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 >> 目录 >> 281,

281,


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 281,
杨绵绵也没有顾忌春江水暖这个当事人还在场,直接就道:

“坊主便是要管,也得小姑娘们去告了才会管。他能哄得小姑娘放过他,自然就没人追究了。哄不了的,姑娘私下揍他一顿便罢,不会闹到坊主府去。”

这种事情只能算是儿女私事,还不能算到诈骗范畴。

杨绵绵还想多说点,不过说着话已经到了中年男人家中。

中年男人正被黑色飞云兽按在地上摩擦,给他吓得脸色煞白。

听见有人来的脚步声,中年男人就是一喜,结果一转头就看见被他坑钱的人也在,狠狠愣了下。

杨绵绵一看便知这头飞云兽的训练是点到即止,中年男子身上的伤势都不重,那是飞云兽训练时候没有收住造成的。

春江水暖见他爹都已经被飞云兽按在地上了,那血盆大口就对着他爹脑袋,一着急就暴躁的催促道:“杨绵绵你倒是快点救我爹啊,他若被飞云兽咬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杨绵绵淡淡瞥了他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运转着御兽术法。

“嗯?你这飞云兽没有问题啊,它只是接受到了拿你当训练对象的指令而已。”

杨绵绵说完看向林声笙,虽然没有证据,但他觉得指令就是林仙子下的。

林声笙也没打算隐瞒,她使用驯兽术法让飞云兽停下了攻击。

飞云兽就乖乖停下,还屁颠屁颠的朝着林声笙走了过来。

林声笙似笑非笑的:“这是你儿子?”

她瞥了眼春江水暖。

中年男子觉得背脊一凉,慌张的爬起来,顶着一头鸡窝心虚的扯出笑脸:“是,是啊,他莫非招惹了姑娘?”

林声笙没回答,只道:“你这头飞云兽我带走了。”

带回去就当送给初雪的礼物。

中年男子一开始还以为林声笙是要花钱买,还在想要个什么价呢。

结果,林声笙直接带上飞云兽走了,一点要给灵石的意思都没有。

林声笙当然不可能给灵石了,她虽然不差灵石,但给也得给的乐意才行。

买大白的时候她是不知大白的市场价格,但也知道中年男子是在漫天要价。她懒得为了那么点灵石讨价还价,加上大白招她喜欢,灵石给就给了。

可这会儿她已经知道价格了,她给的那些灵石再加这头黑色的飞云兽也绰绰有余,加上这中年男人不合她眼缘,她才不会另外给灵石。

但她走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下春江水暖,中年男人就以为是自己儿子得罪了林声笙才让他损失一头飞云兽。

他一巴掌就拍在儿子儿子头上:“是不是你招惹了那位姑娘!”

儿子冷不丁挨了打,又是懵逼又是委屈:“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她特意问你做什么?一天到晚正事不干,谁你都招惹,你知道那姑娘出手有多大方吗!”

中年男人觉得都是儿子让他损失了一笔灵石,还丢了一头飞云兽。

原本承诺的只要将杨绵绵带来将他从飞云兽爪子下救出就给儿子两百灵石的事儿也反悔不肯给了。

儿子很不服气:“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还敢狡辩!”中年男子直接就上手揍人了。

儿子也不是打不过,但想到父亲的财产,他到底没敢还手。

可他爹本也不是个心胸开阔的人,往后每次想到这件事就看他不顺眼几分。

这些事情,已经通过传送阵回到落日峰的林声笙当然看不见了。

正好此刻第一场试炼已经结束,林声笙带着杨绵绵去见了无极宗的宗主。

无极宗宗主通过了第一场试炼,正在等待参加第二场,闻言他愣了一下:“谁说的离开陆林坊需要缴纳一千灵石?”

杨绵绵在无极宗宗主面前站的规规矩矩的,分明他看着比无极宗宗主年长,气势却弱成一个小学生。

闻言他也是一愣:“坊主说的啊,我,我驯兽的资质不高,本想带着手里的飞云兽出去做佣兵的活儿,当时坊主便说离开需要缴纳一千灵石。”

杨绵绵用词很委婉,其实他不是驯兽的资质差,他的户籍只是普通百姓,压根就不是驯兽师。

陆林坊是无极宗的地盘,户籍是驯兽师的人家需要用飞云兽来缴纳税赋。

无极宗征收上去的那些飞云兽,都是拿去跟地魔厮杀的。

飞云兽沾染浊气发狂,修士再杀飞云兽,自身便不会染上浊气。

普通住户用钱财缴纳税赋便可,杨绵绵舍不得看着自己养大的飞云兽去送死,他的户籍身份上一直就是普通百姓。

无极宗宗主皱了皱眉,陆林坊的坊主肯定背着宗门干了些不好的事情,不过他这会儿也没法儿追究。

“只要这位杨……道友自己愿意,他可以随意前往任何地方定居。无极宗不曾这般约束治下百姓,林仙子无需征求我的意见。”

无极宗宗主和善的笑道。

林声笙颔首道了谢,便让王涵之将杨绵绵领回落日峰去。

“还有一事我需跟宗主细说。”

无极宗宗主就有点着急。

试炼间隔只有两刻钟,他可是通过第一场试炼了的,这还准备参加第二场呢,时间已经快到了呀。

他与林声笙不熟,不好让人补偿他灵液,可也不好驳了林声笙的面子,只能耐着性子笑着道:“林仙子请说。”

林声笙看出他的着急,问道:“宗主是有其他事情要做?”

无极宗宗主眼睛一亮,他虽然不好要补偿,但若是林仙子知道耽误他参加试炼,肯定会补偿给他的呀。

面上无极宗宗主还是矜持的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下一场试炼要开始,我本打算参加。”

林声笙果然就递上一瓶灵液:“一瓶灵液我尚能做主,还请宗主收下。”

通关全部试炼的奖品就是一瓶灵液,林声笙这是直接按照他能通关算的。

无极宗宗主也不推辞,含笑接过了:“林仙子要说什么事情?”

“宗主可知陆林坊为何一直没有地魔……”林声笙就将整件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

“如今我的花瓣已经回归,不会继续庇护陆林坊,下次再有魔潮陆林坊很可能会出现地缝,陆林坊的人安居太久,恐怕他们没有御魔经验。”

无极宗宗主知道陆林坊的特殊,陆林坊不仅没有地魔,灵气也比较充裕。

不过他以前以为陆林坊可能是因为地势原因自动形成了某个阵,只是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太浅才没有看出来。

没想到是因为林声笙的花瓣。

他对此表示理解,不过还是忧心的问道:“往后全境还会出现魔潮吗?”

地魔的形成在大会上已经说过了,无极宗宗主知道将他们逼得焦头烂额的地魔还只是表面上的冰山一角,地下潜藏的地魔更多。

可林仙子不是能净化浊气吗,有她在,居然还会爆发魔潮?

林声笙就道:“我虽然能净化浊气,但上界也在投放浊气。”

她详细的解释魔潮的原因:“天道创造了一个空间来封锁浊气,但空间有限,进入的浊气太多便形成了地魔。”

“宗主需知晓,上界的浊气并非只往我们这里投放一次,而是一直有浊气进入。当地魔数量也多的放不下,便会爆发魔潮。”

林声笙道:“我自会尽全力净化浊气,但以我如今的速度也赶不上浊气进入的速度。待那个空间满溢之时,还是会爆发魔潮的。”

无极宗宗主颔首表示他知道了。

长叹一声,朝着林声笙拱了拱手。

林声笙还了一礼,去看徒弟的试炼去了。

无极宗宗主一个人忧伤了好一会儿,冷不丁看见时间,发现第二场试炼才刚开始,他几乎没有迟疑,赶紧去参加。

虽说林仙子补偿了他一瓶灵液,但是,谁会嫌弃灵液多呢。

初雪的试炼在第二场被刷下来了,刷下来的原因是,她当初那个村落的某个人关系到全境存亡,对方若是死了,世界也会灭亡,她依旧杀了那个人。

林声笙把垂头丧气的初雪领回家,就问她:“你当时就没想过,那个人一死,你自己也会死吗?”

初雪低垂着头:“我受不了他们中有人能好好活着。我当时就觉得,便是我死了也有那么多人跟着我陪葬。反正我要他死。”

林声笙伤心道:“可我也会跟着陪葬,你都不想想师父啊?你看,我还给你带了礼物,飞云兽。”

初雪看见那头黑色的飞云兽,心里更加愧疚了,赶紧解释:“我想过的,但师父那么厉害,你不会跟着世界一起灭亡的!”

林声笙就指了指王涵之:“可他会啊。”

“还有宝琴,还有司寇氏的大家。”林声笙道:“那么多人都会跟着你陪葬。”

初雪已经知道错了,其实试炼失败后她就已经知道错了,并且在反思自己,而且也很后悔。

不过就算她知道错了,林声笙还是得罚她。

林声笙制造了一个幻境把初雪丢了进去,幻境里头就是大家惨死的画面。

让她好好看一看,因她忍不了一时之气,这些跟她亲近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跟初雪比起来,宝琴就好的多了。她差一点就通关了所有的试炼。

最后败在了阴谋诡计上,大概内容就是,她修为上来了,可以在司寇氏当个小长老。

做个小长老,这可是宝琴的目标。

但是林声笙发生了意外被人替换掉了,假的林声笙对宝琴各种打压,让她不仅当不上长老,还被废了修为,一直做奴婢。

宝琴就生出了怨气,偏生后来真正的林声笙回来了,而她什么都不知道,把真正林声笙给暗杀了。

林声笙觉得宝琴这个失败的情有可原,不仅没罚她,还给了她一万灵石让她拿去随便花。

他们落日峰的人本来就不缺灵液,参加试炼不过是她们自己想知道自己性情上有哪里不足。

毕竟心态也会影响修炼速度。

宝琴没推迟林声笙奖励的灵石,其实她心里藏着心事,压根就没注意林声笙给了她多少灵石。

宝琴都拿着灵石准备退下了,最后还是没忍住又回来问道:“姑娘,您真的从来没有怪过我吗?”

林声笙纳闷:“我怪你什么?”

宝琴拽紧了手中的储物袋,脸蛋憋得通红:“以,以前我对您很不客气。还,还有在林家的时候,我,我也没想过帮你。”

林声笙就乐了:“你在意以前那些事情做什么。便是林家那家子人能有造化我都不会打压,更何况是你。”

别说林声笙,便是原主也没有怪过宝琴。原主的亲身父母都只把原主当工具,而宝琴,她好歹把原主当人看的不是?

“宝琴,你很好。从前你还得仰仗别人的脸色过活,拿什么去帮别人呢。别人的日子过的如何又不需要你来负责,何必冒着损伤自己的风险去帮别人。”

宝琴一瞬间感动的红了眼眶,眼睛红彤彤可怜兮兮的望着林声笙。

林声笙见她这表情就忍不住想笑,她想起刚回到这个世界那会儿,这丫头一开始可嚣张了。

不过林声笙忍住了没笑话她:“不过世界存亡就与你有关了,往后得好好修炼啊。下去吧。”

宝琴就退下了。

等她回到自己的屋子,看储物袋中的灵石时才发现姑娘居然奖励了她一万两!

这么多灵石,这么多灵石……必须得去逛个街!

什么忧伤,什么感动,宝琴一瞬间全抛到脑后了,立即去找初雪。

可惜初雪还在经历幻境的折磨,没时间陪她逛街。

宝琴也没放弃,转头就去找了王涵之。

陪她逛个街的时间王涵之还是有的,虽然他很不理解:“你也不缺东西啊,你上次买的那些口脂都丢了也没见你用过。”

“那些口脂不是不好看吗。”

王涵之:“……”

既然觉得不好看,那你为什么还要买。

他这是没问,若是问了,宝琴肯定会回答他,因为不喜欢才丢掉的啊。

她能舍得丢掉的东西都是因为买回来后觉得不喜欢,并且很便宜的东西。

无弹窗相关

_


上一章  |  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