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玄浑道章 >> 目录 >> 第七十七章 物华聚清灵

第七十七章 物华聚清灵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1日  作者:误道者  分类: 玄幻 | 奇幻 | 都市 | 历史 | 军事 | 误道者 | 玄浑道章 
玄浑道章 第七十七章 物华聚清灵
第七十七章物华聚清灵

第七十七章物华聚清灵

神人值司退下去后,过有片刻,就见朱凤自殿外走了进来,身着一袭赤朱色的道袍,身上没有任何配饰。

张御一观便知,这是表明去旧从新之意,且这一位在天夏还不曾领有名位,也便没有印佩了。

朱凤到了殿中,对着上方万福一礼,道:“张守正有礼了。”

张御抬袖还有一礼,道:“朱玄尊有礼,”他放下大袖,“看来朱玄尊已是归回天夏了。”

朱凤道:“我蒙玄廷允准,从此重归天夏,并允我在晦乱混沌之地重辟一处道场,而若无张守正鉴辨留语,我无此缘法,故这次是特来向张守正道谢的。”

张御道:“不必言谢,朱玄尊是先做出了正确抉择,才有了今日之所获。”他伸手一抬,“朱道友,坐下说话吧。”

朱凤再是一礼,去了一旁席位之上坐下,只是此刻她却是轻轻一叹,道:“此番所获也并非无有代价,今后遇上与幽城乃至上宸天之争战,我亦需出面迎敌。”

张御道:“此也是应该,似如在云海之中修持的那些玄尊,哪一个以往不曾给天夏出过力呢?也是如此,他们才得享清静,朱玄尊当初在天夏过来却是选择离去,如今需在上层落脚,自也需对天夏有所付出。”

朱凤轻叹道:“道理也对,只是争杀对抗,难免沾染凶危,我避世二百余年,未来怕还是逃不脱一场劫数。”

张御道:“我辈虽为玄尊,只是超拔尘俗而已,并未得有大超脱,有太多可左右己身之物,朱道友只要还想着求道存身,那迟早是会被卷入这场争斗之中的,而与其藏身躲避,不如奋身进取,天夏得益,道友自也得益。”

朱凤轻轻点头。

她身为玄尊,自然也是向道之人,虽然口中说着避世,实际上真要避世,哪里还用得着出来还人情了承负?

只是她以前确实不喜欢规序就是了,因为规序之下,她的任何行止都不能超出一个界限,身为一名真修,她对此是十分不适应的,就好像是给自身套了一个枷锁。

只是要如上宸天修士一般与天夏对抗,她也不敢,这才采取了避世的态度。

这一次醒来之后,她没有立刻妄动,而是从简元书信和训天道章之中探听清楚了如今具体的力量变化,这才决定帮助天夏。

处处遵守规矩至多是难受一些,可是上宸天的那些人却是想要利用她守住两界通道,这便是要她的命了,她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

而在不久之前,她得知此回侵入内层的外层修士的下场之后,心中既有庆幸,又有后怕,若是她当初选择站在上宸天那边,此刻恐怕不被打杀,便是被镇压起来了。

张御这时道:“在御看来,朱玄尊重归天夏,非谓劫数,而是机运,朱玄尊当以自勉。”

朱凤想了想,赞同道:“张守正说得是呢。”

尽管她对天夏规序一开始有些抗拒,可因为她此次留语立功,自然也是按定规赐了五钟玄粮。

她试着运炼了一下。

嗯,真好。

而她只要在对敌之中立功,自也能继续的赐玄粮,便不提这些,身处上层,她根本用不着去刻意收敛气息,只要不与人争斗,妄施法力,那就不会有什么耗损。

其实这些她以前也是知道的,只是那时候她承负未还,又生怕为此陷入两家争斗之中,这才远远避走,她与元童、毕明二人的想法并不一致,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三人后来分途各走的缘故了。

她此刻一叹,道:“也是毕明道友后来不知所踪,不然我亦想是说服他回归天夏。”

张御也是看过三人的记载的,他道:“元童乃是地道邪修,他当初离开天夏,是为方便自身祭炼外法,毕明玄尊与朱玄尊修炼的皆乃是正法,朱玄尊你是为避开尘俗之扰,可毕明玄尊此般又是为何呢?”

朱凤道:“这却是涉及到一个隐秘了,不过当初我也只是听毕明提了一句……”说到这里,她并未直言说出来,而是向张御传递过来一股意念。

张御辨别了一下,不由眸光微动,他倒是第一次听说到此事,这的确说得上是一个隐秘了。

身为守正,他拥有翻阅典册之权,可有许多事并不直接记载在典册之上,想来唯有廷执或者首执才是知晓。

他点首道:“多谢朱玄尊告知了。”

朱凤在座上盈盈一个欠身,道:“哪里,这只是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罢了,守正何须言谢。”

两人下来再是攀谈了几句后,朱凤便又试着向张御请教了一些关于晦乱混沌之地的事宜。

这些东西虽然明周道人也会告诉她,但是后者毕竟非是修道人,有些东西却是无法交代清楚的。

张御对此自无讳言,提点了一些关键之处,朱凤听过之后,再是向他认真道谢一番,随后便告辞离去了。

张御在送走朱凤后,本待是回去继续祭炼双剑,不过此时他也是思及,时日过去数月,自己此前开辟出的那一处道场想必已是诸气理定,当是可以过去一观了,而在自家道场之中祭剑,也可避开外扰。

不过在之此前还有一事,他追逐苏遏之时,曾经发现了一座遗弃的城址,那上面有一枚宝石十分显眼,当时他不顾上去理会,眼下得闲,倒是可以再去看一下。

念转至此,他当下遣了一具化身去往内层寻觅,而自己则是心意一动,下一刻,已然是落在了自家所开辟的道场之中。

他放眼望去,见这里地表之上江河密布,峰峦起伏,上空云雾飘渺,灵峰在云中若隐若现,已是是初具气象。

更有无数先天精魄吸引过来,在此化变成了各种生灵,并在大地之上衍化繁衍,诞生出了无数后裔。

不过这些后裔自不是不如先天精魄所演化的初代神人,随着生息繁衍,后辈已是渐渐形同凡物。

现在道场演化至尾声,进入到此间的先天精魄也是愈发稀少,故此间生灵正于这一方天地之内相逐生死。

不过他这一处天地并非闭塞内合,故是运转不利,还可继续向外开拓,并引更多先天精魄到此,这正如引活水入而运转,引来清流,带出污浊,如此方可长盛不衰。

实际这里最重要的还是他这位道场之主,因为整个道场都可说得上是他气机意念所化,可以称得上他自身一部分,所以他心境变化都是牵连此间气机,若毫不遮掩映照于此,怒生雷霆,悦照天明之事绝非会是什么夸言。

似如苍芦那般,因是一心逐器,那么道场之内自是万物死寂,只余声色天地了。

他望过之后,此时伸手一指,霎时有一座道宫随地峰高隆缓缓升起,一直有了追云挂月之势方才停下,同时又有小峰山岳飞来,排布拱卫在道宫之侧。

天中忽然雷霆震动,有瓢泼大雨落下,过去一会儿,雨过天晴,可见瀑布水帘从飞峰之中垂落而下,一时长虹挂空,霞光染云,有大群鹤鸟及各色灵禽云聚而来,在此鸣叫绕飞。

张御待排布好之后,身上光芒一闪,已是化一道宏大清光往下垂降,落到了那一座道宫之中,到了里间,顷刻又聚为原身。

道宫内厅之中,那宛若玄金玉石生成的地面平实如镜,反照着模糊人影,两边柱廊有光芒照射进来,远处灰蓝山雪峰皆是清晰可见,

他迈步向前,一直来到位于殿台之上的玉榻前,把袖一展,转身坐定下来。

此时有一条条袖珍小龙自外飞入进来,有的攀附在廊柱之上,有的落至殿内,这些小龙皆是先天精魄感他之念而生,也是他特意用来守御宫室的,故都是对他极为亲近。

此刻见他目注过来,都是小心翼翼靠了上来,围拢在他身边,不过这些小东西能感受到他的些许心意,也很懂规矩,都是在三尺之外停下,没有靠得太进。

他坐了一会儿,忽然他心意微动,轻轻挥了一下袖子,这些小龙若得谕令,俱是爪下生云,飞腾远走,一会儿就尽数飞了出去,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安静宫室。

而此刻道宫上空,却是有一道光芒落下,落至了他的身躯之上,却是他的化身自内层回转过来。

待得光芒消去,他手掌之中多出了一枚棱形宝石,望之有若人眼,只是看去上面光华黯淡,看去随时可能熄灭。

这东西原来硕大无比,其实那是金石塑造的外壳,真正拥有灵性之力的,是眼前这个东西了,此刻握在手中,便感觉上面有一阵阵热流传来,他起意一摄,那些热流便往身躯之中涌动过来。

这热流没有上次所见过的神器那般激烈狂躁,感觉非常平和,宛若平静溪流,过了大约十来呼吸左右,这宝石在他手里化作了一堆灰屑,窸窸窣窣掉落了下来。

他感受了一下,这次所获神元虽远比不上上回那件神器,可终归也是一个收获。待检视过后,他便拿定心思,将两剑唤出,参照玄廷秘册所记之法,开始缓缓运炼剑器。

许是他根基深厚之故,仅仅只是在三日之后,便有一道湛湛剑光先自蝉鸣剑上分化了出来!


上一章  |  玄浑道章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