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早安,岳律师! >> 目录 >> 第060章 第二个课题

第060章 第二个课题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14日  作者:顾清渏  分类: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顾清渏 | 早安 | 岳律师! 
早安,岳律师! 第060章 第二个课题
第060章第二个课题

第060章第二个课题

看,岳律又换了一副眼镜。

今天是无框的,也这么好看!

太帅了!

我看眼镜厂家可以找他代言。

对啊。

人家不屑吧,一个官司下来怎么不得几百万?

哪有天天都是大案子?

这节目要是没有岳律我就不看了。

我也是,他的微博我早关注了,可是他的状态一次也没更新过。

其实岳景城根本没留意那些,微博也是应节目组要求开的新号,他都没想到要上去看一看。

如果他去看看就会发现他的粉丝已经近十万了。

节目组涨粉最多的就是他,接下来就是苏青橙和纪然。

当然苏青橙还有以前直播粉丝的加成,纪然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大家都很喜欢她。

我是因为小橙子,没有她我就不会过来。

我也是从橙子的直播间找过来的。

这节目好,就算没有某个人还是很好看的。

对,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综艺了。

以后可以办一期医学生的,一定也很精彩吧?

医学生很辛苦。

他们这个有意思,医生的不一定人人感兴趣。

大家都到会议室,还是纪然发布课题,岳景城和全城坐在她身边的位置,实习生们坐在另一边。

“现在我们发布第二个课题。”

纪然站在前面,墙上放着PPT,边上还有白板写下一些关键词。

“这还是一个遗产案。本市某公司职员沈某和女同事赵某因工作日久生情,于2014年5月1日领证结婚。”

“2014年5月4日双方在某酒店摆结婚宴席,在去酒店途中二人发生严重车祸,男方沈某当场死亡,其妻子赵某轻伤。”

“2014年5月7日,赵某向法院提出继承丈夫沈某的一百万元存款及其名下的房产一套,并申请财产保全。”

“沈某的父母向法院提起诉讼,称儿子沈某的一百万元是他们的钱,只是以儿子的名义存入银行,他们拥有存单原件及密码。”

“并称儿子的工作一个月工资才五千块,不可能有这么多存款,钱是他们夫妻二人的。”

“现就此案你们做一个法律分析报告,不考虑第三方责任的情况下,就这遗产展开分析。”纪然说道。

程浩宇举手,“我们是以原告代理身份还是被告代理身份?”

“这次的课题有一点特殊,假若原告和被告都来找你们做代理律师,你会为谁代理?你们可以自己选择有把握的一方。”

“当然原则上同一律师事务所是不能同时作为原告和被告的代理,我们现在只是假设你们不是在一个律所,你们愿意为谁代理?”

岳景城抬起头,开口,“事实上,同一律师事务所在同一案件中接受原被告双方的委托,民事诉讼法和其他法律、司法解释并无禁止性规定。”

“但是一般法院是不支持一家律师事务所既做原告又做被告,我们律所也不会同时接受原告和被告的代理。”

“但有一种特殊情况下,比如一个小县城,只有一家律师事务所,那这个律所就可以同时接受原告的委托,也可以接受被告的委托,但不能是同一个律师。”

“原来是这样!”大家都点头。

哇,今天岳律说了好多话!

岳律的声音真的太好听了。

好苏啊,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妈妈问我为什么在舔手机。

你们都让开,这是我老公!

我老公!

从今天开始我改名景城老婆。

你们这些女人真不知该说什么好(笑哭)。

纪然笑笑,“岳律师说的很对,所以我才说‘原则上’上是不行的,特殊情况另说。你们就把这个案例当成特殊情况吧!”

林鲲志举了一下手,“死者的父母有证据证明那一百万是他们给儿子的吗?”

“现在暂时没有这方面的信息,你们可以把这个考虑写到分析报告里。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他们暂时只能提供存单和密码,至于其他,由你们提出来,看能不能作为证据。”全城解答了一下。

“明白了!”大家都点头。

这个案子有意思啊,刚结婚丈夫就死了太惨了!

更惨的不是他父母吗,儿子没了,钱还都给一个和儿子刚结婚几天的女人,和送给陌生人有什么区别?

刚刚结婚,这钱应该是属于婚前财产吧?

是啊,女方有权力拿走吗?

而且男的一个月工资才五千,一百万要存多少年?肯定不是他自己的。

他父母还有存单和密码,如果是男的自己的,会交给父母还告诉他们密码吗?

这也不一定,说不定人家孝顺呢?

结婚几天这女的就白赚一百万,真是赚大了。

那也不能这么说,人家死了老公也很伤心好吧?

对呀,又不是她愿意的,这是意外!

人家也有感情的。

可是才结婚几天就把钱拿走,对男的父母太不公平了吧?

未必拿得走啊,这不要打官司吗?

所以男的父母去法院告女的了。

要我我也不愿意,儿子死了,钱也没了,白便宜了那个女的。

才结婚几天那女人以后肯定要改嫁啊。

你们说法院会怎么判?

不知道几个实习生会怎么选,做原告代理还是被告代理?

“这次就不以组的形式做报告,你们每人写一份法律分析报告,至于要不要讨论或是自己独立完成,看你们自己。”

“如果你们有问题也可以跟自己的带教律师请教,我们会给出一定的建议。”

几个实习生都对视一眼,虽然想讨论,可是万一自己的观点被对方知道,对方又保守不说出他们的观点,那不是太亏了?

毕竟这也算是一个竞赛节目,到时候是要淘汰人的,不能那么无私。

纪然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之前还是以邮件的形式把报告交给三位带教律师。”

现在都快十点了吧?

时间也太紧了。

这个案子有点难。

惨了,中饭来得及吃吗?


上一章  |  早安,岳律师!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