的问题就是他想要干嘛了……”

“不,绿党后面也有人,我跟他没过节,他们也是接受委托的……现在的问题是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孩子到哪了……”

“可能会从吉赞方向过红海,然后经厄立特里亚、吉布提到索马里?”

“不是,绿党打通的那条线是经也门过亚丁湾……”

“也门?”

“一一年开始也门内乱,塞缪尔就是因为这样才打通联系沙特的这条线路的,应该是从伊尔盖附近出海,我也不是很确定……”

“你想追过去?”

“现在也只能追了。”

“那也好,也门内乱之后我们这边的影响也有减弱,我会尽量派人看能不能跟踪到这帮人,但最出色的几个人不在那边,我们不会试图动手,避免失败,这事情还是你自己最可靠。你如果是直接飞去索马里,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安排飞机。”

绑架事件最怕的就是贸然出手后被人撕票,既然有家明在,那么自然他出手才是最为保险的方法,家明点了点头:“不,还是我一路跟过去。”

说到这里,手机里响起警报的声音,家明皱了皱眉:“快没电了。我会联络你,这边交给你了。”

“哦,等等,我们的人刚刚查到,以前安排在索马里的人,有一条线应该还能用,我们正在联系,拉斯格赖附近有一处海滩,你记一下坐标……”

不久之后,电池告罄,家明上了车,朝南方追踪而去。

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凌晨五点,也门伊尔盖附近某处偏僻海滩,一栋坐落在海边树林中的陈旧别墅中亮着灯光,缓缓的响着音乐的声音,别墅之中鲜血肆流,陈尸满地,惨不忍睹。房屋中间的桌子上,家明坐在那儿,拆分和组装着一个小型的手机充电器,不久之后接上电线,看着手机再度开机了。

有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显示是纳塔丽打过来的,其余都是东方路,大概是已经知道发生的事情了,连续打了好几个。

于是家明决定先回东方路的电话,信号不太好,那边沙沙响,好一会儿才有拨号铃声,东方路倒是立刻接通了,那边看来也还没睡觉,有些焦急的样子。

“喂,家明……”

“喂,我现在在也门伊尔盖,准备过去索马里……喂,能听到吗?”

“很不清楚很不清楚信号怎么……喂喂喂……家明你听……喂……”

“喂,信号很差,能听到就听到吧,我已经找到了允杰跟淘淘的消息,你帮我转告薰……喂……好吧,告诉我有绑匪传消息吗……”

“啊,那个没有,不过允杰跟……喂——”

说了一阵子,电话断了线,不过主要的讯息估计东方路还是听到了的,倒是不知道那边在说些什么,绑匪还没有传消息过来那倒是证明淘淘跟允杰还没有直接的危险,恐怕要到了索马里之后才会正式露出意图。倒是估计灵静她们该着急了,真头痛。

不过没关系,被绑架的孩子的确是从这里过去索马里的,这边既然确定了,那边怎么样就问题不大了,因为听起来东方路也没有太紧急的事情,相信他也明白不用轻举妄动的道理。又拨了一次号,信号依旧,说了两句断断续续的又断了,然后拨给纳塔丽,就根本打不通,看来也门的信号覆盖率很差,这大概也是因为他如今这手机是灵静帮弄的,并不是什么军用系统的缘故。

这些年日子过得太安逸,准备就有点不充足了,不过说起来,上号的时候不是说世界各地信号都很好么。家明有些惫懒的看看手机,准备回去之后换一个。

随后起身,预备开船去索马里。隐杀 后篇 第十章 突如其来的绑架


上一章  |  隐杀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