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我煮青梅等你来 >> 目录 >> 第三十二章 短信风波

第三十二章 短信风波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2日  作者:林泉二公子  分类: 言情 | 浪漫青春 | 青春校园 | 林泉二公子 | 我煮青梅等你来 
我煮青梅等你来 第三十二章 短信风波
小说分类:

第三十二章短信风波

坐到床上,擦擦头上的冷汗。这一梦,真实的让我心惊胆战。虽然是梦,但梦中的道理却非常正确。难道,这就是我隐藏在心中对刘伟,最真实的想法!

我把被子往身上拽了拽,嘲笑一下自己。飞蛾扑火,因为那瞬间的温暖与光亮,便将一生,停在最美的时刻。我不禁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怨言?转念,晓榕说的对。这就是青春,享受当下,活出自我。跟着自己的心,不必后悔。反观刘伟,也有他自己的悲哀。

大年初一,我想通了一直面对刘伟,我在害怕什么。其实,我就是怕没有未来的未来。如他一般,不也是对他的未来如此吗?

现在,我不怕了!

和刘伟在一起,是多少女生的梦想。而我,不必经过那些纷争,就轻而易举,得到别人梦寐以求的幸福,我还有什么不满意?即使我清楚的知道,我们之间,就如同昨夜的烟花,耀眼而美丽。却无法停留在最美的那一刻,毅然决然的消失殆尽。我也愿意,将那片灿烂勇敢释放。因为夜空知道,烟花,曾经来过。

现在是深夜三点半,我要记住这个时间,记住刚刚在浴缸里的那个梦,时刻提醒自己,不要陷得太深。

还有两个小时,天就亮了!天亮之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但愿,一切都能有新的机遇,美好而顺意。

新年第一天,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意外的是,袁晓榕今天竟然比我起的早。

看着她在阳台打电话的背影,除了意外,便没有在意。从被窝爬出来,自顾自的刷牙洗脸。牙还没刷完,就看袁晓榕哭着跑进来,打开水龙头的冷水,就呼啦呼啦往脸上撩。一边撩,一边哭。

我赶紧把嘴里的牙膏吐到马桶里,问她:“晓榕,你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哭了?”

她关上水,抬起头,扯了一条小方巾,擦了擦脸和眼泪,哭着说:“潇潇,邹宏刚竟然有女朋友!!!你知道吗?他女朋友昨晚给我发短信了,我刚刚就是在和他女朋友打电话。”

咣当!牙刷掉到地下我也顾不上捡,“什么?你不会搞错了吧……还是对方搞错了?”

这大年初一的,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呢?太让人郁闷了!邹宏刚怎么是这样的,太气人太气人。

袁晓榕也不管我牙还没刷完,就拉着我出了浴室,来到房间,拿出手机给我看,果然,上面有一条短信:袁晓榕你好,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是邹宏刚的女朋友,我知道你不相信,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给我试试。看看我能不能说出你和邹宏刚在一起的事情,因为他都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了。不过无所谓,我并不是来劝你分手的,反正最终,他都能回到我身边。祝你们玩的愉快,哦对了,别把一个有钱少爷对你的承诺当回事儿,那都是假的。新年快乐!

“我的天……怎么这样?晓榕,那你打电话过去对方说什么呀?”

“就,就没说什么,我就把她骂了一顿。”

“啊?然后呢?”

“然后就挂了啊,拉黑!”

“那那……那你现在怎么办?”

“哼,我去找那个负心汉!潇潇,你别管我,我现在就去找他。”

袁晓榕的泼辣我是了解的,她说要去,我根本拦不住,很快,她就消失在房间里。而我,还站在原处,发呆。

邹宏刚是这样,那么刘伟呢?他会不会也是这样?我有点担心。

看着怒气冲冲过去的袁晓榕,我有点担心,她万一和邹宏刚闹翻了,吵的厉害,我们还能不能再一起玩下去?我是应该陪着她先回去,还是不顾及她的感受,独自留在这里陪刘伟呢?可是,如果袁晓榕和邹宏刚闹翻了,那我和邹宏刚相处起来,会不会有些尴尬?

我既担心,又纠结,大约半小时后,敲门声响起,我怀着忐忑的心,打开门。

“嗯?怎么是你?”刘伟站在门口,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

“怎么?不想看到我吗?”

“不是不是,只是……我以为是晓榕。”

“哦,她呀,和宏刚一起去餐厅了,我过来叫你呀。”

“什么?她她她不是找宏刚吵架去了吗?”

“呵呵,你想什么呢?小傻瓜。”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吐血的对刘伟讲了刚刚袁晓榕的剧情,刘伟听完,点头一笑,“嗯,已经没事了!”

“为什么?”我实在不理解,刚刚袁晓榕简直就是怒火中烧,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邹宏刚,怎么才半小时两个人就和好了?这,到底是袁晓榕的宽容,还是邹宏刚的高明呢!

我差点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潇潇,这就是个误会。”

“怎么回事?误会?”

刘伟说,邹宏刚这家伙,昨天和他一起回房间之后,闲的无聊,和另一个朋友聊天,结果那个朋友就使坏,没告诉邹宏刚,早上就故意发了这么一个信息逗逗袁晓榕。原本想着袁晓榕打电活过去的时候,再和她解释,结果,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机会开口说一句话,就被袁晓榕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袁晓榕都挂上电话了,对方还没反应过来。

等袁晓榕找上门的时候,邹宏刚还蒙在鼓里。最后,一看给袁晓榕发短信的电话号码,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儿。当场,就把那个朋友又给骂了一顿。结果,这大初一的,那个朋友就被这两个人给骂了两次。最后,只好打电话给刘伟诉苦。

哈哈哈,原来是自己摆的乌龙。真是活该,谁让他逗袁晓榕来着。殊不知,袁晓榕的脾气,哪里会受这样的气呢!真是自找没趣。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我早上还怀疑过邹宏刚的人品,还顺便……”额,额,我又说漏嘴了。

“潇潇,你顺便什么?顺便怀疑我的人品吗?”

“不不不,我顺便嗯……那个,顺便想想要是有一天,我也遇到这样的事,会不会像袁晓榕一样洒脱的去质问清楚。”

其实,按我的性格,根本就不会问。我只会把这件事放在心里,默默的一个人难受。直到我终有一天忍受不了的时候,或许就会离开。这样的我,在袁晓榕的行为对比下,忽然觉得,袁晓榕这样做是对的。如果真是误会,这样就解开了。如果不是误会,也干干脆脆的分手。果断不拖沓,对彼此都好。可惜,我做不到。

“潇潇,你放心,只要我还在,我就不会让你有这样的机会。无论这样的事情,是真是假,我都不会让它发生。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说。”

妙书屋


上一章  |  我煮青梅等你来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