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 目录 >> 【1320】陪葬女种田记48(5000)

【1320】陪葬女种田记48(5000)


更新时间:2022年05月14日  作者:云沐晴  分类: 言情 | 科幻空间 | 时空穿梭 | 云沐晴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1320】陪葬女种田记48(5000)
第1321章1320陪葬女种田记48(5000)

第1321章1320陪葬女种田记48(5000)

第1321章1320陪葬女种田记48(5000)

接下来又是吃野菜的季节,香椿,榆钱,构树穗,槐花,扫帚苗尖尖,灰灰菜,苋菜等多的你根本就吃不完。

好消息也接二连三的传过来。

先是唐家村的房子拾掇好了,干娘嫂子在县城外面摆了个摊专卖豆制品的凉拌菜,生意还不孬呢,一天能赚个百十个铜板,虽然很辛苦,但至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啊!

再是卫赢离家之后,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给她寄一封信,信里面将各地的人土风.情都介绍的很详细,幸好他不会写文言文,要不然她看起来也费脑子。

这些信小芒进城看母亲的时候也会顺带帮她带回来。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真的运气好的问到了一个庄子,带一座几十米高的小山,人家种的都是果树林,山下有差不多百十亩的地,有旱地,有水田,还有良田,光地要价就达到了一千两,加上那座山,一共要价三千两银子,夏收过罢就可以过户。

白荷也过去看了,庄子里水田那儿有井还有水车,良田那儿也有一口井,旱地那儿虽说啥也没有,但也是平整的好地。

农庄有猪圈羊圈家禽窝,还有仆人长工住的土坯房,主人前来度假住的青砖瓦房。

人家主人说了,要不是儿子在府城发了财,他们还舍不得这个庄子呢,三千两是最低价,一口价,拒绝还价。

白荷去镖局,拜托镖局的人查了这个庄子,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才在立夏前将庄子过户到了翔子的头上。

为什么是翔子呢,因为她是女人,未婚女子是无法立户的,所以还得用翔子的名字。

卫赢走之前交代她有事寻求帮忙可以找镖局的陆镖头,她觉得这庄子不能错过,才带着水果去拜访了人家。

没想到这陆镖头还挺爽快,三天就给她查清楚了,她也不敢说是自己要买庄子,只说是帮朋友问的。

免得再遭人嫉恨了。

庄子在立夏前就过了户,但庄子要到夏收之后才能接收,这期间庄子的所有收益还是原主人的,这是无可厚非的,至于庄子里的人,她都不要,反正夏收之后接盘时,这个庄子得是无人的状态。

夏收的时候,连干娘和嫂子也赶回家参加劳动,小芒和干爹早就在地里忙得汗流浃背了。

往年她和柳儿都会给他们送饭,今年没有例外,照旧送了凉皮凉面凉粉这些解暑的食物。

他们家荒地里种的是菜籽,早在夏收前就已经收割完成,随后又种上大豆,回头再做些豆酱。

荒地收成并不好,主要是位置不太好,缺乏阳光的养护,病虫害也比较严重,古代又没有农药,都是看天吃饭,如果虫子实在太多了,柳儿就去捉虫子,回来喂鸡,累是累了点儿,但效果却立竿见影的好。

颗粒尽数归仓后,还要折腾下一季的水稻。

很快,翔子回来了,说庄子已经拾掇好了,可以带着家里这些家禽去庄子了,这也意味着家禽也能扩大养殖范围了,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得联系长工来给他们家的庄子种下一季的粮食。

“面摊我已经关了,姐,咱整了这么大个庄子出来,一百亩地啊,我如今也是妥妥的地主老爷了,时间上已经不允许我再去摆摊了,所以我只能关了面摊,接下来全身心的倒腾这个农庄。”

“你这反应倒是迅速,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儿了,没想到你就安排上了,既如此,那你就别摆摊了,全身心的折腾你的庄子,接下来我的安排是,水田三十亩种水稻,良田四十亩,二十亩种药材,二十亩种菜,旱地三十亩种小麦,大豆,高粱,小米这些杂粮。种地的长工短工可好找?”

“好找,这些都不用自己找,到了时候他们自己都主动送上门来了,不过咱家人太少了,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就算有卫叔帮我,我看也够呛,姐,要不然你就过去帮我吧?那庄子离唐家村也近,小芒和柳儿也过去,人多力量大,还得买点人,长工短工到点儿就下工回家了,他们不在的时候,这庄子正常的秩序也得转的开才成。”

白荷光是想想就觉得头大,“这庄子咱买的太大了啊,就那还没顾得上照顾山上的果树呢是吧?”

翔子也发现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了,感觉进了这个庄子,哪儿哪儿好像都是问题,睁开眼都得想着今天的活有多少,多少张嘴吃饭,长工来这儿干活,一天至少要管人家一顿饭,一百亩地,没有三十来个人,那都转不开。

万事开头难,翔子发愁也是应该的,除非将来这套程序走的熟悉了,庄子的规矩都立下来了,她再偷懒隐居深山也不迟,现在,怕是没那么容易睡到自然醒了。

于是两辆驴车分四趟往返,总算将家里的家禽牲畜,锅碗瓢盆啥的全都转运到了庄子里,包括卫家的一些东西,也都拉过去了,用卫叔的话来说。

“生活用品放都放坏了,还不如拉过来用,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留一套临时回家用的都成。”

像是被褥、衣裳、酱料缸子,能装到驴车上的,都装了,实在装不下的,她偷偷的转移到了空间。

村里眼瞅着她要搬家,都舍不得啊,她这一走,他们再生病,那不得花钱了?

白荷只能安慰他们:“我隔三差五还回来呢,你看我们的房子还在这儿,怎么可能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但他们问她搬到哪儿去,她也只是说:“这不我们亲戚家弄了个庄子,让我们过去帮忙,还管吃管住,我先过去帮一段儿时间的忙,只要闲了,就立马回来,”

到底也没告诉他们她具体住哪儿,不是怕他们去打秋风,也不是怕给他们看病,而是她实在还没稳定下来,不想凭空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咱们的小家看着不大,没想到还挺能装东西呢,四趟都没拉完,剩下的那些也够咱们偶尔回家用的上了。”

来到新家,新庄子,大人小孩儿都特别的高兴,卫叔那儿只说是她卖药挣的钱,除了翔子之外,没人知道那是打劫来的钱。

翔子和卫叔去了府城一趟,带回来五个做饭中年妇人,五个中年汉子,十个青少年,年龄在十岁到三十岁不等,一共二十个人,都是用来干活的,长期在庄子里务农的,他挑选的也都是有种田种树喂养牲畜家禽有经验的苦命人。

人手买回来后,翔子就派有经验的中年汉子开始招呼着那些长工种地,识字的负责记工时,他们这每天干够五个时辰,下工走之前就可以到柳儿这儿领当天的工钱。

五个时辰就是十个小时,考虑到养家糊口不容易,白荷给他们每人三个铜板,再送每人四个大窝头,一份咸菜,相当于每人每天差不多五个铜板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家吃饭不限量,随便吃,吃饱为止。

可以说晌午那顿饭长工吃饱,晚上四个窝头一份咸菜,可以拿回家和孩子们一起分享,这种人性化的安排,绝对是十里八村的头一份,长工们一个个感激涕零,白荷也觉得帮到了他们,也让自己利益最大化,何乐而不为呢?

就是每天需要换不少的零钱,还挺麻烦的,于是实行几天之后,就采取了记账的方式,月结,当然,谁有急用可以随时来借,月底扣出来就行,都是干体力活的,每天十个小时的工作量,面朝黄土背朝天,白荷觉得一个月给他们百十个铜板,也是他们应得的。

至于买来的这些人,女人在五两银子左右,男人年轻的十两银,中年八两银,既然是买的,那就是奴隶一样的存在,按理说管吃管住已经可以了,但白荷为了激励他们干活,会给予奖金制度,根据每个人的表现,每个月给十个铜板到三十个铜板不等的奖励,毕竟他们也是要生活的。

白荷觉得自己就是开了个公司,旗下有临时工和长期工,这两种工种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来约束才行。

卫城和翔子每天都忙活在地里面,柳儿和前头的这些妇人们负责做饭。

白荷本来是想找药农过来种植药材,后来发现时间上不太允许她种植太多品种的药材,干脆就全让种上了蔬菜瓜果这些,这样一来,地里面的事儿她就不用操心太多了,每天就是领着三儿在地里面巡逻,看这些工人们种地种菜。

庄子里养牲畜是为了积肥,要不然那些地的肥料从哪里来?靠从外面买得买多少才是个头儿?

于是农庄这边的家禽牲畜也一下子扩大了规模,猪圈里一下子逮了二十头猪,二十头小牛犊,牛犊养起来,那可是为耕地做准备的,驴子也买了八匹,凑够了十匹,还顺便去了一趟马市,买了五匹马,掏了点小钱将空间的八匹马也立了身份,于是这十三匹马她用三次转到了庄子里。

鸡鸭鹅鹌鹑兔子也都安排起来,每一种都在五十只以上。

如此规模一折腾起来,连翔子都觉得他们家的粮食不够吃了,时不时的都要出去拉一车回来。

毕竟不只是人啊,还有这些动物们,鸡鸭鹅兔子好说,这个季节到处都是草,直接往后山一放,山上野菜都没人挖,草籽虫子都是它们的食物,可省了他们不少事儿,还不担心被人偷,整座山都是他们家的不说,后山是峭壁,也没人能上的来。

照这样规模发展下去,鸡生蛋蛋生鸡,很快就能靠卖鸡卖蛋回本儿了。

为了这些鸡鸭鹅能在固定的地方下蛋,不至于让他们漫山遍野的去找蛋,他们想办法圈出来一个固定的地方给它们活动,区域外是兔子的地方,区域内就是鸡鸭鹅的地盘儿,防止它们飞过去,天上连同果树还织了网,搭建了窝棚,预防天不好的时候,它们来不及转移到山下棚子而淋病。

头一年家里的牲畜都还不大,不能帮忙干活,只能去租牛过来耕地,麻烦是麻烦了点儿,当减轻了这些长工们的工作量,还提高了效率。

来种菜的多数附近村子的妇人们,她们这群娘子军都是按短工来聘请的,不管饭,每人每天两个铜板,但却是八个小时的工作量,下的也都不是体力活,即使如此,也是有的是人来报名,而他们规矩也简单,不要混吃混喝滥竽充数的人,发现一个非但没有钱,他们家的长工也会被撵出去。

长工们找来的短工,不是自家姊妹就是媳妇亲戚的,这连带责任一说,谁还敢瞎凑数偷懒?

毕竟这年头找个稳定的工作不容易,这家还管吃送吃的,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所以人人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但不代表有人不抱侥幸心理,在翔子果断的开除五个人之后,他们意识到这是来真的,再也不敢造次了。

柳儿拨弄算盘算账,看着这钱像流水一样往外流,就心疼的不行。

白荷还劝她:“因为现在是农忙季节,种子,人工,肥料,租牛的费用,动物们的草料粮食,人的口粮蔬菜,还有买回来这些人一年四季的衣裳,被褥,可不都是花钱如流水了?但到了秋天丰收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花出去的钱总算物超所值了。”

“其实,也不用等到秋天,你看这些菜,还有那些家禽,山上的果树,这不都是净收益?牲畜有公有母,将来还能繁衍出来送到马市上卖,不能光看眼前啊,后期收益多的你看不见。”

主人住的这青砖瓦房格局和唐家村的一样,三间堂屋,东西厢房各两间,唯一的区别是房子比较小,在农庄里单独隔出来了前后院子,院子里小桥流水,养花养鱼,后院儿还整了个荷塘,甚至荷塘那边还有个小桥亭子,美是美的很,也很适合居住,但夏天蛙声此起彼伏,吵的要命不说,还有蚊子!

后院就是荷塘,蚊子多的难以想象,艾草熏过能管一个晚上,第二天还得重新熏,可怜每天顶着大包的三儿了。

但小家伙来到这儿撒欢却高兴的很,人多,动物多,味道也是原生态的很,他每天都跟在翔子后面乐此不疲的凑热闹,也不嫌累,看啥都是好奇的,看啥都是稀罕的,就是天天跑来跑去的,人上的肉不见掉,反而更壮实了。

他们又专门买了一头公羊,有了公羊后,其中一头母羊可就怀上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看家护院的土狗,翔子一买就买了六只,因为地盘大,即使有高高的围墙,也需要整天巡逻。

短短一个月,翔子就瘦了十斤,把白荷心疼坏了,想方设法给他补身体。

当然,在这庄子里,他们一家的伙食是单独在小院儿做的,不是柳儿做,就是白荷做。

庄子里的人她从不让他们伺候自个儿一家老小,顶多她忙不开的时候,会让他们帮忙照看三儿,不会让他们给自家洗衣服做饭,他们只要管好买来的那一拨人就行了。

端午节的时候,白荷和妇人们坐在一起包了好多的粽子,每个人至少能领到四个粽子作为节礼。

粽子的花样是南北都考虑到了,两个甜粽,两个肉粽。

包粽子的粽叶是他们专门到附近的河边去采摘的芦苇叶,甜粽里放了红枣花生,肉粽里放的是卤好的肉,大米也是卤汁浸泡过的,香的很,不过她吃不惯,因为她是北方人,所以只是白粽和甜粽,白粽就是什么都不放,蘸点糖吃,就觉得美的很。

这也算是他们庄子头一个节日,节礼四个粽子虽然听起来不多,但每一个都有拳头那么大,还是纯正的糯米包的,味道好不说,里面的料也足的很,吃过的就没说不好吃的。

端午后又忙活了大概半个多月,短工就尽数回了家,长工即使来干活,也不用从早忙到晚,差不多半天时间就搞定了。

禾苗稳定后,又去采买了一万条左右的鲫鱼鲤鱼放到了稻田里。

彼时,算上买庄子,以及前期的这些准备工作,他们已经花了差不多四千两银子。

也难怪柳儿会心疼成那样。

庄子里的账目是她建立的,采用的是后世的复式记账法,左面是借,右边是贷,后面是余额。

这种记账方法清晰明了,现金和银行的日记账也有,什么往来账,总帐,她也按照农庄的管理办法进行了设计。

古代没有银行,她就是银行,柳儿借钱也是从她这儿借,她拿现金账,她自己留着银行帐,里面清晰记录每一次拨钱的数额。

虽然暂时还没有进项,但手里有余钱,他们一点儿也不慌,翔子只要一有空,还会做点儿糕点送到城里去卖,人闲不下来,一闲下来就觉得慌,反倒是卫叔,整天在庄子里转悠,时不时的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只要有什么需要修了,就上材料去做木工活了,尤其那些牲畜家禽的窝棚,都是他靠时间打发出来的精细活。

(本章完)


上一章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