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退后让为师来 >> 目录 >> 第七百一十八章 断臂勇者、无妹魔王

第七百一十八章 断臂勇者、无妹魔王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07日  作者:隐语者  分类: 科幻 | 时空穿梭 | 隐语者 | 退后让为师来 
退后让为师来 第七百一十八章 断臂勇者、无妹魔王
第七百一十八章断臂勇者、无妹魔王

勇者目光从唐洛身上收回,警惕地环顾四周。

血之符箓·隐身让敖玉烈直接消失当场。

如果是影的话,应该可以发现敖玉烈的踪迹,勇者就差了一点。

所以他没有贸然动手,而是站在原地,等待魔王的攻击,进行防御反击!

以不变应万变,是非常有效的方式。

一阵锁链抖动的声音传到勇者耳朵中。

勇者余光一瞥,就看见吊在半空中的凯兰被放到地上,那个高大肥壮的魔族男子抓住凯兰,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大砍刀就架在凯兰的脖子上。

阿努比斯这个卑鄙小人坐在魔王的位置上,右手手肘撑着扶手,拳头托腮,懒洋洋道:“肯,还不束手就擒?”

没想到吧,我们有人质!

“卑鄙!”

勇者再度大怒,你们魔族不讲规矩!

“身为反派,干出卑鄙的事情不是天经地义吗?”唐洛说道,“还是说,你对魔族抱有什么幻想,觉得魔族是一群连人质都不会用的蠢货?”

勇者一时间无言以对,好吧,不知道为什么,在潜意识中,他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魔族之菜,人尽皆知。

“放下你手中的剑。”唐洛说道,身为反派,就要有反派的觉悟,人质威胁算是基本操作。

反正对面也不是毛子,完全不用担心“人质已经被我们击毙了,赶快投降”的事情发生。

“哈哈哈哈!”

敖玉烈怪笑出声,几乎微不可查的轮廓出现在勇者旁边,朝着勇者的脸直接怼上一拳。

年轻人,遭到社会的毒打吧!

只是拳头没有预料一般砸中勇者的脸,打飞几个沾染着鲜血的牙齿。

剑光一闪,如果不是敖玉烈反应够快,及时收手,恐怕会被勇者之剑直接斩断龙爪子。

“嗯?”敖玉烈瞪大眼睛,退出十米远的安全距离。

你居然不肯乖乖束手就擒,被我暴打一顿?

勇者脸色凝重而悲痛,逼退敖玉烈后他没有追击,而是看向凯兰:“原谅我……”

说出那三个字的同时,勇者手中的勇者之剑落下。

这是第五剑!

“卧槽!”

敖玉烈惊呼出声。

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竟然也会这么干?

“卧槽!”

猪八戒的反应跟敖玉烈一模一样,连手都抖了抖,差点提前把手中的凯兰给一刀枭首。

说好的热血漫画主角呢?

怎么画风突然就变化了?

果然绿色可以让男人瞬间成长吗?可是你这成长也太快太黑了吧。

一下子从热血少年漫主角变成了青年漫画中心机深沉的主角。

勇者之剑的剑光不再凝聚在剑身上,而是形成一道剑芒破空而出,将唐洛、凯兰、猪八戒三人都笼罩进去。

工毕一役!

浓眉大眼的,竟然如此歹毒。

我敖玉烈大好男儿,岂能跟这样的歹毒小人齐名?这个魔王,待会就找机会不当了。

他出现在勇者身后,上去就是一爪子。

龙爪手,上面还有雷霆缭绕。

勇者反应极快,闪避敖玉烈的攻击,反手就是一剑。

两人瞬间开始惊险刺激的近身格斗,就是那种疯狂出手,谁也没有碰到谁,非常帅气的战斗。

战斗之激烈,勇者都根本来不及去看自己那一剑造成的后果。

后果其实没什么,就是猪八戒看着双臂上的伤口,正在呲牙咧嘴。

当剑芒靠近的瞬间,猪八戒挺身而出,以血肉之躯挡住了这一剑。

在双臂上留下了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这一剑威力比砍伤敖玉烈的那一剑,还要大上很多。

明显是真的奔着一剑三杀的目的来的。

勇者小伙子你黑化得有点快啊。

猪八戒双手握拳,伤口上盘踞的力量受到他本身力量的冲击,猛地爆发,伤势再度加重。

而爆发过后,盘踞的力量彻底消散。

双臂看上去严重的伤势也在迅速复原,都不需要唐洛治疗。

当然,影响肯定还是有一点的,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彻底复原。

猪八戒看向唐洛,指了指地上的凯兰,用眼神示意道:“师父,勇者黑了,还要继续吗?”

我们的准备都白费了啊。

舞台搭建好,演员准备好,结果主角黑化了,这要怎么搞?

“嗯……”唐洛沉吟着,“把人丢过去。”

“好。”

猪八戒二话不说,抓起凯兰,丢向敖玉烈和勇者的战团。

敖玉烈反应迅速,一击龙爪手·五连斩,杀向勇者必救之处。

勇者已经察觉到自己刚才那一剑没有效果,还有危险的敌人虎视眈眈,自然不可能以重伤换取干掉魔王。

明显第五天王阿努比斯要比魔王更加危险!

暂避锋芒,勇者选择避开敖玉烈的攻击,同时也避开了凯兰,让她重重摔在了地上。

如此严重的撞击,让昏迷的凯兰硬生生醒了过来。

她抬头,茫然地看着四周,目光锁定勇者身上,然后泪光泛起。

“嘿嘿。”

敖玉烈在远处看热闹,发出恶意的笑声。

正义的勇者啊,这个时候,你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泛着泪光的凯兰艰难地站起来,一度差点摔倒,非常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腿软。

就算如此,凯兰也非常坚定地走向勇者。

石楠花开的味道,随着凯兰的接近,变得浓烈。

勇者的手在抖,头顶上正在上演喜洋洋和灰太狼,有点顶不住。

可面对已经苏醒的凯兰,再来一剑,勇者也做不到。

“等等,别过来!”

关键时刻,勇者福至心灵,大声喊道,“这里很危险,你先走!”

企图拒绝凯兰于三米之外。

“不,我要和你在一起!”凯兰坚定地摇头,现在勇者是她唯一的依靠。

“你必须活着!”

勇者沉声道,主动迎向凯兰,他出现在凯兰身边,一记手刀砍向凯兰的脖子。

只要人晕了,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凯兰坚定中带着悲怆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右手一翻,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

闪电般划向勇者的手臂。

如果是正常的攻击,勇者自然有办法闪避或者挡下。

可这次是勇者主动出手,而且他也没有料到凯兰居然会对他动手。

难怪这些魔族在旁边看热闹,原来这是一个陷阱!

尽管思维如电,霎时间勇者就想明白一切,但动作还是慢了一拍。

勇者的手臂被匕首划开一道口子。

黑色的阴影从伤口出迅速蔓延,像是滴落到透明清澈水中的墨汁,又像是某种活物,缠绕上他的手臂。

勇者发出一声闷哼,身子一阵摇晃,半跪在地,用勇者之剑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

他转头,看向那个凯兰。

敖玉烈笑着解除了“凯兰”身上的幻术,露出她本来的面目。

是一个跟凯兰不相上下的漂亮精灵,身上的衣服很贴身,没有暴露出任何不可描述的位置。

依然让人感觉到非常不和谐,稍微描述一下就会消失的那种不和谐程度。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没有任何石楠花开的味道。

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幻术,以假乱真的幻术。

出自敖玉烈和猪八戒之手,完全欺骗了勇者。

作为一个有节操的出家人,敖玉烈讲究偷心,以便解锁更多姿势。

岂会做出那种没有格调的事情?

“你们……该死!”

勇者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那匕首上面是极强的诅咒魔法。

让他变得很虚弱。

哪怕有勇者之剑的加持,也暂时脱力,根本无法站起。

如果没有勇者之剑,勇者已经当场倒下。

这匕首是魔族的库存,而且是一次性用品,用完后就跟普通的匕首没有区别了。

使用条件颇为苛刻。

那个假扮凯兰的精灵,是上次原本应该派出去的卧底,按照正常发展,有99的概率会成勇者的后宫。

因为唐洛他们的乱入,这个魔族精灵小姑娘完成了前所未有的壮举。

也非常有魔族风范的没有补刀。

“很好,干得漂亮,从此以后你就是第四天王了。”

唐洛夸奖道,瞬间直接给了职位。

冷酷的暗杀者顿时笑得像是一只哈士奇,特别是在脸有点肿的情况下。

猪八戒那一扔可是货真价实,摔得也是货真价实。

大厅角落中的阿萨西听见唐洛的话,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不要啊阿努比斯大人,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我为魔族流过血立过功!

我要见魔王,我要见元老!

看在大家都姓“阿”的份上……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我其实是阿克蒙魔王的私生子吗?

说不定是呢?

说不定我就是下一代魔王呢?

传讯员阿萨西在那里泪流满面。

旁边的三个天王都投来同情的目光,是的,大厅内除了唐洛他们之外。

这个被隐藏的角落中,还有五个人。

为什么是五个人呢?

第五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不能出声,在旁边围观了整个过程的真·凯兰。

随着阿萨西吐血和泪流满面,几个人隐藏的伪装也被打破。

勇者本能地转头看过去,刚好和看过来的真·凯兰对视。

这一眼,仿若万年。

“唉,肯。”

唐洛的声音传来,“连她身上的味道都不能接受,你还敢说爱她?”

作为一个出家人,唐洛其实并不像法海那样,喜欢棒打鸳鸯,他只是单纯地设置了考验。

真正的爱情,就应该像小龙女和杨过一样,你失贞我断手依然至死不渝。

这样才能升华爱情的伟大。

什么,谁说的?

老一辈武侠家以及港漫编剧表示这是基本操作。

绿都不绿,你也敢说爱ta?

“肯,你让我是很失望。”作为无良的罪魁祸首,唐洛悠然地发表着诛心之论,打击悲伤的勇者。

“凯兰……”

勇者在这个时候已经失去跟唐洛争锋相对的意思。

这个恶魔!

阿努比斯,绝对是真正的魔族,命中注定的宿敌魔王跟他比起来,就是个弟弟。

凯兰只是看着勇者,没有说话。

在这个时候,语言是何等苍白无力。

“你看,我说过吧。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靠得住的话,母猪都能上树。”敖玉烈一步三晃地走过来,对凯兰说道。

顺便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凯兰看了敖玉烈那张颓废的中年大叔脸(阿克蒙造型),还有脸上那恶意的笑容,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男人,全都是靠不住的大猪蹄子。

女人要靠自己!

这个世界,首次女权觉醒,而且因为凯兰魔族的身份,我们有理由相信。

在不久的将来,说不定会出现一个魔族女儿国。

另一边,诅咒的力量越发得强盛,勇者那一条受伤的手臂完全变成了漆黑之色。

不仅如此,有几分干枯的迹象。

这个诅咒自然也是会杀人的,不过没有其虚弱效果来的那么快,那么猛。

在一个小时后,诅咒还没有被驱散的话,勇者也会一命呜呼——他不可能一直借助勇者之剑的力量护住自己。

事实上,现在勇者之剑地使用次数已经达到了七次。

距离非爆种极限只剩下三次了。

“凯兰,是我的错。”沉默之后,勇者艰难开口,“我知道说什么也无法弥补,那么,就让这条胳膊来赔罪吧!”

说着,一声咆哮,勇者拔出刺入地面的勇者之剑,剑光闪过。

血光迸发。

那条有些干枯萎缩的胳膊被勇者一剑砍下!

“肯!”

凯兰原本跪坐在地上的身子猛地站起来,踏出一步又硬生生停下。

好吧,异世界女权觉醒宣告破产。

敖玉烈在旁边捂住了脸,都怪这张阿克蒙的脸,如果换成他本尊,早就把凯兰给策反成功了。

为了师父的大业,他做弟子的牺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绝无怨言。

“不差。”唐洛象征性地鼓了一下掌。

这一砍不断砍掉了诅咒的源头,保住性命,又在凯兰的心灵上撕开了一道口子。

不能说后宫可期,将来至少也是一个相爱相杀,万磁王和叉教授的结局。

就是有BOSS的时候,凯兰跟勇者一起打BOSS。

没有BOSS,凯兰就负责和勇者相互折腾,不断提高实力。

以后一起打BOSS。

热血少年漫画风已经彻底走偏,变成了美漫画风。

一旦接受了美漫画风,失贞什么的,也叫事?

不和身边所有适龄男性发生一点负距离的关系,也配叫做美漫女角色?

嗯,很多男性角色也是同样的道理。

断臂,鲜血的流失,让勇者更加虚弱,他几乎从半跪变成了全跪,跟昏迷区别已经不大。

意味着这次救人行动的彻底失败。

可这不意味着勇者会死在这里,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凯兰。

特别是唐洛师徒,一脸玩味。

来吧,就决定是你了,新万磁王。

距离任务完成时间还有半年多,他们一点都不着急。

而四个天王外加一个传讯员则是虎视眈眈。

苏利文家族,在阿努比斯大人面前不值一提,小丫头,身为魔族,你要做出明智的选择。

凯兰顿时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咳咳。”

敖玉烈咳嗽一声,“身为魔王,我觉得有必要指点一下你这个晚辈,传授丰富的人生经验……”

虽然大家一直在折腾勇者。

但对他真没太多恶感,他们的任务只是保护魔王城两年,没有必要真的干掉勇者。

敖玉烈准备以长者姿态给凯兰一点小小的“帮助”。

他的人生经验还没有说出口,大厅内突然传来一阵森冷无比的笑声。

“魔王,你也配?”

笑声后,是一句冰冷的话,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座冰山浮现,偏偏在冰山中隐藏着炽热的火焰。

碎裂之后,那火焰能将周围的一切全部都燃烧殆尽。

“谁?”

敖玉烈一惊,没有环顾四周,而是看向猪八戒。

果不其然,他顺着猪八戒的目光落点,看到了一团浮现出来的黑雾。

黑雾逐渐消失,显露出两个黑袍人的身影。

师父的话,敖玉烈没有去观察。

唐洛能不能发现隐藏敌人,一直是个很玄学的问题。

基本上取决于敌人本身,而不是唐洛。

“你怎么来了?”

看到黑袍人的同时,敖玉烈自然也认出了他阿克蒙的身份,有些奇怪。

你丫不是去享受人生了吗?

怎么突然跑回来,还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还有你的小姨子呢,一年未见,怎么换成一个精壮的男人了?

你在外面遭遇了什么,怎么混得比勇者还惨?

人家只是失去了一条手臂,你失去的可是妹子啊!退后让为师来 第七百一十八章 断臂勇者、无妹魔王


上一章  |  退后让为师来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