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江湖天子 >> 目录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阴阳宗使者

第三百二十七章 阴阳宗使者


更新时间:2022年02月04日  作者:安栎辰  分类: 武侠 | 仙侠 | 古风 | 江湖 | 无敌 | 爽文 | 安栎辰 | 江湖天子 
江湖天子 第三百二十七章 阴阳宗使者
第三百二十七章阴阳宗使者

第三百二十七章阴阳宗使者

一声惨叫,卫南道被刘逸臣过肩摔在桌子上。阁间的碗盘饭菜酒壶瓷杯撒了一地,刘逸臣纵身一跃,落在方子轩的面前摘下腰间玉佩交还出去,嘿嘿笑道:“方大哥。”

方子轩接过玉佩,将其举起,转身朝着两侧惊慌的安镇府大小官员喊道:“诸位,天子有诏令!”

言罢,少年侧身看向阁楼上的君雪姑娘。

少女知道方子轩的眼神所意是指先前在驿站客房里给她的那份随手起草的文书纸张。只不过这纸张内容君雪早已看过,一旦拿下来岂不是要坐实天子纳她妃的事实?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姑娘来讲根本无法接受,何况她心已所属……

“君雪姑娘,天子诏令。”

方子轩并未意识到自己写的诏令上存在的问题,见王君雪没有反应,他重新喊了一遍。

虽说有天子玉佩在手,但是方子轩此刻并不想表明自己皇帝的身份。一来,冀州安镇府的大小官员对京城皇宫里养尊处优的小皇帝本就不服,若是公开身份,即便能以武力镇压,但总归要影响冀北的安宁;二来,刘逸臣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冀州之行过后,方子轩还需要回北域办事,而这化境巅峰的读书人以后一定会成为他执棋天下的得力助手。

三来……没有三来。

嗯?见君雪依旧没有反应,方子轩抬起头望向二楼阁间。

又是一件穿着黑白相间衣袍的男子,就站在王君雪的身后。

“君雪姑娘小心!”

方子轩抓起易融剑的剑柄,纵身一跃,落在二楼隔间的扶栏前。只不过轻功虽然够快,但是终究抵不过别人的半步距离。

黑白相间衣袍的男子脸上络腮胡须十分明显,额前还有一道刀疤,显然也是刀口舔血的亡命徒,看着服饰应该和阿西久卢莫也律同属玄双阴阳宗。

男子的左手腕压在王君雪的脖颈前,右手握着短匕就悬在少女的脑袋一侧,若是方子轩再向前一步,怕是君雪姑娘的性命就要交代在这。

这种情况,即便是人间第一,也是束手无策。

“你就是路捡?”

络腮胡男子微微一笑,仿佛在嘲笑少年的束手无策。

方子轩握着剑,冷冷应道:“是!不知你是何人?”

络腮胡子眼角微微抽搐,说道:“老子乃是玄双阴阳宗二长老门下首徒,卓清寒!”

卓清寒昂起头,笑道:“路捡,你刚刚那招碎山河很强,莫也律死在你手上确实是他愚蠢轻敌,不过我想不明白,你这么厉害,还能被这么个小姑娘给为难住?”

想来卓清寒是发现了方子轩的软肋,他推着王君雪向前走上一步,洋洋得意道:“不要用内力,从这跳下去,我这手里的匕首可是淬了毒的,到时候她的性命我可不敢保证。”

淬毒的匕首就悬在君雪姑娘的头上,距离不过丝毫发丝之间,这种情况下方子轩确实没法赌上君雪的性命来救人,他能做的是且只能是先保证君雪的性命安全再做打算。

面对着以要挟别人嚣张跋扈的阴阳宗什么二长老首徒,方子轩平静道:“谁说我因为这位姑娘为难了?我不过是觉得这位姑娘生得好看,要是死了就太可惜了,所以犹豫了一下,怎么?难不成我一个北域剑宗的人还要被一个中原的姑娘牵制手中长剑?卓兄未免也太看得起你怀里的这位姑娘了吧!啊对!我倒是想起来了,这位姑娘还是九州天子的嫔妃,不知道你玄双阴阳宗惧不惧怕九州天子的身后那位臻极境的蜀王殿下?”

蜀王方演,当今九州武林公认的唯一臻极境。世上常有言,武道若是臻极境,已是人间最无敌。这一个蜀王的名号便足以让天下宗门闻风丧胆,即便是南荒能够与新剑神宗分庭抗礼的玄双阴阳宗。

“九州天子的妃子?就凭你一句话,有什么证据证明她是小皇帝的妃子?”

卓清寒此时已有些犹豫,至少他所挟持的人若真的是天子的女人,即使小皇帝并不可怕,但是蜀王方演,小皇帝的亲叔叔,又怎么会饶过自己。只不过卓清寒仍旧有着一份侥幸,毕竟仅凭一句话,什么也证明不了。

方子轩摇摇头,指着君雪姑娘袖口露出来的那份自己起草的“天子诏令”,抬起手指言道:“你要的凭据就在这位姑娘的袖子里,再不行你打开看看那张诏令,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顺着方子轩指的位置,卓清寒确实看到了一份露出边角的白纸卷。刚刚王君雪一直在犹豫到底拿不拿出这份与她的未来休戚相关的诏令纸,所以纸张的一角早已露出袖口,足够一只手顺势扯出。

“一张破纸,能写什么?”

卓清寒认定了少年此时应对着情况慌乱,是在虚张声势。他将悬在少女头上的淬毒短匕换到另一只手上,放置在脖颈的前面。顺带将袖口的纸张抽出来,带着好奇将之翻开。

上面写的关于天子纳安镇府副将王富贵之女王君雪为妃的文字苍劲有力,以及纸张右下端盖章的金印明明白白,确实是天子的行玺才有的篆刻。

“你叫君雪?”

卓清寒依旧心存着一丝侥幸,问道被自己锁着喉不得动弹的王君雪姑娘。好像只要少女轻轻摇头,就足以让他活下来。

被锁着喉的君雪发不出声音,只能拼了命的点头。她怕是没有想到自己所排斥的封妃诏令会成为救她性命的关键凭据。

“卓清寒?你这把年纪不会还没有个女人吧?对人家姑娘这么粗鲁?”

站在楼下的刘逸臣大声嘲讽。

卓清寒这才意识到自己用的力道过大,稍稍松弛一些,客气道:“你真的是王君雪?”

王君雪点点头,咳道:“我是君雪!”

听到少女自发承认,卓清寒握匕首的手下意识地动了一下。正是这下意识的动作,方子轩十分把握地以越极轻步的速度,反握剑柄击打在卓清寒的肩膀。疼痛感使得络腮胡子男人不得不松开手臂,只是这样,卓清寒定然不服,他忍着肩头挫骨的疼痛,拼尽全力抛出匕首。

锋利的匕首划破方子轩的手背,鲜血溢出不少。少年顾不上流血的伤口,翻起负剑身后,抱住被卓清寒外力推出去的王君雪,平稳地落下。

虽然失去了要挟的资本,但是自己那把淬毒的短匕划伤了少年手背,这是无疑的存在。所以,说到底卓清寒还是有了和路捡谈条件的资本。

“路捡,你中了老子的毒,拿你手中的图纸残卷来交换解药,不然一炷香后毒发,你只有死的可能!”

卓清寒背靠着屏风,嘴角再次扬起笑意,络腮胡的眼角也跟着轻微抽搐了一下。

君雪这才注意到刚刚方子轩为了救她,右手的手背被锋利的匕首划出的伤口。伤口挂着淡淡的血迹,经过几息的短暂恢复,外加练武者本身的恢复能力又强,已经愈合了不少。只是即便痊愈,这也是救她的王君雪所伤,于情于理,自己都该对此负责。

少女趁机夺过少年手中易融,用极其不标准的握剑方式,朝着卓清寒吼道:“交出解药你这个恶贼!”

愤怒喊着,君雪忘了自己刚刚就是从这个络腮胡的手里逃出来的,已经踩着莲步举起手中剑,劈了过去。

“何方肖小?休伤我弟子!”

还没等易融剑落下,酒楼外传来震耳昏聩的传音。整个酒楼里外均听得一清二楚。

闻此传音,卓清寒果断放弃出手抵抗,扑通跪下高呼道:“长老师尊救我!”

话音落下,一阵迅猛的气劲平地而起,从酒楼外袭来。方子轩转过身,汇聚内力凝聚一柄气劲之剑,随即挥出这一到剑气。

两股力量相互碰撞,再震碎的是四周的盆栽。

“出来吧!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可不兴装神弄鬼!”

方子轩知道藏在暗中的便是卓清寒口中的师尊也就是玄双阴阳宗的二长老。玄双阴阳宗既然都能派使者来中原北三州,看样子南荒虽说地处偏荒,但对这中原武林传开的九州秘宝也是甚感兴趣。

“你就是路捡?”

酒楼本就破损的大门被气劲炸开,穿着一身长袍的老者拄着拐杖一步步稳扎稳打走进酒楼。

方子轩抱拳道:“在下正是路捡,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长袍老者顿下脚步,仰头大笑,应道:“好,好好,好!老夫也是南荒玄双阴阳宗的长老席,既然北域剑宗第一人都将自己的名字告知于我,那么老夫也自报家门以示尊重。”

“老夫行不更名,周致远!”

“周致远?”

还没等方子轩做出回应,书生似醉非醉地拦在长袍老者周致远的面前,嘟囔道:“管你什么致远还是至近,我只知道,要动我大哥,先过我这关!”

书生抬起手,地上的一柄剑凌空飘起,剑锋直指向周致远。

周致远也是第一次见过这番景象,老家伙微微勾起嘴角,发出不屑的声音。

“那就让老夫这个阴阳宗的使者,会一会中原的读书人!”


上一章  |  江湖天子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