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 目录 >> 第153章 见晨里秋风

第153章 见晨里秋风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15日  作者:催墨成书  分类: 武侠 | 武侠幻想 | 催墨成书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第153章 见晨里秋风
第153章见晨里秋风

第153章见晨里秋风

 好书、、、、、、、、、

师妃暄将梵清惠扶到阵中,宁道奇探查过后,摇摇头轻声道:“右臂经脉俱断,已经无法挽回;武道根基受损,终身无望‘剑心通明’之境。”

梵清惠满脸惨笑,说道:“师姐终究是忘记不了当年师父的决定,将这种仇恨延续到了下一代。唉,静斋之人,若没有为天下苍生牺牲自我的觉悟,就算是练了慈航剑典,又能到什么境界?”

她抓住师妃暄的胳膊,喘着粗气道:“妃暄,师父的武功废了,这静斋的重担就要交到你手上,切记要以天下苍生为重。

去吧,你已经青出于蓝,替师父去领教一下,你秀心师伯传人的武功。”

师妃暄含泪点头,从她手里拿过色空剑,也不擦拭血迹,走到场中,冷声道:“青璇师姐,妃暄来领教华山派的高招!”

石青璇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与你对阵的另有其人。”

只见从周军阵中飘来一人,脸上带着笑意道:“妃暄妹妹,好久不见了,婠婠可是无时无刻不想念你们这对师徒啊。”

婠婠手上提着天魔双刃,缓缓走到阵中,众人顿时屏住了呼吸。

此刻聚集了石青璇、婠婠与师妃暄三个人间绝色,天地江山一时坠入梦中。纵然此时两军还在对垒,前刻还剑拔弩张,可到了现下,杀气全都消散。除却寥寥几人还自清醒,就连独孤凤等女子都缥缈恍惚,看得如痴如醉。

单只一人的一份魅力,已然要人鼓起莫大的勇气才能挣脱,三人叠加,如直入九天帝苑之中,其象无双,其美无极,近之既姣,远之有望,既姽婳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间。

婠婠越过师妃暄看向梵清惠,笑语盈盈说道:“这不是人人敬仰的慈航苑梵斋主么,怎么闹成这幅模样?让人心疼。你那些个入幕之宾可真是没用,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师妃暄脸色一变,呵斥道:“妖女,胡说八道。”她素手紧抓色空剑,指节发白,却还是强行忍住,转过头对石青璇说道:“青璇师姐,莫非华山派和魔门勾结上了,你真要让她代替你我之间的决斗?”

“我本就是魔门邪王石之轩的女儿,何须勾结?”石青璇眉毛轻动,说道:“再者我不过是代替娘亲与梵斋主一战,了结旧事而已。那时你尚且未出生,何来约定?

不过慈航静斋若真想让传承在我手里终结,我也乐于效劳。婠婠妹妹,你且退开,这一局我便成全她师徒二人。”

“青璇妹妹何须动怒,她们不过是想趁你受伤,轮番上阵而已。”婠婠轻笑道:“这一局还是姐姐来吧,阴癸派和静斋是延绵百年的世仇,才应当有个了结。”

“我不过是受了点轻伤而已,她真就以为能够占到便宜么?”石青璇十分霸气的说道:“休说是她,就让了空来试试,看大宗师之下,谁能奈我何?”

虽然她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自信的神色,可她话语里头,有一种令人折服的力量,就连宁道奇也不得不看向沈元景,面带羡慕。

于他这等大宗师而言,除却境界上的追求,就只剩下对传承的执着。沈元景似乎找到了许多可承接衣钵之人,而他一个也无,不禁让人黯然神伤。

师妃暄也恢复过来,平静的说道:“青璇姐姐误会了,静斋从来不是乘人之危的人。”她突然想起什么,又转冷淡的道:“罢了,和你说这么多作甚,你待如何,妃暄奉陪。”

说完她直起长剑,道:“非是魔门从中作祟,如何能到今时今日?你既自甘堕落,那我也不必手下留情,你们哪个先来?”

“哎呀,妹妹莫不是将失败归罪于寇仲那小子手下的诸侯,全都与石之轩有牵连?”婠婠笑嘻嘻的的道:“不过说到勾引人一道,谁能比得过你们静斋,连我派的白清儿都叛变过去了?”

师妃暄眉毛微微一抖,又若无其事,说道:“妖女你又要胡言乱语什么?”

婠婠仔细盯着对方的脸,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哈哈大笑,直弯下了腰,最后眼角带着一丝泪水莹莹,似喜似哭道:

“我们真傻,真的,竟然看不出,原来白清儿从小开始,就一直是你们安插在派内的卧底。

难怪她什么都做不成,控制代王杨侑,却留下了屈突通这个隐患;

难怪离间李密和王伯当反目,却让瓦岗所有人都投了寇仲。

难怪师父行事如此隐秘,却又落入你们的圈套。

难怪师妃暄你,竟然会天魔大法!”

她最后的话语一字一顿,掀起轩然大波,现场一片大哗,满脸不敢置信,白道圣地,怎会去习练魔门的武学?

师妃暄却依旧脸色平静,说道:“看来是祝玉妍的死,让你疯魔了。祖师地尼留下的慈航剑典何等博大精深,岂是魔门小道能够比拟的。也罢,就让我今日就超度了你,祝你早登极乐。”

纵然梵清惠惨败,但是慈航静斋的声望犹在。她既不如何辩解,也不指责对方,如此坦荡,倒是赢得了绝大多数人的信任。

“你要证据么?”婠婠妩媚一笑,神情慢慢变化,众人惊讶的看着她从一个凡间惹人无限爱恋的精灵,一步一步的“成神”。

似乎有无穷的金光在她身边环绕,等蜕变到了七分,她看起来与师妃暄还是两种面貌,可气质已经一模一样,说不是姐妹都无人相信。

婠婠神情和对方有着相同的淡然,说道:“妃暄妹妹,现下你还有何可说?”

师妃暄却再也保持不能镇定,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梵清惠尖叫道:“不可能,你这么可能将气质转换到如此模样?”

婠婠转动手里天魔刃,脸上露出和师妃暄一样的正色,说道:“魔门中人自私,为了活命,将门内典籍尽数贡献,让郎君得以一窥天魔苍璩所做《天魔策》的风采。

《慈航剑典》本就源自邪极宗《道心种魔大法》,以他的手段,还原这部分魅功,有何难处?”

说话间,她又恢复原貌,提起天魔刃,说道:“来吧,当年祖师谢眺和地尼的恩怨情仇,就由我这后辈终结吧。”

阴癸慈航两派,仇恨源远流长,婠婠和师妃暄也对阵了两次,出手便无试探。她猛然往前一扑,右手天魔刃使出“小楼一夜听春雨”,把眼前的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师妃暄瞬间浸入剑心通明的心境中,眼里映照大千,心里平静如湖,并不为眼前完美无缺的一招所惑。

她翩翩起舞,在剑光中若隐若现,似被淡云轻盖的明月,色空剑搅动阴阳,无所不包,自然也将这一魔刀幻化出的一切兜在里面。

这是极致之招的碰撞,平分秋色。

婠婠却并不为刀招被破而沮丧,倘若慈航静斋集合宁道奇与了空,都没有办法想出破解之法,那才是怪事。

欢快的笑声如同风铃声叮叮咚咚,婠婠左手又是一刀,吟道:“洛阳晨里见秋风!”弯刀划破天空,如同一抹阳光照射到深谷幽林,灿烂轻盈。

金光照耀之下,师妃暄的剑招像是雾气一样散开,闭起了眼睛,往后倒飞而去,一口鲜血吐出,在空中绽放点点落英缤纷。


上一章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