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目录 >> 753 程家继承人(二更)

753 程家继承人(二更)


更新时间:2023年01月29日  作者:偏方方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将军 | 夫人喊你种田了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753 程家继承人(二更)
753程家继承人(二更)

753程家继承人(二更)

是夜。

苏煊回到了娄长老的住处。

娄长老大多时候住在圣女殿,又无家人需要安置,因此只置办了一座二进的小院。

娄长老懒得应付两个年轻人,早早地回房歇息了。

惠安公主没睡,她坐在院子里等人。

左盼右盼的,总算把人盼回来了。

但让她起身相迎是不可能的,毕竟她是公主,架子得端得妥妥的。

“怎么去了那么久?”

惠安公主不满地嘀咕。

苏煊将一包箬叶包着的点心递给她:“那一家的米糕卖完了,我又问了好几间铺子才买到。”

惠安公主将还散发着热气的米糕拿了过来,打开箬叶,拿了一块递给他:“给。”

苏煊笑了笑:“公主自己吃,我不饿。”

惠安公主倨傲地扬起小下巴,正色道:“你不给本公主试毒,本公主怎么吃?”

“这样啊。”苏煊从善如流地接过米糕,慢条斯理地吃了一口,“不太甜,米香很浓,没有毒。”

惠安公主尝了一块。

她不爱吃太甜腻的,这一次的米糕做得刚刚好。

想到什么,她突然开口道:“苏煊,我吃这么多,是不是胖了?”

苏煊微微一笑:“没有。”

惠安公主如释重负:“那就好。”

她大快朵颐地吃完了手里的米糕。

然后就坐在院子里不动了。

苏煊问道:“公主不去就寝吗?”

惠安公主小声道:“我……还是有点怕蛇。”

苏煊四下看了看,说道:“这里撒了驱蛇粉,不会有蛇。”

说是这么说,可惠安公主的心里依旧很害怕。

那种恐惧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深有体会。

惠安公主挺直腰杆儿,命令道:“你……做本公主的殿前侍卫,今晚你守夜!”

她说完其实有点不大确定苏煊会答应,毕竟苏煊只是一个文弱书生,搞不好他也怕蛇呢。

某公主完全忘了上回是谁把蛇给扔出去的。

苏煊道:“好。”

惠安公主去洗漱了一番,躺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她矜贵得很,这一路虽是在赶路,衣食住行上并未吃太多的苦。

作为自幼锦衣玉食长大的公主,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当她看见那些穷困潦倒的百姓,才意识到她从未见过人间疾苦。

“苏煊。”惠安公主轻声叫他。

“嗯?”苏煊应了一声。

惠安公主低声道:“你说,百姓的日子都那么苦吗?”

苏煊翻了一页书:“大多都在为生计奔走,也有过得好的,若遇明君,开创太平盛世,百姓的日子方可富庶,若为君不仁,百姓将民不聊生。”

惠安公主想了想:“我父皇……算明君吗?”

苏煊把话头抛给她:“公主觉得呢?”

曾经她也以为父皇是个明君,可见到百姓过得那么苦,她又不确定了。

“国库亏空的问题从先帝在位时就有,陛下勤勉治国,大改税法,填补了一些空缺,但国库依旧不算充盈。”

苏煊巧妙地将景宣帝是不是明君的话题饶了过去。

惠安公主哦了一声。

一谈论国事她就犯困。

若是静宁在这儿,聊国事聊一宿都不带累的。

可她不行了。

她闭上眼,沉沉地睡了过去。

苏煊就坐在床前的脚踏上,背靠着身后的床沿,不算太雅观的姿势,可他做起来就偏有一股赏心悦目的优雅。

惠安公主睡着了,两根手指还揪着他的衣裳,像是怕他半夜撇下她跑了,留她独自一人面对虫蛇。

南疆潮湿闷热,惠安公主的睡相还不好。

没一会儿她便蹬掉了被子,露出了侧卧着的玲珑别致的曲线。

苏煊翻看着手里的书,没有回头。

只漫不经心地挥了挥衣袖,将棉被给她盖了回去。

长留巷的别院,尉迟修回程家了,其余人也各自回屋歇息。

卫廷没动。

鬼怖问道:“你在想什么?”

卫廷看着桌上拼凑完整的玉质面具:“我在想,今晚那个人对我们的情况了如指掌,或许是我们认识的人。”

家里七个兄弟,最聪明的就是卫廷。

他能得出这个结论,一定有他的道理。

何况鬼怖也隐隐感觉对方出手时似乎有所保留。

卫廷道:“他只想杀父亲,不想杀我们。”

这很奇怪。

一般来说,斩草除根,杀了卫胥,他们一定会为父报仇,所以最好是连他们一并杀掉。

对方却没这么做。

另外还有一件事很奇怪。

二哥今晚没出来。

夜凉如水,程家上上下下都去歇息了,除了程莲的东院。

东院灯火通明,下人们一个也没歇息。

原因无他,圣女回来了。

自打程清瑶做了圣女,一年到头也回不了程家一两次,每一次程家都会兴师动众,大张旗鼓迎接圣女。

今日却有所不同。

府上的下人几乎都被程桑叫走了,除了东院程莲自己的人。

谢云鹤坐在太师椅上,一言不发。

圣女坐在他身边,也是主位。

程莲与程清雪坐在下首处,程清雪哭成泪人。

“都怪她!都怪她!都怪她!自打她来了程家,我就没一日顺心过!”

当听说程家来了个认亲的小丫头时,圣女是没放在心上的。

诸如此类的小把戏她见多了,她是圣女,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人捏死。

可眼下事态似乎有些超出控制了。

那个小丫头不仅得到了程桑的认可,还拿到了“失踪多年”的家主令。

他们都以为程桑疯成那样,是真的不记得家主令放哪儿了。

却原来她一直藏着掖着。

那丫头还伙同尹家夺走了本该属于程清雪的圣女之位。

再过三个月,她就退位了。

按原计划,她会回来继承程家,由程清雪继续掌控圣女殿。

现在程家也好,圣女殿也罢,都快成那丫头的囊中物了。

“清瑶你说句话,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程莲哽咽地问,“程家如今这副样子,圣女之位也让尹家夺走了,能不能想个法子,不让尹小蝶即位啊?”

杀了尹小蝶是不可能的。

曾经圣女殿就发生过圣女不愿退位而杀死新圣女的惨剧。

后来为了保护新圣女,圣女殿出了一项新规。

新圣女一旦出事,不论是谁的责任,上一任圣女都将被逐出圣女殿。

圣女冷声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退位后继续留在圣女殿做长老,程家,由清雪来继承!”

虐圣女的话,有月票吗?

(本章完)


上一章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