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隐杀 >> 目录 >> 后篇 第九章 艾卜哈

后篇 第九章 艾卜哈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都市生活 | 愤怒的香蕉 | 隐杀 
隐杀 后篇 第九章 艾卜哈
隐杀后篇第九章艾卜哈

对于性格上并不怎么受拘束的家明来说,过来沙特旅游的确是一件不怎么有趣的事情,当然这仅仅是指旅游这件事本身上。在他来说,真正自我的兴趣只是性格中很小的一部分,如果真要问他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恐怕不管什么地方都不如窝在家里睡觉来得有趣,不仅仅是沙特或者有关英美的分别了。

旅游这种事情是东方婉组织的,每年都有一两次,东方婉开心,灵静沙沙雅涵开心,他其实便是觉得开心惬意的,薰的性格安静,开不开心不在于旅游上,不用考虑这个。

不过说起来,沙特阿拉伯这个国家相对于中国来说,也的确是一个有着诸多忌讳或限制的地方,就算是旅游,也未必能自由自在,作为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不,或许仅仅说信仰伊斯兰教还是太肤浅了,这是全世界伊斯兰教的发源地,圣城麦加的所在,伊斯兰教的风俗深入到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地方,深入到了每一个人的骨髓里。

这些严格的教义导致沙特这个国家不存在什么轻松的娱乐场所,没有电影院没有酒吧,公共场所严禁饮酒,女人上街必须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如果是沙特本地的女人,恐怕一辈子都难跟家庭成员以外的男性说上几句话,宗教警察对这方面相当敏感,跟陌生男人说话的本地女人都会被当成通奸论处,另外还有一大堆礼拜的习俗,与人来往的风俗习惯。

当然,家明本身是个没有信仰的人,对于宗教问题并没有什么歧视之类的看法,这些年沙特也发展了旅游业,外国友人过来的话,限制自然也不会太严格,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灵静这些人过来,限制依旧有许多,想要在其它旅游地一样无忧无虑地度假基本是不可能的。当然,灵静、雅涵她们倒也不像家明这么肤浅。

“到沙特来玩嘛,当然要体验本地人的风俗习惯,感受一下沙特这边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你要尊重人家的习俗。”

这帮女人对于这种角色扮演似的体验并没有什么抵触,第二天便在酒店里穿上黑袍,学着沙特女人把自己的身体和头脸都给包起来,当然沙特女人是在黑面巾上挖两个孔,只能看到眼睛,类似灵静之类的女性旅游者,就是蒙个黑纱保持一下神秘的美感也就够了。小允婷这样的年纪还不需要打扮,不过十二岁的淘淘就到了必须蒙上纱巾的时候了,一帮人在各个房间串门忙得不亦乐乎,淘淘挺高兴的照镜子,看自己仅仅露出的半张脸。

“静姨静姨,如果在鼻孔上穿个环,然后戴条链子会不会很漂亮……”

允杰就在一边鄙视她:“白痴,串环的是印度人,因为他们崇拜牛,待会你到街上跟人打招呼说萨瓦迪卡试试看。”

“傻杰萨瓦迪卡是泰国话。”

“会说泰国话的印度女人又不是没有……你没有想象力。”

很有想象力的傻杰在那边跟小姑娘黑淘斗嘴,家明在另一边跟沙沙窃窃私语:“沙特这边有个风俗很棒的,如果有人邀请我们过去吃饭,到他家里之后就要表现出非常有好奇心的样子,你对什么好奇,人家就会把什么东西送给你,譬如说你如果问现在是几点钟啦,对方就会把手表取下来给你,反正沙特这边请客是男女分开的,我们去吃顿饭,就可以把人家家里全给搬空了……”

沙沙忍住笑在那儿瞪他半天,忽然伸出两根手指:“叉你眼睛”她以前在威尼斯幽暗天琴受过训,说起沙特,这里除了装傻的家明恐怕就是她最明白了,只不过两个人在家里都不常谈论这些而已。他们是随着代表团过来,沙特这边好客,自然也会提出邀约什么的,不过昨晚家明就已经叮嘱过东方婉,自己这帮人,就不参与这些事情了,让她帮忙全部推掉。今天哪里会有什么请客吃饭,这时候也不过是家明在这里瞎掰罢了。

艾卜哈的确是沙特著名的旅游地之一,这里海拔较高,夏日云雾弥漫,温度不高,以前曾经建有沙特王族避暑的宫殿,如今宫殿已经改建成了现代化的酒店。不过代表团一行并不在那边下榻,他们如今住的是一家新开的现代化星级酒店,设施也是相当豪华。这些年来沙特陆续兴建经济城都有中国资本的进入,这家酒店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国人的股份,因此代表团才敲定了在这里入住。

虽然过来的第二天艾卜哈仍旧在下雨,但只要有车,还是有许多可以去的地方,只不过沙特这边对于拍照有严格限制,公共场合不能拍,不能拍人不能拍宗教建筑军事建筑政府建筑,如此种种,灵静懒得麻烦,于是也就没有带照相机,而事实上倒也没有真说的这么严格,家明拿出手机替她们拍了些照片,也没人真过来管什么。

这天跑去游览了诸如避暑宫殿之类的几个固定旅游点,基本也就是家明这帮人,由于东方婉、雅涵两人放下生意问题随着一块去,官方那边也派了一名官员随行,倒是不存在什么问题。靳姝萍跟她的一对儿女却没有来,她看起来是家庭主妇什么的,其实还是挺忙的,这次过来似乎还是帮着丈夫忙一些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家明等人在外面玩了一天,代表团则各有各的任务,这天晚上在酒店里,家明路过休闲区的时候,倒是看见灵静跟靳姝萍神神秘秘地在那边说些什么东西,大抵又是靳姝萍在跟灵静灌输些很厉害很厉害的经界秘闻之类的,家明听了一会儿,如昨天一般无聊地笑起来。

女人大抵都是有好奇心和炫耀心的动物,灵静问起靳姝萍今天在干嘛,靳姝萍便神神秘秘地绕了一大通。

“……这些年吧,虽然中国有发展,但欧洲这边积累太厚了,真要比起来,你把孩子送到欧洲留个学,看看要花多少钱就明白了。沙特虽然说是亚洲的国家,但就地理位置,以往的发展来说,更加接近于欧洲的经济体,这些年有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隐藏经济体,一直都是操控欧洲这边的巨无霸,促成欧盟的建立有它的影子,沙特的石油贸易这个经济组织也占了很大一部分份额,如果说世界上还有谁能跟美国、中国这样的经济体抗衡,大概就是它了……”

如果是一般人说起这样的事情,灵静大概得说这是玄幻小说什么的,但靳姝萍如今地位不同,接触到的东西也不同,更何况家明以前透露过一些东西,也让她能零零碎碎地接受这些。家明说的她不喜欢听,觉得把生活搞得不现实了,靳姝萍的八卦她听得可高兴了,托着下巴连连点头,靳姝萍也说说得更加起劲。

“不到一定的层次,根本接触不到这样的东西的,跟你说哦,好些的世界五百强,都是它控制的一部分,而且这个组织的领导人还是个女的呢,厉害吧……我们这次过来,不纯粹是为了沙特的几个合同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跟那边联系上了,商量一些有关新能源的事情,如果能牵上这根线,嘉宇就是真正的世界级大公司了……”

黑暗世界的几个大组织当中,幽暗天琴或许的确是在经济上力量最强的地下操纵者,这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女皇的身份了。最初一代的幽暗天琴女皇本身就是自然进化者,她找到某种类似永生的法门,去世之后一代代的传承,虽然说力量终究还是在减弱,但上千年的传承,几乎横跨三分之一个人类文明历史的积累。想起自然进化者,家明倒是不由得想起了谢宝树,倒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弄些什么样的事情。不过不同于最初一代期待永生的女皇,他跟暮村广树这两个只打算当普通人的自然进化者,估计倒是不会在人类文明进程上留下一道这么鲜明的划痕了。

那边窃窃私语的八卦了一阵子,家明听得灵静疑惑的声音响起来:“呃,你说的不会是什么……威斯敏斯特公爵……什么纳塔丽安妮丝吧……”

“啊,你听说过这个名字?”

“好像……好像听说过啊……呵呵,哈哈……记不太清楚了,忘记在什么地方听见的了……”

以前当然听说过,要么是家明那边,要么是沙沙那边,不过这两人轻描淡写说过就算了,靳姝萍这一说,她也没办法把那个“好像”听说过的名字跟这么夸张的背景联系起来。

家明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

当天晚上灵静骑在他身上掐他脖子:“说,那个什么纳塔丽,沙沙在欧洲时那么照顾她的女人,真的是那么厉害的人吗?靳姝萍他们居然求着她办事的样子……”

“咳咳……我早就跟你说过了的啊,本来是个很厉害的人,你老公我也很厉害啦。靳姝萍是找她办事没错,不过纳塔丽也不可能亲自接待她,顶多有个代理人而已……”

“呃,以前听你跟沙沙说的时候我也知道她是很厉害的什么组织领导人啦,不过没想到她有这么恐怖而已……我当时还想应该为了沙沙的事情找她道个谢呢……”

“也没有靳姝萍说得那么夸张,真把人家当成什么地下皇帝……暗地里的操控是有的,但也没有到非常严格的程度,那些大集团的高层恐怕都没有多少人真知道纳塔丽的存在呢。而且你常常接触的小婉现在也很恐怖啊,资本家没什么,但红色资本家,接触军工的,在这些外国人眼里,恐怕她就跟什么战争故事里的大军阀差不多呢……”

“呃,接触久了就没感觉了……小婉有这么厉害吗……”

“前些天有人叛国,被她下命令干掉了……”

灵静躺在那儿苦恼了好一会儿:“你说那个什么纳塔丽还没什么,你说小婉……我反正觉得不现实,她今天跟我们一块出去玩还跟我们挑挑拣拣地商量什么首饰好看呢……”

家明抱住她:“呵,骗你的……”

灵静倒也是笑起来:“随便啦,反正……小婉是我的好朋友就行了……”

第一天游览了酒店附近的一些固定项目,第二天却是没什么事了,因为外面还在下雨,原本打算去艾卜哈附近的阿西尔国家公园游览的计划决定再延一天。因为据说田嗣豪今天会跟纳塔丽的代表碰面,明天靳姝萍就能空出时间来,到时候大家一块过去,并且看起来,今天再下一阵,雨大概也就会停了。

家明一早就出了门。

横竖灵静她们一整天都得呆在酒店里,他今天有个约会要去赴一下,出门的时候打扮得像个阿拉伯人,裹着白色的头巾,穿着白色的袍子,当然,若是路人,大抵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旅游者的事实。

雨并不大,其实从昨晚开始就有下一阵停一阵的趋势,他拿了把伞撑着信步而行。沙特他其实也有过来的经验,对于许多事情知根知底,总的来说,这里并不像是外界宣传的那样好,出产黑色黄金的富庶之地,实际上这边的人普遍比较懒,可能是因为生活宽裕的原因,好处是这里的机场啊,什么安检啊,都非常宽松,带着炸弹什么的很方便。

外国劳工在这里的待遇与本地人的待遇非常不同,在阿拉伯国家中,这里是最为保守的一片地区,生活限制多。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普遍治安不错,但其实在内里,黑社会跟宗教联系起来之后,那就相当凶残,当然这里的黑社会抢夺的大都是例如水资源之类的利益,真惹上了其实相当麻烦,比香港三合会,日本雅库扎什么的更加难缠。

当然,这些都只是他上辈子当杀手时的观感,全以人好不好杀,当地人难不难缠,行动会不会顺利为基准,到这时大概是没什么意义了,更何况纳塔丽就是这里的半个主人,如今也就不用再考虑这些。

要去的地方距离酒店其实相隔不算很远,步行大概是半个小时的样子,相对于国内来说,沙特的街道上没有人行道,当地人开车很快,各种车辆在路上飞驰而过,其中不乏相当名贵的跑车,家明甚至看到了田嗣豪跟靳姝萍乘坐的小车从路上驶过去,不过家明今天的打扮,只在车上看见恐怕是认不出他来。

目的地所在的那段街道相对安静,两边的绿化带很漂亮,椰树成排,清晨的小雨中甚至有一种肃穆之感,道路边一大片伊斯兰风格的庄园和建筑,如果是非常熟悉这里的当地人,大概会称呼这里做“阿卜杜拉赛米尔庄园”,是个非常气派又不知道目前由什么人居住的神秘地方。

门口站着两名仆人,家明朝那边走过去,没有递什么请柬之类的,甚至也没有说话,对方便已经将他迎了进去,穿过外层的走道,在里面负责迎接的是一名穿黑袍戴面罩的阿拉伯女人,又是一段廊道,阿拉伯风格的庭院,小池塘,椰树,进入偌大庄园最中央金碧辉煌的房间时,房间中央的两个女人看起来正在做礼拜。

都是黑袍黑纱的打扮,但并不像是本地女人裹得那样完全严严实实,戴的是面纱而不是只留两个孔的头巾,其中一个女人跪坐在那儿,朝麦加的方向拜倒,颇有种庄严肃穆的感觉,另一个女人看来就有些不务正业,对礼拜也不是很上心的样子,见家明进来,还打扮成这副德性,先是眨着眼睛看了看,随后笑着举起手,准备起身:“嗨。”

“喔。”家明双手合十,“萨瓦迪卡。”

“萨……”那女人愣了愣,随后陡然笑了出来,“萨你老妈啦……搞怪……”她笑着扯下了面纱,用来擦了擦眼睛,这个女人,便是如今幽暗天琴的掌权者之一,凯莉佛尼姆。

这边还没开始说话,背后已经传来了飞快的脚步声,一个清脆的嗓音喊着:“家——明”家明回过头,一道穿着白色运动衫的充满活力的身影已经飞快接近,这只其中一个广为大众所知的身份是欧洲歌坛天后珍妮特,本名海蒂的物体已经化作了炮弹,飞扑而来。

“喂,等等……”

呼的一下,海蒂冲进他的怀里。

无奈地伸出手,抄起她的腿弯,将这个身体悬空的美女变成公主抱的形式,海蒂揽着他的脖子,正准备对他的脸上印上一个吻,旁边响起凯莉的声音:“喔,你们很有趣嘛,算我一个怎么样?”

“啊,凯莉姐……”

又一道身影如同黑色炮弹般的冲撞而来,家明喊了一声“喂”,随后,三个人滚落一地,像是被打散的保龄球。

片刻,海蒂从地毯上跪坐起来,双手捂着额头:“啊,我撞到头了……”

“知道你每年都会出去旅游,不过这次怎么跟经济代表团一起过来……”

“顺路而已嘛,你也知道,东方路是这次的领队人。”

“对沙特感觉怎么样?”

“下雨天其实蛮无聊的,我本来以为去利雅得,星期五可以去看杀头。”(注:沙特阿拉伯仍旧保留有重罪斩首的刑罚,处刑日定在星期五,在首都利雅得,处刑地是大清真寺前的广场,当然不是每个星期五都有,但除了斩首,还有对犯罪者的鞭笞之刑,对于偷盗者砍手砍脚,对通奸的——或许陌生男女聊天就算——会并列在广场上让人砸石头,有时候会发生人被砸死的情况)

“杀头其实也蛮无聊的……你们来的是好日子,就算是在艾卜哈,下雨天也不是常常有的。”

“听说这次为了新能源什么的过来的?”

“新能源是他们做的事情,我只是过来度假。但说起来,照世界现在的情况,新能源也是迫在眉睫了,不过虽然是这样,目前进展还不大。”

“喔,这个我一窍不通……”

这是家明与纳塔丽闲聊的片段,两人目前的定位算是朋友,每年其实都因为各种事情有过一两次的见面,凯莉跟家明一直保持着网络的联系,有时候有新鲜事情开个视频,常常也能见到。

海蒂这些年来更是常跑中国,作为歌手,大家自然当成她是想要开拓中国市场,不过英文歌在中国走势不好,她还混不到类似欧美那样的名气,许多人将这当成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依旧这样做着。她比家明小四岁半,二十八岁了,不过中美混血的血统令她看起来依旧清纯,二十岁的模样,不久之后,两人坐在花园边,海蒂说起最近又获奖啦,像是拿着奖状跟老爸炫耀的乖巧女儿一般。

“其实沙特这边很无聊啊,出个门都要把自己给包起来,而且没什么可玩的地方……对了,我最近学了个魔术……”

“可不可以去找你啊……不过估计我去酒店找你的话,别人会感觉很奇怪吧……等到我九月份去中国,你要陪我玩一天好不好。”

“对了对了,前些天呢……”

唠唠叨叨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心里的事情,过得许久,她才笑了起来:“对了,妈妈也过来了,在那边房间里……”

她伸手指着一边的方向,家明点了点头,随后被她推了一下:“去吧去吧……”家明揉了揉她的头发,起身朝那边过去,回头看时,海蒂坐在那儿,身体微微前俯,双手撑在身侧的石栏杆上,修长的双腿并拢伸在前方,她是兼具东方清纯气质与西方性感美的女孩子,仰起头露出笑容时,雨刚刚停下的天空中渗出了阳光,正洒在她的脸上。

见家明望过来,她笑着嘟起嘴唇,做了一个亲一口的表情。隐杀 后篇 第九章 艾卜哈


上一章  |  隐杀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