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学魔养成系统 >> 目录 >> 245 劝架的最佳方式!

245 劝架的最佳方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2日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分类: 都市 | 都市生活 | 给您添蘑菇啦 | 学魔养成系统 
学魔养成系统 245 劝架的最佳方式!
245劝架的最佳方式!

245劝架的最佳方式!

面对叫嚣的林逾静,李峥却只是一笑。

自己现在的境界,岂是此等小儿能参透的?

她的思维依然还只局限于抄近路,极简解法。

虽然天资卓越,但这仍然只是第一层——

运用公式。

第二层,便是忘记公式。

任由思维穿越,在图像与方程间信马由缰,飘逸解题。

也许,林逾静通过闭关修炼,已经触及到了这一层。

但这无所谓。

因为李峥,已经在第三层了。

近千个小时的奋战过后,他已经将数学和物理织成了一张大网。

在这张数理大网中,他可以像电流一样穿梭到任意一点。

重剑无锋,无剑无招。

这便是数理世界中的无招胜有招——

无公式胜有公式。

这个境界,是孤独的。

因为无法描述,旁人也无法理解。

李峥看着骄傲前行的林逾静,同样感受到了一种孤独。

在这孤独过后,竟生出了一阵羡慕。

学生意气,少女轻狂。

如此幼稚,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多好啊,多幸福啊。

看着李峥老父亲一般的笑颜,林逾静十分作呕。

“集训训傻了吧……”林逾静摇了摇头,径直走向座位,拍出了传统的太空笔袋和水壶,不紧不慢说道,“现在,我能听懂归见风的话了。”

李峥眉色一紧:“他说了啥来着?”

“没事。”林逾静眯眼望向李峥,随意摆了摆手,“说了你也不懂,渣渣。”

“呵呵。”李峥也不气,也随意摆了摆手,“小儿饶舌罢了。”

二人各自甩过头,进入了谁也不理谁的状态。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第三节生物课。

按照与朱洪波的约定,这正是去数学教研组上数学课的时间。

二人一路无话,直至进了办公室,依旧谁也不理谁。

朱洪波老谋深算,深知小两……两位小同学的事情,外人不该插手。

他便也没有多说,直接问起二人这一周来的进展。

李峥稳稳答道:“数学稍有提升。”

林逾静更稳地答道:“看不到天花板了。”

李峥大笑:“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林逾静眼里带刀:“手下败将,还敢在数学办公室狺狺狂吠!”

李峥双目一凝:“搞清楚谁是手下败将。”

林逾静十指一掰:“谁败的多,谁就是。”

“好了,好了。”朱洪波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就这屁大点事儿,也能吵起来?”

“朱老师,不是吵架。”李峥侧过头道,“只是现在,在数学上,我恐怕很难与林逾静有共同语言了。”

“notnow。”林逾静轻笑摆手,“never。”

“好。”李峥面色一凛,“本来不想和你计较的,这是欺负人。现在,你成功激怒我了。”

话罢,他转望朱洪波:“来道真正的数学题吧,朱老师。”

“啊……”朱洪波犹豫道,“没必要,算了吧……恕我直言,李峥,你当然是很有潜力的,但要真正超越林逾静,尤其是顶级难题这个领域,你恐怕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的。”

林逾静唔唔点头,十分信服。

“别再说了,出题吧。”李峥大臂一挥,抽出了笔袋和草稿纸,“刚好,也让您重新评估一下我的数学实力。”

“……”朱洪波瞥向林逾静,待后者坏坏地眨了个眼后,才无奈道,“既然你们这么坚决,那我就出道题吧。不过有一句话说在前头,你们三天两头这么闹我也受不了,就这一次,谁分高就是谁高,今后不要再搞这种比拼了。”

“一锤定音,正合我意。”

“唔!”

看着二人的德行,朱洪波也是嘴角一扬。

学生意气,少女轻狂。

如此幼稚,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真羡慕啊。

不过。

别以为能轻松处理物竞的数学问题,就好像数学有多强了。

那连开始都不算。

什么“真正的数学”张口就来。

你们这些对数学毫无敬畏之心的人。

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

朱洪波根本没有去翻题库,而是直接抬起了手:“就一道题,题面很简单,我直接说,你们记下就好了。”

李峥瞬间提笔。

林逾静也着急忙慌拉来椅子,把本子拍在桌上准备记录。

“我就说一次,请听题。”朱洪波朗然道——

请确定,是否存在满足下列条件的正整数n:

n恰好能被2000个互不相同的质数整除。

且2的n次方,加一,能够被n整除。

朱洪波话罢顿了片刻,见二人瞪着刚写下的题目发呆,这便笑了。

“就这样,不必强迫自己做出来。”朱洪波看了眼挂钟道,“现在是差五分10点,给你们两个小时,做到12点吧,中途可以放弃,我给你们讲思路解析。”

话罢,他便拉来两大摞卷子,批起了作业。

另一边,林逾静和李峥几乎同时偷瞥向对方。

发现对方的偷瞥后,又同时慌张地低下头望向自己的卷面。

并且心下稳了一些——

还好,她(他)也是懵逼的。

既然对方也很懵,也就没那么慌了。

李峥重新审了一遍题。

很好,这种不依赖公式定理的题,不正是自己的优势么?

数理之网,展开!

数学大脑,启动!

无招胜有招!

5分钟后。

李峥头顶升烟,宕机了。

去你妈的数学大脑。

去你妈的数理之网。

这什么东西么。

这破题什么东西嘛……

证你妹夫啊证。

不只是完全没思路。

连想思路的思路都没有。

他做过的所有题,碰到的所有问题,都与这道题目毫不沾边。

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应该被称之为“xxxx猜想”吧?

归见风来了也没戏吧?

解其纷没准儿有机会。

李峥不禁再次瞥向林逾静。

卧槽!

她在狂写!

这一刻,李峥慌了。

难道……她不是在第一层?

而是在第四层,第五层?

这不可能,自己上千个小时才达到的第三层。

就算是天才也要有个限度的。

朱洪波再老谋深算,也不至于无耻到拿一道高中生根本不可能产生思路的题来难为人。

一定有什么简单粗暴的标准解法被自己遗忘了……

因为一直在搞物理与数学的联系,而忽略的基础数学方法。

李峥屏住呼吸,只三秒,一个明确的套路便跳了出来——

数学归纳法!

瞧我这记性,太久没用了,都忘了。

不过这道题并非简单的归纳,还要用到整除知识,也许还有代数变形。

唯一能确定的是,对思路的要求,远大于计算。

因为你不可能算2000个质数的整除问题,别说算了,写2000个质数出来都不可能。

逻辑才是重中之重,必须要把逻辑完全通顺了才有可能解题,中间还要用一堆逻辑词进行连接,也许还要用到矛盾和反证。

那么首先,就要忘记2000这个数字。

很明显,这只是出题的人瞎比搞的一个数字,其本身毫无意义。

23333也可以,666也可以,什么开心写什么。

恰好能被2000个互不相同的质数整除,只是烟雾弹。

实际上要证明的,是恰好能被任意个互不相同的质数整除。

哼,不过如此。

那么,开始吧。

一小时后。

朱洪波批完了三个班的卷子。

先看看左边。

李峥写写停停,显然脑子还是乱的,在乱撞。

再看看右边。

林逾静只是单纯地看着题发呆。

她在本子上写了几行后,就再没有更多的东西了。

朱洪波笑了。

开心了?

真正的数学?

爽不爽啊?

朱洪波笑着起身,拿起保温杯道:“该上卫生间上卫生间,该喝水喝水啊。”

没人理他。

他也没再说什么,这便出门打了水,顺便晃悠了一大圈,去跟唐知非聊了聊,又去找陶菲菲聊了聊。

两边聊的时候,说的话也是差不太多的。

“知非你猜怎么着,已经镇住了他俩。”

“陶老师你不要慌,数学上他们还只是高中生,我随便一道题就降服了。”

“放心,我这里稳的。”

“让他们知道,对学科和老师是要有敬畏之心的。”

“哎哎,过奖了,过奖了,只是数学题天然的深度罢了。”

装了一圈逼,朱洪波神气满满地回到了教研组门前。

本来想直接进去的。

但仔细想想,这两个人,如此焦头烂额的机会,实在是很少见。

他便偷偷开了条门缝,窥了过去。

这一窥,就是眼儿一瞪。

岂有此理!

这俩人根本没有焦头烂额。

而是在交头接耳!

其实朱洪波刚一走,谈话就已经开始了。

首先是李峥,假装自言自语说道。

“老朱出这道题……是成心的吧……”

“唔……”林逾静送上了一个算不上回应的回应。

李峥挣扎片刻后,纠结着拉了拉椅子:“要不要,联合一下?”

“……”林逾静同样纠结片刻后,“唔”地一个点头。

之后,二人越拉越近,直至凑到一起。

嘀嘀咕咕,没完没了。

“对,先证明引理,再证明更一般的命题。”

“唔……大思路,中间的反证和矛盾部分,我一上来就想好了,但找不到合适的代数变式。”

“这个我有啊,你看这个恒等式……”

“!!!果然是个适合搞笨蛋机械性计算的渣渣!!!”

“毛,这个我一上来就想到了,是数学大脑的直觉。”

“渣渣!这个都出来了,后面证明就超级简单了唔。”

“是么……哦?这样啊!不愧是投机取巧的懒女人。”

“渣渣!掐你!”

“我说错了么?你不投机取巧么?”

“你不懒么?”

“你不是女人么?”

“……渣渣!你说假话的功夫我已经证明完了。”

“靠……等等我……我们一起交,我们之间的事先放一放,一致对外。”

“唔,吓死朱朱。”

二人确定战略后,又赶在朱洪波回来之前,各自拉着椅子回到原位。

当然,后半部分的过程朱洪波都是亲历瞪睹的。

这会儿眼睛已经瞪得充血了。

妈的不是你们要比拼的么?

怎么就一致对外了?

这一刻,朱洪波悟了。

小两……两位小同学打架,最好的劝架方式。

就是成为他们的共同敌人。

朱洪波本来是要直接推门进去的。

但看着二人的德行,只是一叹,又背手拎着保温杯溜回了楼道,一路走至窗前。

能用数学的方式,同仇敌忾,并肩前行……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呢。

朱洪波感怀的同时,又有些莫名的酸楚。

毕竟,自己老婆除了划走工资的时候……那是半点数学也不愿意聊的……

难以想像,一个40岁的男人,也会酸。

朱洪波抬臂看了眼手表,努力把这股酸味儿咽了下去。

成人之美也是有限度的,再给他们5分钟。

毕竟,就算是50分钟,500分钟,结果也仍然是一样的。

不可能的,这道题,他们不可能解出来的。

5分钟后,朱洪波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李峥和林逾静对了个小眼神后,同时起身。

“做完了。”

“唔。”

“哼。”朱洪波只回了一个冷笑,并不在乎他们之间的小猫腻。

他接过二人的答案,走至桌前,并排平铺。

左右两张纸,同步逐行审视起来。

几乎是一样的。

嗯……

先证明一个引理,这一步没错,但估计也就这步没错了吧。

然后是假设……竟然假设对了。

然后是……

等等……

这个恒等式他们都能捏出来??

之后是转折,变体,矛盾反证……

再然后,将引理推而广之,证明具备普适性的一般命题。

最终,证明了n的存在。

仅仅一分钟,朱洪波便完成了阅卷。

不用看第二次了,思路写的很清楚了。

接着,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

面皮也跟着颤抖起来。

这td……

没道理啊……

朱洪波震颤的身后,李峥和林逾静不约而同对了个小眼神。

舒服了。

敬畏之心,不存在的。

漫长的自我怀疑过后,朱洪波呆视着两个卷面,颤声道:“你……你们两个……跟我说实话……有没有找答案看?”

二人一怔,面对这个,自然是有些心虚的。

李峥低着头道:“实话实说,朱老师……我看了林逾静的思路。”

林逾静也唔唔道:“我用了李峥的恒等式……”

“除了这个呢?”朱洪波瞪着眼睛,愈发震颤地追问道,“有没有上网找这道题?以前有没有看到过?有没有从你们以外的地方获取思路?”

二人同时摇了摇头。

“我艹。”朱洪波爆了句粗口,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你们两个……太过分了……”

“也没有很难吧。”李峥挠了挠头。

“不就是一个恒等式么。”林逾静也觉得朱洪波反应过度了。

“艹。”朱洪波又骂了一句,而后拿起两份答案怒喷道,“知道这是什么题么?io真题!这道题只有35的io选手做出来了!”

二人同时张大了嘴。

i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

这无疑是最盛大最顶级的数学赛事。

好你个朱洪波!

拿这种东西来欺负人!

数竞无疑是要搞的,但还在很基础的准备阶段,这会儿就上io真题,老朱你也真狠得下心啊!

不过,这恨意倒是一带而过了。

他们此时也才理解,原来朱洪波的颤抖不是因为气恼,而是兴奋。

在很有限的培训下,就能解出io的难题,这的确值得兴奋

但李峥和林逾静,却远不比朱洪波那么激动。

“没什么可高兴的,我还是差得很远……”李峥攥着拳说道,“我一个人是做不出来的,一个多小时,根本连大思路都是一团糟。”

林逾静也低下了头:“我也没能找到那个恒等式,时间不够,这题我做不出。”

“这刚哪儿到哪儿。”朱洪波兴奋起身,抓着二人的肩膀道,“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们二人的优势是完全互补的,一个是战略家,一个是践行者。一个强于超常规思路,一个强于超常规计算。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是有可能……你们两个将来一定不要分开!一定要合作在一起!”

朱洪波过于暴力,搞得二人都缩了一下。

朱洪波激动过后,也自知失言:“我……我说的是项目合作在一起,不是那种在一起。当然你们那种在一起也是可以的……哈哈……哈哈哈……”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唐知非和陶菲菲骤然出现在门口。

“朱老师,麻烦出来谈谈。”唐知非勾了勾手。

陶菲菲掩面窃笑:“嗯……真是够稳的啊……数学还真是有天然的深度呢。”


上一章  |  学魔养成系统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