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 目录 >> 184章 各奔

184章 各奔


更新时间:2022年01月25日  作者:催墨成书  分类: 武侠 | 武侠幻想 | 催墨成书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184章 各奔
修真仙侠184章各奔

184章各奔

书迷正在阅读:、、、、、、、、、

将这一应法宝的用处说完之后,沈元景又拿着杨达给来的玉瓶,说道:“这里头是广成子遗留的数十粒丹药,每服一粒,足可抵得千百年吐纳修炼之功。

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我还担忧你们境界提升过快,法力却难以跟上。前番都吃过了纯阳金丹,第二枚便无有神效。

现下又有了此广成金丹,等散仙之境后,各依我传授妙法服用,将丹毒祛除,稳固根基,加上道法、法宝,也不怕那些个前辈。”

他予了俞峦并弟子们一人一粒,才收起来。裘芷仙多问了一句:“师父你也要服用么?”

沈元景摇摇头,说道:“我已将往上的所有道法全都换成剑修法门,唯独入道的这一点点,仍旧是我从前所学,杂糅了广成子所传长生诀。

是以我还要再转一次根基,使这门剑修大法,真正圆满,才敢说是能与广成道法并肩的一种法门。”

余英男忍不出道:“师父,你老人家常说有事弟子服其劳,不能总让你在前头探路,我们几个捡个现成,不劳而获。

不若你将其中要诀传授于我,代替你做这一番验证。纵然出了差错,还有可挽回的余地。”

“你有这番心意,值得褒奖。”沈元景笑道:“不过还要等你有我这个见识与境界,再来说此话,现下还是老老实实听我安排。”

他又将幻波池大战的一些个经过,略略说了一遍,吩咐道:“今次一场大战,与峨眉已是死仇,今后见面,不动手则罢,若是动手,不要留情。

另外我杀了九烈神局那孽子黑丑,要不了几日,就会传回九华山,他夫妇二人定不肯罢休。我眼下还有几件大事要办,一两月内尚且不便现身。

明娘你脚程快,去接了商风子、石生与古神鸠出来,再将涵虚仙府关闭,阵法启动。你们几个功行稍差的,借小家伙的光,去雄狮岭无忧洞暂住几月,只极乐真人在一天,定无人敢打扰。

其余几个就留在此地修炼,将广成金丹炼化,等到峨眉派与五台教三次斗剑,我再召唤你们。”

米明娘依言而去。另一边俞峦也拉着上官红,将圣姑一事说了个明白,果然是她听得眼睛发亮,点头如小鸡啄米。

其后俞峦将两家道书挑出,事关阵法的都拓印一份,往天蓬山灵峤仙府而去,并约定等她渡劫之后,将九曲黄河大阵琢磨明白,再来探讨。

米明娘将商风子一行人带回,沈元景先将戈符阴符予了石生,说道:“这一件法宝予你,不过眼下我有要事去办,阳符暂借我,有大事也好做个传讯。”

石生仰起头来,说道:“过不多时,我要成就散仙,算不算大事?”

沈元景一怔,随即明白,哈哈笑道:“你这小贪心鬼。算,当然算,回头我补你一件法宝做贺。不过,你要渡劫,需得在无忧洞,叫那极乐道友,也出出血。

我与你说,他练就了一蓬金针,可是了不得。你若能拿到手,我回头教你个法子,聚能成一柄飞剑,分开又能使出炼剑成丝的将。”

石生早就觉着这门剑法神妙异常,又极美丽,眼馋不已,当即就缠着师父,要他传授。

“你这小鬼,好似那金针到手了似的。”沈元景点了点他额头,当下细细将道法说了一遍。

看着石生喜滋滋的模样,边上裘芷仙撇撇嘴,说道:“看你这得意的模样,将来我也寻一件针样法宝,把你比下去。”

司徒平在一旁笑而不语,只将手一摊,掌心现出一团紫色火焰,微微一闪,如蚕一样抽出一条长长的丝线,绕着石生盘旋,很快化作一个大茧,将之包裹在内。

等一团火焰尽被抽出,大茧又嘭的一下,四散开来,变作一截一截细短的丝,正如沈元景寻常演练的剑气成丝一样,忽东忽西,来回跳跃,宛若流萤。

他几根指头再动一下,那丝线在原地一旋,化作一只只紫色的蝴蝶,扑动几下翅膀,倦鸟投林一般落回掌心,重新组成一团火焰。

石生看得满脸羡慕,早早就凑了过去,小声询问。杨达叹道:“二师弟这才是真正将道法练入了神,推陈出新,不像我还只是个道法的奴隶,不知何日才能突破藩篱。”

司徒平微笑道:“师兄所学广成道法,本就比纯阳道法要博大精深,自然是要花费许多时间领悟。一旦师兄也寻着了门道,立刻就能后来居上,我恐怕是远远不能及的。”

杨达正待谦虚几句,却不料石生不怀好意的说道:“二师兄,既然纯阳道法比广成道法差,你都能练得比大师兄厉害,岂不是说……”

他坏笑几声,往沈元景身边躲,却不料旁边杀出来裘芷仙,一把揪住他的脸蛋,喝道:“好啊,都学会挑拨离间了,出息了啊!是不是你能先一步晋级,就来取笑我?”

石生一慌,说道:“糟糕,怎么忘了你这母老虎,是和我前后脚进师门来的。”

裘芷仙气极,两只手伸前去捏脸,石生求助似乎的看向旁边。她又道:“谁来也没用,都是平素太宠你,反了天!”

沈元景轻轻一笑,说道:“我可救不了你,多说一句,不定连自己也要搭进去。惹不起,惹不起,我去也。”他化作一道虹光,径直往南。

待他走后,司徒平说道:“好了,裘师妹放过石师弟吧,你们同小师妹一起,快快赶去无忧洞。”

裘芷仙一怔,问道:“那师兄你们呢?”

司徒平与杨达几人相视一笑,说道:“咱们清玄门虽然创立时日不长,也不是什么人能到涵虚仙府撒野。我记得好像就只一次,是北邙妖鬼徐完在门口耀武扬威了一番。”

“徐完不是被师父杀了?”上官红眼睛一亮,说道:“师兄,你们是要去九华山,找九烈神君问罪么?”

邓八姑笑道:“自然不是。咱们什么时候主动找过别人麻烦?不都是恶人上门来攻,迫不得已还击么?”

“啊?”上官红叫了一声,杨达笑道:“好了,邓师妹,别逗小师妹了,说不得她当真了。我们也不遮掩,就是预备要寻他麻烦。

他若老老实实守在九华山也就罢了,真敢来三折崖放肆,定要追去,将他夫妇二人诛灭。”

石生嘟囔道:“可是师父叫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去极乐祖师那里躲一阵子。”

“师父有时候就是太过小瞧我们了。”裘芷仙不以为然道:“我听说峨眉那些个弟子,境界也不到散仙,法力法宝无一能比得上我们,还不是成天在外面瞎跑。

师父是将我们视作巢中雏鸟,成天等他喂食。却不知若不能踏出悬崖,如何学得会飞翔。

不管你们有什么计划,我可不愿意寄居人下,一定是要跟着你们也好好的磨炼一番,省得被这小鬼瞧不起。”

杨达有些迟疑,余英男说道:“大师兄就带上裘师妹吧。当年我境界还不如她,不是一样去往滇西,相助凌师伯立下雪山派?”

“好。”杨达点点头,说道:“那就劳烦商师弟,带石师弟与小师妹,去往雄狮岭,见极乐真人。”

“不行!裘姐姐要去,我也要跟着。”石生双手叉腰,大声叫喊,见着几人似要开口阻止,说道:“别忘了我能随时与师父联络,你们不带我去,我就告密!”

看着他理直气壮,裘芷仙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朝着脸揪过去。石生连忙跳到商风子身后,叫道:“四师兄,救我!”

商风子将他提溜出来,笑道:“连师父都惹不起她,我哪救得了你。”看他气鼓鼓的,摸了摸头,又道:

“师兄师姐,我不和你们一起,也不去雄狮岭。前番凌浑师伯过来说一直在与滇西魔教相抗,正却人手。我过去磨砺一番,说不定就能晋升散仙。”

裘芷仙这才真的急了,说道:“四师兄,连你也要成就散仙了?”话说出口,才觉不对,红了脸,说道:“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

商风子哈哈一笑道:“都说兄弟姐妹中,三师姐好胜,实则哪里比得过你。跟了师父和二师兄学龙虎金丹秘法,却一点炼丹的手法都不会,所为者何?

还不是你看着两个师弟师妹,道行一日日的涨,心里焦急,将时间全用来修道及演练天遁剑法。可你却忘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石生师弟一派天真,该修道便修道,该玩耍便玩耍,从不掩饰对法宝的喜爱,合乎自然;小师妹心思纯一,别无庞杂,最合剑修唯一之道。

他们两个,就算没有过人的天资,只凭这些,也不是我和你能够比拟的。我自从杀了华山秦朗,才悟出这个道理,而后斩断从前心中杂绪,果然是一日千里,师妹不妨也想一想。”

说罢,他也不待裘芷仙如何反应,冲着众人一拱手,往西飞去。

杨达感叹道:“商师弟历经许多磨难,终于脱出从前阴影,寻到了自己的道。”他又看看上官红,问道:“小师妹,你要何往?”

上官红答道:“师父和俞师叔都说,我眼下最重要的是积累境界与法力,我见识浅薄,不如师兄师姐,便老老实实的寻一个僻静的位置,安稳修炼。”

石生钻出来,好奇道:“怎么,你也不去雄狮岭?”

上官红微微一笑,说道:“非亲非故,清玄门下,还是得有这点傲气。”

“哈哈哈,好,小师妹真是不错!”余英男十分高兴,转身对杨达二人说道:“我已拿到了元磁之精,等除妖之后,我要也要学小师妹一样,找个处所,重炼飞剑。”

米明娘笑道:“正好我也要回东极大荒。枯竹老前辈已然飞升,这一干妖孽自有我来收束。”

邓八姑道:“那我便去寻叶缤道友,取那些极寒之物淬炼雪魄神剑。余师姐、米师姐,就看看咱们三个,谁先将飞剑炼成,晋升地仙之境。”

“那你们都走,不妨事的。”古神鸠轻鸣一声,说道:“这洞府自有我来守候。”

几日之后,太行山三折崖前升起一大片黑的天幕,也看不出是云是雾,遮天盖地,疾如飞潮云涌一般,晴日匿影,天昏地暗。

云中传来一声极尖锐凄厉的女子啸声,喝道:“清玄子,还我爱子命来!”射出千万点金绿色的火星,隐似轻风密如急雨,直似夜空星斗打落。

“两个妖孽,胆敢来涵虚仙府闹事!”猛的一声大喝,伴随而起,冲天的白、黄、雪、幽四道光芒,直刺入乌云之中,一个搅动,似将天空捅了四个大窟窿。

从乌云中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是一声怒吼:“小辈找死!”一团紫绿二色暗沉沉的宝光,直直落了下来。

“是九子母阴雷珠!”就见着石生将脖子上金晃晃的伏魔金环取下,往上一抛,势如流星,那阴雷未及爆开,就被套住,化作一道流光,回了他手中。

与此同时,司徒平伸手一弹,一点火星遥遥飞落到乌云中,轻响一声,霎时化成千点火光,又蓬的一下长大成一朵朵火焰,顷刻将乌云烧了个干净。

又是一声惨叫,一个男子的声音恨恨的道:“好贼子,这般狠毒,此仇不报,情愿永堕轮回。”现出一身装束非僧非道的高大男子,抱着一个披头散发、乌面赤足的妖妇,破空飞去,晃眼无踪。

杨达朗声道:“想来便来,想走边走,哪有这般好事!”清光一卷,将师弟师妹都裹在里头,催动遁形符,急追而去。

不过小半个时辰,到得九华山地头,九烈神君早把阵法架起,内里黑烟滚滚,火星点点。

裘芷仙抖手抛出一团彩雾,一眨眼将整个山头罩住,说道:“小妹已用太乙五烟罗将此地禁制,剩下的就看师兄师姐们施为。”

杨达、司徒平等七人齐齐入内,只见得光芒激射,震声鸣鸣,雷火涌动,剑气冲霄。

约莫两个时辰后,等左近的华山派烈火祖师等人赶来,这一处好好的洞府,已经破败不堪,四处都是火烧剑割痕迹,一个人烟也找不见。

请看书_书迷正在阅读:、、、、、、、、、


上一章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