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隐杀 >> 目录 >> 后篇 第三章 爸爸是医生

后篇 第三章 爸爸是医生


更新时间: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 都市生活 | 愤怒的香蕉 | 隐杀 
隐杀 后篇 第三章 爸爸是医生
隐杀后篇第三章爸爸是医生

“欢迎光临。”

病人走进来的时候,据说会帮女孩子上药的帅气男生正坐在办公桌后吃山楂,没有多少诚意地开了口。

“大夫,我……”

“我开点药给你好吗?”

“你不要那么急嘛,先听我说完我到底哪里不舒服啊……”

“有什么不舒服都要开药的,没有别的办法可行了。”

“大夫,我大老远到这里来,你先让我说完哪里不舒服嘛,拜托你啦,让我说……”

“我让你一路说回你家,一路说,到你家还没说完的话再从头说一次,好吗。”

“你就这么给人看病啊?”

“是这样啦……山楂吃不吃?”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很久没吃过了……”

干净明亮的房间,透明的玻璃墙可以看见外面的情景,说话的两人倒也的确不再是孩子了,当然,也并不显得有多老,通常被人称为“小孟”的男人坐下后,看着对面推过来的山楂果脯,抓了一颗扔进嘴里,回头看看,入夜后的诊所灯火通明,夜色掩映下在这路口俨如透明的琥珀,这时候倒是没什么病人,一个还背着书包的孩子坐在隔壁诊室里,名叫薰的护士正在用抹布擦拭着玻璃门。

即便这些年已经见过很多面,此时只是看见这道背影,还是令人心中产生了优美而恬静的感觉,何其奇妙的女子,这么些年来,她给人的感觉几乎都没什么变过,美丽得近乎完美的面孔,柔和,安静,似乎是从她读高中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就是这样的感觉,然而十多年过去了,每一次见面的时候,甚至还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股纯净青涩的气息……当然,能够感觉到这种美的,或许也不止他一个人而已。

“喂,有人在泡你马子……”小孟朝着外面努了努嘴。

一名看来是成功人士的中年男子——大概是孩子的父亲——正在护士身边说着些什么,笑容温和有礼。办公桌后方的男子无聊地摇了摇头。

“又不是第一次了,很正常,这人最近常来,呐,果脯就是他送的。”

“他泡你的妞干嘛送果脯给你?”

小孟不由得有些纳闷。

“半年前他儿子来这里看病,好了之后,他就带着他儿子常常送东西过来,果脯是那小子送给薰阿姨的,薰不吃,我就帮她分担一点。”

“……顾家明你还真是不讲究……你猜如果他进来看见你吃他儿子送的果脯会怎么样?”

“讲究吃不到好果脯……”

房间里的两个人多半都有些坏心眼,说着这些事情,吃起果脯来倒觉得更加有滋味了一些。聊了几句,小孟笑道:“沙沙呢?”

“带着允婷去美容院帮忙教瑜伽了吧,她老是到处乱跑,不过诊所也真的挺无聊的……你老婆呢?最近在新宁那边指示工作什么的吧,我在电视上看见她了。”

“打了电话说是还在高速上,其实我今天也是刚回来,这周新宁那边开了个珠宝展,我们公司承接的,前天晚上有帮劫匪过去,差点让他们得逞,我当时在,杀了其中三个,七个被抓的,啧啧,都是美国人,以前当过特种兵的,难对付……新闻看了吧?”

“没注意……”

这类事情对于两人来说目前也已经很难遇到,但这时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劲,顶多牢骚一两句中国社会终于跟世界接轨了之类的,闲聊之中,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从外面推了玻璃门进来,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子与脸上贴着创可贴的小男孩,外面传来:“薰姨。”“怎么了?”“薰,别理他……晚饭吃了吗?”“私人恩怨……”之类的对话声。

小孟看了几眼:“你儿子被人打了。”

“又跟淘淘打架了……”

说话间,穿黑色连衣裙的女子也已经推开了门进来:“小孟哥,新宁那边没事了吧?”

“嗨,灵静,下班了?”

“嗯,我看电视说那个珠宝展出了劫案,还怕小孟哥你出事,特地打了电话给清清姐呢,她说你在现场,还好没受伤……”

“哈哈,没事没事,小场面。”

对面的家明耸了耸肩:“没错,你看小孟哥长得越来越像布拉德皮特了,说不定下次007都找他演,啧,灵静你不知道,小孟哥干掉了三个劫匪。对了,吃山楂不?”

“真的?”灵静嘴巴惊讶成o型,“待会一定要跟我们说说事情经过……不对,不能在沙沙面前说,否则她肯定会遗憾自己为什么不在那里……唔,这个山楂味道很好……”

“我买的,喜欢就好。”家明毫无心理障碍地笑着点头,对面的小孟陡然笑了起来,被一颗山楂堵住气管,咳个不停。灵静顿时有些疑惑,先是将口中的山楂吐到手心看了几眼,确定没什么之后才又吃进去,在饮水机倒了一杯水给小孟。

“又搞怪……”她狐疑地眯了眯眼睛,“对了,跟薰出去吃过饭了吧?沙沙跟允婷呢?”

“嗯,在对街的餐厅吃的。沙沙带着允婷去美容院玩了。”

“外面那个人……来过好多次了吧……”

灵静朝外面瞥了瞥,蓝梓耸耸肩,小孟也摇头笑了起来。随后灵静从里间舀了拖把出去帮忙薰做打扫,没多久,脸上贴着创可贴的小男孩也跑了进来:“孟伯伯。”之后也跑去里间舀抹布:“我去帮薰姨搞卫生。”

“你家允杰真好动……像你。”

“他只是粘薰而已,而且我哪里好动了,从小我就是被人欺负的对象,那时候还得灵静沙沙保护……他像灵静,发呆的时候比较像我。对了,晚上拜托别跟他们讲什么劫匪了,去年老是问我孟伯伯以前能一个打几个我就够烦的了,他跟淘淘还老喜欢切磋,恨不得把他们塞回去……”

“哈哈,如果他知道自己老爸以前能一个打几十个,不知道会怎么样。”

“肯定不信。”家明耸了耸肩,笑了起来,“我自己都不信,我现在是和平人士,好几年没动过,每天的运动就是出去晨锻,枪怎么发射的都忘记了,对了……”

正说着,电话铃声响起来,家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上面是个女人的头像,那是东方婉,他按下了通话键:“喂……哦,到哪了?”

“倒数第二个收费站,就快看见江海了,你还在诊所?”

“嗯,快下班……你呢?这么快……这次的事情做完了?”

“签了好多的合同,头痛,感觉快把自己卖掉的样子,不过总算是签完了,这次会在江海一直呆半个月到暑假,呵呵,对了,暑假期间出去旅游的地点也已经决定了。”

他打着电话,小孟在一旁吃着山楂,偶尔听家明惊讶地放大声音:“不会吧,沙特阿拉伯?你疯了?”待到最后说了句:“好好开车。”将通话结束之后,方才笑道:“东方家的那位大小姐?”

“嗯,小婉,她也快回江海了,过几天找个时间聚一下吧……对了,暑假有没有兴趣出去旅游?”

“你们又打算去哪?”

“沙特阿拉伯……”

“呃……夏天去那,你们疯了?”

“你听到了,刚才我也是这么说她的……”

车载电话里传出“好好开车”的说话之后,通讯挂断了,东方婉按下音乐键,小车舒适的空间里响起了先前放到一半的许嵩唱的《尘世美》,轻盈欢快的调子流淌而出的时候,这位气质出众的美丽女子一边熟练地上档,一面随着那音乐轻声地哼着歌。延绵着灯火的高速公路平稳地驶过夜间的山岭,与另一侧奔流的大江时而靠近,时而疏远,延伸向远方那一片亮着灯火的巨大钢铁丛林。

“……月色如浅唱江火似流萤,

缓缓流淌的爱芳菲不尽,

他们都说尘世那么美,

相守着你爱的那个谁,

白发渔樵,老月青山,

平平淡淡,值得珍贵,

他们都说尘世那么美,

心中有爱谁和谁会不美,

把酒言欢,你斟酌我举杯……”

歌曲轻快流畅的节奏本就与驾车的感觉类似,这时候配着女子那轻柔哼唱的嗓音,小车平稳飞驰间与江海逐渐拉近着距离。坐在副驾驶座上,许毅婷感受着这样的旋律,偏过头看看身边的同伴,多年形影不离的好友,情同姐妹,完全不用问,她也能明白对方心中的轻盈与开心。

多年以来在商界打拼,能够到达现在的地位与高度,虽然有的人会说东方婉是借着兄长的帮助上位,但蘀她做了这么多年秘书的许毅婷却明明白白,眼前的女子不仅有着家世的关系,事实上也有着对应的实力与魄力,而更重要的是,她

那种重视一切的态度与惊人的毅力才是真正令人佩服的品质,平日里或许有人可以轻视她,然而一旦站到对立面,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她给人的那种巨大的压迫感。

讨厌取巧,重视阳谋,任何方面一旦让她站稳脚跟,接下来必定就是摧枯拉朽的横扫一切,这些年来,倒在她们前方的大公司大集团超过了两位数,“婉”集团直接或间接掌控的资产更是以百亿计,这两年来,她也已经开始接手原本属于东方家本体的许多产业。而由于一丝不苟、严格自律的工作生活方式,这位平日里连玩笑都不轻易跟人开,看来二十多岁,年轻又有着出色大家气质的美女甚至被公司里的人安上了诸如“女魔头”之类的外号,会让她露出这种轻松神态的,或许也就是类似于目前这样的情况下了。

“开心?”

“嗯……旋律很好。”

“呵呵。”

家明与小婉之间的关系,她是在零五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毕竟她与小婉也是情同姐妹形影不离的搭档,小婉要有什么事情,也瞒不过她,不过,知道了并不代表能够理解,这些年来,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与相处方式,一直都是最令许毅婷纳闷的事情。

两个人相识的时间倒是早,高中的时候便是同学,当时相处的方式也如同冤家一般,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高中毕业之后自己要称呼一声表哥的家明同学消失了一阵,因为什么原因,她后来大概也是明白的,到零四年表哥再度出现,还没发现什么奇怪的苗头,谁知道零五年的时候,就发现这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

有些事情或许得承认,表哥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不过那时候他都已经成家了,同时在一起的女人甚至不止一个。刚知道小婉跟家明发生了关系之后她直觉地认为这也是一段孽缘,或许过了不久也就会分开吧,谁知道这样的关系就一直延续了下来,看起来总像是偷偷摸摸的,可家明身边的女人又像也是知道,小婉跟她们的关系也不错,常常一起逛街、出去旅游什么的,零五年或者更早一点开始,到了现在都二零一三年了,这关系仍旧没断,大家的关系似乎也跟以前差不多,她也就如同之前一样,实在难以想得清楚。

说是爱情似乎也不像,再浓烈的爱情过了年似乎也该变成细水长流了,可要说一直是细水长流,有有些奇怪,哪里会有这样的,小婉的成长、性格她大抵都是清楚的,从小一直到高中大学都没真正交过男朋友,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创业,也总是一个人,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跟家明表哥在一起,一直到现在,也不是独占对方,甚至连个名分都没有,似乎也没什么非常轰轰烈烈的浪漫事情就到了现在。

小婉个性强烈,独立且有主见,绝不是那种性格恬淡没什么追求什么都可以将就的女人,如果她要男人,想要约她出去的男人随时都能排成长队,可也从没见过她对别人有过这方面的意思,因为这样,她与家明之间的相处方式才尤其令人疑惑。

这些年来,感情生活基本没有妨碍她的事业,几年以来天南海北的到处跑,就算能够回去江海,呆的时间也往往不算久,就算是这段时间,家明表哥也不是总陪着她,除了基本每年都会抽出固定时间跟一大票人出去旅游,每天能够见面、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她一到工作的时候必定全力以赴,但也并不是说她不在乎感情生活,类似于今天这样,赶着做完所有的事情,连司机保镖都没叫就自己开车赶回江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即便年都过去了,每次看见她这样子,许毅婷甚至都能感觉到一丝爱情的滋味。

或许也只能佩服家明表哥是个太古怪的人吧……

心中这样想着,旁边轻声哼歌的女子倒也注意到了她的神情,笑着说道:“怎么样,要到江海了,很高兴吧?”

“什、什么啊?”

“我哥啊,他还有几天就回江海了,到时候你们两个尽管亲亲我我,别赖我这个当老板的不给假期啦……”

“呃……呵。”以往就因为这事被取笑了不少次,纵然在这方面有些腼腆的许毅婷,这时候也有了些免疫力,甜蜜地笑了笑。不过,对方当然也有新招来对付她。

“另外我可是知道了哦,到了下半年,我就得叫你嫂子了,怎么样,什么时候生个小宝宝给我玩?”

“呃,他……”说起这个,许毅婷的脸终于还是红了,东方婉得意地笑:“我哥已经打电话跟我商量了啊,我可是他唯一的妹妹,你现在又是我的秘书,他要跟你订婚的事情,当然跟我说了,我估计你们订婚会放在这次沙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吧,到时候他也可以闲一阵子了……”

好朋友跟哥哥的感情算是尘埃落定,东方婉也在为他们高兴着,真要算起来,这也是好多年的爱情长跑了,事实上两个人能够搭在一起一开始都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哥哥所在的位置,各方面环境复杂,一直以来身边也不缺乏优秀的女孩子,能够接受毅婷两个人一直到今天终于确定可以结婚,才真的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恐怕因为哥哥在这方面也是个简单的人吧,他一直喜欢的是灵静那个类型的女孩子,毅婷相对传统的性格,说起来与灵静倒也是有些类似的。

不过,夏天去沙特,似乎也真是挺傻的……

她想着,不由得又笑了起来。小车继续前行,在高速之上一路朝着不远处的城市飞驰而去……

江海近了。()隐杀 后篇 第三章 爸爸是医生


上一章  |  隐杀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