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 目录 >> 第四十章 第五位气运之子

第四十章 第五位气运之子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07日  作者:吃奶的小猪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吃奶的小猪 | 大道金榜 | 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第四十章 第五位气运之子
账号:

密码:

第四十章第五位气运之子

第四十章第五位气运之子

第276章第五位气运之子

大金皇宫。

扈三娘、梁红玉、穆桂英几人啧啧称奇。

“气运之子就是不同凡响,那么多武林高手在侠客岛参悟了几十年,都没能领悟太玄经,狗杂种一去就学会了!”

“狗杂种不识字,在这一刻竟然成为了最大的机遇!”

“从阴阳合一的炎炎功,到罗汉伏魔神功,再到太玄经,狗杂种还真是傻人有傻福!”

“狗杂种其实不傻,反而聪明着,只是因为他学的东西太少,就像淳朴的婴儿,所以看起来傻傻的!”

赵武抱着佳人温软的娇躯,轻轻一笑,说道:

“这叫大智若愚!”

梁红玉点点头:“是啊,狗杂机缘巧合练得一身绝世武功,还收获了白阿绣那样一个才貌双全的老婆,也算走上人生巅峰了!”

“不知道狗杂种现在处于哪个阶段?如果还没有遇到白阿绣,随着金榜曝光后,他们还可能在一起吗?”

穆桂英有些好奇。

有些事情,知道和不知道,发展完全是不同的。

“之前狗杂种和白自在等人去侠客岛时,史小翠和白阿绣不是说如果他们三月初八还没有回来,就跳崖自尽吗?”

“如今他们已经在侠客岛耽误了不少时间,白阿绣不会已经自尽了吧?”

“不会这么惨吧?”

三人一颗心莫名紧张起来。

她们紧紧盯着天上光幕。

狗杂种练成太玄经后,石壁上的武功被两位岛主毁去,众人启程返回中土

回归中土后,狗杂种正好看到史小翠和白阿绣从悬崖上跳下来,他出手救下了跳入海中的史小翠、白阿绣。

之后为解一桩武林疑案,他随丁珰的叔祖“一日不过四”丁不四等去寻找他的女儿梅芳姑

他们来到熊耳山枯草岭,狗杂种蓦然发现,这里竟然是他的家

他终于又回到了小时候居住的荒山。

在这里,狗杂种终于找到了他的妈妈和阿黄

“嚯,小蝌蚪终于找到妈妈了,不对,是狗杂种终于找到妈妈了!”

“狗杂种的传奇人生就是从离开熊耳山找妈妈和阿黄开始,莫非也是找到妈妈和大黄结束?”

“石清闵柔还不知道狗杂种是他们儿子,他们来这里找梅芳姑报仇,也不知道最终会不会知道真相?”

“应该会知道吧?”

众人很好奇,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狗杂种跟石清闵柔关系不错。

但梅芳姑是养大他的妈妈。

这里以他武功最高。

如果他帮梅芳姑,石清闵柔自然杀不了梅芳姑。

当然。

如果梅芳姑说出狗杂种就是他们的儿子,当年的仇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众人紧紧盯着天上光幕。

闵柔盯着梅芳姑,冷冷道:“梅芳姑,你化装易容,难道便瞒得过我了?你便是逃到天涯……天……涯……我……我……”

狗杂种大惊,跃身闪开,道:“石夫人,你……你弄错了,她是我妈妈,不是杀你儿子的仇人。”

石清奇道:“这女人是你的妈妈?”

狗杂种道:“是啊。我自小和妈妈在一起,就是……就是那一天,我妈妈不见了,我等了几天不见她回来,到处去找她,越找越远,迷了路不能回来。阿黄也不见了。你瞧,这不是阿黄吗?”他抱着黄狗,十分欢喜。

石清转向梅芳姑,说道:“芳姑,既然你自己也有了儿子,当年又何必来杀害我的孩儿?”

梅芳姑冷冷一笑,目光中充满了怨恨:“我爱杀谁,便杀了谁,你……你又管得着么?”

闵柔拔剑,想要动手,又向狗杂种瞧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不许我报仇了,是不是?”

狗杂种道:“我……我……石夫人……我……”突然双膝跪倒,叫道:“我跟你磕头,石夫人,你良心最好的,请你别害我妈妈。”说着连连磕头,咚咚有声。

梅芳姑厉声喝道:“狗杂种,站起来,谁要你为我向这贱人求情?”

闵柔突然心念一动,问道:“你为甚么这样叫他?他……他是你亲生的儿子啊。莫非……莫非……”

他转头向石清道:“师哥,这位小兄弟的相貌和玉儿十分相像,莫非是你和梅小姐生的?”

石清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哪有此事?”

白自在哈哈大笑,说道:“石老弟,你也不用赖了,当然是你跟她生的儿子,否则天下哪有一个女子,会把自己的儿子叫作‘狗杂种’?这位梅姑娘心中好恨你啊。”

闵柔弯下腰去,将手中长剑放在地下,道:“你们三人团圆相聚,我……我要去了。”说着转过身去,缓缓走开。

石清大急,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厉声道:“师妹,你若有疑我之意,我便先将这贱人杀了,明我心迹。”

闵柔苦笑道:“这孩子不但和玉儿一模一样,跟你也像得很啊。”

石清长剑挺出,便向梅芳姑刺了过去。

哪知梅芳姑并不闪避,挺胸就戮。眼见这一剑便要刺入她胸中,狗杂种伸指弹去,铮的一声,将石清的长剑震成两截。

梅芳姑惨然笑道:“好,石清,你要杀我,是不是?”

石清道:“不错!芳姑,我明明白白的再跟你说一遍,在这世上,我石清心中便只闵柔一人,我石清一生一世,从未有过第二个女人。你心中若是对我好,那也只是害了我。这话在二十二年前我曾跟你说过,今日仍是这样几句话。”

他说到这里,声转柔和,说道:“芳姑,你儿子已这般大。这位小兄弟为人正直,武功卓绝,数年之内,便当名动江湖,为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他爹爹到底是谁,你怎地不跟他明言?”

狗杂种道:“是啊,妈,我爹爹到底是谁?我……我姓甚么?你跟我说,为甚么你都一直叫我‘狗杂种’?”

“狗杂种……”

熊耳山,枯草岭,梅芳姑望着原本命运中未来的画面,心中荡起层层涟漪。

如果当年没有遇到武王,想必这就是她的未来。

如果她面对这种情况。

她会怎么做呢?

“以我那时的心态,应该不会告诉他们真相……”

梅芳姑暗自沉吟。

对于自己的性格。

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虽然如今因为武王的缘故,她没有原本那么偏激。

但她能够猜到原本的她会怎么做。

她继续望着天空。

梅芳姑惨然笑道:“你爹爹到底是谁,天下便只我一人知道。”

她转头向石清道:“石清,我早知你心中便只闵柔一人,当年我自毁容貌,便是为此。”

石清喃喃的道:“你自毁容貌,却又何苦?”

梅芳姑道:“当年我的容貌,和闵柔到底谁美?”

石清伸手握住了妻子的手掌,踌躇半晌,道:“二十年前,你是武林中出名的美女,内子容貌虽然不恶,却不及你。”

梅芳姑又问:“当年我的武功和闵柔相比,是谁高强?”

石清道:“你武功兼修丁梅二家之所长,当时内子未得上清观剑学的真谛,自是逊你一筹。”

梅芳姑又问:“然则文学一途,又是谁高?”

石清道:“你会做诗填词,咱夫妇识字也是有限,如何比得上你!”

梅芳姑冷笑道:“想来针线之巧,烹饪之精,我是不及这位闵家妹子了。”

石清仍是摇头,道:“内子一不会补衣,二不会裁衫,连炒鸡蛋也炒不好,如何及得上你千伶百俐的手段?”

梅芳姑厉声道:“那么为甚么你一见我面,始终冷冰冰的没半分好颜色,和你那闵师妹在一起,却是有说有笑?为甚么……为甚么……”

石清缓缓道:“梅姑娘,我不知道,你样样比我闵师妹强,不但比她强,比我也强。我和你在一起,自惭形秽,配不上你。”

“卧槽!这不是之前武王跟梅芳姑说的差不多吗?武王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洞悉了本质!”

“这不是废话吗?武王一看就是情场老手,梅芳姑、石清闵柔那点事,他自然是洞若观火!”

“邀月怜星、焱妃月神、李秋水李沧海、巫行云、张三娘、江玉燕、慕容秋荻、东方白……那么绝世美人,就算情场白痴,经历这么多,也变成情场高手了!”

“不应该是武王是情场高手,所以才收获了这么多绝世美女吗?”

“很多男人不是都喜欢征服强的女人吗?怎么到了石清这里,反而就变了?”

“那一样吗?你们那仅仅是馋人家身子,石清是真正找过日子的人!”

“就是!找过日子的人还是得闵柔这样温柔型的!”

“像梅芳姑、邀月宫主这种女人,还是让武王收了的好,一般人可驾驭不住!”

“有理有理!”

“如今梅芳姑已经从石清口中知道了当年石清不选择她的真相,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说不定幡然悔悟,将狗杂种的身世告诉众人!”

“你怕是在想屁吃!”

“我打赌,梅芳姑绝对不会告诉众人狗杂种的身世!”

“我赌一个铜板!”

众人都紧紧盯着天空。

梅芳姑出神半晌,大叫一声,奔入了草房之中。梅文馨和丁不四跟着奔进,就看到了自杀的梅芳姑

此刻闵柔将头靠在石清胸口,柔声道:“师哥,梅姑娘是个苦命人,她虽杀了我们的孩儿,我……我还是比她快活得多,我知道你心中从来就只我一个,咱们走罢,这仇不用报了。”

石清道:“这仇不用报了?”闵柔凄然道:“便杀了她,咱们的坚儿也活不转来啦。”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丁不四大叫:“芳姑,你怎么寻了短见?我去和这姓石的拚命!”

石清等都是大吃一惊。

只见梅文馨抱着梅芳姑的身子,走将出来

梅芳姑左臂上袖子捋得高高地,露出她雪白娇嫩的皮肤,臂上一点猩红,却是楚子的守宫砂。

梅文馨尖声道:“芳姑守身如玉,至今仍是楚子,这狗杂种自然不是她生的。”

众人的眼光一齐都向狗杂种射去,人人心中充满了疑窦:“梅芳姑是楚子之身,自然不会是他母亲。那么他母亲是谁?父亲是谁?梅芳姑为甚么要自认是他母亲?”

石清和闵柔均想:“难道梅芳姑当年将天儿掳去,并未杀他?后来她送来的那具童尸脸上血肉模糊,虽然穿着天儿的衣服,其实不是天儿?这小兄弟如果不是天儿,她何以叫他狗杂种?何以他和玉儿这般相像?”

狗杂种一片迷茫:“我爹爹是谁?我妈妈是谁?我自己又是谁?”

奖励《太玄经》一门。

“卧槽!梅芳姑竟然自杀了??”

“狗杂种岂不是永远无法证实自己爹娘是谁?”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显而易见吗?”

“梅芳姑也是悲剧,好在遇到了武王!”

“狗杂种还真是鸿运滔天,原本以为他上榜后得不到侠客岛的太玄经了,没想到金榜直接奖励给他了!”

“气运之子就是气运之子!”

大漠之中。

石清望着最后自杀的梅芳姑,眼神一片复杂,不过想到梅芳姑已经被武王收了,原本的命运也改变了,心中愧疚才稍稍消散。

“清哥,梅小姐也是苦命人,而且天儿说起来也是她养大的,我们也不不报仇了……”

闵柔握着石清的手,柔声道。

通过金榜光幕展示的未来命运,石清从始至终都只喜欢她一个人,她还是很高兴的。

而且如今梅芳姑已经是武王的女人了,对她更不会有丝毫威胁,她跟梅芳姑也没有任何冲突。

加上狗杂种的关系。

他们也算亲戚关系。

“嗯,我们快去找天儿吧,天儿如今获得了太玄经,怕是有人会忍不住对他不利!”

石清点点头,两人快马加鞭朝长乐帮赶去。

长乐帮。

真正的主事人贝海石望着天空,眼神陷入沉思:“根据金榜的信息,狗杂种如今应该已经练成了炎炎功和罗汉伏魔神功,虽然不会什么招式,但内功之雄浑,恐怕我也不及也!”

“不过狗杂种不懂人心险恶,倒也好对付!”

“只是……”

“梅芳姑、石清和闵柔倒也不难对付,但狗杂种跟武王也有点关系,虽然不是武王亲儿子,但也交过武王爹……”

“算了,此事风险太大,还不如谋划侠客岛的太玄经……”

最终,贝海石压下了心中的贪念,忍住了对狗杂种下手,抢夺狗杂种刚刚获得的太玄经。

不过长乐帮其他人未必能够忍住。

贝海石索性卖狗杂种或者说武王一个人情,出手解决想要暗害狗杂种夺取太玄经的武者。

长乐帮也因此风云汇聚,暗流涌动。

(本章完)


上一章  |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