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目录 >> 第三百八十五章、绞杀!

第三百八十五章、绞杀!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06日  作者:柳下挥  分类: 都市 | 异术超能 | 柳下挥 | 龙王的傲娇日常 
龙王的傲娇日常 第三百八十五章、绞杀!


观海台。九号别墅。

达叔站在院子中间,表情深沉的看向遥远的天空。

许新颜端着一盘子水果过来,殷勤的说道:“达叔,吃水果。”

达叔摇了摇头,出声说道:“我不吃,你吃吧。”

“哦。”许新颜塞了一颗小西红柿到嘴里,出声问道:“达叔,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一直频繁的看向天空啊?你是想看今天会不会下雨吗?”

“不是。”达叔摇头。

“那你是想看月亮吗?今天天气那么好,一定会有月亮的......”

“不是。”

“那你想看什么?”许新颜嘴巴里咀嚼着水果,含糊不清的说道:“如果好看的话,我陪你一起看好了。”

没有等到达叔的回应,许新颜接着说道:“奇怪哦,敖夜哥哥和淼淼姐姐他们去哪里了?敖炎和敖屠也不见了......最近一段时间我看到大家都很不开心,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达叔摸摸许新颜的脑袋,笑着安慰道:“不要担心,没事的。”

“哦。”许新颜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家里的生意出了问题?我们是不是没钱了?以后我们就住不了观海台别墅,吃不到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了?”

“和生意的事情没有关系。”达叔说道。

“吓死我了。”许新颜拍拍自己的胸口,说道:“许守旧这个坏蛋,说家里的生意出了问题,以后观海台别墅要拍卖,别墅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要拍卖......”

“他们骗你的。”

“如果不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那是因为什么呢?”许新颜出声问道。“为什么大家都愁眉苦脸的,每一个人都很不开心的样子?敖夜哥哥是这样,淼淼姐姐是这样,敖屠哥哥和敖炎哥哥也这样.......对了,好久没有看到敖牧哥哥了。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情?”

达叔无奈的朝着客厅门廊处瞥了一眼,说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就自己来问,指使一个孩子干什么?”

许新颜一脸诧异的看向达叔,问道:“达叔,你怎么知道是他们指使我来的?”

“你除了关心下一顿饭吃什么,什么时候主动关心过其它的事情了?”达叔出声说道。

“哦。”许新颜没想到自己是在这个地方露出破绽,出声问道:“达叔,那我们明天早饭吃什么?”

菜根和许守旧走了过来,俩人也抬起头来看向天空,瞅了一阵子之后,发现一无所获。

达叔盯着天空看了小半天,到底在看什么?

菜根看向达叔,说道:“是我让新颜来问的......我知道家里一定出事了,是不是?”

达叔稍微犹豫,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家里出了点事。”

“我就知道。”许守旧高兴的说道。

他猜对了。

菜根拍了许守旧这个白痴的肩膀一记,出声说道:“我一直觉得我是这家里的一员,该吃吃该喝喝,也从来没把自己当作外人.......我的命是达叔救回来的,所以我也想着要把这条命还给达叔。当然,还给家里的其它人也行。”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不能一无所知。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这样的事情我们做不来,也会让我们心生愧疚感。所以,如果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们做的......达叔,无论是任何事情,我都愿意。”

“我也愿意。”许守旧赶紧表态。

达叔轻轻叹息,说道:“你们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你们都是好孩子......但是,这次的事情你们帮不上忙。”

“这么严重?”菜根大惊。

他是云梦山的谪传弟子,虽然实力不及观海台九号这几个姓敖的,但是在江湖当中也是有字号的,灭一门一派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竟然让达叔觉得他们无能为力?

“非常严重。”达叔点头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更不能袖手旁观了。”菜根斩钉截铁的说道:“他们在哪里?我们现在就去支援。”

“我也去。”许守旧招来神剑,一脚踩在了脚身之上。

许新颜则吹了个口哨,卧在院子角落里面吃竹子的熊猫憨憨便到了她的面前。许新颜抬脚一跃,就跨了上去。

白姬听到院子里面的动静,一脸茫然的看向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准备出去打架了?

达叔摆了摆手,说道:“都回屋休息吧。他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们去不了的地方。”

“就是再远的地方,憨憨也能带我去。”许新颜一脸不服气的说道,怀里还抱着一个水果盘。

“他们在外星球上面。”达叔沉声说道。“等着吧。如果他们守不住.......你们不去,敌人也会找上门的。”

大雾之中,立一大山。

那是无数的土系元素堆积,将那只祭司之眼给深深的埋在了下面。

而敖屠所化作的巨龙则是大山的基干和脉络,一重又一重的将那只眼睛给缠绕其中,让其动弹不得。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黑雾停止了蔓延,黑雾之中不见有任何的声响。

就像是整个世界突然间停摆了一样。

大山也屹立不动,高耸入云,巍峨壮观。

近距离观看,才发现大山之上那仿若老藤一样的粗壮龙身以及隐隐泛着土黄色光芒的鳞片。

山顶之上有两棵大树,那是龙角。

龙之角里面蕴含着磅礴大气的土系龙族本源之力,由它插在大山之巅,有镇守之效。而大树根须茂盛,深入地下百里,可以对整座大山有加持和巩固的作用。

敖夜盯着那座大山良久,沉声说道:“他还活着。”

“啊?”敖淼淼大惊,出声说道:“这样还杀不了他?”

“黑雾凝而不散,证明还受那只眼睛的吸引。”敖夜出声说道:“况且,祭司之眼这等邪物,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杀死的?”

“那我上去帮忙。”敖淼淼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不信我们一起出手还杀不死他。”

“淼淼........”

敖夜一把拉住敖淼淼,出声说道:“你看那两棵大树。”

那两棵大树便是龙角,它高高的耸立在山巅之上,若是普通人根本就看不真切它的虚实样貌。

但是,这对敖夜和敖淼淼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他们愿意,即便是星海之中的一粒微尘,他们也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在敖夜的提醒下,敖淼淼定神朝着那两棵大树看过去。

发现那两棵大树绿色的叶子正在枯萎变黑,而那粗壮的躯干时而是土灰色时而变成了墨黑色。

“这是什么情况?”敖淼淼出声问道。

“祭司之眼在吞噬土系元素,想要抢夺敖屠的生机。”敖夜出声说道。

“啊?那怎么办?我们要赶紧出手救敖屠哥哥.......”敖淼淼出声说道。

“一旦出手,只会让祭司之眼的吞噬之力更加强大,等于是火上浇油.......这样反而会害了敖屠。”

“那我们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吧?”敖淼淼出声说道:“那样敖屠哥哥不是有危险?”

敖夜表情凝重,说道:“敖屠是土系龙族,大地就是他最好的战场。他现在占据了先天性的优势,祭司之眼想要将它真正的吞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地天边无际,土系元素也生生不息。

祭司之眼想要吞噬敖屠,那就只能释放出比敖屠聚集土系元素更为强大的力量。

孰胜孰败,尚未可知。

正在这时,只见天空之上黑云翻涌,那笼罩整个龙王星三分之一的黑雾突然间开始聚集起来,然后朝着敖屠禁锢祭司之眼的那座大山冲击而去。

一次又一次的冲撞。

雾气撞山,却生出雷鸣之音。

地动山摇,整座大山都跟着摇晃起来。

敖屠显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阵法就此瓦解,更多的土系元素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想要继续对大山山体进行加固,以此来抗击这雾锤的敲击。

大山再一次恢复了平衡,山体表面闪发出一层淡黄色的光晕。

雾气撞山不断。

之前只有一只雾锥在撞击山体,随着涌来的雾气迅速增加,变成了无数把雾锤同时在撞击山体。

而且,每一只雾锤都膨胀了无数倍。

咔嚓........

山坡中间,出现一道裂缝。

敖屠立即调动土系元素过去修补,可惜已经晚了一步,在大山出现裂缝的同时,大量的雾气已经趁势而入。

它们将那裂缝给撕扯的越来越大,口子越来越多。

它们朝着被埋在下面的祭司之眼聚集过去,和它们的本体融合为一体。

咔嚓!

巍峨大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崩溃瓦解。

轰隆隆.......

一声巨响传来,大山轰然倒塌。

敖屠的身体甩飞了出去,敖夜冲上去将他救了回来。

“敖屠......敖屠,你没事吧?”敖夜关心的问道。

“大哥......”敖屠的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溢出大量的鲜血,沉声说道:“祭司之眼太过强大,他能够吞噬万物,包括我的本源之力.......我们怕是难以抗衡。”

敖夜一边帮他治疗身体,一边出声安慰:“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会解决好的。你好好休息休息。”

“可是敖牧.......他现在已经不是敖牧了。”敖屠声音悲怆的说道。

“他不是。”敖夜出声说道:“但是我们会把他找回来的。你不要担心这些了。”

“嗯。我知道了。”敖屠这才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他在镇压那只祭司之眼的时候,与其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在战斗过程中本源之力被祭司之眼大量吞噬,当元素之山爆炸开来的时候,他的本体也受到重创,龙丹和龙蛋都受到损害。

他需要时间来修补自己的伤口。

嗖.......

祭司之眼逃脱而出,那只血红色的眼睛再一次浮现在高空之中。就像是一轮血月一般的照耀大地。

“土系龙族.......想要以此来镇压我,痴心妄想。”祭司之眼嘶声说道。

声音阴沉,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敖淼淼挡在敖夜身前,出声说道:“敖夜哥哥,轮到我了.......我去试试他的实力,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破绽.......那样的话,等到你出手的时候才更有把握一些。”

“不行。”敖夜一把拉住敖淼淼的手臂,出声说道:“你留下来保护好敖炎和敖屠.......按照地球上的规矩,打架这种事情要交给男孩子。”

“那不行,除了你之外,他们几个都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你也知道,我还有绝招没有使出来........”

“不行。”敖夜拒绝的更加坚决,出声说道:“我说过,任何时候,你都不许使出那一招。”

“敖夜哥哥,都到这一步了......也不过就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你答应过我,一定要让我死在你前面。”

“那是一句玩笑话。”

“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敖淼淼一脸坚决的说道。

“我也是认真的。”敖夜出声说道。“如果我不在了,你就带着他们离开。有多远走多远.......你以前都是听我的话,再听我最后一次,好不好?”

说完,一道金色的光华从天而降。

那道金色的光华刺破黑雾,照耀的这巨大的黑幕也亮如白昼。

黑雾之中的祭司之眼感觉到了那金光光华的刺眼和威胁,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去,将自己的本体隐藏在浓浓的黑雾之中。

金光落在敖夜的身上,将他整个人给包裹起来。

敖夜瞬间和那道金光融合为一体。

等到光芒消散,敖夜和

敖夜头戴龙头冠,身披黄金甲,手里握着龙族至宝黄金圣剑。

敖夜一脸决绝,毫不畏惧的朝着那只眼睛冲了过去。

祭司之眼被强光所照,里面血水沸腾不休。

就像是他此时此刻的战意一般。

“我倒是要看看,天生带有王者气的金龙一族厉害.......还是我月神后裔的祭司族更为强大.........”

“灭族之仇,灭体之恨,今日作个了断.......”

敖夜手持黄金圣剑,直直地冲进了那只眼睛里面。

祭司之眼里面的血水被强光所扫,朝着两边躲避而去。

等到敖夜的身体消失之后,它又瞬间恢复原状,再一次将那只眼睛给堵塞的严严实实。

这是一座金色的宫殿。

金砖金瓦,金色墙面。

金色石柱上面金龙缭绕,金色地板上面金莲盛开。

入眼之处,皆是金色。

这是敖夜的领域。

敖夜为了保护自己,在他一头冲进祭司之眼里面的同时,就立即施展开了龙之领域。

领域之内,奉为我主。

不管里面遭遇任何事情,他都有着充分的自主权。

修为越是精深,本源之力越是充盈,领域之威也就越是强大。

和上次大战灰烬相比,敖夜的「金色宫殿」更为纯粹,金色的光华也更为浓烈耀眼。

这代表着在这一段时间里,敖夜的实力又有了巨大的提升。

现在的他已经到达了龙族的半神之境巅峰,只要稍一抬脚就能够破门而入。

当然,在那之前,他要知道门在哪里。

敖夜的身体悬浮在这金殿中间,眼神凶狠的正视着前方。

果然,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一缕黑烟缓缓的飘荡过来。

黑烟触碰到那金色的光华,瞬间就被蒸发焚化。

与此同时,更多的黑烟涌了过来。

黑雾重重,飞蛾扑火一般。

在烟雾缭绕之中,一只血红色的眼睛缓缓出现。

“你明知道我能够强行突破你的领域.......使用领域之威又有何用?”祭司之眼朗声说道。

这是敖牧的声音。

虽然和平时的敖牧说话声音有些不太一样,但是,敖夜听的出来,这就是敖牧的声音。

难道说,敖牧在和那只眼睛争夺主导权的时候胜利了?

所以,现在是由他的意志来控制这只眼睛?

“你是敖牧?”敖夜出声问道。

虽然他心里清楚,到了今天这一步敖牧已经不可能回头,但是,还是忍不住心存希望。

那是自已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是相处亿万年的亲人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只眼睛里面传来敖牧的声音。“怎么?想打感情牌?至高无上的龙族之主,也有担心害怕的时候?”

“我不是担心自己的性命,我只是担心你再也回不去了。”敖夜出声说道。

“回去?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还要回到哪里去呢?”祭司之眼冷笑出声。

“如果你是敖牧的话,我希望你及时醒悟过来.......你被那只眼睛控制了,这是祭司族的阴谋,他们想让我们互相残杀........”

“是吗?”祭司之眼哈哈大笑,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让它控制吧。因为,现在它在做的事情,也正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说不通!

最后的努力失败。

这在敖夜的预料之中,只是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

为自己,为了龙族小队,也为了守候在观海台的达叔。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被拆散了。

“你为什么没有进行领域置换?”敖夜出声问道。

领域转换就是强行将自己的领域装进别人的领域里面,或者说用自己的领域代替它人的领域。

上一次灰烬就展示出了这样的神秘功法,祭司之眼是那位大祭司的一只眼睛,而且又有敖牧这只木系亲王的加持,实力比起灰烬只高不低,不可能不懂那样的操作。

“领域置换?我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你现在就在我的领域之中。”祭司之眼出声说道。那只眼睛就是敖牧的领域,敖夜进入了祭司之眼当中,就等于是进入了敖牧的领域之中。“而且,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正面把你吞进肚子里。”

骄傲、狂妄、蛮横之极。

“那就试试吧。”敖夜出声说道。

祭司之眼血波荡漾,更多的黑雾朝着金色宫殿扑了过来。

嘶啦啦.......

黄金圣光持续不断的焚化那带有邪恶气息的黑雾,但是黑雾也以不死不休的方式在光墙之上打开了一道口子。

他们果然要用最愚蠢也最霸道的方式来吞噬敖夜的领域。

敖夜跃至半空之中,手里的黄金圣剑高高举起,猛地朝着那片黑雾劈了过去。

黑雾一分为二,就像是整个世界都被这一剑给切割成两半一般。

因为这一剑实在太过凛冽,在那黑雾之中留下来一道金黄色的剑痕。黑雾想要愈合,却在触碰到那金色剑痕的时候自动躲避开来。

剑气伤人!

可惜,祭司之眼极其狡猾,在他感受到剑气的时候就已经以诡异难测的身法避开了这一击。

敖夜一剑没能伤到祭司之眼,然后再次举起黄金圣剑朝着他扑了过去。

剑气纵横!

每一剑都是力道万钧,每一剑都像是斩破苍穹。

黑色雾气被斩成了一块又一块,就象是刀切豆腐一般将它们分成无数个方阵。

更可怕的是,敖夜的每一剑斩下去,都留有一道金黄色的剑痕在那黑雾之中。

剑痕久散不去,黑色雾团就像是被金色绸带打包起来的黑色礼物盒一般。

敖夜一口气斩下三千多剑,那些想要强行撞击黄金宫殿的雾气便被他给劈散了,久久地不敢靠近。

而那只祭司之眼也同样的消失不见踪迹。

敖夜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因为他清楚,自己正置身在那只眼睛里面。

虽然看不到他的踪影,但是他无处不在。

正如有人进入自己的领域,他能够每时每刻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剑气惊神,皇族圣剑果然厉害........”天空之中,传来敖牧的声音。“可是,你伤的是我的领域,却伤不到我的本体........又能奈我何?”

“谁说伤不到你的本体?”敖夜出声问道。

敖夜手结金光宝印,嘴里念念有词。

一颗颗金色字符脱口而出,沿着身后的金色宫殿转了起来。

“起势!”

敖夜伸手一招,那具巍峨壮观的金色宫殿竟然拔地而起。

它悬浮在半空之中,朝着那些黑色雾团撞了过去。

金光大作!

金色宫殿就像是燃烧起来的太阳似的,一刹那间绽放出千万道光芒,瞬间就将那黑色雾团给清扫了个干净。

而那些金黄色的剑痕则变成了一道道索命带,它们朝着暴露出来的祭司之眼缠绕过去,瞬间将它给包裹的严严实实。

祭司之眼想要逃脱已经晚了,然后里面涌现出大量的血水,与那缠绕在身上的金色索带相抗衡。

金色宫殿飞到了祭司之眼的上方,然后急速下坠,瞬间将它给收入腹中。

敖夜要用这座本命宫殿锁死祭司之眼,然后用里面的黄金圣气将其绞杀。


上一章  |  龙王的傲娇日常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