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说网 >> 黎明之剑 >> 目录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星际发言人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星际发言人


更新时间:2022年02月23日  作者:远瞳  分类: 科幻 | 时空穿梭 | 二次元 | 远瞳 | 黎明之剑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星际发言人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星际发言人

庆典广场上的喧闹将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清晨时分,随后便是人们期盼已久的数日假期以及即将来临的和暖季节,但对于某些位置上的人而言,假期总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得的东西——这里面包括已经连续加班了半个月的赫蒂,也包括高文自己。

铺着蓝色天鹅绒地毯的书房内,高文正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眺望着远方的夜色,开拓者广场方向的天空泛着微白,那是漂浮在半空的大功率魔晶石灯矩阵照亮整个城区所释放出的光辉,隔着遥远的距离和厚厚的玻璃,他没法直接听到那广场上的喧闹声音,但那喧闹声仍然通过桌子上的魔网终端传入了他耳中,在略有些模糊的喧闹背景中,维罗妮卡的声音清晰传来:“……从目前收集到的数据判断,由神明的人性半身截流并主导献祭仪式并不会对参与仪式的神官造成不良影响。”

“这是我们一开始最担心的事情——毕竟正常情况下的献祭仪式是将完整的神明作为‘道标’,而现在我们强行绕过了神性的部分……好在理论没有出错,信众强大的祈愿力量才是献祭过程中的关键因素,”高文轻轻舒了口气,“提丰和白银方面也传来了反馈,另外两处试验场的情况也符合预测,更详细的现场数据会在几小时后传到理事会总部,到时候还是麻烦你了。”

“这是我的分内之事,”维罗妮卡立刻说道,紧接着她又话锋一转,“另外,您对丰饶圣女最后说的那些话……有什么看法么?”

高文沉默了片刻,若有所思地说道:“因为感受到了神的喜悦,因而无条件地执行祂们的旨意,哪怕自己隐隐约约已经意识到这件事背后可能指向一个可怕的结果……因神的喜悦而行动,因神的喜悦而克制自己的思考,因神的喜悦而压制自己作为人类的好奇本能,从某种意义上,这位丰饶圣女可称得上是极为虔诚的狂热信徒了。”

“信仰的狂热表现多种多样,像丰饶圣女这样的神官并不是特例,越是能够直接聆听神意的天选者或神选者,越是容易在信仰与情感的双重作用下呈现出这种状态,神学上对此甚至有个专门的名词,将其称作‘灵性感恩’,”维罗妮卡语气平静地说着,“这其实是好事,至少对我们的诸神黄昏计划而言,像丰饶圣女这样足够虔诚又能确保配合的高阶神职人员是必不可少的。”

“我相信你的判断,”高文从窗外收回目光,一边走向书桌一边随口说着,“信仰虔诚坚定本就是神官应有的特质,在这个基础上能够配合神权理事会的行动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之后一年内我们还会组织一系列的献祭仪式,丰饶三神那边也得‘补两次货’,你要确保参与其中的神官们都能如那位圣女一样稳定配合且足够坚定。”

维罗妮卡那边即刻传来回应:“是,陛下,我自有把握。”

高文点了点头,紧接着不知是想起什么,脸上露出笑容随口问了一句:“另外说些题外话你不介意吧?我刚才旁听了你们的闲谈,你这具身体童年时真的总令周围人紧张么?”

这话若放在陌生人身上多少有些莽撞,但高文与维罗妮卡怎么说也算好友,甚至算得上是知己,闲聊时问一句也不算什么,而且主要是高文这边也是真的好奇——他与维罗妮卡打了这几年交道,已经适应了对方那模拟出来的人格以及其本体是个服务器阵列的事实,以至于他都忘了这位“圣女公主”其实是从出生时就被古代AI接管的,刚才听到对方与丰饶圣女的交谈,他便顿时对维罗妮卡的“童年”产生了兴趣——这么个本体是超级人工智能的公主殿下,是怎么在人类的王宫里从小成长的?

他这边问题一说出来,通讯器对面明显就有些沉默,维罗妮卡过了好几秒钟才开口说话:“您不会是现在才意识到我也经历过完整的童年吧?”

高文:“……说实话,确实差点忘了这个事实。”

“……‘维罗妮卡’也是从小孩子成长起来的,作为旧安苏王室的子嗣,我在白银堡度过了完整的童年,而即使放在我过去数百年的观察和游历记录中,这段童年也算是一次特殊而……宝贵的经历,”维罗妮卡/奥菲莉亚平静地说着,“我知道您想问什么——是的,我在那段‘童年’中的表现并不怎么好,照料我的女仆们都觉得我是个冷静淡漠到近乎异常的孩子,尽管外界留下的说法是‘维罗妮卡公主自小聪颖,天资惊人’,但实际上……我有许多不符合孩童身份的表现都吓坏了身边的人。”

高文忍不住扬了扬眉毛:“你以各种各样的身份在人类世界游历了数个世纪,我还以为你已经非常擅长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了。”

“我确实擅长扮演各种角色,但……”维罗妮卡说到这略显尴尬地停顿了一下,接着才仿佛叹息般说道,“我当初真的很用心想要表现的不那么怪异,但怎么说呢,对于一个古代人工智能而言,人类幼女真的太难演了……”

高文嘴角抖了一下,尽管没有打开视频传输,但维罗妮卡却仿佛看到了他此刻脸上的怪异表情,好像是要解释什么般赶紧补充道:“这真的非常非常有难度,您根本无法想象一个三至六岁的女童应该以怎样的逻辑行动,我用尽算力去模拟也无法搞明白同龄孩子的思路,为什么有时候我需要哭?为什么有时候我需要笑?为什么要对平平无奇的事情大呼小叫?为什么要跟小甲虫交朋友,还要在睡觉前跟洋娃娃交流?我实在无法理解……所以我最后只能关闭了逻辑模拟,把自己闷在房间里计算法术模型来打发时间,然后就假装昏睡,期盼着自己这具身体能快点长大……”

高文目瞪口呆:“……你不到六岁就开始用计算法术模型的方式来打发时间?!而且还经常算到昏迷?那难怪周围的人会被你吓到,就连瑞贝卡,那也是从七岁往后才尝试把房梁拆下来的……”

维罗妮卡沉默了两秒钟,十分人性化地感叹一声:“我以后再也不从小孩子开始了。”

高文闻言不禁一乐,而且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和最初认识时那种表面温和亲切实则冷漠僵硬的“人设”比起来,这位古代忤逆者首领如今的言谈明显更像人了许多,她的情绪不再完全是计算的结果,这背后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但不管怎样,这总归是个好的变化。

而就在他与维罗妮卡的交谈告一段落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从走廊上传来,紧接着敲门声和赫蒂的声音便传入了书房:“先祖,我可以进来么?”

高文看了一眼旁边墙上的机械钟,随后结束了与维罗妮卡之间的通讯,对大门方向说道:“进来吧。。”

书房大门推开,赫蒂迈步走了进来,她手中拿着一份文件,一边来到高文的书桌前一边说道:“先祖,与诺依人之间的常规通讯将于十分钟后开始,依照之前定下的日程,本次通讯由您亲自负责——这是您之前要的文件。”

听到赫蒂所言,高文迅速整顿好了思绪。

自安塔维恩方面完成了对超光速通讯阵列的升级改造,洛伦与诺依人之间的通讯情况便大为改善,索林指挥中心的解星者和聆听者工作小组如今是以三班轮换的方式保持着二十四小时待机,以此来确保两颗星球之间随时可以展开对话,而在这种情况下,洛伦与诺依仍然保持着每两周一次“正式通讯”的习惯,以交换那些最为重要、需要群策群力来处理的情报。

两个相距四光年的文明如今已经交换了大量的信息,这其中包括魔潮防御的经验,也包括各自信仰发展的历程,更有两个文明独特的文化以及对世界的认知方式,洛伦人和诺依人从接触之初的“小心触碰”,到如今已经建立起了相对稳固的盟友关系,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有半数以上的联络都是由高文亲自过问,甚至亲自进行的。

一个初次与异星建立起交流的文明需要一个统一的“对外口径”,更需要一个具备决断能力与相应权限的发言人,至少在洛伦联盟的文化背景下,这是必不可少的角色,而在这颗星球上,没有人比高文更适合这个位置——

他了解起航者的知识,了解星空的奥秘,同时又了解众神,了解如今世界运行的秩序与规则,他在整个联盟中拥有无可置疑的权威,更是包括诸神黄昏计划、母星屏障计划等诸多救世计划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当洛伦以一个“整体”的身份站在星空舞台前,去和一个远在四光年之外的族群展开对话,他便是那无可置疑的发言者。

高文坐在书桌前,桌上的通讯设备已经切换至了相应线路,而遥远的索林指挥中心和安塔维恩超光阵列则在此之前便做好了准备,所有的线路已经畅通,只有倒计时在渐渐走向约定的时间节点,高文目光最后一次扫过赫蒂拿过来的那些文件,而在他即将看到文件末尾的时候,有节奏的咔哒声终于从旁边的打印装置中响起——洁白的纸带从机器中缓缓吐出,上面呈现着来自远方的问候:

“诺依向洛伦呼叫,问候我们的朋友——请问一切是否安好?”

高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轻轻舒了口气,直接对通讯装置说道:“向诺依问候,我们一切安好,很高兴能再次收到你们的联络。”

两个文明间的一次次交流积累起了宝贵的经验,解星者和聆听者们如今也理顺了工作流程,在翻译和传输机制优化之后,双方的交流效率比以前高了许多,无需斟酌每一个问题的次序,无需担心天线系统过载,也不必等着指挥中心那边执行繁琐的翻译、转码、回传以及人工校对流程,高文就这样与诺依人交谈,除了有些翻译延迟之外,感觉起来与正常的远程聊天也差不多。

纸带上,诺依人的回应只迟了片刻:“我们已收到洛伦发来的关于模拟魔潮以及防护验证的实验数据,这些惊人的资料令我们的社会大受鼓舞——向朋友致以最诚挚的感谢与赞叹,我们没想到你们真的做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高文的目光扫过赫蒂拿来的文件,那上面有一部分正是上次诺依和洛伦之间的通讯记录,其中便包括了洛伦联盟发往星海对面的一份实验记录。

那是奥菲莉亚矩阵在塔拉什平原地底完成的“人工魔潮测试”的实验结果。

关于这场对两个文明而言都意义非凡的实验,高文没有丝毫隐瞒,他在一开始就告诉过诺依人,洛伦方面曾成功记录下魔潮的波动且有能力在实验室中对其进行重现与测试,而现在,洛伦联盟兑现了自己当日的豪言壮语。

从诺依人的反应来看,这个逼成功装出去之后的效果拔群。

“很高兴我们的实验能对你们产生帮助,”高文略一斟酌,便语气平静地说着,“但我们想提醒一下,该实验完全是在洛伦星球的环境下完成,不排除特定行星环境下产生误差的可能,因此我们建议诺依方面也在自己的星球上复现该实验以确认结果。这次通讯之后我们将发送一份补充资料过去,其中包括了塔拉什实验室所记录的魔潮原始波动以及‘拟态恒星’的建造方法,希望这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片刻延迟之后,打印装置吱吱嘎嘎地吐出了纸带:“再次向朋友致以诚挚的感谢!我们深刻理解这些原始数据的价值,一定妥善利用。”

随后那纸带向外输出了一小段空白停顿,紧接着高文便看到后面又有内容被打印出来:“另外,我们十分关心洛伦联盟的近况,关于之前通讯中提及的‘神灾’隐患,请问洛伦方面是否已经有了解决的眉目?此隐患实在威胁巨大,如果你们需要帮助,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专门的顾问小组来研究此事。”

看着纸条上浮现出的内容,高文一时间有点犹豫,他有感于诺依人此刻表现出来的坦诚与关切,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那个惊人的诸神黄昏计划——有层层防护的情况下他倒是不担心在星际通讯中提及“诸神黄昏”会引发众神神性半身的警觉,而是“往众神王座下面塞满炸弹”这件事委实惊世骇俗了一些。

斟酌再三,他最后也只能委婉地发过去一句:“感谢朋友们的关心,但请放心,众神对我们而言已经不再是威胁。”

这话发过去之后诺依那边明显停顿了比之前更久的时间,过了许久打印装置中才咔哒咔哒地冒出来一段纸带:“几天时间你们就给杀光了?!”

高文:“……?”

(推书时间,来自不祈十弦的《倾覆之塔》,科幻类,作者上一本书是《玩家超正义》,这本新书虽然尚属幼苗但质量有保障,推荐一看。)

(本章完)

小说屋


上一章  |  黎明之剑目录  |  下一章