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自带锦鲤穿六零 >> 目录 >> 第六百零五章 道理噎人

第六百零五章 道理噎人


更新时间:2019年10月06日  作者:江水碧  分类: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江水碧 | 自带锦鲤穿六零 
自带锦鲤穿六零 第六百零五章 道理噎人
第六百零五章道理噎人

尽欢说着话的时候脸上带笑,微微弯起来的的凤眼掩住冷光,露出的两只小酒窝甜美可人,大大削弱了丹凤眼的威严感,可话里话外的意思,足以让浑身发冷牙齿打颤。

特别是之前跟尽欢发生过龃龉的张玉琼,看着尽欢纯真无邪的笑脸,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她心里庆幸之前没撕破脸跟尽欢硬刚,要不然尽欢这种正邪两路都有招儿的人,别说断了她回城的前途,玩死她不带眨眼的。

别人都被尽欢的话吓住,低着头闷不吭声,只有卢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小姑娘好大的口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喊打喊杀,这天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如果要讲理论法,偷窃牛马牲畜私自屠宰杀肉,这是破坏生产资料侵吞集体财产,严重的可以直接枪毙。

如果觉得够不上,那偷窃不成转明抢呢,哦对了,还打着人财兼得的下流主意,加上调戏妇女耍流氓的罪行,应该足够他枪毙好几轮了吧!

我把他报给公安,说不定还能给我发个见义勇为、为民除害的奖状。”

尽欢眉眼含笑,语速不快不慢,语气温和淡定,一点儿也不像是放狠话怼人,反而像是闲谈说笑。

“你,你……”卢老爷子被堵得说不出话,指着尽欢的手指颤抖得更厉害了。

卢支书忙把老爹的手臂摁回原位,冲着尽欢露出一脸赔情的假笑。

他接连被尽欢花式装X带了好几波节奏,现在整个人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他看来,张玉琼那种开口语录闭口觉悟,还得理不饶人的女知青就已经够难缠了。

这个来探望吴老的小姑娘,更是惹不起。

一个靠容貌脸蛋就能吃饭的姑娘,居然文武兼备,拿马鞭把打得皮开肉绽,谁出来就跟给人挠了个痒痒似的,讲起道理来更是噎死人不偿命。

行事手段摸不清路数,正的邪的她都敢沾手,偏偏还找不出她一丝破绽错漏。

从吴老曾经的身份地位,他对尽欢的家庭出身也有一定的猜想。

他连失势的吴老都不得罪,就更别说那种尽欢这种没受波及的家庭。

卢老爷子当了几十年族长,在星村乃至武夷山一带,都是很有话语权的,现在被尽欢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噎得说不出话,就已经够憋屈了。

他儿子不替他找场子,还死死压制住他不让他说话,心里的委屈愤懑可想而知。

卢支书对他老爹愤怒的瞪视选择性失明,摁住老爹的的手臂,对尽欢赔笑道:“小徐同志,你别跟我爹一般见识,他年岁大了,性子就像小孩子,难免有些倔强执拗!”

“那是当然,就像张知青说的那样,长辈就该端着敬着才是!为着这么一点事情,跟卢老爷子争执是我欠考虑了!”尽欢略略弯了弯脖子算是歉意。

她也不执着,顺着卢支书的台阶就下了。

卢老爷子就是迂腐护短的老头,斗斗嘴皮子也就差不多了,万一把人给气出好歹来,尽欢再有理也说不过去。

“那阿勇……”卢支书试探性开口。

尽欢笑着摆手,“他偷马耍流氓,我已经鞭了他一顿,算是两清了,他和知青同志之间的纠纷,跟我没有关系!”

卢支书作为基层村干部,东家长西家短的矛盾调节了不少,对于阿勇这种消极抵抗耍无赖的人也有一套。

你有保持沉默的自由,我是支书也有核销户籍的权力。

别以为不说话就可以蒙混过关,现在出门没有介绍信寸步难行,不是谁都有勇气有本事当盲流的。

阿勇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汉,又是壮劳力,工分养不活自己,还要靠偷鸡摸狗,归根到底还是他自己好吃懒做不上进。

好吃懒做的人怎么当得了盲流?盲流扎堆儿的地方,为了口吃的都能相互拼命。

阿勇好吃懒做贪图享受,受不了那种苦,就只能选择老实交代。

除了知青点的钱票,和地里的土豆红薯,他咬死没偷过村里别家的东西。

接连被支书和牛棚大爷抽了几巴掌,踹了好几脚,他都坚持说冲别家下手。

尽欢觉得他挺有心眼,也会审时度势的,不管真的有没有偷过,现在咬死说没有,对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已经把知青得罪死了,要是村里再有人起哄,他在村里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最后卢支书给出了调节意见,让阿勇赔偿知青们的损失。

阿勇偷东西是不对,但是这些知青在经管财物上也有不当的地方,不然不会被偷好几次才长记性。

所以双方都得担责任,全额赔偿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总共只赔七十斤粮食和五十块钱。

现钱和口粮阿勇也没有的,只好约定等到秋收后分钱分粮之后才进行赔偿。

钱不够可以用粮食抵扣,粮食可以在一年内,分两次还清。

知青们刚开始对这个结果很不满,觉得赔偿实在太少。

但卢支书悄悄劝他们,失而复得的东西,不管多少都能算是意外之喜。

但是要是数量太多,超过阿勇的偿还能力,干脆撒泼耍赖一分钱不赔,岂不是损失更大。

知青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量少总好过一分没有,这才同意签字画押。

手续办完,事情也就算是解决了,吃瓜群众渐渐散去。

尽欢用灵泉水浸湿了帕子,给马儿擦了擦脖子上的伤口,还偷偷喂了它两块豆粕饼,这才安抚住了它的小暴脾气。

马儿亦步亦趋跟在尽欢后面,走进了院子里,边走边它的拿鼻子拱着尽欢的手,要求零食投喂。

尽欢被它磨得没了脾气,又塞了两大把豌豆,嚼着最喜欢的豌豆,马儿终于消停了。

尽欢把缰绳虚挂在柱头的钉子上,并没有把马拴实。

就怕它一兴奋,把这看着就不牢固的房子给扯垮塌了,拿尽欢的罪过可就大发了。

在外面折腾了半天,尽欢困意也上来了,躺倒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丝毫没受舒馨千奇百怪的睡姿影响。

这一觉睡得极好,尽欢连梦都没做一个,醒来之后精神抖擞。

吃过早饭之后,尽欢跟吴老爷子去茶研所里,给昨天手术的病人复诊。

术后情况很好,伤口没有感染的迹象,病人精神也不错,如果后期仔细护理,伤好痊愈只是时间问题。

王所长握着尽欢的手,接连说着感激之情,弄得尽欢这个厚脸皮都有些不好意思。

“你要真感谢,就别整那些虚的,你们那些炒废了的茶叶,给小徐包点带上!”吴老不拿自己当外人,直接开口帮尽欢讨要茶叶。自带锦鲤穿六零 第六百零五章 道理噎人


上一章  |  自带锦鲤穿六零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