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 目录 >> 第十八章 乔帮主惊呆了

第十八章 乔帮主惊呆了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17日  作者:吃奶的小猪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吃奶的小猪 | 大道金榜 | 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 第十八章 乔帮主惊呆了
账号:

密码:

第十八章乔帮主惊呆了

第十八章乔帮主惊呆了

大宋。

聚贤庄。

“阿紫……”

游坦之望着阿紫跳崖的一幕,悲痛欲绝,心痛得仿佛要窒息了一般,紧紧握着胸口。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看清楚了吧?你就是掏心掏肺,人家也不会对你有丝毫眷恋!”

游骥狠狠抽了游坦之一鞭子,恨铁不成钢骂道。

如今金榜曝光,游坦之恐怕没法获得易筋经了。

若是遇到阿紫,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珍爱生命,远离阿紫。

“不行!阿紫不能死!”

“阿紫还没有遇到乔峰,只要我阻止阿紫爱上乔峰,就能改变阿紫的命运,说不定还能获得阿紫的芳心……”

游坦之没有理会游骥,自顾自说道。

现在他脑海中只有阿紫。

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还想着那个恶毒女人,老子打死你!”

游骥气不打一处来,一脚狠狠踹在游坦之身上,将游坦之踢飞出去,重重吐出一口鲜血。

感情他教训了半天,依旧是对牛弹琴。

没有丝毫作用。

与其让游坦之日后遇到阿紫被玩死,还不如他现在打死了他,一了百了,免得丢人现眼。

“你打死我啊,就算你打死我,我对阿紫的爱也不会变!”

游坦之一脸坚决。

“你……噗……”

游骥脸色铁青,气血攻心,一口气提不上来,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二弟!”

游驹连忙抱住游骥,看了眼不为所动,依旧痴痴望着天上光幕的游坦之,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坦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游驹抱着游骥离去,想不通游坦之为什么如此迷恋阿紫。

阿紫的确很美。

但跟玉娘子、西施、香香公主等九洲前十的绝世美人相比,依旧差了一些,还足以让人疯狂。

如果游坦之迷恋玉娘子这样的绝世美人,他都可以理解。

但阿紫……

他真是想不通。

尤其是阿紫根本不喜欢他,只是想折磨他,用他来练毒功。

这样的女人,哪一点值得留念?

“我要去找阿紫!”

游坦之见游驹离开,踉跄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天下同样议论纷纷。

对于游坦之这条极致的舔狗,吃瓜群众更是兴致勃勃,高谈阔论。

“突然发现,游坦之跟林平之经历很是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成为了女神的舔狗,卑微到极致,一个自宫练剑,杀妻证道,让女神卑微到极致!”

“咦!还真是!”

“首先,林平之和游坦之名字相似,都是世家少爷,从小锦衣玉食,却本事平平。”

“其次,两个都是飞来横祸,俄顷之间家破人亡,林家被余沧海所灭,聚贤庄因为乔峰而亡,流落江湖。”

“然后,两人都是以报血海深仇为目标,都练得神功,林平之的辟邪剑法,游坦之的易筋经!”

“最后,两个都是悲剧收场,还他妈都是成了瞎子!”

大明。

林平之望着游坦之的名字,阴柔白腻的脸上带着一抹不屑,对于身下二两肉再无半点怀恋。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林平之以游坦之为鉴,更感觉自己的选择无比正确,他才不是游坦之那样的舔狗。

终有一天,他要让伤害过他的人,全部付出代价。

大宋。

天山。

缥缈峰。

“真是个窝囊废,活该悲剧,也配跟我同列一榜?”

李秋水毫不掩饰对游坦之的鄙视。

这样的男人,即便练得绝世武功,依旧是个窝囊废,能获得女人放心才怪了。

没有半点主见,对女人唯命是从,活脱脱一个女人的奴隶。

女人喜欢的是强大的男人。

强大,不仅是武功,更重要的内心。

内心强大,远比武功更重要。

“你都上榜了,还鄙视别人,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赵武捏了捏李秋水白腻中泛着红晕的脸颊,调侃道。

要不是他出现,李秋水也是无崖子的一个舔狗。

还不是悲剧。

有什么资格笑话游坦之?

“哼!”

李秋水冷哼一声,扭过头,背对着赵武,露出曼妙姣好的完美背部曲线,脸上写着:“我不高兴了!”

“生气了?我好好补偿你?”

赵武轻笑一声,从后面抱住佳人温软的曼妙的丰腴娇躯,轻抚着那细腻的肌肤。

“不要…!”

“嗯哼……”

时间如白驹过隙。

三日一晃而过。

天上浮现榜单再次更新。

十大悲剧人物

第五位:阿朱

“阿朱?难道就是那个阿紫的姐姐,跟乔峰有一腿的那个阿朱?”

“十有八九是了!”

“阿朱英年早逝,红颜薄命,能够上榜也不奇怪!”

“不知道阿朱跟乔峰又有什么故事?”

“说实话,其实阿紫这个小姨子挺美的,要是我是乔峰,就把她收了,免得祸害他人,然而乔峰却始终对阿朱恋恋不忘,不知道阿朱有什么本事?”

“说不定功夫很厉害?”

“草!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虫子上脑啊?”

因为阿朱之前屡次被阿紫和乔峰提到,如今看到阿朱上榜,倒是勾起很多人的好奇心。

即便乔峰也不例外。

“阿朱……”

乔峰望着天空,他没有见过阿朱,但阿朱的这个名字却很是深刻。

因为。

根据金榜上透露的信息,他未来跟阿朱在一起了。

他也很好奇,自己跟阿朱会怎样相遇?

又有什么故事?

含羞倚醉不成,纤手掩香罗。

偎花映烛,偷传深意,酒思入横波。

看朱成碧心迷乱,翻脉脉,敛双蛾。

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愁何?

带着丝丝忧愁的旁白响起,亭台水榭之中,翠竹阁楼之上,传来道道旖旎声笑

“什么鬼?难道阿朱就在里面?”

“不会吧,竹楼中明显是两个狗男女在调情,听那肉麻的小白脸声音,绝对不是乔峰!”

“难道乔峰被绿了?不对,难道乔峰接盘了?”

“大新闻啊!”

竹楼中的肉麻的调情声让众人云里雾里,但内心的好奇却是更浓。

“阿朱应该不会是那种人吧?”

乔峰内心七上八下,紧紧盯着天上光幕。

他虽然没有见过阿朱,但原本命运中他那么爱阿朱,他不愿相信,阿朱是个放浪的女人。

虽然绝大多数人云里雾里,但却有几个人很清楚,清晰的听出了里面的声音。

大宋。

清幽宁静的湖心小筑之中,有一个身着淡绿色长裙的女子。

她纤腰一束,一支乌溜溜的大眼晶光粲烂,闪烁如星,流波转盼,灵活之极,似乎单是一只眼睛便能说话一般。

她容颜秀丽,嘴角边似笑非笑,约莫三十五六岁年纪。

此刻。

听到光幕中传来的声音以及光幕中显示的画面,豁然站起身,眼中满是激动。

“是我!”

“怎么会是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阿朱她是……”

她的声音语气,听起来仿佛最多不过二十一二岁,那知已是个年纪并不很轻的少妇。

她正是段正淳的情妇之一,阮星竹。

段郎!

阿星!

两道肉麻至极娇腻的声音响起,竹楼之中的两人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哗……

哗……

“卧槽!是翻车情圣段王爷!”

“这个叫阿星的女人也是极品,段王爷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大胆猜测,这个女人多半就是阿朱和阿紫的母亲了,三人气质都很像!”

“废话!段正淳和他情妇都出现了,不用说,肯定是阿朱的父母,不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阿朱和阿紫是我跟阿星的女儿?”

大理镇南王府,段正淳一脸懵逼:“他又多了两个女儿?”

他儿子不是亲生的。

但在外面,他却有很多亲生的女儿。

真是造化弄人!

光幕中,段正淳与阮星竹每天游山玩水,风流快活,如胶似漆,但没两个月,段正淳就玩腻了

毕竟同一个女人,即便再美,时间长了,也没什么新鲜感,段正淳自然果断提起裤子,跑路了!

段正淳跑路之后,阮星竹便发现自己怀孕了,未婚先孕,乃是他家族大忌

没办法,阮星竹只能躲着一个人将孩子生下来,然后送给别人养

“卧槽!段正淳这狗东西,跟谢晓峰那渣男一样,真是人渣,就知道到处玩女人,还不负责!”

“堂堂镇南王,真是丢人!”

“前有甘宝宝,今有阮星竹!”

“甘宝宝还好,找了钟万仇那样一个舔狗接盘,使得钟灵从小生活不错,但阿朱阿紫显然就惨了!”

“阿紫变得那么坏,还不是段正淳那狗贼不负责!”

“否则阿紫也不会流落到星宿派,拜师丁春秋!”

“在丁春秋那种恶人手下,不变坏的早就坟头草三尺高了!”

“可怜的阿朱,生下来就被抛弃了!”

“阿朱是姐姐,但她和阿紫并不是双胞胎,也就是说阿紫是段正淳在阮星竹把阿朱送养之后又来把阮星竹搞怀孕了,而且同样没有负责,使得阮星竹不得不得第二次抛弃自己的孩子?”

“卧槽!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尼玛!段正淳这狗贼竟然如此畜生!他后面去找阮星竹时,肯定知道阮星竹抛弃了阿朱之事,但对于阿紫,他竟然同样不负责!”

“真是个人渣,不,段正淳这厮就不是人,只顾自己舒服,狼心狗肺,无情无义!”

“亏老子之前还当他是情圣,真是狗屁情圣!”

“要是让老子遇到,一刀阉了他,免得他再到处祸害美女!”

“渣男!别让我遇到,否则拿毒针射死你!”

阿紫望着天上光幕,对于段正淳,没有丝毫好感。

没想认祖归宗什么的。

“那就是我爹娘……”

阿朱泪眼朦胧,对于父母很是思恋,但对段正淳这个渣男也充满怨气。

对于阮星竹,她并怨恨。

她知道阮星竹也没有办法。

都怪段正淳。

大理。

段正明狠狠瞪了段正淳一眼,骂道:“你干的好事!大理段氏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即便刀白凤不许你纳妾,你作为王爷,偷偷让人把自己私生女养起来,难吗?”

段正明怒吼:“很难吗?”

“不难!”

段正淳低下头,不敢反驳。

的确如此。

以他的身份地位,养几个私生女很简单。

甚至都不需要他出面。

他只需要对着手下心腹吩咐一声,就能不惊动刀白凤,让心腹手下安排人照顾好他的私生女。

但他没有。

他每次爽完,直接就走人了,那还管其他!

“不管怎么说,也是我大理段氏血脉,派人将他们找回来!”

段正明吩咐道。

如今阿朱、阿紫是段正淳的私生女之事,天下皆知,如果他们还没有动作,必然更让人诟病。

何况阿朱阿紫如果流落江湖受辱,丢的也是他们大理段氏皇族的脸。

“是,皇兄!”

段正淳不敢反驳,拱手应道。

他抬起头,继续望着光幕。

阿朱很小的时候,因为养父养母贫穷,又一次被抛弃,流落街头,最后为慕容博所救,在慕容家长大

因为阿朱聪明伶俐,乖巧懂事,博得慕容家喜爱,成为慕容复的心腹婢女,精通易容术

吐蕃国师鸠摩智抓住段誉前来到听香水榭,阿朱易容成老仆、老妇戏弄鸠摩智,虽然被识破,但最后依旧依靠智慧,带着段誉撑船逃走!

“阿朱真是太可怜了,小小年纪就被两次抛弃,受尽苦难,但却依旧对生活的充满信心,开朗活泼!”

“阿朱真是聪明,面对鸠摩智这样的强者,还敢戏弄对方,最后还成功逃走,真是胆大心细!”

“阿朱,我老婆!”

阿朱和阿紫继承阮星竹的精灵古怪,但阿朱没有阿紫狠毒,那俏皮活泼的性格一下便获得了无数lsp的心爱。

“阿朱,真是个有趣的女孩!”

乔峰望着阿朱戏弄鸠摩智的一幕,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的关系,不由会心一笑,对阿朱有些好感。

画面一转,却是在丐帮杏子林,康敏指证乔峰杀了她的夫君马大元,并拿出书信,但阿朱找到了康敏话语中的漏洞,替乔峰据理力争,说的康敏无言以对,只得转移话题,声色俱厉!

“卧槽!是她!是她!又是她!那个成功把马大元送上绿帽榜的段正淳的情妇康敏!”

“想到康敏,我又想到了丐帮资历最老的徐长老,徐长老都八九十岁了啊!”

“我只想说,放开徐长老,冲我来!”

“康敏真是善良,很懂关爱孤寡老人啊!”

“可惜!红颜薄命!”

“呜呜,再也看不到康敏的绝世风情了!”

康敏一出现,瞬间引爆了无数人。

那可是一个人,几乎慰问了整个丐帮高层的奇女子!

白世镜、全冠清、徐长老……

丐帮众弟子脸色铁青。

这是他们丐帮永远洗刷不掉的耻辱。

画面一转,乔峰辞去帮主之位离去,西夏一品堂高手杀至,用悲酥清风擒获了丐帮所有人

阿朱也被西夏一品堂抓走

“嘶!”

“好险!”

“要不是马副帮主上了绿帽榜,揭穿了康敏的阴谋,咱们丐帮就要遭大难了!”

无数丐帮长老弟子心有余悸,暗暗庆幸。

多亏了马大哥上榜啊!

马大元:你们的礼貌呢?

死了还被拉出来鞭尸!

“阿朱这么漂亮,会不会被充入军伎?”

“草!你说的是人话吗?”

“大胆预测,阿朱会被乔峰所救!”

“肯定是这样,英雄救美啊!”

“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

果然。

画面一转,乔峰发现了阿朱阿碧,出手将其救下

解毒后,乔峰询问丐帮弟子下落,想要前去解救,阿朱、阿碧满是不解,毕竟丐帮之前都要杀乔峰,如今乔峰竟然还以德报怨,想着去救她们

乔峰的大义,让阿朱心生倾慕,可惜她们也不知道丐帮弟子被关在哪儿,于是乔峰告辞离去

“嘶!乔峰真英雄也!”

“是啊,之前丐帮众人都想杀他,而他却不计前嫌,还想着去救他们,以德报怨,天下几人能够做到?”

“看阿朱的眼神,爱了爱了”

“唉,我们愧对乔帮主啊!”

乔峰以德报怨的行为,不仅震动了阿朱,也让天下群雄羞愧难当,尤其是丐帮。

尽管康敏的阴谋败露了,但乔峰是契丹人却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

乔峰依旧辞去了帮主之位,离开了丐帮。

乔峰走后,阿朱阿碧遇到了段誉和王语嫣,并得知丐帮弟子被关在天宁寺

于是,阿朱提议去救丐帮弟子,并且易容成乔峰和慕容复的模样去救

一来,可以替慕容复洗刷杀害马大元的污名,二来,可以帮助乔峰获得丐帮的好感

阿朱易容成了乔峰,段誉易容成了慕容复,阴差阳错之下,真的成功救下了丐帮弟子

“阿朱真是有勇有谋啊!”

“不用说,阿朱显然已经对乔峰倾心了!”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再相遇?”

画面一转,却是阿朱前往少林寻找慕容复,但被少林拒之门外,看门和尚还看不起女人

于是,阿朱悄悄打晕了那个看门和尚,易容成他的样子,混进了少林寺

还盗取了少林至宝易筋经

哗……

哗……

“原来如此,易筋经是阿朱盗取的,后面显然给了乔峰!”

“岂有此理,我少林至宝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偷走了!”

“可恶!”

“笑死老子了,还天下武功出少林,武林泰山北斗,结果连本经书都看不住!”

“阿朱姐姐牛逼!破音”

“少林和尚好像发现了什么,不知道阿朱姐姐能不能逃掉?”

“肯定能逃掉啊,不然乔峰哪来的易筋经?”

众人都紧张的盯着光幕。

少林和尚因为认为乔峰杀了玄苦大师,全寺搜查,乔峰只好躲在佛像后面

阿朱盗取易筋经后,暂时无法逃跑,同样躲在了佛像后面,被乔峰抓住

玄慈带人到来,发现他们躲在佛像后面,于是突然出手

乔峰与玄慈三人激战中,阿朱不小心中了玄慈的大力金刚掌,深受重伤

乔峰硬抗玄寂一掌,然后趁势带着阿朱逃离,等安全后,便将阿朱放下,喝道:“你自己走吧!可别想逃走。”

然而阿朱落地,便即软瘫委顿,蜷成一团,似乎早已死了。

乔峰一怔,伸手去探她鼻息,只觉呼吸若有若无,极是微弱,再去搭她脉搏,也是跳动极慢,看来立时便要断气。

乔峰心想:“我心中存着无数疑团,正要问你,可不能让你如此容易便死

乔峰伸手到她胸口去探她心跳,只觉着手轻软……

乔峰急忙缩手,越来越奇:“他……他是个女子所扮?”

黑暗中无法细察此人形貌,乔峰是个豪迈豁达之人,不拘小节,可不像段誉那么知书识体,顾忌良多。

他提着阿朱后心拉了起来,喝道:“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你不说实话,我可要剥光你衣裳来查明真相了?”


上一章  |  大道金榜,我!至高武神被曝光了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