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团宠狂妃倾天下 >> 目录 >> 第225章 不急,死不了

第225章 不急,死不了


更新时间:2021年09月15日  作者:云水莫负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水莫负 | 团宠狂妃倾天下 
团宠狂妃倾天下 第225章 不急,死不了
第225章不急,死不了

第225章不急,死不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

四哥陆云昭不多废话,随手拎出一柄火铳置于陆云策面前,将堵住铳口的一把竹片抽出,又倒出铳堂里的黑火药和铅弹:

“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不但上了弹药,还把这铳口封的死死的。”

陆云策接过四哥递来的火铳,端详了半天。

两个哥哥盯着老六,忍不住询问:“可看出什么了?”

紫铜火铳上的铭文已经有些模糊,陆云策仔细辨认后才露出一丝疑惑神情:“这是靖德元年制的,看这磨损的样子,八成是神机营早就淘汰不用的。”

果不其然,陆云帆一眼便发现铳口漆黑焦糊,定是反复使用多次,而铳身的铜片还隐隐有些裂痕。

陆云昭显然也明白过来:“这些早就该仍了的破铜烂铁,若真的点了引线,定是要炸膛的!”

再看这口红木箱子里,竟整整齐齐码了几十柄这样的火铳。

陆云策上手翻腾几下,想看看箱子底下还有什么,可眼看着就要触到箱子底部的牛皮纸,手腕却被陆云帆生生抓住:“别动!!”

“怎么了二哥?”陆云策猛地抬头,对上陆云帆的双眼。

“这下头,怕不是有什么要命的东西!”

陆云帆眯着狭长的媚眼,面色透出从未有过的凝重,拂起宽大的火红锦袖,抬手将这油纸缓缓揭开。

“这是?!”陆云昭看到后大惊失色。

“这是结了块的黑火药!”陆云策回想起花炮局爆炸的一幕,还有些后怕,言语中尽是惊慌失措,“黑火药若是受潮再风干结块,遇到火星是会……”

“给我搜!!!”

他话未说完,便听到膳房门外传出一声大喝,正是方才去库房里勘察的神机营将领。

“那贼人从库房带走两个箱子,行宫一直有人把手,那箱子他们运不出去!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是!!”

随后,门外便传来一阵宫人们的惊叫,神机营搜查时的嘈杂声,声声入耳。

膳房内的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又低头看着面前这口红木箱子,全都傻在当场!

这他娘的要是被神机营抓个现行,几人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我就说!他怎么这么轻易就把我给放了,原来是、是要把咱们一网打尽!”

陆云策说话间声音有些颤抖。

这私藏火铳本就是杀头的大罪,若是再加上一箱子随时都可能引爆膳房的黑火药,岂不是坐实了弑君谋反的罪名!

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啊!

“别慌。”二哥陆云帆抓住两个弟弟的手,尽量维持着淡定表情。

陆云策张口就问:“那怎么办二哥?”

“是啊!老二你快说,这、这怎么办啊!”

陆云昭更是吓得三魂没了七魄,今日只有陆家天福楼的人在膳房出入,现在这情形若是被发现,那整个陆家不知道要掉多少颗脑袋。

“我”陆云帆顿了顿,“我也不知道……”

“二哥!”两人听着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差哭给陆云帆看了。

“别他娘的喊啦!先把门堵上再想办法!”陆云帆说着搬了几个木头架子,又招呼陆云策扛几袋粮食堆在上头。

好在行宫的膳房不大,兄弟三人手脚并用,转眼便将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三人正靠在门前的麻袋上,汗如雨下喘着粗气,又听门外传来一声禀报:

“报!!神机营右哨被袭,燕王谋反!!!”

来人正是被姚松鸣拿着淑太妃金簪,从岳冲岳总兵那借走的二十人之一。

那领头的大喝一声:“怎么回事!”

“禀参将!末将到了十七渡口,只看见右哨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几个右哨将士说中了燕王和左哨的埋伏,姚把总让末将回来禀报!”

“快去禀报圣上!”

门外神机营将士口中的话,此时像刀子一般扎在三个陆家兄弟的心上。

“他娘的,这箱子催命符敢情是萧晏之这王八蛋放这的!”

陆云帆咬牙切齿站起身来,正要打开膳房大门,跟神机营的人说陆家是被这厮陷害的。

却被另外两个兄弟拦住:“二哥!多说无益,现在整个大周都以为陆家和燕王狼狈为奸!”

“那就让陆家跟他一起陪葬吗?”

两人虽不知如何劝阻二哥,可还是没有松手。

僵持不下之时,却又听门外战马嘶鸣:“报!!神机营左哨被袭,豫王谋反!!!”

三人登时停下手中动作,只听门外参将更是愤怒咆哮。

“你说什么!!两个王爷一起谋反?!”

“不是不是。”那后回来的神机营将士连忙改口,“是他们两方打起来了!豫王想劫刑部押运山西布政使蔡察的囚车,燕王出手阻拦!”

“那刑部尚书陆大人的囚车队伍行至何处了?”

“这……”

这人还未说完,便又听到第三人传回消息:“报!!刑部尚书陆大人失踪了!!”

“快去禀报圣上!”这领头的参将霎时黑了脸,翻身上马便道,“神机营左掖军听令,保护圣驾不得有误!我去禀报岳总兵!”

“是!!”

随着一声震天响的回复,搜查红木箱子的任务便被搁置,神机营左掖军拎着火绳枪将哨鹿行宫围个水泄不通。

而神机营右掖军则骑马飞驰到哨鹿围场周围,将数个卡口,又重新安插人手设防。

毕竟是皇家猎场,除了山道和官道以外的小路早被封死,西、北两侧有群山为屏障,东侧处于武烈河上游水流湍急,除了南侧的武烈河下游渡口之外,叛军无路可攻,神机营便可在此处集中火力。

黑暗的夜空之下,无数火把“砰砰”燃起。

沉睡的草场此时犹如暗夜地狱,熊熊燃烧的火光之下,是数十门佛郎机大炮车轮滚滚、泛着冷芒,跟在青色大潮一般的骑兵身后。

一切准备就绪,驻扎在围场一角的营帐内,坐在矮几旁的男子一脸络腮胡子却不显得粗犷,举手投足反而透着气定神闲。

自始至终未看那从哨鹿行宫赶来的参将一眼:“莫慌,一切听从圣上安排。”

“末将领命,只是右哨的魏参将……”

“不急,死不了。”

听见门外神机营的声音渐行渐远,三个陆家兄弟暗暗松了口气。

可是又想到外头出了大乱子,甭管是哪个王爷谋反,势必会血流成河。

小妹还在鹿霄殿里头呢,身上又受了伤,做哥哥没能护在她身边,此时更是心急如焚!

几人三下五除二将堵门的架子撤了,却发现膳房大门被人从外头锁住了。

“我草!哪个孙子干的!”陆云帆拼命推门,却是半点也撼动不了

陆云昭透过门缝见外头连个人影都没有,更是焦急:“看这形势,怕不是等萧晏之和老三回来,才能放咱们出去了啊!”

陆云策更是急得团团转:“那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他们回不来了!”


上一章  |  团宠狂妃倾天下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