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择日飞升 >> 目录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伪仙源头

第三百二十二章 伪仙源头


更新时间:2022年09月22日  作者:宅猪  分类: 仙侠 | 幻想修仙 | 宅猪 | 择日飞升 
择日飞升 第三百二十二章 伪仙源头
正文卷第三百二十二章伪仙源头

正文卷第三百二十二章伪仙源头

嵬墟。

叠翠谷,忘忧宫。

纳兰都睁开眼睛,经过这段日子的修养,他的修为实力更胜从前。

他在魔域遭遇许应,被许应重伤擒拿,第九仙王以仙道瑶池为化身,前来营救,他又被许应掐住脖子当成人质,用来威胁第九仙王。

此是奇耻大辱。

纳兰都想到这件事,内心便一片火热,恨不得再与许应战过一场!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纳兰师兄,师尊请你过去。」

纳兰都从瑶池中起身,脚踩水面向外走去,他这些日子一直在瑶池中沐浴,汲取仙道瑶池中的仙气,借仙道道音淬炼肉身元神,所以才能提升得如此迅速。

天阳殿,纳兰都拜见第九仙王,起身侍立。

第九仙王见他伤势痊愈,修为更胜往昔,也不禁为他开心,笑道:「都儿,你上次败在许应之手,并非你不及他,而是他掌握了四大傩祖洞天,你又负伤在身,因此不慎落败。如今你修为更上一层楼,可以再与他论高下。」

纳兰都战意昂扬,躬身道:「师尊,我也想与他一较高下,只是他去了蓬莱仙境,蓬莱飘无定所,弟子恐怕寻不到他。」

记住网址

第九仙王笑道:「蓬莱与魔域是多年的老对头,此次蓬莱现身,必会对魔域下手。花家的姑娘已经前往魔域,你也去趟,定能寻到蓬莱。」

他微微一笑,道:「为师的仙道理池,你依旧拿去用。许应收四大催祖洞天,靠傩祖洞天,才跻身强者之林。仙道瑶池,正好是傩祖洞天的对手。一座瑶池,压製四座傩祖洞天不难。」

纳兰都信心勃勃,躬身称是。

第九仙王道:「你若是遇到花家姑娘,不要小瞧了她。花家得到了黄庭洞天,神识强大,又有十二重楼在手,极为厉害。虽说大家同在嵬墟,但花家也盯著我家的宝物,不可不防。」

纳兰都闻言,有些跃跃欲试,显然对花错影很是不服。

第九仙王道:「你去吧。」

纳兰都转身走出天阳殿,飞身而起,离开忘忧宫,飞出叠翠谷,向天外飞去。

只见叠翠谷仙气袅袅,鸟语花香,缤纷绚丽。

谷外,天地是一片被外道污染的颜色,山野间到处都是骸骨,或大或小,不知是何物。

尸骨之间,有血肉如大蟒攀附在骨骼上,缓慢的移动。

还有腥臭的血液在河中流淌,泛著一个个不明的气泡,每每炸开,便有扭曲的残魂从气泡中飞出。

这片天地,森然恐怖。

元初大世界。

蓬莱楼船终于追踪著蓬莱仙山来到元初大陆,楼船行驶到这里,便靠岸停下,无法在岸上行驶。

林天华赧然,道:「我家祖师炼製的这艘船,无法在陆地上行驶,只能在海中行驶。」

蚖七下船,遥望元初大陆,只见群山苍茫,浩瀚无际,想要在这里寻到一座仙山并不容易。

这里太大,比元狩世界还要庞大。

「不能在地上行驶,那么能飞吗?」大钟询问道。

「也不能飞。」林阁主道。

大钟怒道:「这艘船不能陆地行舟,也不能在天上飞行,感情就是一艘船!」

林阁主为自家祖师辩解,道:「虽然不能飞,但能飘在水面上,可见还是有用的。」

他们还在争吵,突然一道大河凭空出现,将蓬菜楼船托起,长河在空中流淌,蓬莱楼船行驶在河面上,也渐渐加速。

蚖七、林阁主等人这才不再争吵,只见楼船行驶于空中,继续追向蓬莱仙山。

这条长河便是湘江,楚湘湘施展法术,空中长河顺著蓬莱楼船的方向不断向前延伸,速度却也不慢。

「你们察觉到了吗?」楚湘湘突然道,「这片天地的大道,有些异常。」

蚖七等人也察觉到天地大道的不对劲,这片天地的大道,除了有正常的天道之外,还有不在天道之中的异种大道!

「是天道与外道混流了吗?」林阁主询问道。

楚湘湘面色凝重,摇了摇头,道:「没有混流,更像是入侵。」

混流是两种不同的天地大道融为一体,而元初大世界的天地大道没有相容,彼此泾渭分明。

显然这是一场人侵!

「大家当心。」楚湘湘面色凝重,道。

「蓬莱仙山去的地方,可能极为凶险!」

蓬莱仙山上,姑射仙子掰开许应的手指,没有发现黑莲诅咒,幽幽的叹了口气。

现在她跑路也不是,不跑也不是,左右为难。

许应笑道:「蓬莱仙山上的仙人多达数百,仙主还能当众杀你不成?」

姑射仙子眼睛一亮:「你是说他不敢当众杀我?」

许应道:「但可以偷摸杀你,或者派你出去,你身陷重围,背后中箭英勇就义之类的。」

姑射仙子失魂落魄。

许应没有继续吓她,笑道:「不过,他应该不至于现在就动手。你若是现在就走,反倒给了他机会。」

姑射仙子闻言,只得放弃跑路的打算,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整理你的因果的时候,发现你的父母尚在人世。」

许应脑中轰然,姑射仙子将自己的发现原原本本说了一遍,道:「精彩好文,尽在精华书阁!我寻到的不知是你父亲还是母亲,极为强大,让我眼前一片雪白,无法看清他的面目,神识便回到原点。」

许应呆呆的站在那里,过了半晌,两行清泪从脸颊滑落。

「我以为,我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他声音涩然,心中有莫大的欢喜涌来,却又化作泪水流出,情难自已。

过了半晌,许应才稳住情绪,问道:「你是说,你也没有看到我父母的面目?」

姑射仙子点头,道:「你父母极为强大敏感,我顺著因果找寻过去,便被察觉,立刻将我的神识弹了回来。」

许应突然想起一桩旧事。

那是许多年前,周齐云还在人世的时候,凤仙儿为了报答许应的恩情,用自身的七彩神光炼成一面明镜,追溯他的父母所在。

伴随著许应的回忆,镜中竟然出现一对庄稼汉夫妇,从镜中仰头,看向镜外。

凤仙儿不断追溯,那庄稼汉夫妇的面目,竟然也在不断变化,将许应一世世父母的容貌挂在脸上,遣挡真容!

镜中的许家坪也在不断崩塌,山川大改,此起彼伏。

许应父母的脸更是换来换去,没有显露出真正的面孔,待到后来,那庄稼汉夫妇竟似要从镜中入侵现世!

幸好凤仙儿出手及时,将七彩明镜毁去,那对古怪而可怕的庄稼汉夫妇才没能入侵成功。

许应事后分析,觉得那对实力无比强大恐怖的庄稼汉夫妇,可能是自己的封印的一部分。

但是现在他有些不敢肯定了。

因为,他在望乡台看到昆仑许家坪的情形,同样也记不清父母的脸。

现在,姑射仙子也说无法看到他父母的面孔,让许应不觉生出一个念头:到底是自己的敌人施加封印,不让他看清父母的面目,还是他的父母亲自施加的封印。

许应甚至怀疑,凤仙儿用七彩神镜照出的那对庄稼汉夫妇,就是自己的父母当时,试图入侵现世,对凤仙儿施以恐吓手段的,就是自己的父母。

甚至望乡台中,许应一次又一次忘记父母的面孔,也都是他的父母在他脑海中留下了封印,故意抹去他这方面的记忆。

可是,他们为何封印自己关于他们的记忆?

「许公子」。姑射仙子在他眼前晃了晃手臂,她原本称呼许应为道友,但此次探寻因果下来,她不知觉间改变了对许应的称谓。

许应回过神来,笑道:「仙子叫我阿应就好,我还有事,便不打扰仙子清修。」

姑射仙子心中为难,想让他留下为自己壮胆,但想到这人得罪了这么多强敌,留下的话恐怕壮胆不成,自己只怕死得更快。

许应走出房子,突然停步,道:「仙子,神婆此人如何?」

姑射仙子摇头道:「世间一切术数,都难逃因果之律,岂有凭空洞见过去未来的道理?我没有见到神婆用来卜辞算卦的仙道符文,可见她的术数,多半是装神弄鬼。」

许应见她对神婆颇有成见,心道:「袁先生在跟随神婆学习算卦,不如通过袁先生引荐。」

他刚刚来到外面,便见那三尺见方的小巧仙山上,鸽子笼般的房子前,并排站著七个三寸小人儿,为首的正是蓬莱阁祖师颜宇。

其他六人,想来便是蓬莱阁历代飞升的阁主!

「许公子。」颜宇祖师兴奋的冲许应招手,笑道,「大家都是出身自元狩世界,何不来我蓬莱仙阁坐坐。」

「没错!」那些蓬莱阁主开怀大笑,纷纷道,「我们这里有酒,还有美人。」

一位蓬莱阁的女阁主笑道:「我便是那个美人!我为你红袖添香,把酒言欢,喝个三天三夜,不醉不归!」

他们热情的很,盛情相邀,许应为难道:「谐位道友,仙主请我修补蓬莱天道,我须得赶过去。对了,蓬莱阁当代阁主林天华,也在赶来的路上,应该快到了。」

颜宇祖师诧异道:「那个臭小子来这里做什么?精/\华/\书/\阁…首.发.更.新他肩负振兴蓬莱阁的使命,难道想撂挑子不干,飞升蓬莱?混账东西!」

六位蓬莱阁主纷纷怒骂,女阁主喝道:「真真是不肖子孙,年纪轻轻便想跑过来享福了。咱们祖师不争气,挣不了大仙山,只能在这小山上挤一挤,他若是来了,就挤不下了。」

一个老阁主吹胡子瞪眼:「赖宇祖师不成器,我们有什么办法?连带著我们跟著他喝西北风,现在又要多出一张嘴。」

「我们望子成龙,巴望著祖师立功,我们也不至于挤在这小小的鸽子笼里,但祖师偏偏怕死!祖师,这次元初大世界除魔卫道,你便英勇就义罢!」

「是极是极!祖师为林小子挣一点脸面,给我们挣个大仙山,可以建大房子。」

「混账!明天除魔,让你们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统统英勇就义!」

他们正在吵闹,许应连忙趁机溜走,心道:「林阁主来了之后,便会更热闹了。」

他回到居所,只见蓬莱仙主已经在门外等候,见面便呵呵笑道:「许道友适才莫非在姑射仙子那里。」

许应坦然承认,道:「姑射仙子精通因果之律,我请她帮我查看因果。实不相瞒,我此次来蓬莱,并非成仙。别人期望成仙,但对我来说成不成仙都无所谓。」

蓬莱仙主点头,笑道:「不老神仙本来使是神仙,不知姑射仙子是否查到些什么?」

许应道:「我也不知她看到什么,很是惊慌失措,收拾东西说是要逃离蓬莱。我对她说,蓬莱最是安全,留在这里仙主可以保护你,到了外面,你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蓬莱仙主哈哈大笑,摇头道:「我本来答应叶炊保护他,不也是没能保住他的性命。可见我这个仙主,不是无所不能。」

许应笑道:「但是仙主一定可以保护姑射仙子,倘若姑射仙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第一个就与仙主翻脸。」

蓬莱仙主深深看他一眼,似乎想看他是否真的知道些什么,笑道:「实不相瞒,我很期望能够让许道友恢复记忆,不论许道友是否要成为我蓬菜的仙人,我都希望能帮到阁下。我蓬莱仙境中除了有精通因果之律的姑射仙子,还有一位神婆,她精通占卜算卦,说不定可以帮助许道友恢复一些记忆。」

许应唔了一声,惊讶道:「这位神婆,能解开我记忆封印?」

蓬莱仙主笑道:「神姿神机妙算,能算到阁下将会在某地遇险,让我们前去搭救,帮助许道友解开封印,应该也不在话下,许道友随我来。」

许应难掩激动,跟著蓬莱仙主走去。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来见一见这位神婆,而今终于达成所愿。

两人走出白云宫,向弥陀寺走去。

路途中,许应停步,打量立在路边的华表柱子。

这根柱子上散发著天道气息,有天道符文烙印其上。

许应扫了一遍,惊讶的发现华表上的天道符文,竟然都是正确的!

「许道友,是否见过这根华表柱子?」蓬莱仙主笑问道。

许应摇头,道:「头一次见。」

蓬菜仙主哈哈笑道:「第二次见了,你上次来到此地时,已经见过一次。」

许应若有所思:「他在试探我的记忆解封到了哪一步!」

他们继续向前,只见路边立著一根根华表,上面的天道符文也各不相同,代表著不同的天道。

更关键的是,华表上的天道符文没有一个是错的!

许应心中微动,这些华表上的天道符文,每一个他都认得!

他心中不由生出一个念头:「难道这些华表,是我立下的?」

他头脑中电闪雷鸣,如果是蓬莱仙主所立,以其见识,对天道的理解难免出错。

因为这里面有很多天道符文,是出自西王母!

蓬莱仙主无处得到西王母身上的符文,因此怎么写都是错。

而许应却是得到西王母的亲传。

许应眼角跳动一下,心中默默道:「蓬菜仙山的天道如果是我设立,岂不是说,我可以左右蓬菜的天道?那么蓬菜的仙人,他们渡劫成仙,成的是谁的仙……」

新书、、、、


上一章  |  择日飞升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