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长夜余火 >> 目录 >> 第二十一章 痛苦之声(月初求双倍月票)

第二十一章 痛苦之声(月初求双倍月票)


更新时间:2022年05月03日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分类: 玄幻 | 异世大陆 | 爱潜水的乌贼 | 长夜余火 
长夜余火 第二十一章 痛苦之声(月初求双倍月票)
账号:

密码:

第二十一章痛苦之声(月初求双倍月票)

第二十一章痛苦之声(月初求双倍月票)

前奏曲第二十一章痛苦之声刘川凝视了商见曜一阵道:

“里面没人居住,但又常有些轻微的动静传出。”

“没人进去探索过,没人死在里面?”商见曜追问道。

刘川回答道:

“在我进入‘新世界’前有没有人进去过我不知道,而我进来之后,有不少朋友提醒过我,千万不要尝试探索那些明明白白透出点诡异的地方。”

他的意思化繁为简就是:

在他的印象里,没人进过那座合院,自然也就没人死在里面。

商见曜一脸地失望:

“那你刚才紧张和害怕个什么劲?”

刘川不想再解释,重复起之前的话语:

“你可以回你住的地方了,正式行动前,我会通知你的。”

“好吧。”商见曜没有强求,潇洒地挥了挥手道,“回头见。”

他离开咖啡馆后,一路往“新世界”外围区域走去,又一次来到了那座灰土风的合院前。

凝望了这座淹没在黑暗中的建筑好几秒,商见曜啪地握右拳击左掌道:

“上次是翻墙进去的,这次我走正门,看看有没有变化!”

阴狠毒辣的商见曜立刻嘲讽起鲁莽的同僚:

“上次没事,这次有事,算不算发生了变化?”

“算啊!”鲁莽的商见曜一点也不含糊,“反正有小冲的虎皮,怕什么?”

阴狠毒辣的商见曜很是憋屈,但又无从阻止。

他现在只想分裂出去,远离这个没脑子的家伙。

商见曜推开了合院的木制大门,一步步走了进去。

悬挂于正房门口的两盏灯笼随之亮起,映出红色的光芒。

“为什么是两盏,这里还有别的人吗?”诚实的商见曜有问就提。

鲁莽的商见曜不甚在意地回答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

“这两个灯笼是配套产品,属于同一组灯。

“之前咖啡馆内有盏灯是由很多個小灯组成的,每次亮起不也是同时发光?”

说话间,他走入正厅,一路来到摆放着林碎照片的厢房外面。

商见曜没急着进去,侧过身体,将耳朵贴到了门扉之上。

他时常鲁莽,但某些时候耐心又非常惊人,就这样,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听了足足七八分钟。

终于,厢房内传出了呜呜咽咽的低泣声,若有似无。

这一次,商见曜没像之前那样直接推门而入,查看究竟,而是停留于外面,隔着门板问道:

“你在哭什么啊?”

那低泣声顿时戛然而止。

商见曜又问道:

“你什么伤心事吗?说出来会好受一点。”

厢房内一片寂静,刚才的低泣声似乎只是一场幻觉。

普渡禅师低宣了声佛号道: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施主伱需要帮忙吗?”

没人回应他,里面看起来只有死物。

商见曜想了想,叹了口气,吟诵出声道: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哭我。

这是他在格斯特堡时从旧世界娱乐资料里学来的一首红河诗,求新求奇的他时刻准备着表演一段朗诵,此情此景相当合适。

然而,他的文艺细胞没人欣赏。

商见曜一阵失望:

“走文艺路线也不行?

“这座建筑是灰土风的合院,林碎也是灰土人,所以得朗诵灰土诗词?”

商见曜开始转动脑筋,回忆合适的古诗古词。

就在这时,那呜呜咽咽的低泣声又一次响起。

紧接着,某道虚渺的女声带着强烈的痛苦道:

“很多时候,永恒的生命意味着永恒的痛苦……”

商见曜先是眼睛一亮,接着脱口而出道:

“这话太严谨了!不符合正常人情绪低落乃至悲伤时的表达习惯!

“大部分人肯定只会讲‘永恒的生命意味着永恒的痛苦’,不会附加‘很多时候’这个修饰短语,虽然这更合理更贴近真实的逻辑,但谁难过时会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你是学理工科的吗?”

厢房内一片沉寂,无人回应。

商见曜等了好一阵,逐渐有点“慌”了:

“你说话啊!

“我好不容易等到你说话!”

厢房内的风声消失了,低泣声和痛苦的女声更是给人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感觉。

商见曜上蹿下跳道:

“我给你道歉,我不该抬杠。

“求求你了,你要怎么样才原谅我?

“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了!”

他慢慢用上了某些旧世界娱乐资料里的台词,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很可惜,厢房内再无反应。

进入“心灵走廊”后,蒋白棉适应了一段时间,接着才准备深入那座小型城市,探索高塔周围区域。

她从商见曜处获得了精神护罩,选择白天而非晚上,又一次潜入了现实“新世界”。

虽然这段路途她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但代价的加重还是让她迷了好几次路。

而迷路带来的后果似乎也严重了起来,她这几次都直接撞上了一堆“无心者”,让她隐藏人类意识、依靠军用外骨骼装置潜行的努力近乎白费。

还好,那些“无心者”都无视了她,自顾自地彼此配合着做自己的事情。

“镜中世界!”

蒋白棉提前感应到他们,使用了“镜中世界”这个能力。

她发现这个能力叫“虚拟机”也许更为恰当。

它能抽出环境要素,构建一个和当前一模一样的虚拟世界,那些“无心者”生活于里面,一举一动都得经蒋白棉过滤才能映射到现实中,而现实的反馈同样如此。

这样一来,蒋白棉只需要在“构建”那个虚拟世界时将自己排除在外,那些“无心者”就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和自己擦肩而过。

“镜中世界”能力涉及大量的信息搜集和过滤,即使中间存在许多本能性的操作,对人脑的运算能力也有相当高的要求,蒋白棉选择这个能力后,感觉大脑相应的功能都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加上她有生物义肢内的辅助芯片帮忙,她构建的“镜中世界”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会比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的觉醒者差多少,只是在覆盖范围和影响人数上存在较大的不足。

靠着“镜中世界”,无人导航的蒋白棉总算平平安安抵达了每次深入的终点。

这距离高塔最外围那盏灯也就二十几米。

蒋白棉吸了口气,缓慢迈步,走向高塔。

走了一截,来到她原本会出现“无心病”征兆的地方后,蒋白棉只觉一切正常,脑袋没半点抽痛感。

“果然,层次提升之后,对意识抽取的抵抗能力是明显变强的……”蒋白棉无声叹了口气。

她随即利用自己干扰电磁的能力,在身边构建起一层薄弱的屏障。

她这是在模仿商见曜提供的精神护罩,但碍于对本身意识无从把握,只能这么照猫画虎,聊胜于无。

几步后,蒋白棉来到了那些“无心者”消失的临界线上。

她做好使用“镜中世界”的准备才小心翼翼地向前进发。

几乎是瞬间,蒋白棉感觉身周的那层屏障变得七零八落,整个人就跟穿过了厚厚水幕一样。

她的眼前随之发生了变化,一大一小两座建筑出现在那里。

大的有一座座粗塔和灰白色的建筑群,以蒋白棉的知识判断,这应该是座核电站。

小的那个距离核电站大概有一公里,造型独特,像是凝固的、色泽偏水蓝色的漩涡。它不算太高,也就二三十米的样子,整体呈横向发展的趋势,外立面的幕墙在阳光下并未特别闪亮,与当前天气情况不太吻合。

数不清的“无心者”出没于核电站,只少数在那个小型建筑附近。

这和蒋白棉预想中的场景有七八分相似。

“连阳光都是经过幻境的折射才进入里面……”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她很明确,接下来的目标应该是那座小型建筑而非核电站。

因为这片区域的“无心者”以千来计算,超过了蒋白棉当前能够影响的目标数量,所以她没立刻靠近那座小型建筑,而是继续隐藏人类意识,就近找了遮掩物躲藏。

注1:引自《沉重时刻》,里尔克。

PS:月初求双倍月票

PS2:上一章主要是想体现那种通过一层层的处理,把看似毫无用处的对话还原成有用信息的感觉,而因为每一段对话都有要处理的地方,所以没法用省略号来代替。既然很多朋友觉得水,那这一章就免费,补偿给大家。


上一章  |  长夜余火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