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 目录 >> 【1308】陪葬女种田记36(5000)

【1308】陪葬女种田记36(5000)


更新时间:2022年05月02日  作者:云沐晴  分类: 言情 | 科幻空间 | 时空穿梭 | 云沐晴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1308】陪葬女种田记36(5000)
第1309章1308陪葬女种田记36(5000)

第1309章1308陪葬女种田记36(5000)

第1309章1308陪葬女种田记36(5000)

今年从山里采回来不少的野山楂,山楂都不大,有的特别酸,有的还能吃,她将山楂清理干净之后做成了山楂糕,糕里面加了蔗糖,不会显得特别酸,偶尔挖一勺搅散了,配合着苹果片和淀粉,可以喝山楂汤喝,喝这个汤不仅开胃,还暖胃,冬天喝最好了。

晌午这顿饭她做的很是随意,东北菜系、朝鲜菜系、豫菜、川菜轮番摆上桌,可惜不是海边,要不然还能捯饬个海鲜盛宴。

虽说没有其他海鲜,不过卫赢年前在县城倒是机缘巧合下买了十斤左右的干海带,这玩意儿在海边不值钱,但是运到他们这儿还是很稀罕人的,所以今年冬天的炖菜里,可以放入泡好的海带丝调味了。

天越冷年味儿越重,今天早上起来,山里面起了大雾,能见度非常低,院子里的东西都看不太清。

看了眼家里的油罐子,内视了空间早就被她分门别类放好的肉,挑了大概四五十斤的猪板油出来,今天一上午啥也不干,就熬油渣了。

猪板油都是猪身上最肥的地方,成块成块的,熬猪油前还需要清洗干净并且成小丁,这个是个耐心的活,她干脆让翔子去切,油腻腻的,她也不想倒腾,反正将一大盆的猪板油弄出来之后就不管了。

翔子也是实在,清洗干净之后,搬了个小马扎,整了个案板就坐在院子里切,清晨的雾环绕在他身边,竟好像身临仙境般美.妙。

哥哥切油丁的时候,妹妹已经去熬米粥了,下面熬粥,上面蒸红薯、土豆、鸡蛋、馒头、还有一碟子的鸡蛋羹,这是个小三儿的早餐,他们大人则是喝粥就红薯土豆吃咸菜。

锅里面咕嘟咕嘟的飘出香味儿的时候,柳儿从地窖里爬上来,端了两碟子的咸菜和两枚鸭蛋。

每天的咸菜都不重样,昨天吃的辣白菜和萝卜干,今天吃的是酸豆角和酸黄瓜,鸭蛋是腌制好的,清洗干净后一个切成四半摆到桌子上就行。

等饭做好盛上桌,卫赢也背着竹篓下了山,后脚卫叔也跟着进来了,这是他们爷俩的习惯,每天都要到山里面转一圈,今个儿虽然没啥收获,但是捡了一背篓的柴火。

翔子没有着急吃饭,而是顺势将铁锅刷干净,趁着火还没熄灭,又点上了柴火,之后将需要熬的猪板油丁全部倒进了锅里面,然后在锅里加入了盐、大料以及一大盆的清水,之后盖上锅盖,就可以等它熬了。

大料是为了增香,盐是为了保鲜,这样熬出来的猪油颜色也好看,奶白奶白的。

“这么一大盆啊,熬四五十斤没问题了,够吃到春天了。”

“差不多,晌午咱们包饺子,明天包包子,这么多猪油渣,得好好分配一下。”

冬天地里都没活,虽然这边不下雪,但除了家里面特别困难的会出去找个临时工干干,其他人基本上该回来的都回来了,这边春年的氛围还是挺强的。

“明天天气要是好的话,不如进城看看有没有什么要买的?城里人都放那什么鞭炮,说是驱邪,过年都放,要不然,咱们也买点儿?”

白荷这才想起来明清两代,爆竹的种类要比唐宋更加繁多,燃放爆竹的时间也已不限于大年初清晨。

一般除夕夜就开始了,子夜零时达到高.潮,俗称“迎神”。

这时,无论贫贵贱均要放爆竹,虽然他们是山户人家,可也信鬼神之说。

因为白荷都到嘴边的话,不得不咽了下去,“也好,你们可以去看看,不过价格不便宜。”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咱们也讨个吉利,多少钱都得买啊!”

这些事儿白荷懒得去管,她这些天都在炕上给他们缝制衣裳,先进紧着孩子和卫叔的,最后才是他们这个年轻人,如今各自身上穿的还都是去年的新袄呢!

家里积攒的兔皮,经卫赢硝制后,白荷给柳儿和自己各自做了个围脖和马甲,穿上棉衣里可暖和了。

连三儿也捞了个小马甲穿,卫叔那儿做了两个护膝,这皮毛啊就用完了,想要给这几个年轻人做,得等到明年攒够了再说。

白色的兔子毛围在脖子里既柔.软又暖和,特别的舒服,关键还好看。

吃罢早饭后,锅里面的油渣还在继续咕嘟咕嘟冒着泡,雾气稍微散了点儿,柳儿去刷洗,翔子招呼着油锅,卫赢抱着三儿去山上玩儿了,她则回到房间的炕上缝衣服。

院子里时不时的传来兄妹俩说话的声音,如此寂静祥和的家庭氛围,让她格外的享受和治愈。

油锅里的油大概熬了一个时辰,才差不多熬好,金黄.色的油炸盛了满满一大盆,五十斤装的油罐子装满还多出来四五斤,盛放到她做的小罐子里。

收拾齐整后,柳儿端着一小盘金黄的油炸进来,递给她:“姐,你尝尝,我哥还特意撒了点儿盐,可香啦!”

白荷瞟了一眼,忍不住笑:“这炸的可真够透的,金黄酥脆,不错,好吃,让你哥弄出来就这两盘的量吧,也不能多了,多了就腻了,剁碎,想吃白菜就剁白菜,想吃萝卜就切萝卜,我把手头的活忙完就去调馅,晌午咱们吃蒸饺。”

蒸饺?柳儿有些意外的朝白荷看过来,白荷神秘一笑。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放土豆的地方你不是知道吗?咱不是特意买了个擦子?你把土豆去皮给我磨成泥,拿五六个吧,快去,一会儿我一块过去整。”

晌午的饺子不是平日里包的小饺子,而是打算用土豆泥做个个头儿比较道,外皮更为劲道的蒸饺。

等兄妹俩收拾好,她这边的活也收了尾。

先将菜和油渣混合后加入调料把馅料拌出来,趁着他们不注意,从空间抓了一把韭菜切碎倒入馅料里,增加饺子馅的厚重味儿,毕竟吃饺子,唯有韭菜才是最佳拍档。

土豆泥因为里面有水,空置一段时间后,就会形成淀粉,把水倒掉,连泥和淀粉一起搅和开,加入一两勺子的面粉,揉成光滑的面团后,再拽成剂子,开始擀皮。

一看到擀皮兄妹来就过来帮忙,因为饺子个头比较大,也好包,所以三个人不大一会儿就将一大盆的饺子包完了。

包的时候还问:“哪儿来的韭菜啊?看起来还挺新鲜的。”

白荷脸不红气不喘:“我埋在稻草里的,不多,就想着冬天能吃一口,瞧,这不是用上了?”

一共蒸了三笼屉的大饺子,这边翔子看着火,那边她又快速的做了个番茄鸡蛋汤,末了还勾了点芡粉,这样做出来的汤不至于太泄。

等柳儿去叫卫家父子下来,发现小三儿的手里还多了个拨浪鼓,卫赢用下巴指了指身后的卫城。

“我爹能耐了,连拨浪鼓都会做了。”

小家伙很开心的摇着拨浪鼓,卫城憨憨的挠着头笑了笑,就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翔子还调了蒜汁儿,一共准备了两个碟子盛放,加辣和不加辣的。

这是大家第一次吃蒸饺,尤其还是土豆泥做的,所以比较稀罕,咬上一口就觉得劲道的不同寻常。

白荷笑道:“这东西没那么好消化,大家吃的时候细嚼慢咽点儿,图个新鲜,锅里面有汤,一会儿喝点汤再润润肠子。”

“你倒是挺会突发奇想的,这饺子做的,有水平,蒸饺是吗?还挺好吃的,居然还有韭菜,哪儿来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褒奖着的时候,一旁的卫赢突然看向她。

“我们早餐摊上是不是可以卖这个?”

白荷挑了下眉,显然没想到卫赢的脑袋瓜转的这么快,当即笑着点头。

“当然可以了,只是,你们俩已经够忙了吧?”

“再忙也有时间包这个啊,你看你包的像个柳叶,真好看,就是咱没土豆啊,只能用面粉包,馅儿也好整,只要不是太难吃,一般都会有人来买,光喝馄钝的话,很多人都吃不饱。”

白荷看他是认真的,于是自然的接过了嘴。

“既然你们想学,那就趁着年前这段时间我多做几次,用面粉包,你们看看,跟着学学,其实蒸饺的做法有很多,馅料的调制也是各家有各家的特色,咱家的馄钝为什么好吃,就是因为那肉馅调和的好,这蒸笼里不仅可以蒸饺子,还能做小笼包,小笼包做好了,那可比饺子还要好吃。”

白荷说起吃的来,眼睛都在发光发亮,就跟闪烁着星星一样,让人跟着她的描述默默的吞咽口水。

她来到这个家倒是蒸了很多次包子,但都是大包子,小包子从来没做过,这俩男人既然这么能折腾,那将小笼包和蒸饺的做法同时交给他们不就行了?

如此有荤有素,有选择性,他们的早餐摊的生意,才能长久的维持下去,只要是有助于挣钱的,她乐意之至。

蒸饺虽然好吃,但太过劲道不说,还有些发干,不蘸酱料的话,真不如水饺好吃,不过如果这蒸饺配着带汤的馄钝的话,倒显得格外搭了。

他们家几乎是没有剩饭剩菜的,即使有,也喂给鸡吃了,从来不吃剩饭。

晌午这一顿吃的噎得慌,好在有汤润嗓子,晚上就吃的清淡多了,熬了粘稠的苞米粒粥,炒了酸白菜豆腐。

现在家里人对于她随时能变出来奇特的食物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问了就是别人送的,其他的一概不知,久而久之也没人问了。

第二天原本是打算包包子的,但既然这兄弟俩愿意学,她就将沙县饺子的包法,馅料调和融入胡萝卜肉葱姜蒜等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到灌汤小笼包的时候,那可就需要巧劲儿了,首先这肉馅如何调和的有汤汁儿就需要技巧了。

肉馅需要不停的搅动,加入料水上劲儿,看是纯肉馅还是半荤半素,这都是有秘方的。

白荷分别做了几种,什么酱肉、灌汤、素馅,兄弟俩也跟着学包,学调,结果就是,他们吃了一天的包子。

但基本步骤他们算是记住了,后又连续包了三天,彻底学会,他们家也将这些吃够本儿了。

之后兄弟俩带着小芒上城里了,本来想带柳儿一起去,但因为去年的事儿她还心有余悸,说啥也不去。

白荷就把她留下来和自己做伴儿,后来再三游说,才将卫叔也劝着跟上了,四个男人赶着毛驴就这样出了山。

白荷和柳儿在家紧闭门户,山下干娘杀鸭的时候,给她送来一只鸭和一小盆的鸭血,姐妹俩就在家吃了一锅美味的鸭血粉条汤,还煮了玉米,烤了红薯,吃的柳儿都觉得自己要飘起来了,太幸福了。

鸭血粉条汤有多好喝,一岁多的小家伙也喝了一小盅,吃起鸭血吸溜吸溜,老可爱了。

那一只鸭没舍得吃,得等大家都回来了,再炖个老鸭汤喝。

作为回礼,白荷送给干娘家四分之一的猪头,去年从那些人贩子手里还弄了几头猪呢,这一年下来也只吃了一扇半,还剩下两三扇没吃完呢,之所以不敢给的多,也是怕招人嫉恨,所以就给送过去了四分之一的猪头。

作为逢年过节的下酒菜,猪头肉在老百姓这儿还是很金贵的,所以柳儿装到篮子里送过去虽然没人看到,但早晚会传出来,农村就是这,哪儿都少不了多嘴多舌的八婆。

去年柳儿在山里面摘了七八个大葫芦,晒干之后,拿出最小的那个做了两个水瓢。

最大的那个从上面锯开个口子,将家里的鸡蛋存放到里面,另开一个存放鹌鹑蛋,倒是个好物件。

“姐,家里引火的干草不多了,我再去割点!”

白荷看了看天色,“我陪你一起去,这两天就咱仨在家,你一个人不安全。”

虽然他们在这儿住了一年半载也没啥大问题,可像今天这样只有她们仨的情况,还是头一次,她不得不防。

山上的草都干了后,很容易就能掰断,扎手的很,轻轻一拨动就是一层灰,脏得很。

柳儿利索的将紧挨着地皮的那一层草卷吧卷吧拧成了一股绳,又用砍刀砍了一大摞带根茎的草,之后用下面的绳草将这一垛草捆了起来,往肩膀头一扛:“姐,好了,咱下山去吧?”

白荷看她一气呵成,忍不住夸赞:“你现在是越来越技巧了,比我都像个山里人。”

“嗨,都是跟小芒哥哥学的,不然我哪会这么多啊,跟着他常年在山里跑,可是学了不少东西,以前我在家就会洗个衣裳喂个鸡鸭做个饭,不过比着以前做的饭,我现在做的饭那才叫做饭,跟姐你可是学了不少手艺。”

柳儿的小脸蛋冻得有些红,看着她笑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水光,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头。

“好了,都过去了,我知道你又想娘了,如果她知道你们兄妹几个现在过的这么好,一定会为你们开心的。”

柳儿吸了吸鼻子:“那还不是多亏了阿姐你的帮助,要不然三儿哪能长得这么好?”

说完,不忘捏了捏雨生像蜡笔小新一样鼓囊囊的腮帮子,被二姐捏脸,他还不乐意的躲到了白荷肩膀另一头。

白荷背着他上了山,现在他会走了,不好看了,一不小心就跑出去,所以一般他们出门,都要这么控制住他。

比起崔翔和崔柳兄妹俩,雨生真的长得白嫩漂亮,更像个女孩子,秀气的不得了。

白荷知道,这都是空间灵物的滋润,要不是有空间牧草喂养下的羊奶,他的身体素质不会这么好,容貌也不可能净化的如此干净漂亮,所以她才很坚持的想让这孩子走科举之路,因为这样喂养出来的孩子,肯定是天赋异禀的。

当然,这也是她的猜测,至于将来能不能成个栋梁之才,也需要有后天努力的成分。

姊妹俩带着雨生回到家后,就直接关闭了大门,临近年关,来看病的人也少了许多,好多天没人上山上来了。

中午吃的比较多,晚上也不怎么饿,姐妹俩就烤了两个炊饼,给雨生炖了个鸡蛋羹,凑合着算是吃了个饭。

卫赢他们这次进城,少则三天,长则五六天时间,属于她们姊妹俩独处的时间可不多,所以大门一关,去鸡圈兔子窝羊棚里看了看。

“姐,羊又涨奶了!”本来都打算进屋了,柳儿察觉到两头羊下坠的某物鼓囊囊的,这才想起来今天好像还没挤奶。

白荷立即拎着木桶出来,姐妹俩一人一个,用了半个来小时,才将羊奶挤干净。

两桶倒到一个桶里面,白荷拎着一边走一边扭头交代柳儿:“你去看着三儿,别让他下炕。”

她则趁柳儿不注意把羊奶放到了空间,等积攒到一定程度,再拿出来做奶酪或者酸奶。

现在家里两头羊,羊奶不及时处理的话,母羊会很不舒服,但是家里人都喝够这些东西了,所以她都会做成奶制品拿出来分享,比起喝羊奶,他们更喜欢吃奶制品,因此她如何处理这些羊奶,反而没有人注意。

(本章完)


上一章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