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目录 >> 第三百八十二章、兄弟阋墙!

第三百八十二章、兄弟阋墙!


更新时间:2021年11月02日  作者:柳下挥  分类: 都市 | 异术超能 | 柳下挥 | 龙王的傲娇日常 
龙王的傲娇日常 第三百八十二章、兄弟阋墙!


敖夜是大哥,是龙族之主,是龙族小队的首领,所以,这个问题必须要他来给出答案,也必须由他来做出最终的裁决。

是战是和,一言断之。

当然,现在的情况是他们想和,敖牧不想和.......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放弃他。”敖夜出声说道:“如果我们放弃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谁在意他了。”

“我也不想放弃他,毕竟,他是敖牧哥哥,是我们的家人.......可是,他现在这个状况,一幅不杀我们誓不罢休的架势。我们能怎么办?我刚才差点儿被他打伤了。”

“我们得把他控制下来,这样才能够对症下药,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敖屠说道:“可是,在不想伤害他的前提下想把他控制住,这实在太困难了。”

“我刚才硬接了他一击,他现在的实力比以前还要雄厚可怕......我打不过他。”敖炎说道。

“你以前也打不过他。”敖淼淼毫不留情的插刀。

敖炎面红耳赤,说道:“我以前打不过他,但是我觉得可以和他打一架......现在的敖牧深不可测,有种不知道怎么向他出手的感觉。他确实变了。”

“他继承了大祭司的祭司之眼,又有祭司战袍御龙冠和祭司权杖的加持......应该还有一些其它的改变是我们不知道的。”敖夜出声解释,说道:“现在的他确实让人觉得棘手。”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合力把他......控制住?”敖屠出声问道。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迫不得已,只能如此了。”

敖夜看向站在龙头之上被黑雾包裹的敖牧,出声说道:“敖牧,你让我们为难了。”

“是吗?”敖牧的那张脸在浓雾里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倒是那只祭司之眼血浪翻涌,让人想忽略都很困难。“因为我比你们强大,所以你们心生畏惧?”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敖夜出声说道:“如果你是我们的家人,你比我们强大,我们只会替你感到高兴。但是,你现在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是站在想要毁灭龙族的祭司族那边。”

敖夜指着敖淼淼,出声说道:“她是我们最宠爱的妹妹,以前你都不忍心对她说一句重话。可是刚才你差点儿杀了她。”

又指向敖炎,说道:“他以为你们是兄弟,你不可能对他动手.......结果现实给了他狠狠一记耳光。你直接把他撞飞了出去.......”

“还有敖屠......因为木和土相吸相融的缘故,你们俩的关系最为亲近,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龙塘医院的惨案发生后,他一直在努力的替你解释。这段时间你消失不见,他拼了命的四处寻找.......结果呢?你连他也想杀掉?”

敖夜眼神哀伤的看向敖牧,出声说道:“我说你让我们为难,不是因为你比我们强大......我们宁愿面对比你强大十倍的敌人,也不想面对现在的你。”

“敖牧,你让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敖屠出声说道:“回来吧,你体内的祭司之眼......我们一起想办法。”

“就是,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那只恶心的眼睛从你身上给摘掉......看起来就恶心,实在是影响敖牧哥哥的颜值。”

“敖牧,你醒醒吧。现在你被祭司族控制住了.......你骨子里那么骄傲,怎么甘心成为别人的傀儡?”

“傀儡?控制?”敖牧哈哈大笑起来,嘶声说道:“你们又怎么知道,这不是我真正想要的呢?”

“不可能。我认识的敖牧......他绝对不会在意这些,他喜欢的事情就是治病救人。”

“治病救人是掩饰,是为了隐藏自己......你们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敖牧声音冰冷,语带嘲讽的说道:“你们应该都去过龙塘医院吧?是不是让你们记忆深刻?我能够杀干净一家医院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毁灭一座城市的人?或者,毁灭掉这颗星球?”

“为什么?”敖屠气急败坏的嘶吼,问道:“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因为......我喜欢啊。”敖牧表情邪恶,声音阴沉,出声说道:“你们不会知道,那种捏爆一个人的脑袋或者身体是一种什么样的快感.......就像是我们小的时候喜欢戳泡泡一样,「砰」的一声,声音又脆又响,我们即感觉害怕又觉得刺激.......”

“敖牧.......”

众人难以相信这是从敖牧嘴里说出来的话。

以前的敖牧温文尔雅,热爱自然,喜好和平。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绝不杀生。

这是木系龙族的特性,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气质。

可是,当他被祭司族的邪恶基因所感染之后,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幅......嗜血疯狂的嘴脸。

敖夜轻轻叹息,说道:“准备战斗吧。”

“大哥.......”敖屠还想再劝。

敖夜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愿意听你的......”

敖屠眼眶湿润,沉声说道:“我理解大哥的难处.....我就是想着......当真打起来,能留他一条命。”

敖夜拍拍敖牧的肩膀,说道:“我们的心情和你一样,兄弟阋墙,太过残忍......只是,大家还是要小心谨慎。我怕我们一心想要保全他的性命,结果打起来的时候畏手畏脚,反而被他钻了空隙。”

敖夜看向那骑在巨龙之上的漆黑身影,语调凄凉的说道:“我怕他不愿意留我们一条性命。”

说完,便化作金龙朝着敖牧冲了过去。

敖淼淼狠狠地瞪了敖屠一眼,说道:“不要以为只要你一个人在意敖牧......敖夜哥哥的心里比你还难受。”

说完,也化作一条水龙紧随在敖夜身后向敖牧发起了攻击。

敖炎一声不吭,身体腾空而起,化作一头全身浴火的火龙朝着敖牧冲了过去。

敖屠脸色难堪之极,咬了咬牙,也化作一头土龙冲向了敖牧。

自死海之战之后,五小龙齐心协力诛杀灰烬,以合体之威破掉了《黑乌圣卷》制造出来的领域......

现在,他们再一次联手进攻,可惜,厮杀的却是自己的队友.......

“那就做个彻底的了结吧。”敖牧声音阴冷,高举手里的祭司权杖,催动着脚下的青黑色巨龙朝着敖牧发起反攻。

天昏地暗。

地动山摇。

一片腥风血雨.......

龙宫塌陷,月神山塌陷,整条神龙峡谷被毁灭。

龙王星都快要被他们打出一个大窟窿。

强烈的冲击波爆炸开来。

金色的光华和黑色的浓雾各自退散。

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所触碰到的任何物体都被一分为二。

敖夜和敖牧的身体也被那强烈的气流给震飞了出去。

敖牧在空中吐出一口淤血,敖牧的祭司之眼瞬间脱落,只在额头中间留下一个黝黑的黑洞。

但是瞬间又收了回去,重新占领自己的穴位。

敖淼淼急速跟上,甩出一道水线将敖夜的身体给拉了回来,一把把他抱在怀里。

“敖夜哥哥,你怎么样?”敖淼淼满脸担忧的问道。

刚才是敖夜主攻,敖淼淼和敖炎敖屠三人在旁边助阵。

但是,顶级强者之间的战斗,其实是容不下别人插手的。

当敖夜和敖牧打起来时,密密丛丛,自成领域,水泼不进,敖淼淼和敖炎敖屠根本就没有上前进攻的余地。

因为那很有可能是帮了倒忙.......

敖牧随时可以以他们作饵来威胁到敖夜。

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

“我没事.......”敖夜的嘴角又溢出一口鲜血,说道:“上次的伤还没好......”

敖淼淼抱着敖夜悬浮在半空之中,敖炎和敖屠也一起赶过来护驾。担心敖牧乘胜追击,伤害到敖夜的性命。

“大哥,你没事吧?”

“大哥........要不要我帮你疗伤?”

“不用。”敖淼淼出声拒绝,说道:“我已经在帮大哥疗伤......”

敖夜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黑乌圣卷》实在太过诡异玄奇,神鬼难测,让人防不胜防。我差点儿被他圈在那三重领域里面出不来了。”

“这还是敖牧吗?”敖淼淼气呼呼的说道。

敖牧的实力大家都很清楚,他很强,是龙族小队里面数二数三的存在。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他是打不过敖夜的。

可是,现在的敖牧不仅仅和敖夜打了个旗鼓相当,还重伤了敖夜......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敖夜嘴上不愿意服输,但是心里也是惊骇之极。

只有亲自动手,你才能够感受到敖牧那浩瀚磅礴生生不息的本源之力。

以前他也和敖牧交过手,敖牧是个可敬可怕的对手,但是,最终胜利的一定会是自己。

现在的敖牧变了很多,甚至功法和本源之力都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倘若敖牧仍然用之前的功法和木系龙族的本源之力,敖牧对他了解甚深,自然有很多应对之法。

如果他一味的使用祭司功法或者至阴之力,敖牧也有着天然的优势......

因为金系龙族是光明族,光明族对一切邪恶阴暗的功法和本源之力都有着净化和克制的作用。

敖牧以此与自己为战,天生就带着劣势。

那种力量不是至阴,也不是至阳,而是木系龙族的自然之力与祭司族的那种邪恶之力互相融合,产生了一种阴森诡魅却又生机勃勃的力量。

光明力量净化不了,甚至难以捕捉。

这也是敖夜与其大战一场之后吃了个闷亏的原因。

当然,敖牧也被敖夜那煌煌大气的力量给打到差点儿与祭司之眼分割开来......

敖牧很痛苦。

敖夜那最后一击,差点儿把他的祭司之眼给打到脱落。

神魂俱裂,粉身碎骨。

龙族之主,确实不可小觑。

他的全身疼痛,特别是脑袋就像是要爆炸开来一般。

显然,敖夜那一击让他与祭司之眼产生了裂缝,不再像之前那般的圆润自如。

现在,正是祭司之眼拼命的想要和他进行再次融合,以及修补创伤的阶段。只是修补的方式实在是太过野蛮暴力,让敖牧这个本体也难以承受。

“啊........”

他捂着那只眼睛,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头野兽,一头想要毁天灭地的邪恶怪兽。

“啊.......”

疼痛让他的表情狰狞扭曲,身体也在变幻成为各种各样畸形的形状。

“吞噬.......”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道。

不,是那只眼睛的欲望。

它通过脑海向敖牧传达信息,它需要吞噬来弥补刚才的消耗。

“不。”敖牧拒绝。

他不想成为彻底的野兽,他想要保持独立的龙格。

祭司之主,怎么能被一只眼睛所操纵摆布?

“吞噬.......”

“吞噬......”

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就像是有人趴在你的耳朵边对你喊这句话,有人扒开你的天灵盖向里面塞这句话。

整个大脑被「吞噬」给填满,然后是身心。

由里到外,最后只有这两个字:吞噬。

“嗷.......”

敖牧嘶吼一声,身体瞬间被浓到化不开的黑雾包裹。

然后,那团黑雾迅速的扩散开来。

黑雾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铺天盖地,就像是要占领整片天空,整个星球。

风消失了,石头变成黑色了,来不及逃跑的数百龙廷尉与祭司族瞬间石化,然后身体化作灰尘飘散。

黑雾所过之处,万物枯萎,瞬间被奔走生机。

敖夜敖炎敖屠敖淼淼几人立即施展屏蔽术,全力抵抗浓雾对皇宫周围以及龙廷尉们的吸食。

龙族长老以及黑龙族残留下来的几大战将也同时发力,尽可能的保护自己不被敖牧给吞噬掉。

黑雾朝着远处转移,敖牧的身影也隐藏在黑雾里不见了踪迹。

“大哥,现在怎么办?敖牧疯了........”敖淼淼看着黑雾远去的方向,着急的说道。

“他在抢夺天地生机,任由他这么吞噬下去.......我们以后就更难克制他了。”敖屠脸色阴沉的说道。

他知道,敖屠走到了这一步,再想把他拉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我们刚才就不应该留手。”敖炎恶狠狠地说道。

敖夜沉吟良久,出声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敖牧,可能先我一步成神。”

“什么?”敖淼淼大惊,出声说道:“敖夜哥哥还没找到成神之法呢,他怎么可能找的到?”

敖炎和敖屠瞥了敖淼淼一眼,对她的「舔狗神功」已经习以为常。

敖屠看向敖夜,出声问道:“大哥是觉得.....他如此疯狂吞噬,就是为了成神?”

“是的。”敖夜点头,说道:“可惜,成的不是龙神,是祭司之神......”

“祭司族哪里出过神明?”敖淼淼出声说道。

“我听父皇曾经说过,祭司族.......或许当真是月神的后裔。刚才灰烬也说过,敖牧是他们的中兴之主,是能够恢复祭司族荣耀和地位的存在。”

“那我们把祭司族杀光。我看他怎么恢复祭司族的荣耀和地位.......”敖淼淼恶狠狠地说道。

那些刚刚侥幸逃过一劫的祭司们听到敖淼淼的话,大惊失色,哗啦啦就跪了一地。

“起来吧起来吧,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又不是真的要砍了你们的脑袋........我和你们祭司族不一样。我是爱好和平的。”敖淼淼不耐烦的说道。

祭司族不敢起来。

一言不合就说要把他们全杀光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是爱好和平的?

再说,祭司族有位智者说过一句话:女人都是骗子,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毫无疑问,敖淼淼长得很漂亮。

“祭司族一直负责管理和修撰龙族典籍,我们之所以一直找不到成神通道,或许就是祭司族进行过篡改或者隐藏。可是,敖牧身边却有灰烬的帮助........灰烬担任祭司族大祭司多年,而且又同时为白龙族和黑龙族服务过,如果他告诉了敖牧成神之法,这一点儿也不让人意外。”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敖屠看向天空,那里阴沉如墨,却已不见敖牧的影子。

“阻止他。”敖夜说道:“或者自己成神。”


上一章  |  龙王的傲娇日常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