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侯府娇宠 >> 目录 >> 第969章 我信得过

第969章 我信得过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作者:朵彦彦  分类: 玄幻 | 奇幻 | 都市 | 历史 | 军事 | 朵彦彦 | 侯府娇宠 
侯府娇宠 第969章 我信得过
正文卷第969章我信得过

寂静的大道,两旁葱木树林早已凋谢,远处山峦,翠色中映出一抹沧桑孤寂,伴着寒风,层层晃动。

萧瑟寂寥,只余滚滚车轴,马车直往前行,拐过转角消失不见。

大齐最年轻的内阁首辅,空悬的内阁,已无权利的内阁,一夕之间,翻天覆地。

秦云舒扬起车帘,望着空荡荡的大道,视线停留处,淡然冷寂。

沉稳脚步声响起,她才移转视线,他在这,在她料想中。

“舒儿。”

轻唤出声,秦云舒低头朝他缓缓一笑,手随即伸出车窗,抚住他的脸。

“冷不冷?”

郊外风大,寒风冷冽,外袍下,只一件单衣。

萧瑾言没有回话,扬手覆住她的手,探了下她的手温,心随之放下。

“瑾言。”

忽的,秦云舒唤了他,随即看向远处,视线悠远深长。

“柳州路远,我和你一样,目送他一程。”

说罢,她收回视线,手在他脸上一捏,“上来,我们回府,今日你总不忙了?春年到现在,你忙出忙进,都没怎么好好在家。”

话中几近斥责,颇有几分女主人的姿态。

萧瑾言笑了,退后几步拍拍疾风的脑袋。

不一会,只听一阵马蹄,疾风顺着原路自个儿先回。

很快,萧瑾言上了马车,长臂伸出习惯性的搂住秦云舒。

偌大的世间,他欢喜的,只此一人。

如此安静的搂住她,足矣。

车头调转往城门去的那刻,秦云舒依偎在他怀中,和以前一样,手揪着他的领子,随意把玩。

“我几日没过问你,你就开始乱穿。里衣太单薄,我给你备了好几件,加了绒毛,增了厚度,耍威风不穿?”

说着,她揪起一团单衣,“瞧瞧这衣衫,早春穿都凉。”

萧瑾言被一通训斥,只觉的心里暖暖,而后握住她的手,“夫人,下次不敢了。”

不解释缘由,他在兵中巡视,作为将领,也要时时刻刻练习。

久而久之,哪怕单衣,也会出层层的汗,十分不便。

一些校尉和都尉,这种天,都是光着膀子练,他以前也是。

自从成婚后,她耳提面命,这般做时,他总有几分谨记。

从京郊到侯府的路上,两人再也没谈谢运之,谢家的任何一个字,包括皇上周国,只字未提。

当车马停在府门前时,秦云舒刚下来,就见旁侧停着一辆宽大的马车,她不熟悉。

但从车厢纹路上看,是周国的。

周老国君已走,姜对雪死了,现在来侯府的,只有一人,周无策。

唯有他,仍留在大齐。

不多时,骨节分明的手扬起帘子,然而,她却听到了女子嬉笑。

“云舒!”

欢喜连连,特别熟悉,楚琉璃。

秦云舒眸色一变,真没想到是她,大白天的,周无策竟堂而皇之带楚琉璃过来。

就算周老国君走了,即便时日无多,他回周国,很可能就要即位。

“定北侯夫人,唐突了,这丫头偏要来,我拦不住。”

“瞎说什么呢,我答应过云舒,过来瞧她。”

话落,她挣脱周无策的手,一跃而下,登登登跑到秦云舒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

“云舒,我们进去吧?”

说着,她俏皮眨眼,而后扭头看向萧瑾言,“定北侯,劳烦您招待无策,你夫人今天陪我。”

尾音落下的那刻,她扯着秦云舒就往里走。

“上回没好好瞧,答应给连翘的礼物,这回带了。”

楚琉璃遇到好友,叽叽喳喳不停,面上是喜意。

周无策静静看着,唇勾出若有似无的笑意。

“殿下,请。”

萧瑾言客套有礼,邀他入府。

“每次本殿来,都是匆匆而过,此番,可以开怀畅饮。”

不多时,两人进入侯府,很快,上等粮酒呈了上来。

周国是酒国,既然畅饮,当然要端酒。

一杯下腹,周无策又倒一杯,这酒已被温过,度数不高酒劲不大,香味却很浓。

指腹摩挲杯沿,而后轻轻放下,沉吟道,“你提的要求,我记得,待功成,一一实现。”

届时,周齐两国边境,将再无争端。

“红河堤坝,我会派周国有名的工匠前往。同时,最上等的动工材料,由周国运送。”

周国河多山多,在水利和材料这块,四国皆最。若有周国相帮,进度加快一大半。

而红河,管制权已交给齐国,不再属于周国。这块边沿地带,百年前就属齐国,被周国先祖抢夺罢了。

如今,完璧归齐。

萧瑾言举杯敬他,一杯后,沉声道,“一旦完成,不止齐国,对周国也有益处。”

周无策却是一笑,“做此决定,不因齐皇,而是你,我信得过。”

说着,笑意越发明朗,眼神渐渐深邃,“当然,所有条件都有前提,倘若哪天,你不再是大齐臣子……”

一切皆基于萧瑾言为齐臣,因为他,周无策才这般。

“云舒,那边园子的花,我从未见过。”

女子娇声传来,不一会,只见一道娇小身影嗖嗖直窜,穿过树林入了一旁园子。

周无策摇头,琉璃这性子,太欢腾。

对什么感兴趣,立刻就窜过去了,跟猴一般。

“殿下,待你登位,这位皇后,需请嬷嬷好生教导。”

这般上窜下跳,能管制好后宫?

周无策无奈的笑道,“罢了,她天性使然,即便请人,效果也不大。不如就这样,于周皇庭,倒是特别。”

至于管制后宫,仅她一人,没人和她抢,也无人争。

哪来什么管制?只要管好她自己,即可。

他早已下此决定,没有和她说罢了。

周皇庭,也该改变了。

就是有点为难她,需一年抱一,三年抱俩,为了皇嗣,她可要努力。

思及此,周无策唇再次勾起,低声一笑,转而执起杯盏。

抬起的那刻,他停住。

“定北侯,本殿来此,另有一事。六日后,本殿告别齐皇回周。女将秋桐,自入齐不久,留下书信杳无音信。”

最初,他没有彻查,字迹确实出自秋桐。

现在迟迟不归,就为了玩耍,不符她的性格。


上一章  |  侯府娇宠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