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诸界第一因 >> 目录 >> 第156章 暴食之鼎的躁动!

第156章 暴食之鼎的躁动!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14日  作者:裴屠狗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裴屠狗 | 诸界第一因 
诸界第一因 第156章 暴食之鼎的躁动!
第156章暴食之鼎的躁动!

第156章暴食之鼎的躁动!

心无四季,怎知春夏秋冬?

心无天象,怎见风雨雷电?

心无红尘,怎懂生老病死?

心神恍惚之间,杨狱隐隐间把握住了四象箭之后隐藏的上乘箭术。

“天意四象箭!”

长长的一口浊气吐出,风雨雷电之音才在杨狱的耳畔重现,对比心中风声呼啸,他顿时明了。

“是周游六虚!”

强压下张弓开箭的心思,杨狱眸光却是亮的吓人。

周游六虚功,更偏向于感知,他以风入手,此时风声入心,却正契合了天意四象箭的某一式,开启了这门上乘箭术。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他的箭术基础足够扎实,四象箭与他的契合度,也足够高。

经由暴食之鼎炼化,所有修行这门箭术的人,都不可能比他与这门箭术的契合更高了。

此时心思微动,关于这门箭术的信息已然涌上心头。

四象箭,仅有四式,春秋冬夏。

天意四象箭,却有十二式。

春、秋、冬、夏、风、雨、雷、电、生、老、病、死。

以及大成之后的,万象归一。

而他所领悟的,是风。

“杨大人?”

这时,雨幕中传来一声惊诧之音。

谢七立于房檐之上,见得油纸伞下的目光投来,心神皆是一震,有种被利刃穿心的错乱感。

‘这位杨大人的武功,似乎又有了精进?!’

见是杨狱,谢七顿时紧张起来:

“杨大人冒雨前来,可有要事?”

这半月来,木林府声名最盛的是杨狱,在一干乡绅、豪强、势力心中,最为忌惮的,也是他。

半个月,雄踞木林多年的两大帮派,就一个灭门,一个解散,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个巨大的震动。

相比之下,秋风楼那点事,简直是微不足道了。

现在,来了听潮阁,他怎么能不紧张?

不止是谢七,雨夜之中涌出的其他门客,也都如临大敌,心思凝重。

“杨某此来,有要事求见大老板,还请阁下通传一二。”

说话之间,杨狱撑着伞走进了听潮阁所在的巷子。

一众门客全都神情紧绷,更有人缓拔出了刀剑。

谢七眼皮一跳,冷眼扫过雨幕之中的其余门客,朗声道:“大老板早已等候多时,杨大人,请随我来!”

杨狱微微点头。

听潮阁并不算小,但两人的脚程很快,没多久,已然来到了听潮楼前。

“杨大人,请。”

近距离看这位名动木林的少年人,谢七心中不无紧张。

无论这位以什么手段杀了那刘长峰,都代表了他的武功远胜过自己,至少,他可没有把握在一位修成内罡的气血如龙强者手下逃生。

更不要说反杀了。

杨狱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位木林府的神秘大老板,是个有钱的。

这一栋听潮楼,共十二层的楼梯,来源于一棵树,且是很受达官贵族追捧的‘金丝木’。

不说旁的摆设,单单这栋楼,都价值千金了。

拾阶而上,到了第九层,杨狱就瞧见一笑容可掬的胖员外,拱手相迎。

“大老板?”

杨狱的瞳孔一缩,胸口的暴食之鼎又跳将了起来。

这位大老板,居然也身怀道果。

而且隐蔽远比秦姒来的好,直至走到了跟前,方才感应到。

“杨大人,真是年轻啊。”

大老板笑呵呵的拱手,不无感叹:

“上次见到大人这般少年英杰,还是上次了……”

这笑话很冷,杨狱表示自己并不想笑,余光一扫,落在了这胖老板的手上,他的手指很灵活,几枚古朴铜板流畅的转动着。

卜卦的铜钱?

杨狱的心中古怪,也是一拱手:“杨某此来,是有一事请教。”

“请教不敢当,但有所问,知无不言。”

大老板请杨狱落座,又为其斟茶,笑容好似恒定在了脸上:

“自己种的茶,杨大人不要嫌弃。”

心思有些微妙,杨狱没有拒绝,端起这杯茶,微微一嗅,察觉并未异色,也就轻品了一小口。

入口极苦,且未有回甘,是一苦到头,苦入心肺的那种。

“如何?”

大老板询问。

“不愧是大老板,这茶,绝非常人能够消受。”

杨狱放下茶杯,面不改色。

土、石、铁都吃了这些年,这点苦,他自然吃得下。

“大人果非常人。”

见杨狱面不改色喝了这杯茶,大老板笑意更浓了几分:

“大人有何事,只管开口。不过,咱是生意人,可不能白问。”

“那是自然。”

杨狱点点头:

“杨某要问这玄英珠的起处,大老板作价几何?”

玄英珠?

谢七听得此物,神色微变,虽很快就恢复如初,却怎么瞒得过杨狱的感知,当即心中一定。

“玄英珠?这价格,可真不低……”

大老板仍是笑着:

“在下是个做小本买卖的,怜生教自然惹不起,不过嘛……”

“作价几何?”

杨狱早有准备。

怜生教的势力太过庞大,锦衣卫都要忌惮,别说其他势力了,他也没想着所有人都配合他。

花钱买情报,他认为很划算。

“谈钱,就俗了。”

大老板上下打量着杨狱,不住的点着头,让谢七心头‘咯噔’一声。

“听闻大人尚未娶亲?在下有一孙女,豆蔻之年,美貌如花,温良可人,正配大人……”

“什,什么?你的孙女?”

正等着这大老板漫天要价的杨狱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旋即摇头拒绝。

心中也是腹诽。

他这一路来,但凡有交集的商贾、乡绅,无不想着给他塞几个暖床的,这大胖子更离谱,居然想做他爷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见这大老板还想说话,杨狱严词拒绝。

他倒不是守身如玉,可只看这胖子的身高五官,他便是有孙女,只怕也不大可能貌美。

如花,倒有可能。

“可惜了。”

见杨狱严词拒绝,大老板略有可惜,但笑容依旧:

“如此,大人以为,千两黄金如何?”

“千两黄金?”

杨狱眼皮一跳,这帮狗大户,真是不知道什么是钱了。

千两黄金,他倒是有,可那是抄家所得,他能分润,可却不可独吞。

拿倒不是拿不出来,可单单买个消息,他哪里舍得?

“大人误会了……”

大老板笑眯眯,从怀里掏出一张千两面额的金票,推到杨狱面前:

“大通金票,诸州、府皆可兑换足额金银。”

“大老板真是豪气。”

杨狱少有这么拿捏不住一个人,这胖子的思维着实抓不住,不由的凝神注视:

“不过,这历来只有买东西的付钱,哪有卖东西的付钱的道理?”

“这,就是在下的道理。”

大老板仍是笑着:

“不拿我的钱,我心难安。”

千两金票在前,杨狱自然是有着心动。

这足够他炼化两件食材的了,且是在一月之内。

只是……

将金票推了回去,杨狱起身:

“拿了你的钱,我心难安!”

金银珠宝,美玉财帛,这世上没人不动心,杨狱自然也不会例外。

只是,无缘无故的钱财,他绝不会碰。

“既然如此……”

大老板叹了口气,端起茶杯,轻轻吹着气。

“告辞!”

杨狱也不可惜,转身就走。

“等等!”

临杨狱出门,大老板又开口了:

“大涛江西去十二里,江心靠左三里,有一山洞,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多谢!”

杨狱脚下微顿。

点点头,道谢离去。

杨狱撑伞离去,很快,已不见了影子。

雨,越发的大了。

谢七合上门,心有疑惑:“这可不是您的规矩吧?”

大老板的生意经,他自然清楚。

遇人先撒币,这是他的一贯作风,且不收他银子的,从不合作。

今日怎么……

“总有例外嘛!”

大老板轻品一口茶,直苦的小半张脸发麻,笑容都僵住了:

“这小子可真能忍……”

“因为他不收好处,您对他另眼相待?”

谢七猜测着。

“屁!这世上哪有这个道理?”

大老板‘啪’的放下茶杯,眸光幽幽:

“怜生教这些年越发的势大了,能给他们找些麻烦的事,为何不做?”

“咱们何必惹怜生教?那群疯子要是发起疯来……”

谢七摇着头,心里却是半点不信。

怜生教之前找了那么多次麻烦,怎么也没见你报复回去?

“你不懂。”

大老板又不说了,只是摇头。

谢七只待退去,突然想起之前的事,好奇心涌起:

“您之前还没说完呢?那祭台上的东西里,你拿了哪一件?还是都拿走了?您今年,真有百岁开外?”

“要不说你蠢呢?什么话,你都信。”

大老板哑然失笑,摆摆手,将他赶了出去。

骗我的?

谢七将信将疑,可隐隐间,却觉得那一番话不像是假的。

至少,以大老板的文采,编不出那首充满道家韵味的‘歌曲’来……

“杨狱……”

静下来的听潮楼九层,大老板静坐许久,方才展开手掌,望着那几枚圆滑的铜板,心中叹息:

“上次见到这般运势,真就还是上次了……”

“唉,可惜了……”

哗啦啦!

雷声、风雨声越发的大了,大雨好似瓢泼一般。

某处阴影中,杨狱睁开眼。

“运势?”

望着风雨之中的点滴微光所在,杨狱眸光一闪。

不接那千两金票,有诸多原因,可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察觉到了那大老板身上的道果。

天上不会掉馅饼,即便有,你也不会知道其中是否有着钩子。

“大老板……”

深深的望了一眼听潮阁,杨狱足下一点,已然没入了风雨之中,趁着夜雨浓重,扑向了大涛江。

夜幕在他眼中如同白昼。

风雨不但不是阻力,反而更加快了他的速度。

夜幕大雨,几乎是他的主场。

没多久,杨狱已然来到了这大老板所说的地方。

只见这里山多林密,地势极为复杂,杂草藤蔓遍地都是,要想在其中寻到一处山洞,难度可想而知。

“嗯?这是……”

靠近未多久,杨狱的身子突然一震,一只手捂住了胸口。

暴食之鼎,在暴动。

就好似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老饕,望见了一桌山珍海味!


上一章  |  诸界第一因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