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目录 >> 第三百七十九章、黄袍加身!

第三百七十九章、黄袍加身!


更新时间:2021年10月30日  作者:柳下挥  分类: 都市 | 异术超能 | 柳下挥 | 龙王的傲娇日常 
龙王的傲娇日常 第三百七十九章、黄袍加身!

《》

祭司神殿。

棺椁里面,敖牧正凝神养气,吸收里面留存的本源之力。

不愧是曾经奴御过五系龙族的强者,即便他死后那么多年,这棺椁里面留存的也只有他的祭司战袍御龙冠祭司权杖三件套,肉身根本就不在这里......

可是,这里面蕴含的本源之力依然浑厚大气,让人食之受益无穷。

即便是强如敖牧,想要将这里面的本源之力全部吞噬也需要一段时间。

这里面无日无夜,一片漆黑。

他不知道在这里面躺了多长时间,只是内心清明,抱元守一,自然而然的和那三件套融合为一体。

灰烬老贼的话他大部分不相信,但是他说与这三件套彻底融合才能够发挥最大战力,这一点他是相信的。

因为他非常清楚,宝器有灵,如果你能够感受到它的灵智,它能够感觉到你的情绪,你们两者心意相通,那么所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敖牧........”

“敖牧.........”

“.........敖牧。”

有人在叫敖牧的名字。

那种声音不是从耳朵里传进来,而是从你的脑海里面记忆深处直接侵入。

它在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但是你却难以捕捉。

刚刚开始声音很还模糊,有气无力,仿佛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跋山涉水而来。

后来声音就越来越清晰,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一声敲打你的脑膜,就像是要把你的天灵盖给掀开一般。

“是谁?”敖牧出声喝道:“你是谁?”

“你穿我战袍,戴我王冠,承我衣钵.......”

“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

那个缥缈的声音在脑海里面说道。

巍峨大气,却又给人一种鬼魅难测的阴沉感。让人的心里极不舒服,仿佛有无数根细针在刺激自己的灵魂。

“你是......大祭司?”敖牧不确定的问道。

“正是本尊。”那个声音出声说道。

“不。这不可能.......大祭司早就在当年的大战当中魂飞魄散,肉身陨落。你不可能还活着,你不可能是大祭司.......”

“灰烬,是不是你?我知道是你。你胆敢再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定要让你那点儿残魂化作黑烟......”

“放肆!”

一股强大的威严扑面而来,让敖牧的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

他用自己的本命元神拼命的去抵挡那股威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那强大的力量击打在他的元神上面,让他的整个身心都跟着颤栗起来。那一瞬间,敖牧有种魂飞魄散,小命不保的荒诞感。

「啊!」

敖牧痛呼出声。

这一次,他确定这不是灰烬了.......

灰烬在死海之战中已经肉身陨落,魂魄也残缺不全,现在还能够留存一缕意识,已经让人极其意外了。

他现在的能力极其有限,不可能伤害到自己,更不可能聚集起如此气势给予自己雷霆一击。

“现在可知我是谁了?”那个声音出声问道。

“大祭司.......”敖牧出声说道,脑袋还抽痛的不行,就像是有人要把它给剥开一般。敖牧知道,那是本命元神受到攻击之后的后遗症。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威严的声音出声说道:“天地之大,有谁敢冒充我?又有谁能冒充我?”

“是......”敖牧沉声应道。

他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大祭司,但是,他知道这是一个不能轻易招惹的存在。

而且,他能够通过这种方式与自己取得联系,而且还能够万里迢迢之外伤及自己元神......

这可比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要高明厉害多了。

“不要怀疑,我是通过祭司之眼与你取得联系的。”大祭司出声说道:“倘若不是我祭司族人,根本就不知道祭司之眼的存在。就算知道,也感知不到。所以你大可放心,我的身份不会有假。”

“是。我相信你是大祭司了。”敖牧出声说道:“只是......大祭司还活着?”

“不,我早就已经死了。”大祭司无比坦白的说道。

敖牧瞪大眼睛看过去,可是脑域里一片黑暗,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你都死了,还能这么和我说话聊天?还能用如此神通给我一个下马威?

你骗鬼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确实已经死了。”大祭司声音哀伤的说道:“五系龙族合体之力,不是我能够抗衡的。而且,在此之前,我还遭遇他们的暗算.......那一战之后,我就烟消云散,肉身陨落。”

“可是......你为何还能和我说话?还能够施展那般神通秘法?”

“你知道祭司之眼是什么吗?”大祭司出声问道。

“不知道。”敖牧出声说道。他是通过灰烬才知道祭司之眼的存在,之前他只是单纯的以为那是一个不断重复的噩梦而已......

那双血红色的眼睛,那让人绝望恐怖的黑暗气息,都是梦里面的场景。

敖牧心里灵光一闪,出声问道:“那双眼睛......那双红色的眼睛,是你的眼睛?”

“是,也不是。”大祭司出声说道。“你通过祭司之眼所见到的,或者说灰烬通过祭司之眼见到的你.......我都能看到。”

敖牧只觉得脊背生寒,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我们的所作所为,都被你偷偷窥探着?

这还叫做「死」了?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做这么多的事情?死了的人还有这样的超能力?

你这样的叫「死」了,那什么才叫「活」着?

“因为我就是祭司之眼本身。”大祭司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说道。

他的声音变得酷厉起来,寒声说道:“祭司之眼便是我左眼所化,我能够让它链接远近以及古今......我要亲眼见到祭司族后人替我报仇雪耻,将龙族屠杀殆尽。不然的话,我

死不瞑目。”

“当你们唤醒了体内的祭司之眼之后,我便能够感知到你们的存在。只是,我已经死了,只能用这只眼睛所留下来的一缕神念与你对话。”大祭司出声解释:“亿万年的消耗,那缕神念实在是太过薄弱。除了沉睡和监视之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更不可能与你们取得联系.......”

“但是,你把我带到了祭司神殿......你穿上了我的衣服,戴上了我的冠冕,还让我的祭司权杖重新焕发出生机。有了这些宝器的加持,再有这棺椁之中我自己留下来的祭祀之力.....所以我才能够凝聚神念,与你一谈。”

“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已经说过了,报仇雪恨,屠尽龙族。”

“怎么?你不愿意?”大祭司怒声呵斥。

“我是龙族.......”敖牧出声说道:“我的父亲族人是龙族,我的朋友兄弟也是龙族。亿万年来,我一直以为我是龙族,这一点儿从来都不曾改变过.......”

“不,你是祭司族,你是祭司族的血脉。”大祭司出声反驳。“龙族只是我们借种夺脉的工具而已。你是月神后裔,是神的子民。”

“龙族......他们不配。”

敖牧觉得这一幕有些滑稽。

一直以来,龙族是最喜欢唯血统论的种族。

龙族认为,除了月神之外,龙族才是天下间最高贵的种族,其它万族皆为奴隶。

譬如祭司族,譬如夜叉族。譬如其它所有的已知种族。

可是,大祭司却觉得龙族的血统太过低贱,一幅不愿与之为伍的嫌弃模样。

确实,他是统御过五系龙族的强者,是天地间第一至尊。后来又被五系龙族所背叛,所以对他们即鄙夷,又仇恨.......

敖牧是他看重和有所期待的,是他恢复祭司族荣耀和报仇雪恨的希望。

就连这样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龙族」,这天还能聊得下去?

这不是大业还没有开始就崩塌了嘛?

“你不愿意?”大祭司出声说道:“我能够感觉到你的排斥。”

“是的。我不愿意。”敖牧硬声说道:“我不想成王,也不想报仇雪恨,更不可能对自己的兄弟家人动手。我只是想.......这一切的所作所为,都不是出自我的本心。我只想找回我原来的生活,我只喜欢那样的生活。”

“那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放下吧。什么荣耀,什么仇恨,什么永夜降临......现在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些。谁愿意统治谁去统治,谁想要荣耀谁去争取,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就想躺着。”

“废物。”大祭司怒不可竭,大声喝道。“身为祭司之子,月神后裔,你胆敢放弃祭司族的荣耀和仇恨?你想做祭司族和月神的叛徒?”

这话敖牧都不知道怎么接了。

我明明是龙族,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祭司族和月神后裔.......

我要是听了你们的鬼话,那才是真正的背叛。

大祭司显然也没有想到祭司族的「天选之子」竟然是个「两面龙」,沉吟片刻之后,他沉声说道:“别人可以,你做不到。因为你骨子里带着祭司族的基因和血脉.......你难以遏制自己破坏和杀戮的欲望。你渴望鲜血,喜欢黑暗。你唯一的选择,便是成为祭司之王。”

“我会做到的。”敖牧出声说道:“我准备自我封闭,将自己龙丹封闭,元神封锁......然后远离尘世。千百年来,一切如旧。我还是,还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你不能。”大祭司显然已经对敖牧没了耐心。“因为我不允许。”

大祭司话音未落,一股强大的黑暗气息将敖牧封锁。

敖牧大惊,一手拍在棺椁之上想要逃离。

棺椁之上,银光闪烁,阵符纷飞。

棺椁震动不休,却并没有打开。因为这棺椁已经成为封锁他身体的一部分。

“灰烬.......”

敖牧恨声喊道。

他现在已经明白,灰烬把他骗到这棺椁之中,不仅仅是让他休身养性吞噬源力那么简单了。

这个狗东西!

敖牧只觉得自已的身体难以动弹,脑海里面那只红色的眼睛再一次出现。

那只鲜红的、绝望的、恐怖的,让人心生暴戾之气的眼睛再一次出现。

它飞速的向自己扑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敖牧感觉到额头眉心处传来刺骨般的疼痛,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顶破他的皮肉和头骨钻进他的脑袋里面。

不,比这还要痛苦无数倍。

那不是肉体上的疼痛,而是一团烈火在焚烧他的灵魂。

「啊........」

敖牧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音。

祭司神宫,黑色的雾团匍匐在在棺椁下面。

它的嘴里念念有词,一颗颗黑色的符文从它的「嘴」里飘荡出来,然后对那黝黑色的棺椁不停的进行加持和强化。

等到他听到棺椁里面传来的惨叫声音之后,发出无比满足的声音。

“接受馈赠吧,主人。”

“身为君主,必有黄袍加身之日......自今日始,祭司族将迎来新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的惨呼声音消失了,棺椁里面也再一次恢复了宁静。

棺椁盖突然间弹飞出去,撞在结实的巨石墙壁上砸的粉碎。

一具身体缓缓的从棺椁之中飘了起来,是的,他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整个身体被一团黑色的雾气所笼罩。

身穿银光流溢的祭司战袍,头戴龙吟阵阵的御龙冠,手里的祭司权仗绿意盈然,枝繁叶茂。

之前只有一片小小的嫩芽,现在已经彻底的绽放开来。那干枯的树枝也粗壮了不少,看起来更加的威武霸道。

他的面孔隐藏在黑雾之中,若现若隐,当雾气转移之时,在那黑雾之中却多了一轮血红色的月亮。

那是敖牧的眼睛。

在敖牧的双眼之上,眉心之间,多了一只血红色的眼睛。

那是祭司之眼!

 新书、、、、、、、、、


上一章  |  龙王的傲娇日常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