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 目录 >> 第六百三十四章背后之人!

第六百三十四章背后之人!


更新时间:2022年11月23日  作者:叮叮小石头  分类: 武侠 | 武侠幻想 | 叮叮小石头 |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第六百三十四章背后之人!
正文卷

正文卷

陈渊的态度很嚣张,简直就是将这态度完全摆在了脸上。

像是一个反派角色。

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他们只有立场,没有对错之分。

真要是论起来,陈渊从没有欺压过平民百姓,汤山百姓还在他的庇佑之下,成为了周围数州百姓的向往之地。

而千仞门呢?

仰仗着武力,相当于土皇帝,对下面的各种小势力极尽欺压,而那些小势力则是对百姓和平民极尽欺压。

仇千尺之所以态度放的那么低,也不是因为他心怀善念,觉得那么做不对,只是忌惮陈渊的实力而已。

事实上,若是没有陈渊,千仞门乃至是蜀州的诸多江湖势力都会在眼下这个关头,强压藏兵谷为他们铸兵。

能说他们谁对谁错?

陈渊欲成大事,首先要做的就是心狠!

蜀州是他定下的大本营,已经开始派遣势力开始渗透,必须要洗清一部分势力,一是为了震慑,二则是为了积蓄实力和威望。

不然,以蜀州这么混乱的情况,日后只会拖他的后退。

如今既然有人想对他动手,那他也无所谓,只要完成了自己的目的就好。

当然,想暗中对付他的人,日后一旦被查出来,必须报复回去。

“你”

仇千尺听到陈渊如此赤裸裸嚣张的话,瞬间心中大怒,他忍让陈渊,只是忌惮他的官位和权势而已。

在如今江湖暗流涌动的情况下,不愿与之交恶。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怕了此人,化阳真人,哪个不是历经风雨,手上沾满了鲜血?

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如此,简直狂妄自大!

“看来陈大人是铁了心要对我千仞门动手了?你难道就不怕江湖动荡,不怕天下动乱?”

“朝廷威压四海,也怕你这样的破鱼烂虾?”

陈渊巴不得天下动乱呢。

“好,既然如此,那老夫便教训教训你这狂妄之辈,休以为在凉州城一战就能拥有真正让人敬服的威望。

在老夫看来,这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年轻人切记不要太气盛!”

“聒噪!”

摆明了态度,陈渊冷笑一声,手中皇屠刀凝于虚空,下一刻,没有丝毫征召的,一道数百丈的恐怖刀芒轰然凝现。

大战开始!

片刻后,

仇千尺周身神兵破碎,衣衫褴褛,所有手段尽皆被陈渊斩碎,喷出一口老血,宛若一道断了线的风筝从虚空跌落。

其眼中充斥的则是深深的惊恐和震撼!

太强了!

陈渊太强了!

自交手开始,仅仅不过几十息的时间而已,他完全没有占据主动,而陈渊则是出了三刀,破去了他所有的手段。

而他不知道的是,实际上陈渊还完全没有动用全力,只是用了一部分而已,不然,三昧真火一出,能生生炼死他。

“嘭!”

仇千尺的肉身轰然落在下方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周围满满都是蛛网一般的裂缝。

而周围,则是寂静无声。

无论是谢昆山还是欧阳治都震惊的无以复加,更恍称是下面的那些千仞门弟子了,他们没想到,蜀州江湖上赫赫有名,被他们无比崇敬的门主。

居然这么弱!

宛若死狗一样脆弱,连几刀都挡不下来。

他们心中没有其他念头,有的,只是惶恐!

连门主这样的化阳真人都拦不住,他们呢?恐怕一击之下就得死伤小半吧?

至于欧阳治就简单许多了,只是心中暗道一声:

“父亲真乃神人也!”

短短不到两年,从一介通玄修为,成长为了屠杀化阳如屠狗一般的恐怖强者。

真是恐怖如斯!

“门主!”

“门主!!!”

千仞门内的几个长老眼神惊恐,立刻开启护山大阵,想要将仇千尺给护住,不让陈渊下死手。

但,仇千尺都挡不住,更别说护山大阵了。

调动周身气血之力,陈渊硬生生对准了千仞门的护山大阵轰了一拳。

“轰!!!”

虚空色变,周围的虚空瞬间塌陷,扭曲不定地面颤动不休,犹如地龙翻身,有的人甚至直接跌落在地上。

而那护山大阵则是在这一拳之下寸寸崩裂,化作虚无。

这一拳,陈渊绝对拥有匹敌真君的力量。

大阵,土鸡瓦狗而已。

解决了大阵,陈渊只是淡淡的瞥了下面的一眼千仞门武者,接着,周身气势冲霄,没有丝毫废话,开始补刀。

一缕恐怖的锋铓轰然落下,直冲仇千尺。

“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那是仇千尺传出来的声音,烟尘升腾,刹那间,一道肃杀之意锁定陈渊。

仇千尺的元神突然爆发,犹如一道流光直冲陈渊。

他要以元神灭杀陈渊!

他也是老江湖了,经历了不知多少血雨腥风,之前的交手,他已经完全明白,想要取胜根本没有一丝希望。

除非出其不意的袭击,才有那么一线机会。

所以,他装死吼出惨叫,然后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动手,就是为了打陈渊一个措手不及。

只可惜,他高看了自己,也小看了陈渊。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更别说仇千尺不论怎么说也是一位化阳真人,就算真是实力很垃圾,在完全没有泯灭他的元神之前,他也不会掉以轻心。

仇千尺的元神速度极快,几乎是转瞬即至,他想要看到陈渊脸上的慌乱之色,但看到的,只有勾起的一丝嘴角,似乎在说:

“不气盛,怎么能叫年轻人呢?”

接着,他在即将冲入陈渊灵台之前,忽然感到了自己像是陷入到了泥泞当中,浑身仿佛被禁锢了一般,顿时瞪大了眼睛。

陈渊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满眼惊骇的仇千尺在自己的面前寸寸崩裂。

蜀州名宿,仇千尺,陨落至此!

看着下面四散奔逃的千仞门弟子,陈渊缓缓抬起手,淡淡道:

“动手!”

下一刻,在鲁仁义的带领之下,所有巡天卫瞬间涌入千仞山,一场朝廷与江湖之间的厮杀,当即爆发。

而陈渊则是没有动手,在他的感知中,下面只剩下一群杂鱼,不值得他动手,他的目光则是投入到了不远处的谢昆山身上。

在仇千尺陨落的那一刻开始,其身上的禁锢便解开了,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身就燃烧气血开始逃命。

只可惜,再逃也逃不出陈渊的手掌心。

天地元气在虚空中凝聚成一只巨手,逸散着恐怖的镇压之力,直接将谢昆山压的不能动弹,然后抓到了近前。

谢昆山身躯颤动,眼神中满是惊惧之色,将头低在了地上。

“是你自己说,还是本官搜魂?”

陈渊面无表情的俯视着此人。

“狗官!”

谢昆山怒喝一声。

陈渊也不动怒,一道神念瞬间涌入到了其灵台之中,想要探寻一下是不是有人在谋划他,如果有的话,又会是谁?

他的确察觉到了一些不太对劲,觉得千仞门明知道他在背后给藏兵谷撑腰,还敢打压放出威胁的话,不太正常。

要么是脑子有坑,要么是不将他放在眼里,要么.就是有人在刻意推动。

不过具体究竟是什么,他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真的听信仇千尺的一面之词,他有自己的判断。

神念入魂,谢昆山的眼神陡然一僵,瞬间呆傻,而陈渊则是眉头紧皱的收回了神念,略有深意的凝视着此人。

在他的神念深入其神魂的那一刹那,他的神魂瞬间消融,很明显,这是被一位强者设下了禁制,连他都避不过去。

“是谁呢?”

陈渊皱起了眉头,思索着谢昆山背后的人。

他没有胡乱猜测,而是以他现如今的地位和局势去判断。

很明显,他对千仞门动手是符合对方的利益的,而对方的利益,则是不希望他好过,想要以千仞门的覆灭去激起蜀州江湖同仇敌忾,让他根基不稳,乃至是发生叛乱。

那么谁有这个资格能从中牟利呢?

陈渊下意识第一个人选是妖族,因为现在的江湖局势就像是一个危险的火药桶,可能一点就爆,而这则符合妖族希望人族大乱的利益。

第二个猜测的人是项千秋,他要是造反的话,似乎也能帮梁山消解不少压力。

第三个则是跟他有仇的那些人,想要将他拖入泥潭。

第四个则是一直深不可测,上次对他狙击的镇南王南宫烈,他要是有野心的话,似乎.也不希望除了南州之外的地界平安。

只可惜,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也有着自己的谋算。

一己之力再强,也无法,不,确切的说是跟整个蜀州交恶,那会影响他的名望,是以,他这一次对外必然是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之前嘴上说的证据自然不行,那只会激怒更多的人。

他的准备是拿出货真价实的证据,比如,真的勾结无生教妖人,比如,千仞门这些做的恶事夸大数倍迅速宣扬在江湖。

再比如,千仞门实际上与梁山勾结甚深,他这是奉命行事。

除此外,陈渊在调动鲁仁义的时候,已经将此事告知了他的老丈人上官铁鸿,让他当做内应,去分化拉拢。

还有曾经的皇朝余脉刘氏,早在之前,四象神箭刘振宗就曾明确的告诉过他,日后可以用上刘氏,他们也想复出。

陈渊在蜀州并非没有根基,这也是他动手的底气。

他可是准备了很久的.

只要蜀山不公然跟他作对,以陈渊现在明里暗里的实力,足以横扫整个蜀州!

“侯爷.您.”

一旁的欧阳治见到陈渊眼神阴晴不定,以为是谢昆山的事儿触怒了他,不由得有些担忧自己的话是不是说多了。

“你也下去历练历练吧”陈渊随口道。

“是,孩儿这便去”

欧阳治连忙回了一句,见陈渊似乎并不反对,暗中窃喜了一下,纵身自虚空中进入了下面厮杀的战场。

千仞山的大战持续了数个时辰才结束,大半个山门鲜血铺地,腥臭味道即便是相隔甚远也能够清楚的闻到。

其实下面杀的人真要是算起来并不是太多,只有一些坚决抵抗的人才被诛杀,那些不想死的人,也留了他们一命。

不是陈渊大发善心,而是

这些人还有用。

他的矿场需要的人不少,日后只会更多,现在也得提前做准备,让这些千仞门的发挥最后的余热。

当然,为了防止他们聚众作乱,大部分人都会封住修为,还会从他们里面挑选出一些人用来监工。

很多经验都表明,自己人对自己人会更狠!

而且,这里面的那些什么诸如萧、叶、楚、秦、顾等一些姓氏的人和那些外表憨厚,内里腹黑,亦或者神情坚韧的弟子都被一一铲除。

他可不想出点其他事儿,气运也不代表一切,并不是说这些人日后就不会崛起。

千仞门山门大殿内。

陈渊坐上了原本属于仇千尺的位子,下面则是站着鲁仁义以及几位副使,经过陈渊的重重筛选,他们已经正式的投效了他。

至于不愿的,现在坟头已经快长草了

“大人,千仞门一共搜罗到元晶灵药修行典籍各类资源地契”一名副使手中拿着清点上来的卷宗一个个念给陈渊听。

简单来说就是.又小发了一笔。

虽然比光明寺有所不如,但也配得上一个顶尖宗门的底蕴,而现在,他们都将成为陈渊的积累,几百年的底蕴也成了他的养料。

“此战俘虏共计一千三百六十二人,其中各支千仞门主脉及长老子嗣都已经铲除,那些楚萧.”

“此战,巡天司伤亡共计.”

“此战.”

“很好。”陈渊睁开双目,微微颔首:

“所有俘虏严加看管,不许有一人走脱,若是发现异心,即刻诛灭,所有伤亡抚恤翻倍,所有赏赐一一算好”

这些人的家眷,只要愿意都会被送到汤山,他可不希望见到为他流血的人,死后家眷受到欺辱。

对于敌人他狠辣果决,对于自己人,他还是报以宽容之心的,恩威并施之下,方为治军之道,放在这些上面也一样。

“是,卑职遵命!”

一名副使躬身道。

“刨除赏赐,其余资源全部分批次送到汤山府城,不得延误!”

“是,卑职遵命!”

“好了,你们先下去,仁义你留一下。”

陈渊摆摆手。

等到几位副使者全部离去,鲁仁义才躬身一礼:

“侯爷。”

“交代你做的事情如何了?”陈渊凝视着他问道。

鲁仁义:“回侯爷,经过卑职查阅千仞门卷宗,以及诸多投效弟子的口述,已经得知,景泰一年冬,之前在江湖上颇有侠义之气的黑白二侠夫妇便是陨落在仇千尺的手中。

她们夫妇手中有一件宝物,对仇千尺很有用处,暗中将他们骗到一座山谷中灭杀,尸身则是藏在了千仞门后山,似乎是想要炼成魔尸,嗯.其腹中胎儿则是被杀之食用。”

“景泰二年秋千仞门与梁山有过一次较大的交易。”

“景泰四年秋,千仞门长老薛之安,因修行出了岔子,怒气涌上心头,在下面的一座小镇大肆屠杀,后被千仞门遮掩栽赃到了魔道妖人身上。”

“景泰六年春,千仞门门主仇千尺之幼女,为葆青春,换取一枚定颜丹,暗中杀了神女宫游历弟子”

“景泰六年冬,千仞门当代大师兄.”

“景泰八年初夏,千仞门长老吴”

“景泰九年春,千仞门”

鲁仁义历数着千仞门近年来犯下的诸多罪过,且都已经掌握了证据,一旦传出去,舆论究竟如何,还尚未可知。

至少,陈渊并不会因此而得一个什么嗜杀残暴的名声。

陈渊的手指敲击着一侧扶手,并不觉得奇怪因为这些事情他早就料到了,迄今为止,他还真没见过几个一心向善的江湖势力。

就算是慈悲为怀的光明寺,都有不少猫腻。

可想而知,朝廷律法实际上针对的还是那些普通百姓和低价武者,真正有地位有权势的存在,这些律法对他们形同虚设。

还是那句话,没有对错,只有立场之分。

“这些事交给你去办,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传遍蜀州江湖,迅速造势,嗯会有人去帮你的。”陈渊吩咐道。

“是,卑职遵命!”

景泰九年秋,九月初八,巡天司天字神使,总督南方三州的武安侯陈渊以一百二十六条罪名覆灭蜀州顶尖势力千仞门。

一时之间,蜀州巨震!

但,还没有等那些对陈渊栽赃污蔑的传言逸散开来的时候,千仞山覆灭的诸多证据就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且.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嗯.确切的说是在下层掀起了巨大的反响,至于在江湖上层则是波澜不起,因为千仞门所做的事儿,他们都做过,只不过没有摆在明面上而已。

而此刻,远在南方州城的镇南王府内。

一袭鎏金蟒袍的镇南王南宫烈听着下属对千仞门覆灭消息的具体禀报,则是深深皱起了眉头,目光微微闪动。

这个陈渊,比他想象的要难对付一点儿。

还差几十票就满一千了,大家顶起来!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上一章  |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