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 目录 >> 第三十八章 我一出手又要打死你们了

第三十八章 我一出手又要打死你们了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04日  作者:吃奶的小猪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吃奶的小猪 | 大道金榜 | 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第三十八章 我一出手又要打死你们了
账号:

密码:

第三十八章我一出手又要打死你们了

第三十八章我一出手又要打死你们了

第274章我一出手又要打死你们了

“这谢烟客也是鸡贼,欺骗人家淳朴少年,想要诱导狗杂种随便求他一件事,让他好随手完成,了却玄铁令之事!”

“可惜他没想到的是,狗杂种不像其他人那样求他办一些很难的事,反而压根不求他!”

“这就难受了!”

众人饶有兴趣的望着天上光幕,不得不说狗杂种虽然经历少,什么都不懂,但说话贼有意思。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比如:

狗杂种道:“大好人,你想吃枣子,是不是?”

谢烟客奇道:“甚么大好人?”

狗杂种道:“你是大大的好人,我便叫你大好人。”

谢烟客脸一沉,道:“谁说我是好人来着?”

狗杂种道:“不是好人,便是坏人,那么我叫你大坏人。”

谢烟客道:“我也不是大坏人。”

狗杂种道:“这倒奇了,又不是好人,又不是坏人,啊,是了,你不是人!”

大金皇宫。

扈三娘笑得花枝乱颤,道:“这狗杂种不懂人情世故,没有跟外人接触过,什么都不懂,说话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又头疼!”

“谢烟客怕是有得头疼了!”

梁红玉、穆桂英等人皆望着天空。

画面一转,准备带着狗杂种回摩天崖的谢烟客路上遇到长乐帮强者围杀一个名叫大悲老人的老头

狗杂种觉得大悲老人是好人,便挺身而出,不过上去就挨了两巴掌

若非对方忌惮他背后的谢烟客,早就下杀手了。

长乐帮瘦子强者见狗杂种不让开,便道:“好,小娃娃,我来试你一试,我连砍你三十六刀,你若是一动也不动,我便算服了你。你怕不怕?”

狗杂种道:“你接连砍我三十六刀,我自然怕。”

瘦子道:“你怕了便好,那么快给我走罢。”

狗杂种道:“我心里怕,可是我偏偏就不走。”

瘦子大拇指一翘,道:“好,有骨气,看刀!”

“啊!”

无数人惊呼,替狗杂种捏了一把汗。

“天儿!”

闵柔惊叫痛呼,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红着眼吼道:“长乐帮,天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

好在飕的一刀从狗杂种头顶掠了过去。

那瘦子这刀横砍,刀势轻灵,使的全是腕上之力,乃是以剑术运刀,虽不知他这一招甚么名堂,但见一柄沉重的鬼头刀在他手中使来,轻飘飘地犹如无物,刀刃齐着狗杂种的头皮贴肉掠过,登时削下他一大片头发来。

那狗杂种竟十分硬朗,挺直了身子,居然动也不动。

但见刀光闪烁吞吐,犹似灵蛇游走,左一刀右一刀,刀刀不离那狗杂种的头顶,头发纷纷而下,堪堪砍到三十二刀。

那瘦了一声叱喝,鬼头刀自上而下直劈,嗤的一声,将那狗杂种的右手衣袖削下了一片。

接着又将他左袖削下一片,接着左边裤管,右边裤管,均在转瞬之间被他两刀分别削下了一条。

那瘦子一收刀,刀柄顺势在大悲老人胸腹间的“膻中穴”上重重一撞,哈哈大笑,说道:“小娃娃,真有你的,真是了得!”

“这家伙武功还行,以剑使刀,三十六招连绵圆转,竟没有半分破绽!”

“不过出手也是狠辣,他收招时以刀柄撞了大悲老人的死穴,大悲老人是活不成了!”

“狗杂种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保住性命,也是运气逆天,不愧是气运之子!”

“是啊,要是换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上去,早就被劈成两半了!”

“不过狗杂种胆子也是大,后面半程,他虽然吓傻了,难以动弹,但开始他却是挺住了,任由对方刀劈下,也一动不动!”

“这就叫傻人有傻福!”

瘦子击中大悲老人死穴后不想惹事,便直接离去

狗杂种想要为大悲老人疗伤,大悲老人却已经油尽灯枯了,临死前将一套蕴含武功的泥人送给了他!

这些泥人中蕴藏着一门绝世武功

不过狗杂种和谢烟客暂时都不清楚

到了摩天崖后,谢烟客见狗杂种不求他,而他又不想跟狗杂种耗下去,于是想要弄死狗杂种

但他不能违背自己曾经的诺言,不能出手伤害狗杂种,于是他便教狗杂种武功

他传授狗杂种两种极阴、极阳的内功,想让狗杂种走火入魔而死,以绝后患

“我靠!这谢烟客枉他还是武林巨擘,竟然如此设计一个淳朴少年,真是卑鄙!”

“不过他这一招对普通人肯定效果非凡,但狗杂种可是气运之子,我打赌,狗杂种肯定因祸得福,不但没有走火入魔,反而练成了绝世神功!”

“那是必须滴啊!要不是怎么叫气运之子?”

“我的天儿……”

闵柔已经哭成了泪人儿,狗杂种出生不久就被梅芳姑抢去,动辄打骂,十几岁就流落江湖,一次次险死还生……

“天儿要是有什么不测,就算你是谢烟客,我也不会放过你!”

闵柔紧紧握着手中白剑,一颗心七上八下。

她武功也算不错,很清楚谢烟客这一招有多毒。

可以说一万个人这样练,能有一个人活下来就不错了。

狗杂种长到十八九岁时,修炼武功时经脉相互激烈冲撞而至昏迷,恰逢长乐帮众人误以为狗杂种是他们的帮主,将他劫回帮中。

帮中的医道高手“着手成春”贝海石将狗杂种救活

他们知道“狗杂种”不是真的石破天(石中玉),但因他长相与石破天(石中玉)酷似,因此故意将错就错,让他冒名顶替,以替他们消解即将到来的灾难,贝海石在他昏迷时用手术弄上去肩上的疤痕。

丁当把狗杂种当成了石中玉,每晚偷拿玄冰碧火酒给狗杂种喝,增其内息力道

再后来展飞把狗杂种当成石中玉,想要刺杀石中玉,以报石中玉勾引他妻子之仇

他三十年功力的铁砂掌打在狗杂种膻中穴上,将狗杂种体内八阴八阳经脉中所练成的阴阳劲力打成一片,水乳胶融,再无寒息和炎息之分

狗杂种内力增强,体内彻骨之寒变成一片清凉,如烤如焙的炎热化成融融阳和,四肢百骸间说不出的舒服

又过半晌,连清凉、暖和之感也已不觉,只全身精力弥漫,忍不住要大叫大喊。

登时神清气爽,不但体力旺盛,连脑子也加倍灵敏起来,练成纯阴纯阳内功,阴阳二气自然融合,内息龙虎交会,水火既济,阴阳调和,化成了一门亘古以来从所未有的古怪内力,有如上游的万顷大湖积蓄了汪洋巨倾。成就了他“阴阳合一”的无上内功。

“卧嘞个槽!这就练成了绝世神功?”

“不愧是气运之子!”

“恐怖如斯!”

“而且他之前得到的大悲老人送他的泥人上的武功还没有练呢!”

“等他练了,还不起飞?”

“羡慕的吉尔发紫!”

看到狗杂种阴差阳错练成阴阳合一的无上内功,所有人都柠檬了。

他们苦苦修炼一生,也未必能够获得一门好的内功,更别说练成了。

此刻。

摩天崖上,谢烟客也很是惊奇:“没想到狗杂种不但没死,还这样练成了阴阳合一的无上内功!”

“有意思!”

他饶有兴趣的望着天空。

他倒要看看狗杂种能够走到哪一步。

众人离开后,狗杂种拿起他的泥人查看,然而因为他刚刚内功大成,不知收敛,泥人在他手中一下就被捏碎了

狗杂种惊呼,感到可惜,却见泥粉褪落处里面又有一层油漆的木面。

他索性再将泥粉剥落一些,里面依稀现出人形,当下将泥人身上泥粉尽数剥去,露出一个果体的木偶来。

木偶身上油着一层桐油,绘满了黑线,却无穴道位置,刻工精巧,面目栩栩如生,张嘴作大笑之状,双手捧腹,神态滑稽之极,相貌和本来的泥人截然不同。

狗杂种大喜,心想:“原来泥人儿里面尚有木偶,不知另外那些木偶又是怎生模样?”

反正这些泥人身上的穴道经脉,他早已记熟,当下将每个泥人身外的泥粉油彩逐一剥落。

果然每个泥人内都藏有一个木偶,神情或喜悦不禁,或痛哭流泪,或裂眦大怒,或慈和可亲,无一相同。

木偶身上的运功线路,与泥人身上所绘全然有异。

狗杂种心想:“这些木偶如此有趣,我且照他们身上的线路练练功看。这个哭脸别练,似他这般哭哭啼啼的岂不难看?裂着嘴傻笑的也不好看,我照这个笑嘻嘻的木人儿来练。”

他当下盘膝坐定,将微笑的木偶放在面前几上,丹田中微微运气,便有一股暖洋洋的内息缓缓上升,他依着木偶身上所绘线路,引导内息通向各处穴道。

他却哪里知道,这些木偶身上所绘,是少林派前辈神僧所创的一套“罗汉伏魔神功”。

每个木偶是一尊罗汉。

这门神功集佛家内功之大成,深奥精微之极。

单是第一步摄心归元,须得摒绝一切俗虑杂念,十万人中便未必有一人能做到。

聪明伶俐之人总是思虑繁多,但若资质鲁钝,又弄不清其中千头万绪的诸种变化。

当年创拟这套神功的高僧深知世间罕有聪明、纯朴两兼其美的才士

空门中虽然颇有根器既利、又已修到不染于物欲的僧侣,但如去修练这门神功,势不免全心全意的“着于武功”,成为实证佛道的大障。

佛法称“贪、嗔、痴”为三毒,贪财贪色固是贪,耽于禅悦、武功亦是贪。

因此在木罗汉外敷以泥粉,涂以油彩,绘上了少林正宗的内功入门之道,以免后世之人见到木罗汉后不自量力的妄加修习,枉自送了性命,或者离开了佛法正道。

“卧槽!这武功也太坑了吧?是给人练的吗?”

“第一步摄心归元,摒绝一切俗虑杂念,这个虽然难,但能够做到的人还是有不少的,但既然想练这门武功,却又不能执着于这门武功,否则同样走火入魔!”

“哪个练武的得到这样的神功不会用心修炼?但一旦用心修炼,便是执着,便是贪!”

“也就狗杂种不太明白武功的含义,加上他天资聪颖,年纪尚轻,一生居于深山,世务一概不通,非纯朴不可,恰好合式。”

“也幸好狗杂种清醒之后的当天,便即发现了神功秘要。否则帮主做得久了,耳濡目染,无非娱人声色,所作所为,尽是凶杀争夺,纵然天性良善,出污泥而不染,但心中思虑必多,那时再见到这一十八尊木罗汉,练这神功便非但无益,且是大大的有害了。”

“从创始人至今,得到泥人的人不少,但能够练成的却一个没有,不对,他们根本连真正的罗汉伏魔神功都没有发现!”

“没办法,所有人都知道泥人是武林异宝,一旦到手,必然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损毁,但泥人不毁,里面的木罗汉不现,他们自然到死都不知道其中的奥秘!”

“不过就算他们发现了里面的罗汉伏魔神功,也不可能练成,因为练成的条件太坑了!”

狗杂种体内水火相济,阴阳调合,内力已十分深厚,将这股内力依照木罗汉身上线路运行,一切窒滞处无不豁然而解。

照着线路运行三遍,然后闭起眼睛,不看木偶而运功,只觉舒畅之极,又换了一个木偶练功。

他全心全意的沉浸其中,练完一个木偶,又是一个,于外界事物,全然的不闻不见,从天明到中午,从中午到黄昏,又从黄昏到次日天明。

初步小成后,只觉神清气爽,内力运转,无不如意

“不愧是气运之子,这才叫傻人有傻福!”

大金皇宫,穆桂英望着狗杂种先是因缘际会练成一门亘古未有的阴阳合一的绝世内功,如今又练成罗汉伏魔神功,忍不住感慨。

“这罗汉伏魔神功就不是人能够练成的。”

扈三娘美眸望向赵武,揶揄笑道:“武大哥天赋异禀,天纵神武,恐怕也练不成这门罗汉伏魔神功。”

“那还用说,武大哥红颜知己那么多,满脑子坏念头,能练成罗汉伏魔神功才怪!”

梁红玉附和道。

“你们几个小妖精,嘴又痒了,是不是又想尝尝本王罗汉伏魔神功的厉害?”

赵武捏了捏梁红玉的俏脸,笑道:“本王的罗汉伏魔神功,专门降服你们这些妖精!”

说话间,赵武一只不安分的魔爪伸了过去。

“啊,不要……”

画面一转,长乐帮狮威堂陈冲之以为得罪石破天并误以为被下毒,便带石破天去关押雪山派花万紫的地方

石破天见到后便要求把花万紫放走。

之后遇上丁珰,并被带去见丁不三。

丁不三得知“玄冰碧火酒“被狗杂种喝掉,因而威逼狗杂种与丁珰结婚。

在狗杂种揭开丁珰红盖头时,贝海石相告雪山派的人前来问罪。

狗杂种便回到长乐帮,见到白万剑等人。

白万剑质问狗杂种凌霄城之事,但狗杂种不是石中玉,因此茫然道:“凌霄城?那是甚么地方?我从来没学过甚么武功。如果学过,那也不会忘得干干净净罢?”

在白万剑等人听来,这几句话更是大大的侮辱,显是将雪山派丝毫没放在眼里,把“凌霄城”三字轻轻的一笔勾销。

雪山派王万仞忍不住大声道:“石帮主这般说,未免太过目中无人。在石帮主眼中,雪山派门下弟子是个个一钱不值了。”

石破天见他满脸怒容,料来定是自己说错了话,忙道:“不是,不是的。我怎会说雪山派个个一钱不值。好像……好像……好像……”

他在摩天崖居住之时,一年有数次随着谢烟客到小市镇上买米买盐,知道越是值钱的东西越好。

这时只想说几句讨好雪山派的话,以平息王万仞的怒气,但连说了三个“好像”,却举不出适当的例子。

雪山派这几人中,耿万钟、柯万钧、王万仞等几个他在侯监集上曾经见过,但不知他们的名字,只有花万紫一人比较熟悉

窘迫之下,狗杂种便道:“好像花万紫姑娘,就值钱得很,值得很多很多银子……”

雪山派众人大怒,拔剑而起,王万仞戟指骂道:“姓石的,你口出污言秽语,当真是欺人太甚。我们雪山弟子虽然身在龙潭虎穴之中,也不能轻易咽下这口气!”

狗杂种见这九人怒气冲天,半点摸不着头脑,心想:“我说的明明是好话,怎么你们又生气了?”

他回头向丁珰道:“叮叮当当,我说错了话吗?”

丁珰听得夫婿当众羞辱花万紫,知他全没将这美貌姑娘放在心上,自是喜慰之极,听他问及,当即抿嘴笑道:“我不知道,或许花姑娘不值很多很多银子,也未可知。”

狗杂种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就算花姑娘不值甚么银子,便宜得很,贱得很,那也不用生气啊!”

“哈哈哈……”

“狗杂种说话真是有趣,看把雪山派众人尤其是花万紫气成什么样了?”

“无形装逼最致命!”

“花姑娘值很多很多银子……就算花姑娘不值甚么银子,便宜得很,贱得很,那也不用生气啊!”

“狗杂种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家产吗?”

大漠。

黑白双剑石清闵柔一脸尴尬,他们自然知道狗杂种并不是嘲笑讥讽雪山派众人,而是狗杂种不通人情世故,不会说话。

“真是苦了天儿了,都怪梅芳姑那贱人!”

闵柔心疼狗杂种,对梅芳姑破口大骂。

要不是梅芳姑,狗杂种也不会什么都不懂。

他们继续望着天空光幕。

种种误会之下狗杂种被白万剑捉走,后遇到石清、闵柔。

看到这里,石清闵柔两人精神一振。

“我们还没有遇到天儿,说明天儿多半还在长乐帮!”

闵柔惊呼道。

“不错!”

石清点点头,道:“我们立刻赶去长乐帮,救出天儿!”

“好!”

两人骑马快速朝长乐帮赶去。

长乐帮中。

贝海石脸色阴沉,随着狗杂种上榜,他用狗杂种代替石中玉的事情便曝光了。

而且石清闵柔也会很快找来。

他之前的计划完蛋了。

而狗杂种则是满脸兴奋,明白了很多事情。

“原来那个石中玉长得跟我一样,怪不得被他们当做帮主!”

“如今他们应该明白我不是他们帮主,而是狗杂种了吧!”

“而我妈妈不是我妈妈,我爹爹也不是我爹爹……”

想到这里,狗杂种心情很复杂。

他继续望着天空。

之后狗杂种被丁珰、丁不三救出。丁不三见其太笨,要求他十天内打败白万剑。后来丁珰为了保护石破天将其扔到白阿绣的船上。

狗杂种结识了白阿绣和史小翠

在紫烟岛上史小翠收石破天为徒,为了胜过雪山派便并让他改名“史亿刀”,随后传授“金乌刀法”。在练武过程中,阿绣为了以后父亲的面子,也教了石破天一招“旁敲侧击“。

雪山派白万剑等人与丁不三、丁不四都来到紫烟岛便大打出手,石破天为救白万剑等人而与其联手。

随后众人离开后石破天也找不到史小翠、白阿绣,便也乘船离开紫烟岛。

石破天遇上侠客岛的赏善罚恶二使张三、李四,并喝了他们的药酒,并结为兄弟,后来也救了二人性命

分开后,石破天在上清观遇上了石清、闵柔,为了帮助二人拿到两块铜牌误伤照虚、通虚。

后来因为天虚向石清、闵柔问罪,狗杂种出声相助,与其发生冲突

这一刻,狗杂种更是经典语录频出,看得众人津津有味,笑得肚子疼。

“狗杂种:我不和你们打架,你们是石庄主、石夫人的师兄,我一出手又打死了你们,就大大不好了。”

“狗杂种摊开手掌,见掌心中隐隐又现红云蓝线,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一双手老是会闯祸,动不动便打死人。”

“冲虚道长:你再不还手,我就让你这个金乌派的恶徒当场毙命!”

“石清:孩子,师伯要点拨你的武功,对你大有益处,他是不会伤害你的,快取兵刃招架吧。”

“狗杂种:好,我还手就是了。(狗杂种从地上捡起一把破刀)躬身事戒望向冲虚:你,,你可别用剑刺我哦,等我把刀捡起来再说。”

“冲虚大怒:你当我是什么人啊,呸!”

(狗杂种寻思:一会打急了,说不定一不小心,又随手出掌打人,岂不又要打死人……于是把自己的一条胳膊绑在了裤腰带上)

“狗杂种:好啦,这就太平无事了。咱们打吧,这就打不死你啦!!!”

“冲虚道长羞怒交加:你......你欺人太甚!”

(本章完)


上一章  |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