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 目录 >> 第577章车祸

第577章车祸


更新时间:2021年04月08日  作者:墨染清安  分类: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墨染清安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第577章车祸


陈家的司机陪着笑脸解释:“我们这种宾利一个车子只有四个座位,刚好坐满了,对不起啊。”

齐妈妈一副天下老娘最大,谁都要让着老娘的嘴脸,对白爱国夫妻两个颐指气使道:“你们下车,让我和我儿子上。”

白梦蝶白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同学的车要你来安排谁能坐谁不能坐,有病就去治疗,药不能停!”

陈子谦不耐烦的皱着眉毛道:“跟这种人说什么,会影响心情的。”然后命令司机开车。

司机一踩油门扬长而去,另一辆宾利见状,紧随其后。

齐妈妈气得直骂人。

见有两个街坊走了过来,连忙扯着人家告黑状,抹黑田春芳一家大小,说白梦蝶怎么怎么没家教。

齐妈妈爱在背后说人长短,又爱占便宜,小区里很多人都不喜欢她。

那两个街坊听完之后,故意气她,都说,田春芳两口子挺好的呀,不像她说的那样。

她家两个孩子也都挺有礼貌的,见人就笑眯眯的打招呼。

问齐妈妈,这么好的一家人不搭理她,原因是不是在她身上。

把齐妈妈气得要死。

齐思齐心烦意乱的看了看手表,催促道:“妈,时间不早了,快拦的士去考场吧。”

从他们小区到省实验中学有将近十站路,虽然不算太远,但是这个点容易堵车。

齐妈妈这才板着脸叫了一辆出租车。

到了省实验中学门口,白梦蝶一票人很扎眼的站在学生家长当中。

许多妈妈都穿了大红色的旗袍给自己的孩子助威来了。

不过白梦蝶觉得他们很少有人穿的比田春芳好看。

那些女人平常没怎么劳动,也就干一点家务活儿而已。

十个有九个长得膘肥体壮,一肚子的油水,哪怕穿收腹裤腹部也凸得厉害,好油腻的说。

这个年代的高考以班为单位划分考场,不像白梦蝶前世,一个班的学生还得分好多个考场。

白梦蝶他们那个班全都在一个考场考试,但不是一个教室,全分散了。

班主任刘老师站在考场外清点自己的学生,见白梦蝶几个今天没穿校服也懒得批评,怕影响他们的心情。

他问学生们准考证什么的都带好了没有,别搞得待会进不了考场。

一群孩子全都低头确认了一番,然后异口同声的答道:“带好了。”

没有人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刘老师还是感到比较满意的。

江映月也来了,看见陈子谦和同学们站在一起她便没过来了,怕惹他不高兴影响发挥。

考场附近实行了交通管制,家长和考生们全都找阴凉的地方站着,说着话放松心情。

陈子谦已经在和白梦蝶讨论高考完了玩乐的事。

他说他十八岁那年有亲戚送了他一条小型快艇,考完试就带她去冲浪。

他说的煞有介事,白梦蝶也就听听而已。

他们这里是内陆城市,又没有海,冲什么浪?只能在东湖玩一玩而已。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摩托车由远及近飞驰的声音。

所有人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只见一辆摩托车像脱缰野马似的冲着他们呼啸而来。

考生和家长们全都尖叫着慌乱的避让。

那辆摩托车的目的性很强,直冲白梦蝶而来。

陈子谦拉着白梦蝶躲闪。

可眼看来不及了,他干脆把她抱在怀里,用血肉之躯护住她,要撞撞他好了!

站在一旁的石磊也箭步冲了过来,用身体把他们两个都护住。

江映月在一旁看得急炸了,那辆摩托车明显是来撞白梦蝶的,臭小子还不赶紧松开那个衰女,非要和她一起被撞飞吗?

站在不远处的白爱国爆发了潜能,像一道闪电似的冲过来,用尽洪荒之力用身体把三个孩子用力撞开,摩托车撞在了他身上。

只听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和摩托车的倒地上,周围一片惊悚哗然,石磊和田春芳撕心裂肺的大叫着扑向白爱国。

白爱国被撞出好几米摔下来,周身顿时形成一汪血泊。

田春芳跑到他面前吓得跪下来,不知所措的轻轻碰他:“爱国、爱国,你不要吓我”

白爱国的口鼻有鲜血在不断的涌出,后脑勺在柏油马路上磕破了,潺潺的流着血。

他虚弱的看了一眼田春芳还有已经全都赶到他身边的一双儿女和陈子谦、杨小桃,强撑起一个笑容:“我没事,你们几个一定要好好考试。”

刚才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在考场附近维持秩序的警察根本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立刻有两个警察冲过来控制了开摩托车的人。

一个警察指挥着随时在考场门口待命的救护车把白爱国抬上了救护车。

还有一个警察用对讲机急切的呼叫支援,现在一片混乱。

田春芳想哭不敢哭出声,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直往下落。

她对自己的一双儿女道:“你们别分心,全都考出好成绩来,你爸一高兴,啥事都不会有。”说着,跟着救护车一起离开了。

白梦蝶浑浑噩噩的手脚发凉,周围全是人,声音嘈杂,可她什么都听不见,眼前老是晃悠着好大一滩鲜血,白爱国的鲜血。

白爱国是因她而受伤的。

陈子谦紧紧握住她的手,安慰她白爱国一定没事的。

那边,杨小桃也在安慰石磊。

江映月本来想走过去拉开自己的儿子,让他离白梦蝶这个衰星远点,可是想到刚才白爱国也救了她儿子,便没过去了。

在即将进考场之前,一个警察给白梦蝶打来电话。

告诉她,白爱国除了后脑勺的外伤之外,再就是被摩托撞出的内伤,没多大问题,让她和石磊安心考试。

警察和白梦蝶通完话后,又把手机给了田春芳。

田春芳在电话里也一再嘱咐白梦蝶兄妹两个好好考试,白爱国没生命危险。

没有亲眼看见白爱国脱险,白梦蝶兄妹两个不可能放松。

眼看就要进考场了,白梦蝶兄妹两个的状态都很不好,陈子谦看在眼里很着急。

他劝道:“你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安心考试,你们考得好,白叔叔一振奋,什么坎都能闯得过。

你们要是考的不好,白叔叔一泄气,这情况说不定会不妙”

刘老师也安慰白梦蝶兄妹两个道:“你们都好好去考试,你们的爸爸绝对不会有事的,他还要看着你们考上好大学,以后有个好前程呢。”

白梦蝶兄妹两个擦了擦眼泪,互相鼓励了一番,跟着陈子谦和杨小桃一起进考场。

第一门是语文。

白梦蝶脑子有些不清醒,但既然进了考场,那就得好好考试,她尽量集中精力好好做试卷。

语文考试一结束,兄妹两个和陈子谦杨小桃就往校外狂奔,想去医院看望白爱国。

一辆警车体贴的守候在考场外面,带着他们四个直奔医院。

江映月特意带着保姆来送营养午餐,却看见儿子陪着白梦蝶离开了,虽然很不高兴,却无可奈何。

白梦蝶一上警车就问警察,凶手是谁,为什么要对她行凶?

警察们显然不像现在就告诉她实情,打着太极道:“这个案子我们正在积极的处理,你先安心考试,等考完了我们会答复你的。”

白梦蝶只好闭嘴,她身边的杨小桃显得心事重重,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白梦蝶四个孩子赶到医院时,白爱国已经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转入了重症病房。

为了防止感染,前三天是不让任何人探望的。

田春芳趴在重症病房的玻璃窗盯着白爱国看,听到脚步声,她扭头看,见来的是白梦蝶几个孩子。

她擦了一把眼泪,对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强撑起一个微弱的笑容:“手术很成功,你爸脱险了。”

白梦蝶几个孩子全都走到玻璃窗向里看,白爱国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就好像他平时睡着了似的。

他的脑袋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身上插满了管子连着仪器,情况根本就没有田春芳说的那么乐观。

白梦蝶兄妹忍不住无声的流泪。

病房里,一个医生在对护士交待着什么。

等那个医生一出来,白梦蝶兄妹两个就连忙围了过去,问白爱国的情况。

那个医生很和蔼,告诉白梦蝶他们,如果一个星期内没有意外,白爱国就不会有事。

白梦蝶前世在医院里做过义工,知道医生说话特别保守。

医生说在一个星期内没有意外,实际上就是指白爱国现在理论上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医生之所以要加一个期限,是怕出现突发状况,比方说伤口突然感染恶化,这事都很难料的。

所以他们说话都会留很大的余地,就是怕患者家属质问,不是说没事吗,怎么病情突然恶化了?

所以白爱国应该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可即便这样,没有看见白爱国醒来,白梦蝶还是不安心。

田春芳拉住她的手哽咽着道:“你说你爸多好一个人啊,一辈子老实本分。

上别人家吃饭排骨都不好意思多吃两块,一点坏事都没做过。

怎么这祸从天降就降到他头上了,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头上啊……”

白梦蝶强忍着悲痛,把田春芳扶到重症病房外的椅子上坐下,安安静静的听着她絮絮唠叨。

田春芳现在心里压力很大,心中惶恐,让她憋着不说话她可能会崩溃。

有脚步声向他们走了过来,白梦蝶抬头看去,居然是陈景轩带着一个随身女秘来了,两人的手上全都提满了盒饭。

白梦蝶扭头疑问的看向陈子谦。

陈子谦点点头:“是我打电话让我哥送饭来的。”

陈景轩走到跟前问陈子谦白爱国怎么样了。

“目前还好,听医生说有几天的危险期,只要度过危险期就没事了。”

陈子谦接过他手里的盒饭放在椅子上一一打开,把一盒有虾有鱿鱼的海鲜盒饭递给了白梦蝶。

这丫头最爱吃海鲜了。

陈景轩点了点头,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他见所有人都捧着一盒盒饭,唯独田春芳没吃,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重症病房。

陈景轩道:“阿姨,你也吃一点吧,过几天叔叔从重症病房出来,你还得照料他呢。

你自己如果先倒下去了,谁照料叔叔?”

其实这句话刚才陈子谦他们对田春芳说过,田春芳就是油盐不进,不想吃饭。

现在陈景轩也劝她多少吃一点,她不好不不领他的情,于是也捧着一盒盒饭吃了起来。

不过只吃了一点米饭和一点青菜,但总比没吃好。

虽然白梦蝶兄妹两个吃了大半碗的盒饭,但全都食不甘味,只是很机械的吃而已,不吃下午怎么考试?

田春芳母子几个吃完饭就趴在重症病房的窗户玻璃上往里看。

陈子谦也陪在白梦蝶身边盯着白爱国看。

谁都没有看到白爱国有动静,唯独陈子谦看见了。

他惊奇的喊:“叔叔的手指动了一下。”

大家的精神为之一振,全都盯着白爱国看,可明明没动静,大家都怀疑是陈子谦看花了眼。

陈子谦却已经跑着去把医生护士叫来了。

医生护士进了病房,把他留在了门外。

医生护士进行检查的时候,白爱国真的醒来了,还努力的冲着站在重症病房窗户前的一排人比了个剪刀。

这个动作是跟白梦蝶学的,她最爱比剪刀了。

一家人的心总算放下来一半。

陈子谦对白梦蝶兄妹两个道:“白叔叔没大碍了,你们可得专心考试了。”

医生出来告诉白梦蝶他们,白爱国目前情况还不错。

白梦蝶几个孩子这才放心离去。

下午考完试来医院看白爱国,他比中午的情况又好了一点,可以动好几下,而且还冲着白梦蝶他们笑。

晚上田春芳执意要留在医院守夜,让白梦蝶几个孩子回去,他们休息的好才能够头脑清醒地去高考。

白梦蝶回去之后,跟店长安排了一下家里的生意。

不能说白爱国躺医院了,生意就给扔了。

平常都是白爱国自己去肉联和蔬菜批发市场拿货,这几天就交给店长安排人去进货。

还有卤菜生意、作坊生意以及送餐生意她都得一一安排妥当。

好在不论哪个生意白爱国都安排了负责人,白梦蝶只用跟负责人交待好工作就行了。

她又亲自去检查了一遍卤水,该添加卤料的全都添上,这才回家。


上一章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