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封侯 >> 目录 >> 第九十五章 面亲

第九十五章 面亲


更新时间:2021年09月15日  作者:高月  分类: 历史 | 两宋元明 | 高月 | 封侯 
封侯 第九十五章 面亲
第九十五章面亲

第九十五章面亲

作者:高月

,最快更新!

陈庆跟随管家来到后宅,走进一座院子,管家笑道:“这里是我家老爷的书房,他有事找你。”

吕颐浩要找自己,这倒出乎陈庆的意料。

“吕相公找我有什么事?”

管家笑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公子请!”

吕颐浩今天穿一件宽大的禅衣,头戴平巾,笑眯眯请陈庆坐下,“陈将军要做心里准备,可能会提前返回西北。”

“为什么?”

“你们的张宣抚使写来一封信,金国不断对关中调兵遣将,很可能今冬明春会有一场大战,吴阶希望你尽快回去。”

“那我武学怎么办?”

“官家的意思是让你破格结业!”

陈庆半晌没有说话,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提前结业,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惊动到天子,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吕颐浩仿佛明白陈庆的心思,笑了笑道:“关键是吴阶把你看得很重,所以你回去就成了宋军备战的重要环节,惊动了官家也不足为奇。”

陈庆默默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回去?”

“看你的安排,就这几天吧!把手续办好就立刻返程。”

“我明白了,感谢相国告之。”

这时,一名侍女进来给他们上茶,但不知为什么,陈庆总觉得这名侍女有点不太一样,他也说不清哪里不同,好像气质不太像侍女,陈庆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只见她年约十六七岁,肌肤雪白,脸型容长,一张小嘴轮廓分明,红润而饱满,鼻梁高挺,一双眼睛很大,眼皮微微垂下,睫毛又密又长,一双纤手白皙而修长,她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左右,长得极为温婉大气。

少女一双俏目迅速瞥了陈庆一眼,慢慢退了下去,吕颐浩意味深长地望着她走远。

“另外还有一件事,你用自己的钱给士兵发放抚恤之事,官家不太高兴,这笔抚恤钱明年会给你补上,但官家希望这种事仅此一次,以后不要再发生。”

陈庆半晌苦笑道:“这也是张宣抚使信中说的?”

吕颐浩点点头,“我查了一下,应该是你把官家赏你的宅子卖掉了,没错吧?”

“正是!我卖了一万五千贯钱,还有之前官家上次的三千两银子,还有我骑射夺魁的奖金等等,加起来有三万五千贯钱,能给一千二百名阵亡士兵家属发放抚恤。其实还差五千贯钱。”

“你都写下来,天子想知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已经有人弹劾你巨额钱财来历不明。”

“范宗尹?”

吕颐浩摇摇头,“是秦桧!”

陈庆立刻提笔详细列了一份清单,推给了吕颐浩。

“我知道了,你去吧!尽快办好手续返回西军。”

“多谢吕相公替卑职仗义直言。”

“陈将军记住了,军队是天子的军队,你切不可越俎代庖,这是大忌。”

陈庆深深施一礼,转身走了。

吕颐浩望着他挺拔的背影走远,轻轻叹息一声,“幸亏还有这样的军人,我大宋才有希望!”

这时,刚才奉茶的少女走了进来,施一个万福礼,“参见祖父!”

吕颐浩微微笑道:“怎么样,还看得上吗?”

少女轻轻咬一下嘴唇,含羞地点了点头。

“绣儿,光看外表可不行啊!”

少女轻轻摇头,“绣儿不光看外表。”

吕颐浩有几分兴趣了,笑问道:“你还了解他什么?”

“宁可倾家荡产也要给阵亡士兵发放抚恤,凭这一点,就比外面那些只懂得攀比富贵的衙内们不知强了多少倍,绣儿对他深为敬佩!”

吕颐浩呵呵大笑,“能让我家绣儿看中的人,果然非同一般,此人天姿俨龙凤,虽是武将,却涵养极深,文武双全,可惜朝中目光短浅者多,不识俊杰。”

少女有些担忧道:“只是孙女已经.......”

吕颐浩不在意的摆摆手,“你只是望门寡,又不是真的寡妇,这种小事情他不会在意,但此事得从长计议,不急一时。”

陈庆回到武学已经是两更时分,和他同寝室的呼延通以及刘琼都还没有睡。

见陈庆回来,两人立刻站起身,“你总算回来了!”

“有什么事?”

刘琼把一杯热茶放在陈庆面前,“呼延今天听到一个消息。”

陈庆目光投向呼延通,“什么消息?”

呼延通忧心忡忡道:“我听说金国使者昨天晚上已经进入临安了!”

陈庆一怔,“金国使者来做什么?”

“我不知道,是二叔告诉我的,消息非常隐秘,知道的人不多,而且使者还是一个金国的大人物,我二叔死活不肯说。”

呼延通的二叔呼延威是礼部郎中,他的消息应该不假。

只是金国使者到来和自己离去,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如果没有关系,那为何又这么巧?

陈庆隐隐有一种预感,恐怕金国使者到来和自己多少有一点关系。

他暂时放下这件事,又对二人道:“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我可能要回西北了。”

呼延通和刘琼一起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西北局势紧张,吴都统再三要求我回去参加备战,张宣抚使写信给吕相公,天子已经同意我破格从武学结业。”

呼延通和刘琼面面相觑,居然破格结业,两人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吧!我明天去兵部办手续。”

呼延通有些伤感,“以后我们见面的时间就不多了。”

陈庆拍拍他肩膀笑道:“不用这么难过,我可能还有一件事请你帮忙。”

“你说吧!什么事?”

陈庆缓缓道:“明天晚上,陪我去一趟丰乐楼!”

突来的通知打乱了陈庆很多计划,他不可能说走就走,在走之前,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安排好,首先是武学的学业要结束,就算是破格结业,陈庆也要得到兵部的正式认可书。

其次便是对李清照的承诺,陈庆既然让李清照替自己抄书,那他就得准备一笔钱,至少两三年内,李清照不再为生计担忧。

搞到一笔钱就是陈庆的当务之急了。

借钱当然不是首选,陈庆便想到了吕府管事告诉自己的一个信息,他可以利用自己的箭术,在丰乐楼内狠狠赚一笔钱,实际上就是一场豪赌。

次日傍晚,陈庆三人来到了位于豫门外的丰乐楼。

丰乐楼就是东京汴梁的矾楼,东京汴梁的矾楼已经被金兵放火烧毁,矾楼东主钱氏家族便在临安最黄金地段重建矾楼,改名为丰乐楼,它实际上是一组建筑群,由一座主楼和五座副楼组成,主楼高达十丈,飞檐斗拱,上面挂满了小灯笼,夜里灯火璀璨,流光溢彩,其奢华更胜汴梁矾楼,被誉为天下第一楼。

楼内更是堆金砌玉,异常奢华,数百名年轻美貌女子生活在其中,乐姬、舞姬、歌姬、茶伎、酒娘等等,个个冰肌玉肤,貌若天仙。

档次这么高,当然消费也极高,最便宜的一盏茶也要十贯钱,不是一般百姓能够消费得起。

东京汴梁的矾楼更是要有一定身份才能进去,普通商人想去也没有资格,临安丰乐楼要好一点,上楼消费要有人带领,但一楼的大堂却没有那么多规矩,只要有钱,都可以白天来喝茶,晚上来喝酒。

丰乐楼的一楼大堂俨如宫殿一般,四周金碧辉煌,占地面积极大,足有几百个平方,它分为三个区,一个是茶酒区,有数十张小桌子,可以在这里喝茶饮酒;

第二个区是乐舞区,一群美貌乐姬弹奏着悠扬的乐曲,中间几名舞女在翩翩起舞,两个歌姬低吟浅唱,有时候这些也会表演一些异域歌舞。

第三个区是博戏区,也就是赌博区,这里各种赌博五花八门,像双陆棋、掷骰子,还有骨牌、投壶、握槊、叶子等等,甚至还有斗促织。

大堂内人声鼎沸,足有数百人之多,大部分都是富商,他们上不了楼,都聚集在大堂上,沉溺于其中,流连忘返。

一群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卖酒女在人群中穿梭,个个通体喷香,眼波流盼,眉目传情,撩得商人们神魂颠倒。

当然还有维持秩序的武士,数十名身穿武士服的彪形大汉靠墙而站,注视着大堂内的情形,只是不闹事,他们绝不会上前干涉。

呼延通是汴梁矾楼的常客,临安丰乐楼也来过几次。

“我有东京汴梁的矾楼楼牌,临安这边也承认,不过咱们不用上楼,在一楼大堂内就行了。”

刘琼笑道:“听说丰乐楼的酒很好,今天能不能尝一尝?”

“丰乐楼的眉寿酒确实是极好的,今天喝不喝得看老陈,怕误他的事。”

陈庆笑着摆摆手,“少喝点不妨事!”

三人找个位子坐下,一名美貌酒娘翩翩上前,笑吟吟问道:“三位官人想喝点什么?”

“来一壶三年酿的眉寿酒,配三碟小菜。”

说完,呼延通又取出一吊百文钱扔给她,“赏给你的!”

“谢谢官人!”

美貌女子给呼延通抛个媚眼,像蝴蝶一样飞走了。

呼延通压低声音对陈庆笑道:“这里面的酒娘有区别的,如果她头上戴着花,那就可以谈好价格带出去,风流一夜,但只限于一部分酒娘,舞姬、歌姬和茶伎都不行。”

“我先去博戏区那边看看。”

陈庆起身要走,呼延通一把拉住他笑道:“时辰还没到,喝一杯再去,现在大宋的十大清酒中,只有眉寿酒能花钱喝得到。”

本站、、、、、、、、、


上一章  |  封侯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