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我煮青梅等你来 >> 目录 >> 第三十四章 发现一只癞皮狗

第三十四章 发现一只癞皮狗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2日  作者:林泉二公子  分类: 言情 | 浪漫青春 | 青春校园 | 林泉二公子 | 我煮青梅等你来 
我煮青梅等你来 第三十四章 发现一只癞皮狗
第三十四章发现一只癞皮狗

第三十四章发现一只癞皮狗

陈英捷的妈妈陪着我们坐了一下,就进屋去了。餐厅客厅就剩下我们两个,陈英捷对我说:“小龙,放开吃,晚上也在这儿吃。一会儿我妈他们都出去,就剩下咱们在家了,下午就好好伺候爷!”

“滚一边去,谁伺候谁!”我瞪着眼睛盯着他。

“好好好,我伺候你,我伺候你!这总行了吧?别瞪我了。这么久不见,也不知道对我温柔一点。”

我我懒得理他,只管吃自己的饭。

陈英捷的妈妈,做的一手好菜。虽然这条鱼本身并没有酒店的鱼高级,但是在陈英捷妈妈手里这么一做,那简直也算是美食无疑。外焦里嫩的鱼上面,淋着浓浓的红烧酱汁,特别入味。这次在海边的酒店里,虽然鱼没少吃,但大多数都是清蒸。起初觉得特别鲜美,可是吃多了,作为北方人的我,还是更爱红烧糖醋干炸等,味道浓郁的做法。

就比如,小龙虾,一定要吃麻辣的。炒田螺,则要吃五香麻辣双拼。所以,陈英捷妈妈做的这一条鱼,简直就是解了我的馋。鱼刺稍微多了点,不过,我现在也锻炼的差不多,没有之前那么怕了。

这条鱼,陈英捷基本上是没有吃,全被我干掉!吃饱,摸摸肚子,满足的走到客厅沙发上。

“妈,吃饱了!”陈英捷碗一扔,也走过来,坐到我旁边,对着里面房间喊了一声。

“哦,来喽。”他妈妈答应一声,走出来,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大概是为了等一下出门穿着。

“吃饱了吗儿子?哟,可以呀,今天的菜吃的光光净!看来妈妈今天做的菜合了口味了是不是?”

“一般吧,还行,嗯嗯,比平时稍微好一点。”

“哈哈哈,得到儿子的夸奖,那妈妈要更加努力呢。”

看着他们母子之间的对话,我实在是羡慕。陈英捷在家,也是他妈妈手心里捧着的宝,简直宠上天。他就是家里作威作福的那个老大,他妈妈永远都是护着他的。就算有时候,他老爸批评他,他妈妈也一定是第一个出头替他说话。唯独一点,就是要让他学习好。只要学习好,他要什么就给什么!

“阿姨,要不要我帮忙?”我客气的问了问。

“不用,潇潇,你坐着就行,小姑娘的手,可不是用来干粗活的。”他妈妈笑着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特别温暖。

陈英捷的妈妈收拾好厨房,对着书房里的孩儿他爹吼:“老陈,咱们走吧,我好了。”

“哦,就来。”

几分钟后,陈英捷的父母就出门了。出门前,他妈妈嘱咐他:“儿子,冰箱里有洗好的菜,还有炖好的肉,下午你要吃的话就热一下,青菜可能要自己炒一下。”

“行了,知道了,你儿子这么能干,还解决不了一顿饭吗?不用管,赶紧走吧。”

在陈英捷的催促下,他父母走了。

我往沙发上一躺,“哎呀,吃饱了躺一下可真舒服。”

“你小心胖哦。”

“我巴不得,现在瘦成这样,我自己都着急。”

“可是你躺着,胖的就只有屁股和肚子,以后变成一个大雪梨的造型,到时候嫁不出去,可怎么办呢。”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去,给我冲杯咖啡,把你们家高档的蓝山给我弄一杯来。”

“那是什么破蓝山,凡是速溶的,都是不好的。”

他这句话,让我想起酒店里那香浓醇厚的咖啡味道。是了,没错,酒店里都是咖啡豆现磨现煮,确实不一样。

“哎呀,那我也凑合凑合喝,你快去。”

陈英捷也斜着往沙发另一边一靠,说了一个字:“懒。”

“切,你懒就懒,还找什么速溶不好的理由,太无耻了。”说着,我自己站起来,跑去他们家餐厅,冲了一杯咖啡,拿过来。他们家我很熟悉,这样常用的东西,我基本上都知道在哪里。比如,坚果放哪儿,鸡爪鸭脖子放哪儿,薯片水果放哪儿,我都知道。

“小龙,谢谢你啊,这么体贴。”陈英捷不客气的拿起我冲的咖啡就喝起来。

我白了他一眼,对着他狠狠的说:“懒死你。”

“我不能死,我死了你要守寡了。对了小龙,给哥汇报一下,你在海南和刘伟都干了些啥?”

“没啥啊,不是都说了吗?就是早上写作业,下午睡觉,黄昏游泳,晚上大家一起聊天。”

“什么时候给我说过?你告诉谁了?你说你竟然告诉别人比我早?”陈英捷又开启了他大妈一样的唠叨。

“我记错了还不行吗?大妈,不要再啰嗦了行不?”

“小龙,那你告诉我,你和他都干什么了?”

“不是刚说过吗!!!还问?”

“不是,我是问你和刘伟,你们两个,就没干点什么?”

额……陈英捷,你是想怎样?“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一边说,一边转头往沙发上乱看。

“不对哦,小龙,你这样表现……快点老实交代,不然,我可就乱猜了哦……你们,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星星和月光的照耀下,四目相对,两情相悦,然后……”

“行行行,你打住打住,千万别猜了,你一猜就给我猜到沟里了。”

“好,那你快自己交代,记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唉,看来,陈英捷这一关,我是不好过的。想骗他,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我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正酝酿着要如何开口,那个家伙却说:“哎呀潇潇,看你这个表情,我就知道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那个不要脸的花花公子,我呵护了几年的小花朵都不舍得摸一下手,那个王八竟然敢这样,气死老子了,明天找他拼命去。”

“你痴呆啊!拼命个屁,你打不过他。他可是黑带四段,比你高一段!”我按着邹宏刚的段位,想着唬一唬他。

“啊,那算了!这高的一段可不是玩的,这一段的差距可大着呢。可是,可是,我的小龙,就这样……湿身了!这让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呜呜呜呜,我要哭。”

“大哥,我都没说,你就在这儿要死要活的,我们根本没什么好吧,就是拉手,抱了一下而已,你要不要这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我鄙视的看着他,虽然他不是真的哭。

他听我这么一说,立刻停止了嚎叫,“真的吗真的吗?”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

“可我总觉得你还有隐瞒。”

唉,不愧是陈英捷。

“好吧,我坦白……我们那个,亲过一次。”

“啊!晴天霹雳。”陈英捷夸张的倒在地下,躺了几分钟说:“虽然我很心如刀割,但是,总比那样湿身的结果好,我的小龙也只是失去了初(wen)而已!算了,事已至此,我只能含泪接受。小龙,你快安慰安慰哥,哥这里痛痛。”说着陈英捷用手摸着他的胸口,惨兮兮的看着我。

我看了他一眼,站起来,走去厨房的柜子里,拿出一包薯片,打开,自顾自的吃起来。

妙书屋


上一章  |  我煮青梅等你来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