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退后让为师来 >> 目录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没死,就能问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没死,就能问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08日  作者:隐语者  分类: 科幻 | 时空穿梭 | 隐语者 | 退后让为师来 
退后让为师来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没死,就能问
第七百一十九章人没死,就能问

第七百一十九章人没死,就能问

“我回来,你们很惊讶吗?”

阿克蒙撕碎身上的黑袍,露出真容。

他现在的样子,和初见之时有了很大的差别。

首先是气质,原本的颓废气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阴郁,深沉,苦大仇恨外加杀气腾腾。

一看就知道是个反面角色。

然后是阿克蒙的角。

作为魔王,阿克蒙还是有点特殊的,只要他愿意,就不可以“不长角”。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阿克蒙刻意显露出来的角是一对小圆角,一指节大小,99.9魔族的角也都是这种模样。

非常没有反派的气息。

现在,阿克蒙的角终于得到强化,从一指节长变成了一根手指长。

而且顶端尖锐无比,多出了邪恶的气息。

同时,阿克蒙脸上还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疤,从左额头划过眉心鼻子,一直到右边下颌骨的位置才停下。

仿若一条蜈蚣趴在脸上。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阿克蒙的头发没了,全没了。

他顶着一个大光头,散发着强者的气息。

他变秃了,也变强了!

因此讲话也非常挑衅。

“是挺惊讶的。”敖玉烈说道,“你不是带着小姨子跑路,享受人生去了,为什么换了一个丑老头回来?”

另一个黑袍人是一个老头,有些干瘦,满头白丝,顺带一提,耳朵略长略尖,是个精灵。

是迄今为止,唐洛他们在这个世界见过的最丑的精灵,没有之一。

长这么丑,还好意思当精灵?自裁谢罪吧。

在场所有的精灵,看向那个老头的眼神都不太好,仿佛看到了同族中的后腿托行者。

那老头对于小辈的歧视不屑一顾,完全无视。

一副“爷爷我看不起你们”的模样,从外表年龄来判断,倒是没有问题。

传讯员正瞪着拉低颜值平均值的同族后腿托行者。

暂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古怪。

另外的三个天王自然是瞪大了眼睛,目光不断在敖玉烈身上和阿克蒙身上转移。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还有另外一个魔王?

阿克蒙形象大变,魔族的三天王也不至于认不出来。

遇到难以理解,难以解决的问题怎么办?自然要寻求长者的帮助。

奎丝等人立刻看向唐洛“阿努比斯大人,请指点迷途的我们吧。”

唐洛一点都没有指点奎丝他们的意思,他依靠在魔王的宝座上,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快点开始你们的表演。

倒是敖玉烈非常好心,既然你们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他一挥手,做了一个川剧变脸的动作,那张原本属于阿克蒙的脸顿时消失。

整个龙变回了基本的人形态。

史上第一帅登场!

敖玉烈觉得呼吸都变得舒畅了起来,别误会,他敖玉烈不是针对阿克蒙。

他的意思是,在场的各位,除了师父,都是丑逼。

只有师父勉强有一战之力。

在颜值上,敖玉烈就是这么能打,这么自信。

“你,是谁!”

三天王不淡定了,他们一直以来以为的魔王居然是假的?

“其实,我们也是奇迹之王。”敖玉烈笑道,当场编了一个故事。

其实也不算当场,只不过把唐洛的身份同样加到了他和猪八戒身上。

身为魔族的奇迹之王,前来帮助魔族完全合情合理。

巧遇魔王带着小姨子跑路,身为长辈,自然要给晚辈足够的关怀和自由。

所以接下魔王的工作,带领魔族蒸蒸日上,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逻辑清晰完整,情节流畅,非常具有说服力。

如果不是旁边站着一个苦大仇深的魔王阿克蒙的话敖玉烈每说一句,阿克蒙就在旁边冷笑。

如果是夏天的话,他肯定会收欢迎。

敖玉烈说了两分钟,阿克蒙也冷笑了两分钟,颇有“请继续你的表演”的意思。

说完的敖玉烈看向阿克蒙:“小伙子,你被人骗了。”

“我知道。”阿克蒙继续冷笑。

“你知道个屁!”敖玉烈突然骂道,“你现在还在帮人数钱,蠢货!”

“看你那一脸死了小姨子的样子,就知道你的小姨子是真的死了。”

敖玉烈的话让阿克蒙的双眼瞬间蒙上一层赤红之色,杀气几乎化作了实质化的力量,在他身上盘踞着。

“而且杀你小姨子的人,还是魔族,不是你运气好,你也死了,对不对?”

“运气好的你还得到了这位老爷爷的帮助,他不但救了你,让你变强,还让你发现真相,这些魔族,是我们派出去的,我说得没错吧,带土!”

除了最后奇奇怪怪的称呼,阿克蒙没听懂外。

其余的,阿克蒙都很懂:“你还敢说出来?”

“我为什么不敢?这事又不是我们做的。”敖玉烈耸耸肩膀,“你旁边的那个老头才是罪魁祸首。”

阿克蒙只是冷笑:“我要纠正一点,那些魔族的身份,是我自己审问出来的。”

“唉……”

敖玉烈叹息一声,这智商,不愧是魔王!

真是跟魔族一脉相承啊。

“我说,小克啊,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猪八戒开口问道。

看阿克蒙的样子,应该是钻进死胡同里面出不来了。

劝说是没有意义的,还不如聊一聊未来。

辩论?

说服?

不存在的,大家虽然都是佛门子弟,但都是佛门子弟中的行动派。

不是可能老和尚念经。

放话吧,是我们把你打一顿呢,打一顿呢,还是打一顿呢?

“自然是,先要你们的命。”

没有任何意外,连小姨子都失去的阿克蒙一无所有,成为了真正的魔王。

智商不高,实力强以及非常强烈的破坏欲。

他不仅仅要唐洛这些人的命,他还要掀起战争,毁掉这个世界准确地说,是将整个大陆拖入到战争的泥潭中。

毁灭!

他要以整个大陆为他的小姨子,他的家人陪葬。

以所有的人族、魔族陪葬!

而且,这也是彻底终结魔王和勇者悲剧命运的办法。

勇者悲剧不悲剧,阿克蒙不知道。

反正阿克蒙他这个魔王肯定是悲剧的,所以他要彻底毁了这个一直延续的悲剧。

这个时候,阿克蒙除了脑子不太好使之外,已经具有了所有反派boss该有的一切。

不对,脑子不太好使也是反派boss的标配。

如今的阿克蒙,才是真正的魔王。

“我,才是毁灭的魔王。”

阿克蒙面无表情,双眼泛着红光,杀气化作实质化的黑气在身上缭绕,宣告着魔王的诞生,降临!

有意思的是,那边已经昏迷的勇者依然死死抓着勇者之剑。

这个时候,勇者之剑也散发出了光芒,似乎提醒着众人它的存在。

不仅仅有魔王,还要有宿敌勇者,这才是标配。

如果勇者醒着的话,估计会把勇者之剑这个底牌给丢掉尼玛坑我呢!

大厅内,随着阿克蒙宣布自己的归来,变得一片安静。

特别是魔族的天王和传讯员面面相觑,他们应该怎么办?

“小克啊,还是年轻。”

唐洛的声音打破安静,充满了长者的智慧。

“哦,有什么指教,阿努比斯大人。”

阿克蒙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嘲讽,他就是轻信这个家伙的话,才导致了悲剧。

不仅如此,此人(魔)还是悲剧的直接原因。

至于人族和魔族长久的战争,魔王和勇者的宿命则是根本原因。

所以,阿努比斯几个要死,人族和魔族也要灭亡。

至少要被消灭到小猫两三只的程度。

作为一个反派,如今的阿克蒙逼格还是很高的。

如何阻止战争?只要把战争双方都弄死就行了,咦,怎么感觉有点像是某个人?

“你太嫩了。”唐洛说道,“如果我是你,肯定不会一进来就喊打喊杀,而是表示自己已经决定重新当魔王,然后把我们当做炮灰来用,榨干我们的剩余价值。你看,你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老魔族,那边有一个勇者,敌人还多着呢。”

“我相信,你对这个老魔族恐怕也没有什么信任之情。”

阿克蒙双眼中的瞳孔收缩,眼中的红芒晦涩,阿努比斯说的没错。

他的确也不太相信旁边这位叫做“艾萨克”的老魔族,但他没有唐洛想得那么深。

想要虚与委蛇,先榨干所有人的剩余价值后再干掉。

或许他想到了,可出于某些原因,没有选择这么做。

比如奇迹之王的实力,又岂是那么容易玩弄于掌心的?

身为反派boss,智商可以不高,但要有自知之明。

这一点上,经历了挫折的阿克蒙非常拎得清。

所以,他说道:“挑拨是没有作用的。”

说着,主动进攻。

没有再废话的必要了,今天,不死不休!

打起来,打起来!都得死!都得死!

阿克蒙率先选择“都得死”的对象,是敖玉烈。

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另外两个奇迹之王,就交给艾萨克那个自称只能活一个小时的老家伙对付。

这是立下了魔法契约,不可违背的事情。

“为什么是我!”敖玉烈大喊一声,被阿克蒙一拳打爆了脑袋。

当然,爆掉的脑袋是一团云雾。

其真身已经跑到了猪八戒身后。

他不懂,为什么自己的仇恨值那么大,难道师父坐在魔王宝座的样子不拉风吗?

一拳落空的阿克蒙继续追击。

猪八戒微微一笑,主动上前抓住阿克蒙,两人冲天而起,直接将头顶的天花板撞出一个大洞离开这个大厅的位置是在魔王城的顶部。

也就是那两座高塔之一。

之所以特别宽敞,是加持了空间魔法。

在关键时刻,猪八戒当然没有忘记他们的任务是守护魔王城。

肯定要换一个地方动手,万一战损把魔王城给损坏导致任务失败就尴尬了。

猪八戒一走,敖玉烈自然缩到唐洛背后。

一脸挑衅地看着那个老魔族。

老头,上来领死!

艾萨克这个老魔族,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他没有执行契约上的内容,反而慢慢走向勇者。

勇者从阿克蒙出现后,就一直被忽略,也就勇者之剑刷了一下存在感。

现在随着艾萨克的走过去,大家再次看向昏迷的勇者。

四天王和传讯员顿时不纠结了,不管魔王和奇迹之王到底谁赢谁输,勇者肯定要死,这一点是魔族的共识。

唯有凯兰,抓住机会,用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

她进入潜行状态,杀向艾萨克,动作娴熟,羞煞魔族传讯员。

只可惜,她面对是一个老魔族。

艾萨克头也不回,随意一挥手,就把凯兰打飞,让她镶嵌进了墙壁中。

唐洛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大洞,又看了一眼镶嵌在墙壁上的凯兰。

对比庞大的魔王城,没问题,这点小损伤,完全可以接受。

说来也是有趣,在凯兰被打飞的瞬间。

勇者之剑骤然迸发出了绚烂的光茫,原本半死不活,昏迷不醒的勇者一下子苏醒,睁开虎目。

二话不说,对准眼前的艾萨克就是一剑。

居然敢欺负我的女人!

“师父,他难道没有昏迷?”敖玉烈忍不住说道。

“继续看,感觉有点意思。”唐洛说道。

面对勇者的偷袭,艾萨克表现得非常老道,他闪避开勇者之剑的同时,一掌拍在勇者胸膛。

勇者倒飞出去,撞断了一根石柱。

战损增加0.00000001,唐洛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

撞断石柱的勇者在地上打了滚,顺势站起。

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但苏醒的他,看上去比刚才更强了。

勇者之剑的光辉完全笼罩全身,连头发都变得了金色不对,本来就是金色,现在更加璀璨。

“魔族的奇迹之王?”

勇者看向艾萨克,冷声道。

艾萨克似笑非笑:“玩得真是入迷啊,不过也好,这正是我想要的。”

话音未落,他出现在勇者身边,随意一挥手。

勇者之剑横在身前,挡下艾萨克的攻击,却挡不住传递而来的磅礴力量。

“轰!”

一声巨响,又是一根柱子断裂。

唐洛轻轻敲着扶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再度撞断一根柱子,勇者依然没有受伤,他脸色凝重地盯着艾萨克。

这个奇迹之王,很棘手,棘手程度甚至超过了无敌的第五天王。

仇恨也直接拉满,成为了勇者小本本上的第一人。

“哈哈哈哈。”艾萨克看着勇者,笑了起来,笑得极为开心。

下一息,他的笑声出现在勇者身边。

勇者所能做到的一切,就是将勇者之剑挡在艾萨克的必攻之处。

这次,飞出去的勇者没有撞断柱子,他像是一个高速移动的球,在大厅内不断飞着。

艾萨克神出鬼没,不断出现在各个地方,痛击勇者。

比喻一下的话,他现在就是快银,勇者是他用来自己跟自己打乒乓的乒乓球。

而勇者比乒乓球要强的一点,就是他会反抗。

尽管这反抗来的有点迟,抓住机会,这次不是勇者之剑挡下艾萨克的攻击,而是艾萨克挡下勇者之剑。

他退后两步,一步一个脚印。

勇者则是趁着这个机会,出现在凯兰身边,也不知道他施展了什么法术。

断臂上长出了一条完全由寒冰组成的手臂,抓起凯兰就跑。

速度之快,比他刚才被艾萨克打飞还要更胜一筹。

出乎意料,把勇者当做球来打的艾萨克没有追击,他目送勇者跑路,嘴角带着笑容。

勇者跑路的速度非常快。

艾萨克看不了两秒,视线中就失去了勇者的身影。

他伸了一个懒腰,还打了一个非常舒畅的哈欠,转身看向唐洛:“看什么看,土著,还不赶快滚下来?”

“土著?”

敖玉烈出声,双眼一亮,难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是神魔行走?

这就有意思了。

“嗯?”

敖玉烈强调的词,也让艾萨克双眼微微一眯。

“不是土著,居然是那群没破壳的小东西?”艾萨克脸色有些奇怪,“没道理啊,这里可是他的后花园……”

“算了,不重要。”

艾萨克跟孔明不同,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角色。

想不通就不要想,他又不是来解决十万个为什么的。

他抬手,食指伸出指向唐洛:“下一辈让你滚下来的时候,记得动作快一点。”

一道黑色的细线从食指中浮现,瞬息“连接”向唐洛的额头。

唐洛轻轻敲打扶手的食指动作一顿,往前轻轻一弹。

涟漪掠过,大厅内剩余完好无损的石柱化作一团齑粉。

一同变成粉末的,还有艾萨克的脑袋。

“师父,这个家伙似乎不是一般人。”

敖玉烈提醒道,感觉能问点什么出来,怎么就杀了呢?

“我知道。”

唐洛说道,“如果没死,到时候慢慢问。死的了的话,这种废物能知道什么?”

敖玉烈佩服地竖起大拇指。

逻辑清晰,思维缜密,不愧是师父,永远走在正确道路上的男人。

要是把废物的标准提高一点,就更好了。退后让为师来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人没死,就能问


上一章  |  退后让为师来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