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 目录 >> 第334章 内定继母来唱戏(四)

第334章 内定继母来唱戏(四)


更新时间:2021年09月15日  作者:青山羡有思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青山羡有思 |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第334章 内定继母来唱戏(四)
第334章内定继母来唱戏(四)

第334章内定继母来唱戏(四)

姜柔的指缠着腰间的缓带,轻笑道:“听说堂叔祖母没念过什么书,不知、您听得懂吗?”

长安和怀熙很不客气的笑出来声。

太夫人先是怔了一下,笑意自眼底一闪而过,微微沉了嗓音,却也不过淡淡道:“孙媳,不得无礼。”

繆氏一拍桌子,不敢对姜柔如何,旋身便指着繁漪连声的“好”,“到底是高官儿家里出来的,说话好是威风有深度啊,我是你长辈,竟敢如此不敬!到不知你的诗书教养都到哪里去了!”

繁漪面上的笑意愈发深了:“慕家的规矩倒也简单,就是不多管闲事,不倚老卖老。侄孙媳儿自认,做的很好。如今进了姜家的门,秉承的是与您一样的家规教养。不计是太夫人、侯爷还是郎君,从未训斥,说明我做的也不差。”

轻轻咬了咬唇,眼底却卷起一片寒冰巨浪,兜头湃向繆氏,“叔祖母若是对太夫人和侯爷有意见,大可直说,何必绕着弯子来给太夫人添堵,指桑骂槐的、可就没意思了。”

太夫人眼皮动了动,忽然觉得这个孙媳妇披着温和皮子坑起人来,一点都不手软。

晴云悄悄觑了眼太夫人,见她没什么反应,不咸不淡追了一句:“您是庶房出身的继室,这里是姜家嫡支,尊卑您便没分清楚。再者,长房嫡长跟您这儿隔了几道房了,长辈不长辈的,心底要有点儿数。我们奶奶可不是什么没出身的小门小户,由得谁都敢来踩一脚。”

“也得看看自己的身份配不配!”

众人:“……”小丫头,可以的!

繆氏虽是继室,好歹给丈夫添了三个儿子,又是叔祖辈的,惯来被供着抬着,哪里被小辈这样削过面子,偏人家一副笑脸,说话又是不紧不慢,这么多人盯着,打还打不下去。

一根儿枝头指着繁漪颤了又颤,一口气梗在心口,几乎要背过去的样子,“你!你这贱婢好大的微风,到不知是仗了谁的势!”

晴云微微一笑:“您以为呢?”

蓝氏忙上前扶了繆氏做好,又是端茶,又是顺气儿,殷勤的到像是嫡亲的孙媳妇一样。

捏着绢子压了压眼角不存在的泪,回头红着眼眶看着繁漪道:“我知道大嫂瞧我们夫妇不顺眼,可要把郎君记嫡出的是先头母亲,也不是我们强求来的。我们夫妇也从不曾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大嫂何苦非要赶尽杀绝!那这样的手段来诬陷我们,又要害得灵姑娘险些毁了清白!”

文蕖灵依旧一副大度宽容的模样,苍白着脸摇头道:“不会,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不信琰大奶奶会做这样的事儿。若她有恶毒心思,那回在法音寺被惊马冲撞,她也不会来救我们了。”

贺兰氏不说话,只是握着文蕖灵的手拍了拍,长长的一声叹息,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蓝氏一嗤:“做戏谁不会!”

冯白氏倚着交椅,好一声幽长叹息,挖了繁漪一眼道:“人家是读书人,言辞精怪,哪里是咱们这些没读过书的人可辨得过的。原不过是为了女眷清白着想,想查个清楚,到了还成了多管闲事,我……”

福妈妈听着差不多了,忽然一扬声打断了道:“不过,奴婢在后罩房游廊尽头的树根儿底下发现了了些许不对经,似乎有掩埋的痕迹,挖开了查看,确实有未烧尽的昆云细纱残存。”

冯白氏没说完的讽刺、蓝氏的激愤、繆氏的咄咄逼人一下子凝结成了惊诧、慌张以及绵绵不尽火烧似的面颊滚烫。

太夫人掐了掐眉心,侧身揽了揽繁漪的肩,算是摆明了态度,口中叱道:“早怎么不说!”

福妈妈委屈的拧了拧眉:“奴婢实在是没机会说。”

众人:“……”还真是,抢答都没有那几个速度快!

主子一直在人群中,奴婢也不曾有机会单独行动,绢子上没有绣纹,瞧着与慕氏惯用的是一样的,只是料子上出现了差错。

偏偏那两种料子又是极像的,有人不懂分辨,错以为是一样的,摆明了是要栽赃。

而那蓝氏的女使也得过昆云细纱,有便有了,偏要欲盖弥彰的去烧毁。

这动机,就意味难明了。

一时间,蓝氏、冯白氏、繆氏、慕容雪被一道道凌厉的目光刮的浑身发痛。

慕容雪紧紧掐着肖云意的手腕,狠狠乜了她一眼,再想否认,旁人也只会当她想要摘请自己了。

柳氏慢条斯理吃着茶,微微一挑眉,似乎在庆幸自己脱身的快。

蓝氏一连声的“不可能”,涂着鲜红丹蔻的指直直指着繁漪:“一定是你栽赃!”

繁漪在心底第无数次感谢无音来无影去无踪的身手。

烧的好!烧的及时!

你们既来招惹我,那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何算栽赃你们!

她轻轻的语调里有数不尽的委屈,倚着太夫人小声道:“从被喊来到现在,我与晴云都没有离开过,如何栽赃你。你的院子我原也没去过,如何晓得你住何处,你的丫头又住何处。”

蓝氏眼珠子不停的转,想着合理的解释去破这个局:“谁不知道姜琰华身边有高手,想偷偷潜进去又有什么不能!”

怀熙徐徐一笑:“证据呢?你们谁看见了?”微微一顿,“听闻靖三公子虽侯爷在军中效力多年,一身武艺不俗,倒也有可能是你们夫妇偷了长嫂的东西来栽赃!”

说罢,啧啧了一声,叹息摇头,鄙夷之色溢于言表。

蓝氏惊叫:“你胡说,我没有!没有!”

繁漪看着蓝氏被逼道绝境,她本不是七窍玲珑人,一旦急了,就会口不择言,便越发显得她心虚了。

姜柔莹白的指一下下点在扶手上,留下一点有一点温热的印子:“还有什么证据,今日可说了明白。这绢子也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谁故意丢的?我们家小姑子,可由不得人随意栽赃!”瞟了眼蓝氏,“蓝氏,你说呢!”

蓝氏扬了扬下巴,满面强硬的傲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她心底的颤抖:“与我何干!”

怀熙漫漫而笑:“既然与你无关,你便不想找出背后之人,给自己洗清嫌疑么?”笑色漫漫冷下,“还是你根本经不得咱们盘问!你心虚,下手算计栽赃的人就是你!”

“你、你胡说!”蓝氏一趔趄,绊了自己的裙摆,竟是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姜柔缓缓看向太夫人:“叔祖母,您说呢?”

怀熙笑的温缓和煦:“妹妹是太夫人的嫡长孙媳,太夫人哪有不心疼的道理呢!”

太夫人也渐渐看出来了,她这孙媳平时不声不响,却确实有点能拢住人心的手腕,微微一笑,点头道:“这是自然的。”

姜柔似乎思忖了须臾,侧首同晴云道,“去请了老爷和侯爷、楚家大爷来,还有姜琰华和三爷,咱们都是女眷,面子薄,今儿要顾着谁家的脸面,明儿要担心谁家的姑娘名誉受损。这左右下手的人自己都不在意了,咱们也没什么好替人家遮掩了。”

“各位说,是不是呢?”

在场的都晓得,为着流言之事慕孤松和楚涵都亲自上了平意伯府的门去讨说法,可见慕楚两家当真是把慕繁漪当做了掌上明珠,慕氏又是沈三爷的义妹,有救命之恩的。

若是他们来,今日辨不出个所以然来,怕是不会罢休的了。

长安睇了姜柔和怀熙一眼,真没看出来,你们哪个看起来面子薄了?

一个赛一个的能说会道。

又看了眼繁漪,说话是温声平缓了些,表情也怯怯了些,却也没在客气的呀!

难怪能玩到一出去,根本就是一类人啊!


上一章  |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