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江湖天子 >> 目录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边境酒棚

第三百三十八章 边境酒棚


更新时间:2022年02月18日  作者:安栎辰  分类: 武侠 | 仙侠 | 古风 | 江湖 | 无敌 | 爽文 | 安栎辰 | 江湖天子 
江湖天子 第三百三十八章 边境酒棚
第三百三十八章边境酒棚

第三百三十八章边境酒棚

陌朝新明三年八月初一,南荒边境。

戴着斗笠的少年背着一柄朴素的剑匣,端起一杯清酒摇晃片刻一饮而尽。

这里的风沙迷眼,但是抵不上西门关和北城关两处戈壁。相较之下,甚至觉得南荒边境的风沙还有些温柔,拍脸上时好似姑娘的手指轻拂过脸庞。

“嘘嘘嘘,听说没有,玄双阴阳宗一个长老的得意门生死了,好像是死在中原的冀州,据说那人被人用剑捅的全是窟窿,那玄双阴阳宗的长老可是气坏了,发誓要给他那弟子报仇呢。”

斗笠下,少年的耳朵微微抖动,酒棚里那桌人的谈话声音虽然极小,但是却听得异常清晰。

“害,不过是死个年轻弟子罢了,就算是玄双阴阳宗的宗主弟子死在冀州,这阴阳宗怕是都无暇顾及!”

喝酒吃菜的三人聊着近来听到的不平事,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似懂非懂的神情,讲着自己道听途说的消息。

这不,另一位突然摆摆手,侃侃而谈。

“哎,你们说得都是皮毛,要我告诉你,老子之前在阴阳宗当过半年的苦役,这玄双阴阳宗啊原本是两个宗门合二为一的,分别是玄阴宗和双阳宗。而这两宗宗主一个叫周闵洋一个叫陈思弥,这两个人曾经也是敌人,奈何周闵洋给的实在太多,拿着一人头五百银两算数,只要玄阴宗有一人入双阳宗,那么就给双阳宗五百两。不过后来两位宗主平起平坐了,宗名也就改成玄双阴阳宗了。”

这位扯到了玄双阴阳宗的由来,可怎么看来也都只是皮毛。毕竟这次玄双阴阳宗对于那位冀州弟子的死亡,确实是格外在意。

少年听得真切,手里杯子的酒洒了出来都没有发现。但是酒水洒在地上的声音还是引起了酒棚里闲聊酒客的注意,包括尬聊玄双阴阳宗的那三位。

众酒客的目光移到了坐在门口的斗笠少年身上,随后目光又移到了洒了一地的就杯上。

“这是玉湖秋,好酒啊!”

三个尬聊酒客里其中一位感叹一声,感到可惜,急忙起身走到少年身旁,问道:“在下广居安,不知这位少侠尊姓大名,广某见少侠这样,难道是不懂酒吗?玉湖秋那可不兴浪费啊!”

少年摘下斗笠,露出清秀稚嫩的那张脸,笑道:“在下方子轩,对于酒确实一窍不通。”

“你叫方子轩?你爹娘给你名字起的不错!”

广居安打量一番面前这位名叫方子轩的少年,倒是对其的礼貌语气和表现,颇有好感。

方子轩知道这人已经喝了不少,看着其醉醺醺的模样加上说话时浓厚的酒气,又瞥了一眼酒棚里与他同坐饮酒的挚友亲朋,起身说道:“看来在下是真的浪费这上好的玉湖秋,来!小二,将酒棚里最好的酒拿出来招待这三位兄弟,另外,这酒棚下的酒客酒钱今天都是在下请了!”

说着,方子轩将腰间钱袋摘下,从中抽出一张叠好的银票,拍在酒桌上。

“天下钱庄银票,五千两!不知道够不够?”

五千两!相当于五百万文钱!

这酒棚即便是在边境,来来往往人流极大,十年也赚不到这么多。

酒棚老板吓得呆住,稍稍缓和一下情绪,拿起桌上的银票仔细查验一番,随后激动地招呼小二,搬酒!

一坛坛上好的玉湖秋被抬出酒窖,方子轩端起手里盛酒的碗,和三位酒客举杯畅饮。

天地剑意将七分酒气化作剑意,剩下三分沾染酒味,要留给旁人看,使其无法起疑。

夕阳落幕,夜色降临。

酒棚的灯火挂了起来,来往络绎不绝的酒客也都离开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酒棚靠里面些的四个人,一直划拳,直到其他两位倒地不省人事。

只剩下广居安一个人满脸涨红,但还是大口大口喝着玉湖秋。

趁着这家伙还没醉,方子轩环顾四周明华,确保无闲杂人后,随口问道:“广兄是哪家宗门的弟子吗?”

醉酒上头的广居安摆摆手,解释道:“我虽然看着比较老成,但是我并没有加入任何一家宗门,最多就是之前在玄双阴阳中干过一段时间的苦差役,不过那不算入门做弟子。”

“原来广兄还做过苦差事,我也做过,真是有缘!”

广居安打了长长的一个饱嗝,神情突然悲伤。

“什么有缘?做过苦差事这种算不得,别去想!就算你这是做过苦差事,那和我们在这玄双阴阳宗做的肯定完全不一样。你要知道南荒最最最有名的两大对头就是故渊拳派和这玄双阴阳宗。不论你在哪一家做苦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更何况……”

酒劲有些上头,广居安拍拍脑袋,努力使得自己清醒一丢,喝的酒也不能吐下来。

“何况什么?”

方子轩摆出好奇的心情,追问道。

深吸一口气,广居安继续说道:“何况那故渊拳派的宗师花弄影已经练成了,拳宗大道后期圆。足一人以拳之力撕开天幕。所以在玄双阴阳宗的苦役也就不仅仅只是苦役那么简单,而是要考虑灭宗过后是否会被牵连。”

“拳宗花弄影又是谁?”方子轩好奇道。

少年还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广居安终于还是醉倒在了地上。

看着醉酒睡死过去的广居安和其他两位广居安的酒客朋友玩,一时间方子轩陷入迷茫。

直到酒棚的老板喝着枸杞茶坐在了他的身边。

“看少侠花了这么多钱是为了套话啊?”

方子轩没想到酒棚老板说话这么开门见山,不过倒也是这样,自己在这费尽心思,不如听听在这卖酒的人怎么说。

“是啊,我,初来乍到的,总得了解了解南荒的宗门,走江湖嘛,怎么都要什么都清楚了,才敢迈出第一步。”

方子轩举起手里的酒碗和酒棚老板的茶水相碰撞。

酒棚老板长年戒酒,不过这碰杯的感觉让他找到了年轻时的张狂,就冲着这碰杯的细枝末节事情,他觉得这个少年朋友可以交!

“小友,既然你是初来乍到,那我就给你说说南荒故渊和玄双之间的恩怨吧!”


上一章  |  江湖天子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