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稳住别浪 >> 目录 >> 第五百零一章 【羁绊】

第五百零一章 【羁绊】


更新时间:2022年12月09日  作者:跳舞  分类: 都市 | 都市异能 | 跳舞 | 稳住别浪 
稳住别浪 第五百零一章 【羁绊】
“这么说来,零……岂不是等于永生了?在2002年这个时代之前的时间线里……永生?”

陈诺忽然就觉得有点荒唐的感觉。

如果是追求四维高度的话,那么……已经永生了,还不可以么?

他可以随意跳跃在2002年时代之前的时间线里,任何时间点,任何身份,任何方式的存在。

这岂不就是……

“这还不是四维啊。”灰猫叹了口气:“看上去很像四维,但其实还不是。最多可以说是伪四维。”

“嗯?”

“伪的就是伪的。它等于把自己装进了一个永生的盒子里,但这個盒子,也成为了囚禁它的牢笼。除非真的突破,否则它永远都挑不出这个牢笼了。”

陈诺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这个概念。

按照这种猜测的话,那么零的生命形态,是伪四维,或者说是伪永生的形态

具体来说则是:

假设零是从1981年诞生的,死于2002年。

那么它就可以永远存活在19812002的这个时间段。

在它2002年死的时候,它就可以通过时间回溯,回到2002年之前的任何一个时间点,然后存活在那里。

只要它跳跃的时间点,是早于2002年,就没有任何问题。

“或者做一个更离谱的类比。”灰猫摇了摇爪子——这个动作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只招财猫。

但是,动作虽然滑稽,这只猫说出来的话却绝不滑稽。

“譬如就是一个长跑比赛。

零已经落后了,而且眼看着你这个对手已经冲过了终点——他没办法追上你了。

但是,他有办法让比赛不结束啊!

只要他一直不冲过终点线,那么,这个长跑比赛就没结束!

这个时候,比赛没有结束的情况下……”

“可是他赢不了啊。”陈诺皱眉。

“不,还有机会,虽然是理论上的机会。”灰猫看着陈诺,笑道:“如果,你——这个已经冲过终点线的对手,忽然死掉了呢?

如果你这个冲过终点线的对手,忽然宣布放弃比赛了呢?

如果你这个冲过终点线的对手,忽然发疯了,跑去把现场裁判暴打一顿呢?

虽然荒唐,虽然离奇……但……只要比赛不结束,它就不算真正的输。

那么最后的冠军,就不是你了!”

陈诺明白了!

零杀不死自己……它只能用各种幕后的遥控,预先布置的手段,一点一点的绊住自己的脚步,把自己陷在这里,让比赛无法停止。

然后……只要自己不选择进化的话……

那么……

“没准零在2002年之前,它永生的那个年代里,找到了进化的办法,那么它就赢了。”

陈诺看向被自己弄晕了的云音——这个女人,就是零给自己下的又一个绊子!

好吧,其实陈诺自己内心中也有一点无奈的。

如果能有机会再次面对零的话,陈诺真的很想对这个家伙大吼一声。

“你怕我先进化成四维……可老子到现在为止,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进化成四维啊!!”

进化到四维的方法,陈诺只听说过一次,还是在自己的记忆复制出来的世界里,在南极的那个地方,被记忆中的复制体西德告知的。

方法是……自己反过来吞噬掉西德。

但这个事情有两个条件。

第一是西德自己主动愿意被自己吞噬——否则的话,以陈诺自己现在的实力,只有被西德吊打的份儿。

第二个则更特别了:那是上辈子的自己!纯粹的三维生命状态的自己。

而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四维生命主动降级的三维。其实生命形态到底怎么算还不好说。

没准……自己自杀掉,反而不会死,而是直接突破了呢。

陈诺忽然心中一动!

如果是下绊子的话……

零对自己下了这么多绊子。

它怎么可能不对西德下手?

毕竟,西德也是自己进化的关键啊!

大卖场里,站在货架旁,西德无奈的看着前面推着购物车的小女孩福克斯。

“讲真,咱们家里养的是一只猪啊——我是不是该提醒你一下这个事实呢?”西德揉着太阳穴无奈的笑着。

福克斯扭头,脸上带着这个年纪的孩子特有的倔强和叛逆的笑容:“所以呢?”

“所以你买这么一大袋狗粮做什么?而且还是打折的,好像快过期了吧?”

福克斯看着西德,认认真真道:“我听说猪是杂食动物啊,所以咱们养的科洛,它应该是什么都吃的。”

好吧,科洛真可怜。

西德心中默默的对那个被自己变成猪的人类掌控者哀悼了三秒钟,很快就丢掉了这种无聊的情绪。

随便吧。

别说是喂狗粮了,你就算给科洛喂混凝土,都不管我的事情。

只要不拿我的饼干喂猪就行了。

西德笑着,顺手从货架上拿起一袋燕麦饼干,正要丢进购物车的时候,被福克斯一把拦住了。

福克斯不满的看着西德,语气里带着三分抱怨,但更多的其实是撒娇的口气。

“你吃饼干吃的太多了,西德!这个饼干含糖很高的,你这个年纪,吃太多甜的东西会长蛀牙的。”

你信不信我就算把全世界的糖都吃下去,也不会得蛀牙!

西德心中腹诽。

不过他还是笑眯眯的,把饼干放回了货架,只不过作为报复,过去用力揉了揉福克斯的脑袋,故意把女孩的头发揉乱掉。

好吧,其实还停享受这种感觉的——被这个小女孩用抱怨和关心的姿态管束着。

嗯,人类的情感用什么词来形容来着?

对了,牵挂。

走出大卖场,在停车场的时候,老远就看见几个购物者胆战心惊的躲藏在汽车后面,还有人趴在地上,双手捂着头。

福克斯正诧异,就被西德按住了脑袋,押在了一根柱子后面。

女孩正要叫嚷,就听见一声枪响。

接下来就是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加上愤怒的吼叫,路人的尖叫……

“等一下啊。”西德懒洋洋的笑着:“停车场有人在枪战。”

福克斯不满的挪开自己的脑袋:“西德,我不是没用的小孩子,我也是能力者!开枪而已,我又不是……”

“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模样,那样才可爱呀。”

西德歪着脑袋看了看停车场里。

嗯,很显然,是两伙人在互射。

南美的治安……懂的。

估计是在停车场里,有什么卖那种东西的贩子在交易,然后可能双方出现了矛盾,就直接打了起来。

西德拉着福克斯在柱子后坐了下来:“等一会儿吧,等会儿警察就来了。”

“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嘛?”福克斯好奇的看着西德。

西德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上帝……呃……”,说到这里,在福克斯戏谑的目光下,西德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虽然我有能力做,但是我并不想做啊。”

拍了拍女孩的手背,认真的教育道:“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如果做出异常的举动,会给你和你母亲引来麻烦的。你也不想变成一个万众瞩目的怪物吧?”

而且……出现那种情况,自己为了这家母女好,就只能默默远离了啊……

这句话西德没说出来而已。

“我们这里的警察,出警速度很慢的。”福克斯苦恼的抱怨着:“晚上还有球赛呢,河床对博卡青年!万一赶不上怎么办。”

“简单,那我们直接回家好了。”西德笑道:“瞬移回家?”

“不行!我是偷开妈妈的车来的!车还在停车场,妈妈回家看见车不在,肯定会骂我。”

西德翻了个白眼:“这里至少有三十双眼睛看着,我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冒着枪林弹雨过去,把一辆车变没吧?”

说着,嘟囔了一句:“我就说了,没成年的孩子不能开车的……唉……”

福克斯嘻嘻一笑,然后这个女孩居然主动凑过脑袋,把自己的脑袋凑到了西德的手掌边,轻轻蹭了蹭,用亲昵的语气笑道:“西德,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西德:“…………这会儿又不说我是不能吃糖的小孩子了?”

好吧。

西德终于从柱子后面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饼干来,一边咬着,一边大摇大摆的从柱子后面走了出去。

看着这么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孩子走出去,周围躲避枪战的路人中,就有人尖叫了出来。

“孩子!快回去!别出来!”

“上帝啊!他的父母呢?”

“快回去!!危险啊!!”

西德扭头看了看身后不远处躲藏的路人,咧嘴笑了笑。

他缓缓伸出了第一根手指。

停车场周围的两个摄像探头自动爆裂,同时爆裂的,还有沿着线路逆流而上的检测服务器,也瞬间烧掉!

砰砰!

两声枪响后,其中一枚子弹击中了西德身边的一辆汽车,还有一枚子弹击在地面,行成了跳弹,射向西德后,却忽然就静止在了半空,然后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地上。

西德竖起了第二根手指。

瞬间,无声无息的,以他为中心,半径五百米的距离内!

停车场和周边范围内,所有的躲避枪战的路人,以及停车场里正在枪战的几个帮派分子,在同一时间,同时都失去了意识,身子一软,就纷纷栽倒在了地面!

“好了。”西德扭头看了看躲在柱子后面的福克斯,走过去把购物车推了出来,飞快的来到了自家的汽车,打开后备箱,把购买的物资塞进车里。

然后轻轻一拍车身。

汽车消失了。

“行了,我们的汽车已经回家了。”西德看着福克斯,忽然笑道:“其实你不想看球赛,你只是希望我出手,制止犯罪,对么?”

福克斯眨巴着眼睛,笑道:“你那么有本事的啊,西德!这里有很多无辜的平民,万一他们受伤了怎么办。”

西德撇撇嘴,什么也没说,过去拉住了福克斯的手,两人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而福克斯不知道的是,超市的货架上,同时也有一包燕麦饼干,同时消失了。

远处,警车的鸣笛,若隐若现。

“我们不是回家么?”

站在路边,福克斯瞪大眼睛!

这个地方她认识,是一个自己平时偶尔会来玩的小公园广场,距离自家街区还很远的!

“那是对你的惩罚。你骗莪来多管闲事的惩罚。”西德一本正经的说道:“这里距离家大概有两点六英里,所以……走回去吧,孩子!

年轻人,多运动一下对什么没坏处的。”

夕阳之下,福克斯捂着脸一声哀嚎。

不过没多久,路边就传来了女孩子欢快的嬉笑声。

“西德,你是不是藏了一包饼干啊?”

“西德,你如果不用能力,肯定跑不过我!”

“哈哈哈哈,西德,你现在个头很矮,腿很短,所以跑不过我,哈哈哈哈……”

“醒了?”

陈诺看着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的云音,适时的送上了一句问候:“睡太久没换姿势,你可能会有点腿麻,不如起来稍微活动活动……”

正说着,云音已经从床上蹦了起来,阴沉着脸看着陈诺。

“先说好,你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嘛,动手就不必了。我们都少点麻烦,好不好?”

云音咬着牙。

“你方才也听那只猫说过了,不是我把你变成这样的。”

云音听着陈诺说的话,沉默了会儿后,深吸了口气,然后冷冷道:“我饿了,这里一定有吃的吧。”

陈诺想了想,转身出去厨房里翻了一会儿。

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两包方便面。

“还有一个礼拜过期……要试试嘛?”

好吧,二十分钟后,坐在客厅餐桌前的两人,面前摆着一盘盐水鸭,一盘卤牛肉,还有一盘凉拌菜。

陈诺当然不可能让云音吃过期方面便啦——还有一个礼拜才过期的也不行啊。

毕竟,他就算不在意云音的死活,可是……这个身体是孙可可的啊。

吃坏了肚子算谁的?

自己不心疼的嘛?

“楼下卤菜店买的,应该味道不错,凑合吃吧。”陈诺把筷子递给了云音:“会用筷子吧?”

“我是华夏人。”云音冷冷的接过筷子,很娴熟的夹起一片牛肉来,送进嘴巴里。

好吧,陈诺心中叹了口气,有些难受。

如果是孙可可的话,是绝不会吃牛肉的——孙可可这个丫头不喜欢吃牛羊肉,总说有一股怪味道。

沉默看着云音吃了几口后,陈诺才开口问道:“可以说说你的事情么?”

“我?”

“嗯,我们尽量多聊一些,没准能找到一些可以恢复的办法。”陈诺苦笑道:“现在暂时也没有别的选择啊。”

“……”云音认真的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陈诺精神一振:“说吧,我洗耳恭听!”

“我是华夏人,我的父亲叫云河,是青云门的掌门人。”

“嗯,这个我知道。”陈诺点点头。

“你确实应该知道。”云音冷冷道:“你在伦敦和我交手的时候……你用了我青云门的剑术,你的杀念修炼的很不错。

所以……你也是青云门的嘛?”

“不是。”陈诺摇头。

嗯,她说的是杀念之剑吧。

“我生下来的时候,父亲就已经重病了,后来我才明白,父亲不是病,而是受了很重的伤。

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就病故,我被养在青云门之中,长到了九岁的时候,被人带走了。

带走我的人很强大,青云门上下没有察觉,我就被偷偷带走了。”

陈诺皱眉:“这就不是带走了,而是绑架或者掠走吧?”

云音抬头看了陈诺一眼:“带走我的人,后来对我很好,所以……我没什么好憎恨他的。”

陈诺却听出了一丝话外之意。

他心中一动,低声道:“你……小时侯,在青云门里,过的不太好?”

“我母亲怀孕的时候,我父亲出了趟远门,回来就一直重伤。

我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死掉了。

三岁的时候父亲也病故了。

我一个孤儿,在青云门之中,无父无母,没人依靠……你觉得,我会过的很好么?”

陈诺皱眉:“你毕竟是掌门的女儿……”

“死掉的掌门,就不是掌门了。”

云音用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听似平静冷淡,但其中蕴含的,就可能是一段悲惨的遭遇了。

陈诺犹豫了一下,没有多问。

不过还是有一个问题很想知道的。

“……你是怎么做到长生不老的?我是说,我遇到你的时候,你已经三百多岁了,但是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啊。”

好吧,这个问题不得不问,也毕竟是关系到自己的啊。

毕竟,家里的那个鹿女皇,可是自己的老婆。

女大三抱金砖。

女大三百,抱啥?

云音缓缓道:“带走我的那个人告诉我,他分享了一部分生命力给我。这样会极大的延长我的寿命。”

分享生命力?

种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说他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生命。

他在寻找一种进化的方式,所以,我是他的一个实验品。

在我之前,他也有过其他的实验品,但都不太成功。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如果实验品成长到足够强大,也许就能突破壁障。

但问题是,我们人类的生命是有限的。有限的生命就成为了实力增长的束缚。

人类到了老年后,无论如何实力都会下降,肉体和精神力量都会下降。

所以……也许,如果寿命延长的话,那么,就可以把实验品的时间增长,也许就可以找到突破的法子。”

“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分享了他生命力后的你……可以活多久?”

“大概可以活两千年左右。”

陈诺不说话了。

两千岁的寿命……

好想掀桌子啊有没有!!!

以现代的医疗水平,普通的人类也就活个七十多岁就算是不错了。

顶级的人类能力者,比如太阳之子那个老东西……

其实也已经开始衰老了。

根据地下世界对顶级掌控者的估算,即便是掌握了控制自身到细胞级的能力……掌控者可以延长自己的寿命远超普通人。

但大体算来,也不过就能活个两百岁左右。

也包括陈诺自己。

如果不是上辈子那个诡异的脑部中枢系统的肿瘤——那个可能是因为实力过度突破,四维无法存在于三维,而造成的。

而保持三维人类的状态,即便是陈诺,也不过就是能活个两百岁……运气好点,也许活个两百五十岁?

人家直接就两千年啊!!

想想家里貌美如花的鹿女皇……

还谈什么白头偕老?

自己挂到墙上的时候,人家还在青春期呢!!!

这么想一想,就有点恼火和绝望啊!

“他对我确实很好,比我在青云门时的任何人都对我好。

他教了我很多东西,但是后来他做出了选择,他跑去偷来了青云门的很多修炼的法术然后教给我……

他说,我是华夏人,也许青云门的修炼实力的那些方法对我最适用。而且,他说他目睹过我父亲的实力,我父亲的能力很强大,连他都赞不绝口。

所以,他认为,也许我父亲留下的那些修炼的办法,才是最适合我的。”

陈诺皱眉:“可是……你就没想过,他其实也是在利用你?”

“重要么?”云音声音很轻,语气也很平淡,缓缓道:“被他带走后,我才第一次知道,吃得饱,穿得暖的生活,有多舒服。

才明白,没有人欺负你的生活,有多舒服。”

陈诺低声道:“所你很恨青云门?”

“谈不上恨,那毕竟是我父亲的门派。我犯不上恨一个门派,只是门派里出了一些恶人而已。

父亲死后,接管门派的是我父亲的一个同门师兄弟,年轻的时候没争过我的父亲,

年老了后,我父亲意外死亡,他就相当于捡了个漏,当了掌门。

后来没,他多半是把年轻时候的怨气撒在了我的身上。

掌门对我态度冷漠,下面的人有样学样。

今天我挨了一顿饿,没人管我,明天就有人敢偷偷的撞我一跤。

撞我一跤,掌门也没出来主持公道,那么后天就有人敢在练功的时候故意打我几下。

慢慢的,口子就越开越大。

不过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罢了。”

说到这里,云音嘴角一扯,露出一丝笑容来。

这是怎样的一个笑容啊……

陈诺心中有些感慨。

明明是孙可可的那张娇媚可爱人畜无害的笑脸,可这个笑容里,却仿佛隐隐的带着一丝让人心悸的东西!

“我十四岁的时候,偷偷回到了青云门,把那个掌门人弄死了。

所以,你问我恨不恨青云门。

那是当然不恨的。

因为欺负我的人,我已经亲手报仇了。

你放心,他死的很惨的。

我痛打了他一顿,然后扭断了他的腿脚骨头,最后把他从两千米的高空扔了下去。”

说到这里,云音用那张孙可可的脸庞笑着:

“所以,我为什么还要恨青云门?”

陈诺不说话了。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星星阅读app,阅读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星星阅读app为您提供大神跳舞的

御兽师?

思路客提供了跳舞创作的《》干净清新、无错版纯文字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上一章  |  稳住别浪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