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别慌,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 >> 目录 >> 第六十五章 你放心,他跳崖我都不会跳

第六十五章 你放心,他跳崖我都不会跳


更新时间:2022年05月16日  作者:陌上小仙儿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陌上小仙儿 | 别慌 | 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 
别慌,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 第六十五章 你放心,他跳崖我都不会跳
正文卷第六十五章你放心,他跳崖我都不会跳

正文卷第六十五章你放心,他跳崖我都不会跳

霜降惊喜的喊道:“抓到了!”

“哇!霜霜姐姐也好厉害!”

被小娃一夸,霜降得意的晃晃双螺髻:“这算什么,看我再捕条更大的!”

然而高兴的太早,忘了拉紧网口,鱼儿挣扎几下,竟从网里挣脱,瞬间向着远处逃去。

霜降自然不肯轻易放过,在后面紧追不舍,结果脚下忽然踩空,整个人毫无征兆的滑进了水里。

“救唔命咕噜咕噜”

意外来的突然,好在顾清悠离她最近,反应也快,忙把手里的长杆伸过去道:“霜儿,抓住杆子,我拉你上来!”

霜降并不会游泳,被灌了口潭水后头发糊在脸上什么也看不见,心中恐惧,也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两手胡乱的拍打着水面,双腿也在水下乱蹬,结果离岸边越来越远。

长杆已经够不到她了,顾清悠着急大喊:“霜降你放松!不要挣扎,曲起双腿抱住让身子慢慢浮起来!”

然而霜降在水里起起伏伏,大脑也一片空白,全然听不到岸上的喊声了。

其他人哪还顾的上挖野菜,纷纷跑到水边,但无人会水,只能跟着干着急。

眼看着霜降四周的水花越来越小,再不施救只怕没机会了。

顾清悠不禁犹豫,大学里她也上过几节游泳课,几乎连入门都算不上,可霜降危在旦夕,也只能试试了。

见她不言不语开始解披风,薛兰紧紧把她拉住,制止道:“你疯了?就你那点皮毛,万一把自己也搭进去,你让妈怎么活?”

霜降没了是可惜,悠悠却是她的命,绝不能出半点意外!

人都是自私的,换成薛兰下水,顾清悠也会死命拦住,解披风的手无力垂下,难道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霜降淹死吗?

来时因为人多,她们就没想着带家丁,这会儿回去求救,显然来不及了。

顾清悠茫然四顾,忽见水潭另一侧的山崖上,有垂下的藤蔓,计上心来,匆匆将杨氏挖野菜刀子夺过,埋头就往山坡上跑。

“我有办法了!”

那藤蔓足有十几米长,完全可以当绳子用,割下来一端系在腰上,另一端让人拉住,就能下水救人了!

山崖看似很近,想要跑到上面却需要些时候,她越发气这幅身子太虚,没几步就开始呼吸困难,双腿抽空一般跪了下去。

可霜降命悬一线,她丝毫不敢停顿,立刻爬起来束紧腰带,继续往上跑。

水潭里,吸足水的棉衣格外沉重,霜降两手渐渐发酸,慢慢就挥不动了。

好累啊

手臂像灌了铅一样沉,一时间,她想到了病床上的娘亲,和身有残疾的爹爹,眼泪夺眶而出,立刻就消散在潭水里。

女儿不孝,今后再没机会侍奉二老了

岸上的人看出她没了求生意志,急的大喊:“霜降你坚持住啊!少夫人已经想到办法了!”

可是没用,潭水很快没过她的头顶,接着是双手,到最后,整个人都慢慢消失在水面……

顾清悠好容易到达山崖,听到下面传来惊呼,忙俯下身子去看,就见潭水已经平静如新,连一丝水花都看不到了。

腿下一软,等她割完藤蔓跑下去,肯定来不及了。

看看山崖的高度,心一横,她自衣摆上割下布条,紧紧缠在手上,准备做一次空中飞人,直接抓着藤蔓荡下去。

这藤蔓尾部直达潭水,希望她下去的时候,还能看到霜降的身影。

奈何这里实在太高,单是往下看看,腿肚子都要抽筋,她做了两个深呼吸,慢慢克服着恐惧,一寸寸挪到崖边上。

双膝微弯,刚做好起跳姿势,旁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二话不说将她揪了回来。

“且慢!”

顾清悠被提着后领,惊讶的看向来人:“宋恒业?你怎么来了?”

宋恒业面色微沉,目光复杂的望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少夫人何至于此?”

顾清悠一鼓作气被他打断,双腿直打哆嗦,想把他抓着自己的手甩开,却发现甩不脱,心下着急:“你快松手啊,我得下去!”

霜降还在水里泡着呢!

见她冥顽不灵,宋恒业清冷的声音里染了薄怒:“乖乖下山,别逼我动手。”

“人命关天,你不要拦我!”

“正因为事关性命,才请少夫人三思。”

宋恒业纹丝不动,让顾清悠险些炸毛。

她倒是想三思,问题霜降等不了啊!

步填在旁看两人拉扯,忍不住插话道:“将军,崖下有呼救的声音,似是有人落水。”

宋恒业从远处过来,注意力就一直在顾清悠身上,闻言侧耳听了一会儿,再看她手里握着藤蔓,转瞬之间明白了状况。

“少夫人是要救人?”

“不然呢?”顾清悠反问:“不救人,难不成还跳崖自杀吗?”

宋恒业被她噎住,脸色反而缓和了些,随即向后打个手势。

步填会意,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山脚。

之前薛氏婆媳落水正是步填捞起来的,有他出手救人,霜降这条小命是保住了。

顾清悠胸口堵着的一团气轰然散去,察觉背上湿漉漉凉飕飕一片,也不知是跑的出汗还是吓得冷汗。

“二公子现在可以放手了吗?”

她这会儿还像小狗一样被他拎着呢。

宋恒业似被烫到一般,攸地将手缩回,道一声得罪。

细品他的反应,顾清悠迟疑:“你不会真以为我要跳崖吧?”

宋恒业眼角飞过一丝不自然:“……我以为少夫人是因为世子的话想不开。”

他已经听说了昨天厨房发生的事,对她被宋成业误会深感抱歉。

“你说宋成业冤枉我的事?”顾清悠整整被揪乱的衣领,有点哭笑不得,“你放心吧,他跳崖我都不会跳。”

注意到他背上的弓箭,问道:“二公子是在附近打猎?”

宋恒业点头:“昨日发现此处野物不少,所以再来碰碰运气。”

顾清悠指着山崖:“这下面有处小山坳,温度要比旁的地方高,所以才吸引了小动物聚集吧。”

“原来如此。”


上一章  |  别慌,我和亲妈穿成侯府婆媳!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