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目录 >> 第三千零八十一章 福哥儿番外(113)

第三千零八十一章 福哥儿番外(113)


更新时间:2021年03月05日  作者:六月浩雪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六月浩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三千零八十一章 福哥儿番外(113)
一身酒气回到家,福哥儿习惯性地准备回书房,结果却被银容请回了自个的院子里。

福哥儿看着还没睡的程虞君,说道:“我一身酒气会熏着你的。”

程虞君摇头道:“我没关系的。夫君,我已经让人备了醒酒汤,你喝完以后去沐浴。”

看着她期盼的眼神,福哥儿拒绝的话说不出来。大后天就要去金州,这一分开短着半年长则一年多,孩子出生也不能在身边照料。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愧疚:“那行,你先上床,我去沐浴。”

从头洗到脚,回屋还让丫银容给帮着擦头发。

程虞君让银容出去,她自己给福哥儿擦头发:“夫君,你说我们的孩子取什么名呢?”

福哥儿面露郁色,这些日子一直在想名字总觉得哪个都不好:“还没想好,不过孩子还有四个来月才出生不这着急的。”

程虞君神色黯然地说道:“你再过两日就要离京了,哪能不着急?”

成亲时去远赴广西时没什么感觉,毕竟当时忧心她娘的病情无暇顾及其他,但这次一想到要分开她就特别难受。

福哥儿说道:“我想好了写信送回来。”

他其实是想让清舒与符景烯给孩子取名,可惜两人都没同意。主要是两人取名都很废,看兄妹两人的名字就知道了。

程虞君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夫君,孩子的小名能不能让祖母帮着取一个啊?”

福哥儿问道:“是祖母的意思吗?”

“不是,是我的意思,若是夫君不同意就算了。”

福哥儿还真就不答应:“这是咱们头个孩子,大名我来取小名你取。等以后再有孩子,你想让祖母取名我不反对。”

程虞君神色一顿,点头道:“好。”

第二日福哥儿又去了瞿家。相对清舒与符景烯来说他其实更担心瞿老先生,毕竟他今年已经六十有六了。

瞿老先生没在官场消息并不灵通,听到福哥儿说才知道他要外放去金州。对此他并没多说什么,符相这样安排肯定有他的考虑,他一个不在官场的人就不发表意见了了。

瞿老先生说道:“官场上的事符相会教你,不过既为一方官员就该造福一方百姓。”

“老师,我会尽力去做。”

有这句话就够了,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瞿老先生点点头说道:“保持本心别与那些人同流合污。”

“好。”

师生两人说了会话就对弈起来了。福哥儿的棋艺比瞿老先生差得远了,没多久就被杀得溃不成军。

瞿老先生放下棋子,看着福哥儿问道:“棋艺生疏了许多,这些日子都没碰棋了吧?”

见他点头,瞿老先生道:“棋艺生疏没关系,但绘画要坚持。你已经到了画师的水准,坚持下去未必不会成为大画师。”

福哥儿对此没有执念,说道:“老师放心,我会一直坚持下去。至于能不能成为大画师,这事顺其自然不强求。”

他一直坚持是因为真心喜欢,并不是说要成为大画师,不然的话当年他就直接专攻画艺而不是将精力都放在科举上了。

“你能这般想再好不过了。”

两人又对弈了两局,都是以福哥儿惨败告终。瞿老先生起身拍拍手,笑着说道:“好了,咱们回去吃饭,不然你师娘又该唠叨了。”

两人还没进院子就听到两道哭声,瞿老先生摇头道:“两孩子估计又打架了。唉,咱们等她们止了哭再进去吧!”

不哭的时候两孩子非常可爱,他看了也喜欢,可哭起来能要了他的老命,那魔音刺穿他耳膜让他头嗡嗡作响。偏瞿老夫人嫌院子太冷情,白日里就将两孩子抱到院子里来。

回到家以后,福哥儿就将这事当笑话一般告诉了程虞君:“师娘打趣,说老师现在看到两孩子哭就落荒而逃。”

“小孩子都是比较闹腾的。”

福哥儿立即反驳道:“没有,我跟窈窈小时候很乖的。不过我娘胆子很大,怀着窈窈时还带着我四处溜达。”

相对而言程虞君就太过小心了,今日让她跟着去瞿家都没同意,说坐马车不安全万一车子打滑会伤到孩子。

程虞君可不敢挺着肚子起外头乱跑,她说道:“娘是有正经事做才不得不外出,我又没什么事要出门。”

说完,她摸着肚子说道:“外头人来人往的,安全起见还是留在家里,万一被人冲撞了怎么办?”

两人嘀嘀咕咕说到半夜。

最后一日哪都没去福哥儿就留在家里陪着家人,下午的时候窈窈与云祯过来了。窈窈一见到福哥儿,就笑着说道:“哥,咱们一起包饺子吧!”

这次分开可能几年都见不到了,所以想吃一顿团圆饺子。

“好。”

按照老规矩,福哥儿擀饺子皮,窈窈跟程虞君则负责包饺子,至于云祯帮忙拿东西也没闲着。

清舒站在窗前看到这一幕,眼中露着不舍:“下次,估计得数年后才能看到这一幕了。”

符景烯看过去,沉默了下道:“若是你舍不得,等过了三年咱们就将他调回来。”

三年还是要呆的,不然晋升会受影响。

清舒摇摇头道:“我是舍不得,但不能因为影响孩子的前程。”

福哥儿又不是景烯,而且现在也是太平时期,三年之内想做出特别亮眼的政绩难如登天。

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就到了分开的时候了。

第二天清晨一家人将福哥儿送到门口,符景烯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有什么事就写信回来告诉我跟你娘,万不可逞强。”

“爹放心,我会的。”

清舒强忍着不舍,红着眼眶道:“在外要注意安全,饮食也得注意。”

以前母子两人虽然也分开过,但知道很快就能见到,不像这次不知道何时是归期。

“好。”

窈窈没有多说只讲了句一路顺风,然后将时间让给了程虞君。

程虞君还没说话,眼泪就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福哥儿取了帕子帮她擦了眼泪,然后柔声说道:“不要哭了,再哭孩子又要闹腾了。”

只要程虞君情绪过激,不管是高兴还是伤心这孩子就在肚子里翻滚个不停。由此可见孩子很受她情绪的影响。

程虞君擦了眼泪道:“夫君你放心去金州,我会保护好自己跟孩子,也会照料好爹娘。”

符景烯看不得这黏黏糊糊的样子,沉声说道:“时辰不早了,福儿,你该走了。”

看着福哥儿的背影,程虞君的眼泪再一次忍不住落了下来。

清舒走过去扶着她说道:“别难受了,等明年四五月的时候你带着孩子去金州与福哥儿团聚。”

一年的时间忙起来很快就过去了。不像她,下次见福哥儿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唉,生儿育女就这点不好,孩子大了就要往外飞而自个留在家为他们牵肠挂肚。

窈窈也劝导:“嫂子,别哭了,再哭我小侄子又要踢你了。”

话一落,肚子里的孩子真就在里面拳打脚踢起来,闹腾近一刻来钟才安静下来。

清舒看着程虞君气色不佳,叮嘱她好好休息就带着窈窈离开了。一出院子,清舒就道:“以后别再乌鸦嘴了。”

窈窈觉得自己很冤,她真就随口一说:“娘,我以后会注意的。”

此时福哥儿正好出京城,出了城门他回头巍峨的高墙,心里下定决心定要做出一番政绩来这样才不负父母的教诲与期盼。


上一章  |  家有悍妻怎么破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