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目录 >> 第六十八章 不客气,阿珍

第六十八章 不客气,阿珍


更新时间:2021年07月31日  作者:沉默的爱  分类: 体育 | 篮球运动 | 沉默的爱 | 余下的 | 只有噪音 
余下的,只有噪音 第六十八章 不客气,阿珍
第六十八章不客气,阿珍

第六十八章不客气,阿珍

路易仔细看了奥尔巴赫交给自己的这份热门新秀名单,只有微笑刺客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将。

其他的,偶有几个让他觉得似曾相识但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比如犹他大学的汤姆·钱伯斯(TomChambersPF/C),难得一见的白人运动型内线,光看球探报告,给路易看出了80年代版格里芬的即视感。

但他很快就把这个名字搁置了。

凯尔特人现在不需要内线,他们需要的是后卫。

尤其是强有力的一号位,如果可以的话,伊赛亚·托马斯就是这个位置上的最佳补强。

路易确定了人选,而且可以肯定是万万不会水掉的球员,就把名单放一边,洗个澡准备睡了。

这次全明星在克利夫兰的骑士队主场举办,路易正好要回家,所以算是赶巧。

但他没有到现场看比赛的打算,一是贵,二是对这些表演赛不感兴趣。

上次他回家的时候,因为他休学的事情曝光,回到家连饭都没吃就出来了。

已经过去大半年,不知道老妈不知道有没有从牛角尖里爬出来了。

路易相信没有转不过来的弯,如果李轩冰有去了解过他,凭他这个赛季出的风头,也该知道他在“溢价黑人嗑药大联盟”里混得不错。

虽然吧,这个联盟看起来风雨飘摇随时可能破产的样子,但他可是实实在在赚到钱,并且迈入中产阶级了。

次日,傍晚,路易走出机场,打车回家。

这座城市就像NBA一样,在萧条中挣扎着。

路易记忆中的克利夫兰虽不像洛杉矶这种大都市那样繁华,却也不是现在这样不上不下。

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居民只能将精神世界寄托给体育,偏偏80年代又是克利夫兰体育界黑暗历史的开端。

路易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

李轩冰不知道他要回家,所以家里没有任何的准备,可能他连晚饭都吃不上。

路易倒是不在意这个,他是想给老妈一个惊喜。

所以,当他从外面走进来,发现家里除了李轩冰外还有几个中年妇女,都是亚洲人的面孔。

“李太太,这就是你儿纸吧,长滴真俊啊!”

这是哪个旮旯的口音啊?

路易听出是普通话,随即露出标志性的笑容:“阿姨好。”

儿子突然回家,李轩冰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明明心里还记着路易骗她的事,在客人在家里也不好发作。

可以说,路易阴差阳错地挑了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回家。

“...咋回来了?”李轩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稳。

“今年的全明星周末在我们这举办...您可以理解为一群打球打得很好的黑人在里奇菲尔德体育馆搞联欢,我也就跟着放假了。”路易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礼物盒,“这是给您的礼物,妈,您和阿姨们先坐着,我先回屋...”

“呃...”

李轩冰发现路易真的变化很大,以前他哪里会说这种客套话啊?最多叫几声阿姨,然后就回屋了,还给她带了礼物...

真是长大了。

李轩冰的气早已经消了,她只是不满路易骗自己在上学实际上跑到波士顿“打工”。

“李太太啊,你这个儿纸真是年轻有为,你看到他那身行头了吗?少说啊,也得这个数呢!”

中年妇女人开始讨论路易,她们有的曾在报纸上听过路易的名字,此时说起来,就像在说某个明星。李轩冰的心里虽然还有些小疙瘩,但此刻听朋友这么夸自己的孩子,心里跟着泛花。

当然,客套是必须的,她一副愁苦的样子:“你们是不知道啊,他工作的那个公司,真是一言难尽,全是黑人,而且整个公司就他一个亚洲人,连个阿三都没有...而且啊,这公司形象不好,不信你们出去问问,谁听了都得摇头!”

李轩冰的话并不假,但实际情况没有那么夸张。

克利夫兰不喜欢NBA的原因在于,他们拥有一支奇烂无比的NBA球队,但这支球队本来是还可以的,只因为来了个脑瘫老板,请了个脑瘫教练,进行了一堆脑瘫操作,然后整支球队看起来就像是脑瘫中的脑瘫。

任谁家门口有这么一支球队都会感觉家门不幸。

李轩冰没想到他的朋友居然还能举一反三,“还可以了,我可是在电视上看见过你家孩子,那个气派,真的不像是一般人,未来肯定能成大事,而且NBA没啥不好的,虽然黑人多,但钱也来得快啊,可别像那个橄榄球,好家伙,前段时间把我家老头气得够呛...”

路易久违地回到了他的房间。

里面很干净,没有一点灰尘,整整齐齐,肯定是有人定期打扫过的。

李轩冰从不会请人来家里做清洁,所以他的房间究竟是谁在定期打扫,答案不言而喻。

路易打开了行李,在写字桌上认真地写起了微笑刺客的球探报告。

他没有看托马斯的比赛,仅凭印象先写了几段。虽然他知道托马斯必定会成才,但这球探报告不能马虎,得有让人信服的理由。

对这种他笃定能够成才的球员,他会用很夸张的口吻放大他们的优点,以确保球队能明确选秀人选。

托马斯的优秀全美皆知,受桑普森的影响,他很可能在大二赛季结束后就参加选秀,届时,掉不出前三之位。

一个1米8的一号位,大二赛季还没结束便已经锁定前三,这是何等的风光?其职业前景又有多么优秀?

话虽如此,但路易相信托马斯不会成为状元。

他的身材会给人疑虑,因此,哪怕其他位置的竞争者实力不如他,但只要比他拥有更高的潜力,别人就会优先考虑强壮的侧翼,高大的中锋,拿状元签选后卫太不保险了。

路易写满两页,将托马斯的精神属性说到极致。

他记得托马斯曾在总决赛上用一只脚缔造总决赛第四节的单节得分记录,因此,此人的精神意志应该处于极端强大的那一列,无论怎么着墨,都不为过。

剩下的技术特点,就得等到他看完托马斯的比赛录像再来总结了。

肚子的叫唤声让路易停下了工作。

他想吃点东西,家里有客人不方便,所以他带了些钱出门去。

路易走在满是烟味的街道上。

进入80年代,抽烟的热潮没有下降,反而愈演愈烈。

活跃在2020年的路易,曾以为烟草这玩意儿只在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发展到国民级的热潮,没想到7080年代的美国不遑多让。

路边一脚不踩几个烟头都算这个城市的烟民不给力。

路易找了家他从前经常来的餐厅。

也是家中餐厅,叫“中华小时尚”。

路易点了大份的水饺,然后连喝了几口可乐。

可乐,这饮料是他永生永世都戒不掉的东西。

所有不喜欢喝可乐的朋友都警告他这玩意儿杀精,他虽然对人体不是很了解,但他想,即使这玩意儿杀精,等他进入膀胱系统都被消化成什么样了,还能杀得动谁?不还是得等待男人们提枪握棒对准轨道一通长射,伴随着一阵舒爽的哆嗦,以此来实现它最终的价值吗?

路易看了下这家店的布置,和记忆中没有两样。

倒是柜台的服务员长得不错,近看像杨天宝,远看像李慧珍(迪丽热巴),他肯定是太累花了眼...嗯,她应该有白人血统,不然不会这样。

但似乎有人在骚扰她,一个白人,强壮的白人,虽然没他强壮,但看起来也足够结实。

没落的克利夫兰,最不缺少的就是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还粗鄙不堪的脑瘫大白了。

路易本来只想享用完地道的水饺,再多喝几杯不限量的可乐就回家和老妈互诉衷肠。

但当他听到那个白人冲柜台的李慧珍说:“跟我出去吧,你至少应该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比平日里那些喜欢和你搞在一起的东方小男人糟糕,不,我比他们强得多。”

路易无意英雄救美,也不想当出头鸟。

但当这个被下半身支配的脑残大白用“东方小男人”这种字眼来侮辱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亚洲男性的时候,他不能只是坐在那里吃水饺。

“你要是发情了,就给我滚到外面去日电线杆,而不是在这里倒我的胃口!”

路易粗俗的话语从身后传来,那白人立刻转过头,本想拿出他的大男人气概,但他看到的是一个身高超过1米9,甚是强壮且满脸不善的亚洲男人。

“别多管闲事!”他色厉内茬地叫道。

路易不耐烦地上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凶恶地说道:“再让我从你这张臭嘴里听到半句话,我就把你这张比猴屁股还丑的烂脸塞进马桶!”

说罢,路易一把将他推开,由于没控制住力道,竟然将他推倒了。

他像条争夺交配权失败的蠢狗一样落荒而逃。

“李慧珍”感激地说:“谢谢你。”

“不客气,”路易决定继续享用他的晚餐,“阿珍。”


上一章  |  余下的,只有噪音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