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家有萌徒养成中 >> 目录 >> 第122章:新弟子对决(第二更)

第122章:新弟子对决(第二更)


更新时间:2021年05月07日  作者:楠烟生北渚  分类: 言情 | 玄幻言情 | 异世大陆 | 楠烟生北渚 | 家有萌徒养成中 
家有萌徒养成中 第122章:新弟子对决(第二更)
:、、、、、、、、、

燃文,最快更新!

云横觉得自己的年纪是真的大了,毕竟刚才他也被钱长老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吓了一跳。

但这话他不会说出口,担心这几人会揪着这话题不放,便连忙问宗主道:

“宗主,宗门大比的流程真的不用再商议了?其实我觉得大家还可以再聊会儿。”

离卦山上太无聊,就连他收的几个徒弟也不怎么有趣,还不如在这云宗阁里,陪宗主唠唠家常。

宗主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于是在第一时间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

“我是真的有事要处理,你以为我是在跟你们开玩笑?”

说完这句话后,他又看向云锡,语重心长的说道:

“趁着下午还有时间,云锡你再多教教你那徒弟,明天的新弟子对决,就交给她了。”

“嗯。”

云锡轻声应下,表示知晓。

在出了云宗阁后,云涯先是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说道:

“这人啊,一闲下来就觉得全身骨头都散架了,一点也不想动。”

云冰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云宗阁,说道:

“本以为今天要在这云宗阁里待上一整天,以宗主那么啰嗦的性子,却只用了半天时间来商议,也算是打破宗门记录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转过头,就见云锡准备御剑而去,不由得问道:

“云锡,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不了,去接我那徒弟。”

他本以为今天要忙一整天,也有心让南锦提前见一见明天的对手,便将她安排在了路斩风身边。

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商议完,他也该去接她了!

闻言,云墨不由得摸了摸鼻子,低声说道:

“怎么总有种你是养了个女儿的错觉,这又不是接她下学,还用得着你亲自走一趟?”

对于云锡将南锦安排在路斩风身边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可正因为知道,他才更清楚路斩风肯定会在接待完其他宗门的人以后,将南锦送回竹溪山。

云锡片刻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望着某个方向,说道:

“那可是我唯一的徒弟。”

跟你们这些收了几个、几十个徒弟的人,不一样!

虽然云锡后面那句话没有说出口,但四人却莫名有种心领神会的感觉,不禁牙口一酸。

云涯脾气向来直接,见状,不由得连忙拍了拍手臂,并走到离云锡有五米远的地方站定,说道:

“啧,你这话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决定的只收这一个徒弟?宗主他老人家知道吗?”

虽说被云锡那句话酸掉了牙,但云涯觉得,该好奇的还是要问。

随着钱长老话音刚落,云涯、云冰、云墨、云横,包括宗主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了云锡。

此刻的云锡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对于钱长老要说的话,也仿佛早有预料。

见云锡并没有要开口的打算,几个人又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钱长老,想听他接下来怎么说。

然而,钱长老也以为会有人追问,毕竟,他还是希望主动权能把握在自己手上。

也因此,在钱长老说出那句话后,双方竟无一人开口,云宗阁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叮——”

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云锡轻轻拨弄着杯中的茶叶,茶盖与杯口处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闭上眼,略带享受的听着这清脆声响,过了一会儿,再睁开眼时,只浅酌一口杯中茶。

这动作做得那叫一个赏心悦目,竟叫人舍不得开口,生怕扰了这份安宁……

但云锡却并没有要表演喝茶给他们看的想法,将手中茶杯放下后,他才看着钱长老,问道:

“什么事?”

其实云锡大概能猜到,上次他去金悦城时、大闹密林时,就没想过要隐藏身份。

果不其然,只听钱长老问道:

“听说云锡长老在前不久去了金悦城,也去了趟密林?”

云锡点头,神色如常的回应道:

“嗯。”

得到肯定回答,钱长老握拳轻咳了一声,继续问道:

“这么说来,云锡长老你确实知道妖王齐聚天域城的目的?”

关于这件事,云锡并没有要保密的想法。

更甚至,就算现在钱长老没有来问,他也会在明天宗门大比开始前,主动告诉所有人。

既然没有隐瞒的必要,云锡便回答道:

“前不久,各地妖王受妖主号召,齐聚天域城,只为了那即将开启的天域秘境。”

“天域秘境?”

钱长老惊讶片刻后,这才发现宗主和云宗其他几位长老都是面色如常,仿佛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不过,一想到云锡是云宗的人,在知道这件事后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们。

反而是他有些大惊小怪的,少了平时该有的冷静。

想到这里,钱长老昂首挺胸的坐好,在端起茶杯浅酌一口后,才松了口气,随即故作淡定的问道:

“云锡长老能否详细说一下那个所谓的天域秘境?”

听了钱长老的话,云锡并没有立即开口,只是将目光看向云冰,所要表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这问题答案的字太多,你来!

云冰嘴角一抽,但多少知道云锡的脾气,最后只得起身,语气颇为无奈的回答道:

“天域秘境在天域城内,是妖族的秘境,而最开始发现秘境的人,正是如今的妖主。

听说,他在进天域秘境前,还只有妖兵的实力,但出了秘境后,就已经是能镇守一方的妖王了。

再后来,他更是凭借在天域秘境中得到的一件法宝,坐稳了现在的妖主之位。”

将之前妖王聚集天域城的事情,与如今刚得到的消息联系起来,钱长老恍然大悟:

“所以妖族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天域秘境,而那些‘妖族聚集妖王,目的在于攻打金悦城’的传闻,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云冰点头,说道:“如果天域秘境确实存在,你那句话就没错。”

钱长老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弄清楚这件事后,他的第一想法并不是带着墨宗弟子去天域秘境里捞些好处,而是开始思考这件事所带来的后果。

“如果妖主当年确实是因为进了天域秘境,才有了现在的实力,那是不是证明,进入秘境的妖族越多,就越有可能诞生下一个万妖之王?”

关于妖族那位万妖之王,人族所获信息少之又少,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只知道他是在十年前横空崛起,在某一天突然冲进妖都,又以一己之力斩杀了原来的万妖之王。

在妖族那以强者为尊的世界观里,他被奉为王,因此才成了新任的妖主……

听了钱长老的看法,云涯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

“那我们现在要做的,难道就是想办法阻止天域秘境的开启?”

但他刚说完,就被宗主赏了个白眼,只听他说道:

“你又不是七岁孩童,哪儿来的天真想法,这世间秘境,自有其存在的一套规律,人力怎能干预。”

这些道理,身为一宗长老的他自然懂。

只不过,如果让他带着弟子去打架和杀妖族,他尚且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但想对策和制定计划之类的事,他还是听其他人的吧!

“会不会出现下一个万妖之王我不知道,但能肯定的是,如果进入天域秘境的妖族越多,那妖族的整体实力就会上升。

虽说人族和妖族之间签订了二十年和平契约,但我们都清楚,这和平只是表面上的。

一旦妖族认为他们的整体实力超过人族,就一定会向金悦城发起战书。”

说这番话时,云冰皱着眉头,神色格外凝重——

这天域秘境,当真是个难题!

宗主久久未语,其实这话题他之前也和几位长老商议过。

但因为宗门大比在即,最后只得决定在宗门大比期间,与其他宗门的负责人一起寻找解决办法。

想到这里,宗主看了眼钱长老,又匆匆扫过自家宗门的几位长老,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云锡身上,问道:

“云锡啊,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云锡整理了下衣袖,说道:

“有想法也得一步一步来,在离开金悦城以前,我有让韩七将军调查天域秘境的所在地。”

若不能查出天域秘境到底在天域城的那个地方,再多的想法也是枉然。

在跟上了云锡的思路后,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尤其是钱长老,一开始听说妖族有动静时,心里那叫一个慌。

既然现在有了要努力的方向,钱长老便连忙说道:

“我也会送信回墨宗,让弟子们都查一下,说不定某本书上就有关于那个秘境的记载。”

“这样再好不过。”

听了钱长老的话,一向寡言少语的云墨也不禁开口表示赞同。

倒是云横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不由得问道:

“那在明天的宗门大比上,还要对外说明这件事吗?”

事关妖族,兹事体大。

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是,通知所有宗门做好准备,或者是能一起商讨解决办法。

但这样做,很可能会打草惊蛇,甚至引起恐慌。

毕竟今天来了许多其他宗门的人,谁又能保证这些人里就没有人族反者?

虽说有云宗结界存在,但结界存在的原因,只是为了切断人族反者与妖族之间的联系。

如今妖族还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天域秘境的事儿,一旦他们知道,必然会做足准备。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想再调查秘境的位置,就难如登天了……

宗主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在思考片刻后,他才说道:

“罢了,既然明天是宗门大比的第一天,就别用这些事去扫大家的兴。至于天域秘境……等其他宗的带队人到了,再找他们商议便是。”

按理来说,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钱长老就该立即离开才对。

但他却并没有要起身走出云宗阁的想法,甚至还神色悠哉的端起茶杯,在浅饮一口后,才眯着眼,似是格外享受。

害,宿处枯燥乏味,那些弟子在墨宗也能天天看见,他啊,还是觉得跟这几个老头聊天有意思些。

想到这里,钱长老又暗中扫了眼云锡和云冰,心想道:

当然,这两人不算老头!

将茶杯放下后,他才看着宗主,笑得有些欠揍的说道:

“听说云宗这次终于有人能报名参加宗门大比的新弟子对决了,恭喜恭喜啊!”

一提起这事儿,宗主就表示丝毫不虚,只见他摆了摆手,说道:

“低调~我们云宗弟子一向不喜欢争抢,实不相瞒,那小丫头原本对这次新弟子对决并不感兴趣,报名也只是为了多认识几个人。

她哪里能想到,这宗门大比都还没正式开始,她的名字就被墨宗钱长老给记住了。”

闻言,钱长老嘴角一抽,其实他很想说,他并没有记住那名新弟子的名字……

但这句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嘴上还是一副熟人口气的说道: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这次新弟子对决,怕是有不少宗门在等着看你们的笑话,所以你们对那位报名的弟子到底有几分信心?”

云宗好不容易才报名一次,若到最后连前四都没进,其他宗门看笑话倒是小事,最担心的是会影响云宗弟子的士气。

这问题宗主没办法回答,毕竟南锦不是他徒弟。

不过,他也很好奇云锡对他家徒弟到底有几分把握,便说道:

“云锡,既然南锦是你徒弟,那这问题就该由你来回答。”

云锡先是想了两秒,随即才神色淡定的回答道:

“十分。”

自从几个月前替南锦报名开始,他就对她抱有十分信心,即使是到了现在,也没有变过。

听到这两个字时,宗主刚端起桌上的茶杯,他一脸愣的看着云锡,停住了想要揭开茶盖的手。

“云锡,你是说真的?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虽说他们几个与钱长老私下关系不错,但这种上升到宗门层次的话题,还是要慎重为好。

云锡并没有解释很多,只是嘴角带着一抹浅笑,语气却不失坚定的回答道:

“我是她师父。”

这世上所有人都可以对她没信心,他不可以。

毕竟……

那是自家小徒弟,也是他认为的,最重要的人!本站、、、、、、、、、


上一章  |  家有萌徒养成中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