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清宫吉皇贵妃录 >> 目录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偶遇

第二百七十一章 偶遇


更新时间:2020年01月24日  作者:平江府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平江府 | 清宫吉皇贵妃录 
清宫吉皇贵妃录 第二百七十一章 偶遇
第二百七十一章偶遇

作者:平江府

时间:2020012421:23:43

字数:4716字

请关闭浏览器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段落乱序。

上次万寿节,她上去献贺礼的时候,皇上不是就盯着她看了好几眼吗?当时,就连皇后娘娘都在边上瞧出来了。

不然也不会说那句什么“谦嫔也是个乖巧懂事的!”,给皇上敲边鼓了。

见吉灵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手,谦嫔下意识就把手向身侧一缩,瞧了自己左右手的镶珊瑚珐琅护甲,一时间心里便有些惴惴——瞧着宸嫔娘娘指甲上,干干净净的,除了两只戒子,其他什么也没有,倒是自己,四只护甲珠光宝气的。

等到谦嫔说得口干舌燥了,吉灵一转头对七喜慢吞吞地道:“还不奉茶?”

是啊,宸嫔以前可不就是她宫里一个小小的吉常在么。

没想到世事难料,吉常在芝麻开花节节高,宸嫔竟反过来还要去巴结她了。

懋嫔眯眼瞧着谦嫔,就见谦嫔两腮的胭脂妆是着实花了心思的,淡淡的嫣红色晕染开——亏得她年轻,这样倒也不显得俗气,竟还有几分盛妆的风致楚楚。

一听这话音,李贵人立刻就闭嘴了,不多时,香茶已经送了上来,宫女们正在摆果子盘,外间太监便来报,道是懋嫔娘娘也来贺宸嫔娘娘迁宫之喜了。

这话的意思听着……像是讽刺她一把年纪了,刚刚回宫,就赶着要过来抱宸嫔娘娘的大腿。

吉灵的眼神下意识地落在谦嫔和李贵人的手上,李贵人今日穿了一身梨花色的旗装,精心养的指甲却染了蔻丹,在素淡的衣装上衬着,越发显得一张娇艳动人。

谦嫔的指甲却是藏在镶着珊瑚的护甲里。

懋嫔心中动了动:来看一个有孕的妇人,却打扮成这幅妩媚的样子,谁还看不出你的心思?

她展颜一笑,大大方方地道:“宸嫔妹妹本来便是景阳宫里的人,本宫来照看一下,恭贺她新迁也是应该的情分。

倒是谦嫔你——口头上说着看望宸嫔娘娘,却这般盛妆而来,真真叫本宫瞧不明白了!”

她向吉灵瞧了一眼,笑容意味深长。

谦嫔被她点破了心思,顿时一张脸挂不住了——她每次来宸嫔这儿,的确都是揣着心思,想和皇上来个偶遇。

谦嫔看见懋嫔来了,顿时胳膊肘就轻轻捅了一下李贵人,和她交换了一个微妙的眼神。

懋嫔进得殿来,寒暄过后,谦嫔挑着眉,笑道:“懋嫔娘娘素来是最喜欢闭门不出,一人清静的,怎么也赶着过来了承乾宫?”

是啊,什么叫“也”?

意思就是:宸嫔乖巧,她谦嫔也懂事啊!

皇上贵为九五之尊,除了宸嫔之外,再多疼爱一个女人又怎么样?

谦嫔一张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红的是:想到了皇帝那一日剑眉下的眼神——看得她一颗芳心砰砰直跳。

白的是:宸嫔娘娘又不是傻子,懋嫔都提醒得这般清楚露骨了,难保宸嫔不会对自己生了恨意。

这后宫里,谁不是这样?越是承宠,越是想着独得一份,绝不容许他人分一点去。

懋嫔丢下这几句话,就抬眼去看吉灵,只见她端坐在主位上,脸上从从容容,安安静静的,气定神闲地抱着个茶盏,静静听她们说话。

仿佛坐山观虎斗,又像看猴子耍擂台一样的——她在看她们唇枪舌剑。

懋嫔看着吉灵脸上的神情,心里便有些说不出的震动:宸嫔,吉氏,已经和从前做贵人的时期又有些不一样了。

她能沉得住气的程度,出乎懋嫔的想象和意料。

懋嫔一瞬间,有些失神的想着。

从承乾宫出来,谦嫔心里充满了满满的落差感——瞧瞧人家宸嫔娘娘的宫殿,瞧瞧人家奉茶用的茶具,任何一样拿出来,都是她谦嫔宫中这么几年都从没见识过的珍奇玩意儿。

她想着宸嫔用着那些东西时候,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就嫉妒的从心底都开始往外冒酸水——凭什么呀?开始不就是个小小的常在么?

要是论起点、资历、母家的话,比她谦嫔还差许多呢。

她之所以一趟一趟的往宸嫔那儿跑,其实也就是想多跟她接近接近,琢磨琢磨——到底宸嫔身上有什么好?能把皇上迷成这样,放着后宫不管不顾,只对她专宠一人。

若是说“爱新觉罗容易出情种”这种鬼话,她是压根儿不信的——这世上哪有什么情种,不过是诱惑的筹码还不够重罢了。

谦嫔这么想着,从承乾宫外的夹道一路走过,行路之时没注意路面,一不小心,花盆底鞋便磕绊在了一处低浅的路阶上。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子一侧,已经重重往路边跌了下去。

身后的宫女连忙伸手去扶,却没能来得及,眼睁睁看着谦嫔摔在地上,好在触手之处是一块草皮,除了泥土草灰污了手掌,主子倒也没受什么伤。

谦嫔又窘又恼,一把甩开那宫女的手,还没站起身,一股怒气先冲上心头——这人啊,运道不在身上的时候,处处都倒霉,喝凉水塞牙,连走个路还能被莫名其妙地绊倒。

她回头瞪了一眼那宫女,正要开口斥骂,忽然便见众奴才都面色一震,纷纷跪了下去。

谦嫔一回头,便见一群御前太监的服色——养心殿的奴才们正簇拥着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往承乾宫这方向过来。

谦嫔的心一下就在胸腔里狂跳起来。

不枉她往宸嫔这儿跑了这么多趟,终于,她的机会来了!

她蹙了眉尖,面上显出痛苦之色,伸手去抚摸着脚踝处,便听那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越行越近,到了自己近前,终于停下了。

吉灵任由她们说——毕竟是马屁话,她也是人,说听着不高兴是不可能的。

她脸上挂着和气的微笑,但是一想到万寿节画像被调包的事情,吉灵脸上的笑意就开始变得淡了,眼神也缥缈了起来。

她冒出了这一句,算是打了个头儿,接下来,就是对这承乾宫中的气派和华美的赞叹了,末了,又道万岁爷对宸嫔娘娘真是有心——从圆明园回紫禁城,硬是一路的轿子送回来,就怕颠簸着娘娘。

吉灵抬手了吩咐让进来。

懋嫔进得承乾宫前殿来,上了台阶,一抬头,虽是极力不想在脸上流露出,还是被承乾宫的气派给震了一下。

光是这份心意就无人能及。

吉灵就看她眼里极快地掠过一丝“你一个年轻的嫔位,怎么配住这么好的宫苑”的酸意。

阅读请关注纯爱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页面宽度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上一章  |  清宫吉皇贵妃录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