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别慌,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 >> 目录 >> 第七十八章 难得聪明

第七十八章 难得聪明


更新时间:2022年05月24日  作者:陌上小仙儿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陌上小仙儿 | 别慌 | 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 
别慌,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 第七十八章 难得聪明
第七十八章难得聪明

第七十八章难得聪明

见薛兰不肯答应,他走到门口交代几句,不多时,便有七八名壮汉一步一顿,抬进个半人高的梧桐木箱子,放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屏退下人打开,在座众人除了孟闫,皆瞠目结舌。

乖乖,满箱子橙灿灿的黄金,怕不得有上万两!

所谓有钱能使磨推鬼,孟闫清楚自己与国公府无甚交情,甚至还有些过节,贸然请求,对方答应的机会不大,便做了两手准备。

国公府虽然家大业大,可架不住有宋成业这个败家子,上万两黄金对他们来说,绝对是笔不小的诱惑。

见宋成业眼中露出贪婪之色,孟闫心中冷笑,对薛兰道:“小小心意,还请伯母笑纳。”

果然,这次薛兰并未直接回绝,而是沉吟片刻,犹豫道:“今上乃明君,并不贪图女色,就算我们出面举荐,他未必就会把人留下,到时候……”

见她松口,孟闫带着志在必得的笑容说道:“这个不劳伯母费心,你们只管送人进宫,后边的事小侄自有安排。”

眼见事情就要敲定,顾清悠忽然开口道:“举荐秀女虽不是难事,但毕竟也有一定风险,方才孟公子说已经有候选的良家子,是否也该提前让我们见见?”

孟闫拍着胸脯道:“少夫人请放心,这些良家子都是小弟精挑细选,个个身世清白,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顾清悠却摇头:“话虽如此,但该有的流程还是要有,我们既然插手此事,总要做到心中有数吧?”

那些女子很大一部分都是被孟闫从外地胁迫来的,有几个性子刚烈的尚未调教好,直接送到国公府面前只怕露馅。

但顾清悠说的也有道理,孟闫脑子急转,终于找到借口:“哎呀呀,少夫人说的在理,可眼下秀女们还在来京的路上,估计最少得明天晌午才能到西关县,小弟是怕贵人们等不及。”

顾清悠微微一笑:“无妨,反正天色已晚,我们少不得还要回客栈留宿,明天正好跟可以带秀女们一同进京。”

孟闫心里暗骂,不是着急要走吗?这会儿倒是不担心你家狗了?!

又听薛兰也道:“刺客尚未抓获,城门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开,那就听悠悠的,住一晚再走吧。”

坑是孟闫自己挖的,闻言强笑道:“如此就谢过两位夫人了。”

为防她们临时变卦,孟闫起身道:“时候不早,在下已经命人将客栈重新打扫,还请贵人们早点回去歇息吧。”

宋知书从开头露了一面就再没回来,工具人的作用十分明显,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也就默契的假装不知。

回客栈的路上,宋成业撇下薛琳儿钻进前面的马车,面色是少有的凝重:“母亲方才为何要答应那姓孟的?孟家一心要推二皇子上位,跟中宫势同水火,咱们帮他推荐秀女,万一传了出去,岂不是要遭皇后跟太子记恨?”

顾清悠意外:“你刚才不是巴不得答应孟闫吗?这会儿怎么又反悔了?”

她其实想说的是,怎么突然灵光起来了,又怕宋成业炸毛,咋呼起来被外面听见就坏了。

宋成业别别扭扭的哼了一声,转过头不看她,却还是答道:“我出来以后又想了想,总觉得里面有阴谋,以孟家的地位,但凡招招手,有的是人为他们做事,何苦要花重金找到咱们头上?”

虽然他不懂朝政,但毕竟身份摆着,多少还是耳濡目染,一开始听到好处,确实有些头脑发热,可冷静下来就发现了不对劲。

最重要的,皇后跟皇上一样,本来就对他不喜,一旦发现,还指不定要怎么打击报复。

难得见他长了脑子,顾清悠打趣道:“说的一本正经,也不知刚才谁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滚滚滚,那么大一箱金子呢,谁看了不得两眼发直?”

宋成业挺了挺胸膛:“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左右国公府也不差他这点钱,不能因小失大。”

越寻思,心里越不踏实,见薛兰不语,便看向宋恒业道:“母亲鲜少进宫,不懂这些也就罢了,你方才怎么也不拦着点?”

宋恒业看一眼顾清悠,垂眸道:“小事而已,世子多虑了。”

宋成业哼一声,到底不是亲生的,面临国公府前途,竟似事不关己。

但不管如何,母亲都已经应下了,中途反悔也不妥当,他干脆赌气下车,眼不见心不烦。

深夜的街道没了白日喧嚣,顾清悠确认他去了后面马车,才小心将门关好,压低声音对宋恒业道:“步填那里没什么问题吧?最快多久能有回音?”

在孟闫找到她们之前,几人已经商量好对策,强行出城不仅没有胜算,反而轻易被倒打一耙,按上个串通刺客的罪名。

因此她们在明面上与孟闫周旋,假意应承下来,实际却在拖延时间,让步填偷偷出城,以最快的速度回上京报信。

至于信息报给谁,自然是当今圣上。

今日孟闫送上的黄金,还有明日即将到来的秀女,都将是置孟闫于死地的强有力证据!

不怪顾清悠心狠手辣,巫蛊事件扑朔迷离,到底是不是孟贵妃所为谁也说不清,虽然并不想在皇后跟孟贵妃之间站队,可如刘春祥所言,今日她们入住了孟家的客栈,便是想摆脱干系也不能了。

孟闫不仁,便休怪她们不义,于是顾清悠决定趁着孟贵妃尚未翻身,主动在皇上面前揭发孟闫,先把国公府择出来再说。

至于皇上接到消息会如何反应,是否更加确定孟贵妃做贼心虚,就不是她们关心的事了。

起初宋恒业还担心万一孟贵妃是被冤枉,她们此举无异于落井下石,未免有些不厚道,结果却被顾清悠一句“关咱们屁事”挡了回去。

“能在后宫沉浮多年,哪个手上是干净的?而且就冲孟闫的恶贯满盈,他这姐姐定也好不到哪去,二公子不需有心里负担。”

宋恒业有些无语,又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但凡那孟贵妃真如传言中至纯至善,多年来又怎么会放任弟弟在作威作福?


上一章  |  别慌,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