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你好啊小花仙 >> 目录 >> 285再见了胆囊君

285再见了胆囊君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7日  作者:无争三昧  分类: 言情 | 科幻空间 | 未来世界 | 无争三昧 | 你好啊小花仙 
你好啊小花仙 285再见了胆囊君

作者:无争三昧书名:更新时间:2019/07/1709:44字数:11037

本站域名(菠萝小说)m.boluoxs

这么混乱的场面,一个真正的吃货就必须看着摊,江天衣暴露了她的本质,从开始烤肉开始就没挪过地方,嘴里一直塞的满满的。

而且她不想要徐先生及徐先生的一伙人窜过来照顾她,那样就尴尬了。

江天衣在烧烤摊前面吃了一个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吃饱了,她被徐斌牵了过来,原来徐先生已经跟林昊聊的半天,他已经把他们在莫斯科发生过的事情都告诉给林昊。

林昊能这样跟徐斌推心置腹的谈,心情好了很多,他要跟徐先生喝酒,分出一个酒量高低,让江天衣做监督。

江天衣呵呵了一下,拿起林昊和徐先生的酒杯,往她的保温杯里面一倒“酒后乱性,对谁都没有好处,点到为止吧好吗?”

何滟滟加团宠们嚷嚷着要分出来个胜负,越起哄越烈害,越架越高,下不来了。

可是江天衣知道徐先生酒量不好的。

江天衣拿起老村长藏了10年的散白说“不听话是吧,招呼我的人过来!两个看一个,喝死一个是一个!”

江天衣举着保温杯说“你们看好了哈,我这杯子里面没掺水,55度温过而已哈,我先干为敬,就当是给你赔罪了。”

徐斌吓了一跳,他要抢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江天衣咕咚咕咚三四口就喝干了“嗝我只是看上去像未成年人。“

桐寨的村长都惊呆了,他的烧酒有70°,这种散白,根本不是这样喝的,这小女孩非得醉死不可。

70度的散白下肚,就连食道都烧的辣辣的,辣的如同着火一般,辣的眼睛都辣出眼泪来了。

啤酒再怎么喝都只有撑爆的,很难醉倒人的,能醉倒人的,只有白酒。

更何况是70度的醇酿散白。

江天衣指挥5个手下把70度的散白全部都给分了,喝酒的场面称为鬼哭狼嚎的也不为过。

刘纯已经服用了她姐最新的研究成果,可是面对70度的酒精照样断片,而且还是光速断片,她东倒西歪开始说起浑话“我要把全世界的帅哥都睡一遍!快!你们都躺下!!!”

何滟滟跟着凑和进来大叫到“说的好!有志气!我同意!!我给你打call!!!”

陆涵捏着刘纯的杯子嚷嚷到“美女,你的想法怎么这么吓人!你有这体力和本事吗?”

刘纯有点站不稳当了,摇摇晃晃的伏在陆涵身上“你不懂,睡不了全部,就睡那些顶尖的!!!……嘿嘿嘿嘿,你们男人不都是这么想的吗??!!!”

大秘书祁阳赶紧凑上来把刘纯拉开,结果刘纯更开心了,抓着对方的白衬衫就盖戳。

盖戳的意思就是把口红印子完完整整的印在上面,祁阳舍不得使劲抓刘纯细白的如同果冻一样的胳膊,只好任她胡作非为。

反正她只要不去祸害团宠陆涵影响第二天工作进度就好了。

徐先生还很精神,看见这几个女博士在疯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江天衣也醉了,她喝的最多,不过她神志却还清醒,不过谁也看不出来她是真的醉还是没醉,她借着酒精各种吐槽“说的对,就要睡那些顶尖的!!!全部都搞到手!”

徐斌非常无语的拎起江天衣的领子说“你们怎么平时看上去这么老实,喝了酒全部都撒酒疯呢!快拿胶带来,把她嘴沾上!”

何滟滟眯着眼去拉江天衣的手说“哎,不行不行,她是这里唯一一个经验丰富的,我要问问她,怎么把男神都睡一遍!你快说!”

徐斌让秘书拉开何滟滟“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陆涵你快过来拉开她!!”

江天衣仰天大笑一下,挣脱了徐斌的爪子,又推开了何滟滟拦着的路,抓住了慕雅的胳膊“嘿嘿,终于让我抓住你了!我们开吐槽大会吧!!我先说!“

慕雅没喝多,她一直在伺机把林昊灌多,她自己不敢醉,以免找错了人”那你想干嘛,你想吐槽什么!???”

江天衣本来想拍拍胸脯说自己讨厌对方,但是突然一下子抱住慕雅就像把对方当成电线杆子一样,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慕雅真的是说不出来的难受和恶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恶心死了!!你怎么这么没教养!!!!”

江天衣本来是想说说林昊身材太高跟自己夫妻生活完全不协调的问题,结果胃太疼了,胃里不知怎么的,抽的翻江倒海,她吐出来之后立刻蹲到地上蜷缩成大虾米。

江天衣吃了好多的肉,又喝了酒,她并不想当着大家的面出丑的,结果完蛋了,吐了慕雅一身。

徐斌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江天衣面前“可可?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又胃疼了???”

江天衣艰难的点头,她还想吐,捂着嘴说“呕……快带我回屋子里!”

慕雅气的活蹦乱跳,飞野似的冲到村里唯一的公共水龙头那里冲身上的秽物。

刘纯开心的直鼓掌“看看,这样就不矫情了吧!!!哈哈哈!!!老大威武!!!”

秘书祁阳被生命科学院的其他几个女博士缠着,顾不上照顾他的老大,秘书祁阳是个玉树临风的小鲜肉,因为没有女朋友,身上衬衫被亲的到处都是口红印子。

祁阳的形象也没办法要了。

祁阳快要被这些小萝莉给吃了“救命啊!!!这群疯女人简直要不得了!!!都给我扔到沟里面去!!!”

林昊更加的凄惨,他开始被女生们围着,然后被团里的男生围着,再后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江天衣和慕雅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慕雅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回来接手场面,她回来之后,拉上了旅游团里面的一组大学生跟着一起疯,林昊彻底被封印了。

江天衣从回了屋子之后脸色就煞白煞白的,捂着肚子都没法起来,喝了热水和解酒药也全部都吐了,不仅如此,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疼的额头上全部都是汗,嘴里苦的说不出话来。

江天衣又觉得肚子坠的疼的不行,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还是胃肠受不了烧酒的缘故。

江天衣这个吃可爱多长大的少女第一次进化成了僵尸品种,她抓住徐斌的手“我不行了,我快死了,送我去医院!”

桐寨出村的路特别不好走,而且大晚上的,团里的人都喝了酒,没有一个能开车的,就连厨师大哥都喝了酒,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医院。

徐斌把她抱了起来“你先躺一会,我马上去找人!”

徐先生冲出了屋子,他去找村里没喝酒的人,因为夜里深了,村里不到50户人家基本都熄灯睡觉了,只留着村口一群人在疯。

徐斌挨家挨户的去敲门,他敲了3户人家之后终于有一户人家的50几岁的男主人给了他主意,让他去找村里唯一一个会开车的村长家的外甥媳妇问一问。

徐斌真是恨的咬牙切齿的,村里面就这一家男人在家,还是个特别没担当的,居然让他自己去找一个带着小孩子的女人。

要不是他喝酒了,这会功夫他用的着找人么!

村里男人不多,能外出打工的都外出打工了,村长的外甥媳妇是个能干的女人,还能开拖拉机,她面露难色的拍了拍被吵醒的孩子,然后说“小哥,要不这样吧,我们家男人不在家,孩子太小走不开,我给隔壁村村长的儿子打个电话,问问他行不行。”

徐斌只能等着“好,那就麻烦你了大姐。”

村长的外甥媳妇是个朴实人,她用着徐斌根本听不懂的方言给隔壁村的村长家打电话,她就是从隔壁村嫁过来的,其原先所在的村子也是他们下一站的目的地,所以,徐斌还听过老洞苗寨村村长的名字。

结果,外甥媳妇联系半天,人家也不愿意过来,她就劝到“要不你再等会,过一会就好了,喝点解酒汤吧。”

徐斌第一次遇到这种夜半无人可指望的情况,他心急如焚的回到宿舍去,看见江天衣疼的根本就不像普通胃肠炎的样子,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天衣休息了10分钟,攒了一口劲说“旅行团的司机应该还没喝酒,他们明天去别的寨子,你去问问,看看能不能加点钱给他!”

徐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回到一群人聚会的地方,他到处找向导,向导已经喝的找不到北了,他伸出五就说四,伸出六就说八,害的他花了20几分钟的时间才找到司机在哪。

徐斌知道慕雅很烈害,但是没想到她们生命科学院的小萝莉加上慕雅居然能把整个旅行团的人都撂倒,果然美女是世间最大的毒药。

可是却赶上江天衣犯病疼的满脸都是汗,这可真让他恨死了。

徐斌终于找到了司机,司机表示不能当天晚上赶回来就不去,离这最近的县城医院都要走8个小时,徐斌直接给司机转了一万块钱说“人命关天,到了地方再给你一万!”

司机不由得笑了笑“行吧,这要是付违约金可能勉强够”

司机要去开他们的大巴车,徐先生甩给他一把车钥匙“用不到8个小时,你去开村口藏在两颗大树墩旁边的那个h1。”

司机犹疑的问“h1?”

徐斌去接江天衣,背对着跑步喊到“对,军车改装的悍马,一眼就能认出来。”

江天衣因为喝了酒,血液流动速度特别快,看见徐先生终于回来,她哭丧着脸说“杀了我吧,我不活了!”

徐先生赶紧摸了摸她的体温“这可怎么办!!!!!哎呀,你身上怎么出血了???”

江天衣像一个死尸一样垂在床上“居然在这个时候大姨妈来了。tat”

徐先生瞬间就羞涩了“额…………那我给你换身衣服???”

江天衣说“好吧…………”

徐先生摸着江天衣的额头问“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才会腹痛?”

江天衣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了“不是,我好像胃穿孔了…………我确定,我快死了,带我去医院,求你!”

她已经快难受的要昏死过去了。

徐斌一把把她抱起来带她去坐车“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路上的6个多小时,江天衣是胃疼、肚子疼、肝疼,最后她摸准了位置才知道,还有胆囊疼。

终于折腾到县医院,挂了急诊之后做了一个彩超,值班大夫说看上去像胆囊炎,如果要是没催吐的话很容易胆囊穿孔,但是胆囊肿大,看样子胆囊不能留了,要确诊还要去大的医院。

徐先生给徐工的总部打电话,调来直升飞机,连夜把江天衣送到省级三甲医院。

江天衣进了省级三甲医院重新拍b超。

洗胃,打止痛剂,然后输液,总算脱离的危险。

第二天一上午,大夫进行了会诊,会诊结果就是手术要等江天衣月经结束后3天进行,这段时间现在医院观察。

她这次胆囊炎犯的非常烈害,之所以从慢性变成急性,就是这70°的散白闹的,还有因为她最近压力大,睡的不好,然后吃的辣东西多,再加上晚间肉吃的太多了,一下子就变成了急性。

主任医师拍着徐斌的肩膀说“胆囊没穿孔已经是万幸了,要是穿孔了,你女朋友就没命了,你知道她有腹痛的毛病还让她喝了70°的白酒,做人可不能这么样”

大夫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徐斌心如刀割,都是他不好,没事跟林昊拼酒干什么。

江天衣第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江天衣看着床头上的点滴,神思已经迷糊了,她已经折腾了12个小时,早已经虚脱昏迷,上吐、下泻加姨妈痛,疼的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就连换卫生棉条的事情也是徐先生帮她处理的。

头发上残留着烧烤的烟香,油腻腻的,怪恶心,身上还一身汗臭,衣服上还蹭上点血渍,她都不知道徐先生这么洁癖的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第二天下午,江天衣的手机嗡嗡在响,但是被徐斌按掉关机了。

徐斌摸着她的头说“睡吧,这是加护病房,你想说什么等体力恢复点再说,这里一切都有我。”

江天衣腹痛暂时止住之后睡了一小会。

睡醒了之后睁开眼就看见徐先生盯着她“徐先生,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想娶我了”

徐斌看着她像垂死挣扎的小猫,不禁想笑“怎么了?我又一次救了你你还不满意?”

江天衣稍稍挪动了一下天旋地转的脑袋说“不是…………你肯定嫌弃死我了吧…………要不是怕闹出人命来,你把我丢到垃圾桶里就行,会有环卫工人处理的。”

徐斌用热毛巾轻轻擦了擦江天衣的脸“你怎么能说这种话!这都是我的错!我都快要心疼死了你知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把你丢到垃圾桶里呢?你知不知道你快要吓死我了!!!!”

江天衣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胃说“其实,司机师父说的挺对的,你这趟救我出来,都快花掉一趟赶尸的钱了,虽然他是想提起我的精神,不让我昏迷…………对了,你知道湘西的赶尸的习俗吧?”

徐斌难过的眼睛都有点红“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告诉我,只要跟我在一起,你下次就是一条死猫是吗?”

江天衣摸了摸身上干净的病号服说“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遇到了全世界最好的人,你这么好,我下次就是变成死猫你也会管的吧?”

徐先生握住江天衣的手说“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会折运气,你爷爷已经给我回信了,他说,愿不愿意跟着我走,你自己做决定。”

徐斌说这句话的时候,手都已经抖了,他在抱着江天衣从桐寨里冲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后悔自己折了对方的运气让对方这么痛苦,他爱上她了,只有爱上一个人才会因为看到对方难受而难受的像心死了一般。

江天衣如蛋清般的圆脸上还挂着一层霜一般漂亮,可是面无血色。

虽然折腾了整整12个小时,身上早已经没有半分力气,可是看上去更加清纯可爱了。

江天衣良久都没有说出话来。

徐斌觉得,这可能就已经是江天衣的答案了,又有谁愿意一天到晚承受这样的折磨呢?

江天衣以为徐先生要走,喃喃的呼唤到“你别走…………我不想自己一个人……”

徐斌看着她的脸说“好好,我不走,我会在这陪着你的,你也不用纠结,就算你不想嫁给我,那30个亿我也不会收回的,送给你的”

江天衣轻轻摆摆手“不是,我不是想说这个,胆囊炎的事,已经闹了好几个月了,从过年吃多了小龙虾开始就有些严重,我一直以为是压力大胃溃疡,闹了半天根本不是怕说出来你会笑话我”

最近这几天在湘西她吃辣就比较刺激胆囊,然后昨天暴饮暴食不说,还喝了那么多的散白酒,这是纯粹自己没分寸,不是徐先生影响她。

本来徐斌眼神都黯淡下去了,听到对方这么说忽然一亮,他紧张的心不由得扑通扑通直跳,然而他故作冷静的“哦。”了一声,不敢给自己太多的希望。

江天衣特别小小声的说“折阳寿也没关系。”

徐斌握着江天衣的小手不禁捏紧了“你刚刚说什么?”

江天衣侧过身,用被子盖上脸,只留下鼻孔和嘴巴在外面说到“我喜欢你,想嫁给你,就算折阳寿也没关系,我知道你不会喝酒,所以我才不想让你喝那些散白酒万一你喝多了被人摸了怎么办!”

徐斌看着被子里蜷缩成一团蚕宝宝的江天衣满脸黑线说“你就这么信不过我?!!谁让你替我喝了!!!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有分寸吗???”

江天衣继续锁在被子里说“我……我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死掉,先告诉你一声,你要是想娶我的话就赶紧答应哈!”

徐斌气愤的拽开被子“!!!!!你就是死了我也要跟你配!!!!!”

江天衣笑的直抽抽“那就是做鬼也不放过我的意思呗·”

数日之后。

江天衣的胆囊摘除了,手术很顺利的避开了脆弱的肝脏,伤口也没有很大,医生用探针做的微创,7天之后就可以出院了。

手术的过程,徐斌寸步不敢离开半步,毕竟胆囊切除术还是有危险的,若是大夫技术不好碰到了包裹胆囊的肝脏,江天衣随时都能大出血而死。

江天衣翻着手里面的电子刊物说“他们进度还是蛮快的,看来我不在他们也没有偷懒啊。只是我特别匪夷所思的是,林昊怎么还没回家去?”

徐斌轻轻的抬起头看着对方回答“他来过了,但是我让管家把他送回去了,伤口还疼吗?”

江天衣面无表情的回答“疼。”

徐先生吹着管家送来的粥说“那你怎么还能看数据!”

江天衣没有回答,脸色蜡黄蜡黄的十分憔悴。

江天衣看到徐先生要给她捏麻药泵,她不让“不要捏,把麻药泵撤了吧。”

江天衣很坚强,隔壁屋的一个中年大叔的家属都已经来回要了好几次麻药了,全部都被护士站的护士给骂了回去。

徐斌生气的瞪着她“你是不是害怕给我添麻烦才拼命忍着?还是不相信我的能耐?我可以让主治医生再给你开两针止痛剂!”

江天衣放下手中的东西“当然不是了,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赵灵兮在生完孩子之后都还能坚持站起来修改点火程序,这点自己作妖作出来的小伤痛怎么敢用麻药,我怕她在天之灵都会瞧不起我”

徐斌拿走她手上可折叠电子水墨屏“你是想气死我?还是诅咒自己跟赵灵兮一样短命?”

江天衣辛苦的挤挤眼睛回答“都不是,内修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徐斌不会把电子水墨屏幕还给她“从现在开始你所有的一切都得听我的。”

江天衣捧着脸,眨着大眼睛说到“徐先生,求你”

徐斌“………………”

徐斌背过身去“不许卖萌!!!”

江天衣抽抽鼻子“徐先生,求求你把调研材料给人家吧么么哒!”

徐斌“………………”

新书、、、、、、、、、、

网站地图导航:


上一章  |  你好啊小花仙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