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兰言之约 >> 目录 >> 第222章 狼人杀(第二更)

第222章 狼人杀(第二更)


更新时间:2022年05月15日  作者:寒武记  分类: 言情 | 现代言情 | 商战职场 | 寒武记 | 兰言之约 
兰言之约 第222章 狼人杀(第二更)
第222章狼人杀(第二更)

第222章狼人杀(第二更)

田馨也是高兴极了,马上打电话过来:“我的亲亲宝贝好阿暄!你真懂姐姐的心!MUA!亲一个!”

她的声音那么大,虽然兰亭暄没有用免提,站在一旁的卫东言也听到了。

兰亭暄有些尴尬,忙说:“你忙吧,周末给我空出来,我们再去happy!”

田馨答应了,很快挂了电话。

她确实很忙,不像兰亭暄,现在自己做老板,可以自己控制工作时间。

卫东言袖手站在一旁,纳闷问:“你们是去吃过?谁给你们的招待券?”

“是楚队,他最近被借调了,不知道从哪里弄到的。”

“然后他给你了?”

“……不是给我,是给阿馨。我是沾阿馨的光。”兰亭暄一本正经地说,“周末我就可以还阿馨的人情了。”

卫东言冷峻的神情稍稍收敛,点头说:“那里的东西确实不错,其实你以前也吃过那里的东西。”

“我吃过?”兰亭暄诧异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卫东言没有说话,静静看着她,露出一丝谜之微笑。

兰亭暄突然明白过来。

卫东言有几次说从外面餐馆订的外卖,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吧……

难怪味道那么好。

兰亭暄感慨之余,也不由自主说:“卫总真不地道,这么好吃的地方,居然从来没有向我们介绍过。”

卫东言心想,他自己根本不能去那个地方,前几次真的是订餐,还是让朋友给订的……

但是他不会直接说出来,只是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淡声说:“我不喜欢那个地方,想吃了都是找朋友帮忙。”

“那里怎么不好了?我觉得很不错啊。”兰亭暄发现卫东言的理由有点迷。

卫东言摇摇头:“太土,很难看。”

兰亭暄:“……”

只是去吃饭而已,又不是让你住那儿,干嘛嫌人家土?

就好像嫌弃一个顶尖大厨长得丑一样。

你只是吃人家做的菜而已,人家的长相关你嘛事?

兰亭暄腹诽着,看见卫东言居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而是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了。

“卫总还有事嘛?”

“我们应该谈谈下一步的部署了。”卫东言摆出一副长谈的架势。

他说的下一步,当然是跟他们以前的交易有关。

为了鼹鼠。

兰亭暄想了想,“卫总,我们去会议室谈。”

卫东言也同意了,站起来跟她来到会议室。

兰亭暄已经把这里重新布置了,一面墙的LCD屏幕,可以同时展示四个不同画面。

她和卫东言分左右在长桌两边坐下,没有人坐在上首的位置。

坐下之后,兰亭暄马上就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接上了LCD大屏幕。

“卫总,我这里的会议室是不是被你重新装修过?”兰亭暄把自己的一个文件夹投射到大屏幕上。

卫东言毫不避讳地点点头:“我只相信你,所以你跟梅瑾欢拆伙之后,我把这里让专业人士检查了一下,安装了一些专门的电磁干扰装置。”

“电磁干扰装置?”

“嗯,比如如果有人企图在你的公司里装窃听器或者针孔摄像头,我们安装的电磁干扰装置可以保证他们的窃听装置和针孔摄像头无法正常工作。”

“还有这种好东西?!”兰亭暄真是惊喜了。

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

“嗯,而且这种干扰不会影响网络系统。”

“这也太智能了!”兰亭暄叹为观止,也明白了卫东言为什么能在这里跟她有关鼹鼠的话题。

以前他们都只能在卫东言家里,或者通过卫东言给她的特制手机通话。

卫东言轻咳一声,言归正传说:“你现在离开了梅里特风投,有什么计划帮我找鼹鼠?”

兰亭暄有点惭愧。

自从离开梅里特风投之后,她都集中精神在怎么挣钱上面,一时没有考虑过鼹鼠的问题。

不过自从跟梅瑾欢拆伙之后,兰亭暄的思绪就转到沈安承的案子,以及寻找鼹鼠上面。

她收敛神情,认真说:“之前我们曾经锁定鼹鼠是梅四海,但自从梅四海被杀,这条线就断了。”

“现在有两个可能,一,梅四海就是鼹鼠,他死了,鼹鼠也就没有了。卫总,你考虑过这个结果吗?”

卫东言若有所思摸着下颌:“这倒也有可能。如果梅四海就是鼹鼠,那我这边真的可以结案了。”

兰亭暄:“……”

为什么要用“结案”这么专业的词汇?

她飞快瞥卫东言一眼,继续说:“第二个可能,鼹鼠另有其人。那么梅四海,就是鼹鼠抛出来吸引我们视线的人。”

卫东言坐直了身子,严肃说:“这就是我在考虑的可能,我觉得这个可能,才是真相。”

“……卫总好像拒绝接受梅四海是鼹鼠的可能。”兰亭暄不动声色打量他,“我记得卫总以前说过,不要把自己的思维局限起来,要考虑各种可能的情况。怎么现在居然不接受梅四海是鼹鼠这种可能呢?”

这个问题犀利至极。

卫东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冷峻地说:“直觉,我直觉梅四海不是鼹鼠。”

“你看不起梅四海,甚至鄙视他,所以你拒绝相信梅四海是鼹鼠的可能。”兰亭暄也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冷静分析,“这说明,卫总,你应该是很了解,甚至认识鼹鼠这个人。——为什么你对他这么熟悉,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卫东言默默抬头看着兰亭暄。

他也没想到,兰亭暄成长得这么快。

她的理智和推理能力,已经远远超过她这个年龄段的人,而且,她并没有接受过真正系统的训练,一切都靠她的天份自学成才。

卫东言很想抽烟,但看了看兰亭暄面无表情的面容,他还是没有提出来,只是平静地说:“我确实没有见过鼹鼠长什么样子,我也不认识他,但是我相信他,绝对不会是梅四海这种卑劣龌龊的人。”

兰亭暄审慎地看着卫东言。

她的第一反应,是卫东言又在撒谎。

怎么会既没见过,又不认识,却偏偏相信对方的人品呢?

这是一种什么样别扭的描述……

但她再一转念,觉得自己也不能把自己的思维局限起来。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种可能呢?

万一卫东言这一次没有撒谎呢?

当然,也不排除他继续撒谎的可能。

她脑海里转着各种思绪,都觉得累了。

她叹口气,又强调了一遍:“卫总,我们之间合作到今天这种程度,只有彼此说出真心话,才能找到鼹鼠的真相。——你不会现在还在跟我玩狼人杀吧?”

卫东言点头:“兰总说得对,我们合作到今天这种程度,确实需要都说真心话。而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依然相信,鼹鼠不是梅四海那种卑劣龌龊的人。”

兰亭暄接受了卫东言这一次的说法,点头说:““好,那就排除梅四海是鼹鼠的可能。”

“鼹鼠没有死,他还活着,他还在梅里特风投。”

“但这一次,卫总想不想试试,抛开梅里特风投,从别的渠道证明鼹鼠的存在?”


上一章  |  兰言之约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