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 目录 >> 【1294】陪葬女种田记22(5000)

【1294】陪葬女种田记22(5000)


更新时间:2022年04月20日  作者:云沐晴  分类: 言情 | 科幻空间 | 时空穿梭 | 云沐晴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1294】陪葬女种田记22(5000)
男生:

女生:

第1295章1294陪葬女种田记22(5000)

第1295章1294陪葬女种田记22(5000)

时间一眨眼到了春年,这是白荷穿越后严格意义上的第一个春节,所以她非常的重视。

村子里到了腊月都会杀猪,包括其他几个村子也是,卫赢和翔子两个人去县城回来,也买了肉,前后加起来足有百十来斤,这些肉她都混合着肉一起炒了,这样一来,有肉也有油,吃的时候炒了菜也有了肉,当然,这是明面上的二三十斤,剩下的她说是腌制起来了,实际上是放到了空间。

今年春年不缺油,也不缺肉,所以她打算多做一些好吃的。

植物油家里存了几十斤,这猪板油哥俩带回来的炼了两坛子,差不多也二三十斤了,再加上肉和油混合的,也有二三十斤。

天一冷就想吃点热乎的,腊八节的时候,她用玉米粒、花生、大枣、栗子还有乡亲们给她拿过来的红豆、绿豆,荞麦、大米八种原料,以及空间制作的蔗糖,整了一大锅的八宝粥,甜甜糯糯的味道,惹得一家子围着灶台转悠,“好了没?”“晒时候熟啊?”“这味道怎么这么香甜?”

除了八宝粥,她还炕了芝麻油酥烧饼,炖了软烂的肉,配合着之前存的青椒,就成了家庭版的馍夹肉。

咸鱼清洗干净后剁成块儿上锅蒸,经过风干和烟熏之后的鱼别有一番滋味儿,清蒸之后也特别的利骨,好吐刺。

炒了白菜,炖了自制的豆腐,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坐在院子,吃着不一样的团圆饭,真是满足到心坎里了。

“姐,这黄黄的是什么?怎么以前没见过?”

玉米是她试探性的往粥里面放的,量很少,以为他们不会发现呢,没想到这玉米的味道独特,一下就察觉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呢,也不知道是哪个老乡送过来的,我瞧着颜色怪好看,就一起放里面了。”

装糊涂,谁不会,哈哈!

白荷这儿不能说每天都有病人过来,隔三差五这人还是来的挺频繁的,有针灸治腿,治腰的,有需要她拔罐推拿的,还有需要她艾灸的,不管是来做什么的吧,没钱给的都会带些礼物,她也很少当人家的面去看,都会感激之后,放到了一边的筐子里,这些程序家里人都知道,所以她这么一说的话,倒也没人再说什么。

不过说起来艾草,那可真是好东西,在我国也有几千年的治病历史了,她也时常会对一些气虚、脾胃不好的人给予艾灸治疗。

她手里面的这些艾草,还是夏天的时候她在山里面割的,纯野生,量不多,制作出来的艾柱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今年她对老百姓都说了,如果谁家有,就拿过来卖给她,她收。

说是卖给她,其实真正想收她钱的少之又少,大部分都说要送给她。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将来没有麻烦她的时候,这个时候送点野生艾草,又算得了什么呢?

再说她看病,也不是以收钱为目的,大多数都是免费给大家,给多给少全凭自己的心意。

有良心的会多给,没良心的,想占便宜的,还生怕不给钱她不好好治,粮食给不起,野生的艾草还不麻溜的准备起来?

所以这要看这些人怎么想了,白荷交代他们的时候,也没想过占谁的便宜,但这些人却不得不想的多一些。

不仅仅是艾草,还有蒲公英、正月里的白蒿、金银花、车前草等等比较常见的一些中草药,她会告诉他们简单的保存炮制办法,积攒到一定程度都可以拿过来,如此一来,这些普通的药材,她就不需要再种植了,有老百姓给予循环起来,大大的降低了她的时间成本。

别看她给人看病不要钱,好似吃了多大亏似的,实际上这正是她熟能生巧的一个过程。

她也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好,毕竟这一世既没有透视眼,也没有X光一样的妖术,不能透过肌肤看内置,所以有些病她能及时发现并提醒,有些病就真的要看这病人的造化了。

不管她曾经对于中医有多熟悉,这一世却是要从头开始修炼手艺的,这理论和实践之间,隔着的,也许还有手的灵敏程度?正因为她的手弥足珍贵,所以现在家里的人只要一多,她几乎就只需要动动嘴皮子。

孩子不用她抱,连卫家父子都加入到帮她带孩子的阵营中来,崔家兄妹俩则整日忙活着捣鼓吃的,洗尿布,喂养家中的牲畜等等,她整天就只需照顾好那些病人,甚至于捣药这种粗活,也被她的徒弟小芒给接盘了。

卫赢闲的时候也会跟着小芒一起学,白荷但凡知道的,都会告诉他们,需要晒药的竹筐,只需要说一声,不仅卫赢帮着编织,就连干爹干爷爷这种老一辈的手艺人,都帮忙给她编织了。

学医是个修行的过程,光认识药还不行,得看得了医书,写的了药方子,所以她在教崔家和卫赢学习识字的时候,小芒也得跟过来一起学,卫赢和翔子不管是去镇子上,还是去县城,只要入书局,都会给她挑选一些医书回来,他们不懂行,但却不会挑重复,而这些医书有的有用,有的对她来说就过于粗浅了,幸好小芒学正合适,要不然真的会浪费。

每个朝代的医书都不一样,未免再浪费,她不得不交代他们。

“以后医书你们就不要给我挑选了,啥时候有空去了,我自己选。”

乡下人不比城里人,她如今和卫赢也算是男女朋友了吧?要是在城里,还能一起逛个街什么的,但是在乡下,那就是她在带娃,他在旁边捣药,很少有单独相处的时候,不过这种岁月静好的状态,于她来说,也是相当舒服的。

他们虽然没有那种几乎表现爱情的甜蜜,但他总会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过来帮忙,她能用的上他,他比她都要开心,尤其是商量着每天吃啥饭,更是觉得人生走向了巅.峰。

她就忍不住问他:“你是看上我这个人啊,还是看上了我做饭的手艺?”

“会做菜,会医术,人善良,还会带孩子,这般优秀却肯隐居山林,心境上也是无人能及的,说实话,我自认为自己配不上你,但我会努力让你觉得我还好,”

这么高的评价?

白荷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你又何必妄自菲薄?你功夫那么好,又是青城山上数一数二的猎户,还会木工手艺,这次我听翔子说,你还懂皮货行当?这不都是优点?对了,过罢年,翔子说你有意出去走镖?”

“县城镖局的把头儿和我有几分交情,我之前无意中帮过他们,所以我每次进城,都会和他聊上几句,镖局挣的钱相对于其他行当来说,报酬还算丰厚,但居无定所的,还得出远门儿,没有我在山里面狩猎自由。那皮货铺子的掌柜早就想让我过去帮忙,我一直没同意,过罢年再看,或者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可以帮我琢磨琢磨的?”

“我觉得都行,出镖能让你认识更多道上的人,毕竟这一行,不认识几个有权有势的,都不敢开线,山匪土匪那么多,防着这个来那个,官道也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不是?皮货行嘛,其实咱这边也不算是盛产地,若是放到东北那边,兴许生意会更好,但是你可以做个兼职呀,你这边山里面狩猎,那边进城兜售,中间再停留个几天,熟悉下行情,山里来县里去的,也不耽误什么,钱挣多挣少是个意思。”

“这过罢年翔子的主要精力要放在他的糕点上,我要单靠在山里面救人,那指定得饿死,所以我就想着炼点丹药,你帮着去县城和镇子上的药铺推销一下,认识的人多,销路不就打开了?这样一来,家你也能顾得上,工作也能随性,不会拘着自个儿!”

听了白荷的话,卫赢就笑了:“说来说去,你是样中我给你跑腿儿了啊?”

白荷也不回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小芒要跟着我学医,你进城贩卖皮毛,会方便很多,不用白不用啊,反正你也不想出远门走镖,你要是想,早就去了,何至于等到现在啊?”

“那还不是因为我要走了,媳妇再被人拐跑了可咋整?我找个媳妇容易嘛,我都快三十了。”

卫赢这还抱怨上了,真是让她哭笑不得:“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变相的催婚吗?”

“不不不,我没那意思,我也知道我突然跟你提出来,让你觉得有些唐突,再说你上次也跟我说清楚了,我又怎会再催,你说的也对,我们需要一个彼此了解的过程,慢慢来,我不急。”

看他那样也不是假话,白荷满意的点了下头。

其实现在和他成亲也未尝不可,卫家父子人品如何,这些日子也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她之所以答应和他处对象,也是因为卫家人口简单,一没有乱七八糟的亲戚,二没有婆婆,和公公之间呢又保持着距离,只有吃饭的时候人家才会过来坐坐,还帮忙带带孩子,有什么需要的,也帮的很周到,相处和谐了,婚后能有多大的变故?

就是如今雨生年纪还太小,卫赢又老大不小了,古代的避孕措施吧,不敢恭维,所以她可不想一结婚就给自己再折腾个祖宗出来,她现在才十几岁,最起码要到二十岁才能生孩子,是以这边拖他个一两年,也没啥说的。

至于说避孕药,哪儿是那么容易就研究出来的?反正她是没有那个本事。

她是给人看病的,有些药物接触的多了,可以做成药丸,这里不是玄幻世界,避孕药成分复杂,她做不出来也是事实。

至于其他避孕方法,呵呵,翻过历史的都知道,乱七八糟的不说,很多对女性身体有直接性的伤害,她可没那么伟大,只要能伤害到她自己的,一律不考虑,与其那样,还不如这辈子不要男人。

尤其可怕的是那种易孕体质,一碰就怀的,她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种体质,如果真是易孕体质的,她宁愿不要这个相公,后果太可怕。

她是来享受生活的,可不是来生孩子带孩子,让自己进入恶性循环的。

三儿是她拿来练手的又如何,那也是机缘巧合下的一种缘分,一条性命,她在有能力的情况下,为何要见死不救?更何况现在明显是他们兄妹几人,帮她多一些,所以养活三儿也是心甘情愿的,不需要她去承受十月怀胎和生育之苦,但是自己生的就不一样了。

生孩子的后遗症,掉头发,盆底肌松弛,激素紊乱,色衰,体胖,腰疼,气虚……,如果说这么多显而易见的点不去关注的话,那养孩子更是一种极其考验你的修炼方式,都说养儿一百岁,操心九十九,一旦有了孩子,你就没办法做到视而不见,可能一辈子都在为他操心,想想都觉得心力交瘁的慌。

所以,白荷想来想去,都认为这婚不能结,谈恋爱可以,至于结婚,还是缓缓吧!

如今光是带这个小屁孩儿,还有那么多排队来的病人,已经占满了她的所有时间了,顾不上去要自己的孩子。

不知卫赢听到她的这些心里话,会不会吐槽‘矫情’?虽说古人不会用这个词汇,甚至处于封建社会的他们,更会觉得生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反而她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抛头露面,不合时宜的,也不是没人传她的名声不好,但是白荷不在意,有人却很在意这些,光是干娘都来找她说几次,问她要不要先跟卫赢先走个过程,确定下关系,也省的那些人在背后说他们的是非。

白荷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干娘,我这么大的人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虽然我亲生父母已经去了,但我也是清白人家的姑娘,再说我现在还和我家亲戚住在一起,我能和卫赢不干净到什么地步?他们思想龌龊就让他们说去,我不在乎,卫赢好像也没跟我提过这事儿,既然他也不在乎了,也就没什么所谓了,如果有一天是他过来跟我说这话,那这个人,不要也罢。”

她白荷做人做事,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她是善良,却不愚蠢,更不圣母。

她可以接受卫赢,除了看中他这个人还算可靠之外,就是因为他家人少,没那么多事儿,真要给她找个山下人家,有一大家子等着她去伺候的,你看她鸟不鸟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

以后她也别过日子了,每天光给他们家亲戚瞧病就行了。

一群没占到便宜,就想用名声来束缚她的八婆们,她是不会随便上这个当的。

她白荷行的端做得正,不怕他们说,就怕他们不敢当她面说,一群怂货。

腊八节之后,年味儿就逐渐浓了起来,翔子的糕点也卖的非常好,因为是冬天,所以都是在山里面做好,再赶着车去县城卖,虽然耗费的时间多一些,但是卖的价格比镇子上高,他现在也有了固定的客户群,只要他进城,就让他直接送到家。

因为翔子的糕点技术是跟着白荷学的,而白荷呢所教的都是现代的一些糕点技术。

等到了春天,她还打算教他做青团、鲜花饼,而那种需要手艺高超的千层饼糕点则需要翔子的经验积累才能成型,现在月饼、酥饼、肉饼、枣糕、奶糕、米糕、蛋糕、豌豆糕已经做的似模似样了。

家里的羊是真没白养活,舍不得吃的野鸡蛋也成了点睛之笔,就连用来提炼色素的胡萝卜、牧草、玫瑰、橙子,也都是她偷偷在空间做好,拿给翔子的,问起来的话就说是她用药材做的,反正不外传。

她的葡萄酒虽说还没达到陈酿的地步,却已经被贪喝的家人们喝掉了大半罐子,她在外面统共就放了两坛子,现在就剩下一坛半,味道极美,醇香甜甘,一点也不腻,虽说酿制的时间短,可已经让家中三个男人称赞有加了。

因为太少,还舍不得喝,要是知道她空间还有八坛,不知道会不会激动死?

考虑到他们这么热爱,她还特地种了一季的葡萄,收获之后,又做了七八十来个坛子,打算挑个黄道吉日,再酿制一批,尝尝这空间产的,和外面野生的,到底哪一种味道更好。

在翔子的努力下,他们家的存款在春年之前,已经累计到了七十两银子,这还不算他们日常花销的那些,那都是刨除成本后,算下来的累积。

她曾问过翔子:“要不然咱直接租个铺子?也省的你走街串巷了。”

翔子却摇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直接送上门的,人家一般不会拒绝,你真要开个铺子,人家还不一定会去买,姐,这样也挺好的,咱们家东西好,已经卖出了口碑,如果天能保质的话,我还是喜欢在咱山里做好,送到县城,至于夏天了……再搬到城里做也不迟。”


上一章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