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从1983开始 >> 目录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败涂地2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败涂地2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6日  作者:睡觉会变白  分类: 都市 | 都市生活 | 睡觉会变白 | 从1983开始 
从1983开始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败涂地2
第五百一十一章一败涂地2

第五百一十一章一败涂地2

“你最近干嘛呢?又几个月不见人?”

“最近琢磨养老的地儿呢。”

李程儒喷出一口洋酒,起码值好几十块,“你才多大就养老?”

“不早了,再过两年就三十,眨眼就奔四十,恍恍惚惚就五十,五十我就打算退休了。”

许非扒拉一下,身边的女人又黏上来,道:“前阵子在乡下弄了块地,有山有水,准备建个小农场。

等退休就往里一蹲,不问世事。”

众人诧异,瞧他样子又不似说笑,纷纷道:“你可羞煞我们这帮老家伙了,二十多岁就讲退休,我们无地自容啊。”

“许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老成。”

“我要像你这么大,有这般产业,每天连家都不回。”

李程儒也道:“我这兄弟跟人不一样,说有志向,那大了去了。说没志向,混吃等死都行。

哎你明年拍戏么?我还等着客串呢。”

“拍啊,起码五部剧一部电影,等我给你选个角儿。”

“许……总……”

旁边陡然响起一声比墙腻子还腻的嗲音,但没等女人动作,许老师先站起身,“行了,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别介,我们刚开始呢!”

“十点了,我得回去睡觉。”

“你这人真没劲!”

李程儒摆摆手,跟丫玩不到一起去。

许非走了之后,几人继续嗨皮,愈发放飞自我。

闹到凌晨,老李才宣布散局,也甭回去了,直接楼上开房。末了数一数服务生,一共六个人。

每人给两百美金!

喝了不少,一觉天昏地暗,醒来又是傍晚。

回家换套衣服,回来接着奋战,跟着到了第三天。

“老板好!”

“老板好!”

铁打的老李,流水的朋友,在熟悉的问候声中,换了一批朋友继续俗血。

90、91年,炒外汇潜入京城,到现在已遍地开花,客户数不胜数。国家睁一眼闭一眼,默许当试验田。

从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美日一直在打贸易战,因为日本的经济太吓人了。

今年7月,上任不久的克林顿跟首相宫泽喜一签署了框架协议。此后便开始了漫长的拉锯战,直接导致外汇市场波涛汹涌。

这帮人深受其害,谈论的话题自离不开外汇。

“今儿到底怎么买啊?”

“谁特么知道,一会顺利,一会僵的,老美和鬼子联手坑咱们钱呢。”

“昨儿我以为必涨,结果跌了。前天我以为必跌,结果涨了,艹!”

“陈老板那边有信么?”

“他现在也不准啊,自己都焦头烂额。”

正聊着,谁的大哥大响了,正是赛特大厦的外汇中介服务人员。

这哥们听着音儿,脸色肉眼可见的红润,直至眉飞色舞:“真的假的?你别蒙我……是么?资料准?

那成,我可信你了啊!”

紧跟着,一个个电话全响,包厢里顿时炸开了锅。

“昨天日元101.40,不能再低了!”

“对对对,二战以来最低的就是100.40。”

“肯定不能低!”

“不能低!不能低!”

“跌到底了,绝对涨的!”

服务生也算见多识广,但此时真被吓着了,一个个涨红着脸,声嘶力竭,吼了一阵又齐刷刷打电话。

“给我下两千张,不,四千张单!”

“给我下三千张!”

“五千张单!”

李程儒只觉从头到脚都在痒痒,连手心肉都在颤动,包厢里特别热,他擦了擦汗,几秒钟后又擦一遍。

“老李,你不下么?”

“我……”

他最近赔的多赚的少,本想缓一缓,结果对方面露惊诧,“卧槽你想什么呢?这么好机会你不下?

刚玩啊?!!!”

李程儒搓了搓手,拿起大哥大,拨了过去。

一通说完,心里倒松了口气,加入话题火红大好。

一帮人继续开酒,提前欢庆。折腾到九点多,慢慢安静,但其实更加激动,等着那边的开盘信息。

过十点,“哔哔”声似乎凝滞了一两秒,才像往常叫了起来。

一位老板赶紧撩起衣服,低头一瞅。

“灯!灯都打开!”

他疯喊。

啪啪!包厢灯光大亮,他用手指头抿了抿屏幕,又瞅一眼,整个人钉在沙发上。

气氛从热烈转为死寂,只用了几秒钟。

服务生连大气都不敢喘,眼前全是数一数二的大老板,现在都跟重症眼疾一样,恨不能把机子拆开,挖出数字来看。

李程儒脸都没色了,蹭的站起身,招呼都不打的往外跑。

下了楼,坐上自己的大奔,一溜烟开到特别特。

楼里乌漆嘛黑,砰的撞开办公室,启动电脑,打开外汇大盘。

这么会功夫,“100.00!”

开着一盏小灯,剩下便是屏幕蓝幽幽的光。

李程儒坐在桌前,眼睁睁看着那一行微小的,却能决定无数人命运的数字变动。

他盯着屏幕,半点挽救的念头都没有,因为没法挽救。

平时这帮人吹吹哈哈,千来万美金了不得,在全世界这个外汇大盘里,连根毛都算不上。

当数字继续往下跌,他心理上已无任何反应,生理上却格外刺激,就觉从后脖子开始,顺着自己的脊柱骨,一直到尾巴根。

嗖嗖往外冒凉气。

就像被宣判了死刑。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倾家荡产。

许非是两天后接到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北池子老宅,进门就吓了一跳,几日间这货老了许多,头发也掉了不少,瞧着有点光秃。

“你没事吧?”

李程儒摆摆手,嘴唇干裂,“死不了,进屋说话。”

俩人进屋,老李长叹一声,道:“没了,全没了。赚那点钱全赔了,还欠账不少。”

“怎么还欠账,没给你强行平仓么?”

正规的经纪商,在亏损超过本金之前,会给客户强行平了。但香港的这帮经纪商不是正规的,始终没得到政府批准。

试验田的下场,凡事先试试,一看不行就给禁了。

“姓陈的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我们?他不合法,咱们一早就知道,玩的就是漏洞,现在报应来了。”

“那你也别赔!这事闹的太大,官方肯定出手,你先观望观望。”

“唉……”

老李摇头悲叹,悔不当初,“要是能重来一次,我也学你锦衣夜行,知足常乐……可哪能重来呢?

经过这次,我算明白你的处事之道了。

甭管我赔不赔,我打算把特别特的钱撤出来,找个地儿好好反省反省。”

“别介,你别整看破红尘似的!”

“不不,算闭关吧。短时间不想碰经商了,我需要安静一下,好多年没安静了。”

许非也惋惜,拍着他肩膀连声安慰。

结果这货又道:“年前咱把帐清一清,你不在乡下弄块地么?我也搞一块,咱们当邻居。”

你征求我同意了么,你就当邻居?

碍不碍事?


上一章  |  从1983开始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